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合同解除异议权制度适用中的争议问题探讨
【作者】 陈龙业宋韦韦
【作者单位】 最高人民法院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检察院
【分类】 合同法
【中文关键词】 《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合同解除;异议权;三个月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15
【页码】 34
【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明确规定了合同解除异议权的三个月行使期间,但经过这一异议期间不能当然认定该合同即告解除。当事人通知对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应当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等规定的条件,才能发生相应的法律效力。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一方当事人在《合同法解释(二)》施行前已依法通知解除合同,对方当事人在《合同法解释(二)》施行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起诉的,应当认定该异议权的行使超过了三个月的行使期间而不应予以保护。但为维护生效裁判的既判力,这一规则不应适用于再审案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3655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对于合同解除的异议权行使问题,明确了三个月的权利行使期间,这对于指导各级法院依法妥善审理相关案件,统一裁判尺度,发挥了积极作用。但随着这几年审判实践的不断发展,一些新类型案件不断出现,本条规定在适用中也遇到了问题,比如合同解除的条件与异议权行使的关系问题,该三个月的异议期间是否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等。下面,笔者将结合审判实务,对如何解决合同解除异议权在实务中遇到的问题作一探讨。
  一、《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在适用中遇到的问题
  合同解除的异议权制度是合同解除制度的一项重要内容,系为平衡双方当事人的利益而设,旨在避免解除权滥用而导致非解除权一方当事人遭受不当损失。“合同的解除对非解除权方会产生重大影响,非解除权方维护自己利益的最好办法就是阻止享有合同解除权方行使解除权,即合同非解除权方有权对行使解除权方解除合同的行为提出异议。”[1]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本条规定明确了非解除权一方当事人行使异议权的方式是通过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提起确认解除合同效力之诉,但对于非解除权一方当事人提出异议权的期限未作限定,由此导致如果该方当事人不及时行使异议权,则解除合同的效力会长期处于不确定和不稳定状态,既不利于对合同解除权人合法权益的及时有效保护,也不利于维护合同交易的安全和稳定。为尽快稳定交易关系,避免这一怠于行使异议权的情形出现,《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明确规定了合同解除异议权的行使期限问题,即“当事人对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九条规定的合同解除或者债务抵销虽有异议,但在约定的异议期限届满后才提出异议并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在解除合同或者债务抵销通知到达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条确定了三个月的法定异议权行使期间,这对于统一相关案件的裁判尺度,避免非解除权一方当事人滥用异议权,维护诚信的市场交易秩序具有重要意义。但是随着这几年审判实践的不断发展,对这一规定的具体适用,在实践中也出现了一些争议,其中争议较大的问题有二:一是当事人的解除权行使是否要以符合合同法规定的合同解除条件为要件,换言之,“解约方通知解除合同,如果非解约方未在法定或者约定异议期间内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是否可以对合同解除的效力不作实质审查(审查解除权是否存在),或者虽然实质审查但不考虑实质审查的结果,从而不论解约方是否享有解除权,都直接判定合同解除。”[2]二是该条规定的三个月的异议期是否具有溯及力的问题,即在《合同法解释(二)》施行前,一方当事人收到对方解除合同的通知后,未在三个月内提出异议,在《合同法解释(二)》施行后,人民法院是否可以适用《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判定该合同已被合法有效解除的问题。
  二、关于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是否需要具备法定条件的问题
  关于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是否需要具备法定条件的问题,目前主要有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当事人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定通知对方要求解除合同,必须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的约定解除条件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法定解除情形,即通知解除的当事人必须具有实质性的解除权,否则,即便解除通知到达对方也不产生解除效力。
  第二种观点认为,只要当事人发出解除合同的通知,通知到达对方且对方没有在约定或法定的异议期(三个月)内提出异议之诉,就发生解除效力,而不论其是否符合约定或法定的解除条件。如果要求当事人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定通知对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必须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条件,则会与《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意图通过当事人未及时提出异议从而推定其同意解除合同的本意不符。而且在审判实践中不少法院已按照《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的字面含义对一些案件作出了裁判,即无论通知方是否实质上有解除权,只要受通知方未在规定期间提出异议,均判令合同解除,容易引发对这些案件的再审问题。
  对于这一问题,笔者赞成上述第一种观点。当事人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通知对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必须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条件,才能发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即合同解除须具备法律规定的条件。理由在于: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首先,依照文义解释,《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是对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的适用问题进行的解释。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而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九十四条分别规定了约定解除和法定解除的要件。据此可知,当事人行使合同解除权,当然应当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要件,并应当通知对方当事人,才能发生解除合同的效力。
  其次,从法理上讲,合同解除权是形成权,合同一旦解除,对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有很大影响,世界各国都对合同解除权加以严格限制,以维护社会经济秩序的稳定。[3]无论是法律规定的解除还是当事人事先约定解除权,都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只有满足了这些条件,当事人才能行使解除权。[4]如果不以这两条规定的解除合同的实质要件为要求,则当事人动辄以通知的形式解除合同,极容易导致当事人滥用合同解除权。希望摆脱合同约束的一方当事人,无论是否明知自己缺乏解除权,都会在投机心理驱使下更有动力发出解除通知,以求在异议期间经过后,解除原本无法解除的合同。[5]这无异于纵容违约一方或不愿意继续履约一方“通过合同解除的方法逃避责任”[6],这不仅严重违反了契约必须遵守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造成合同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的失衡,也会很大程度上冲击合同关系的稳定性,危害交易安全。
  最后,从比较法的角度看,德国法上的承租人异议权制度对异议权行使条件有着类似的要求。在不定期住房使用租赁关系中,出租人可以承租人明显违反合同义务等为由(形成权的发生事由)终止合同;承租人则可以此举会造成自己及家人的重大困境等为由(形成抗辩权的发生事由)提出异议,从而使终止表示失效。如果承租人逾期异议,其异议权将消灭。但终止表示并不因此自动有效,它仍须满足终止权存在的条件。[7]类比这一制度,就合同解除提出的逾期异议也应当只是导致非解约一方当事人的异议权(形成抗辩权)消灭,解约一方当事人的解除权并不因此自动存在,解约行为也不因此自动有效,也应当满足合同法所规定的条件。
  三、关于三个月异议期的新旧衔接适用问题
  关于《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的三个月的异议期是否具有溯及力的问题,目前也主要有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该三个月的异议期有溯及力,三个月的起算点应为解除合同的通知到达日期,即合同法施行后,对方当事人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不予支持。理由是《合同法解释(二)》作为对合同法的解释,对合同法施行后的合同纠纷具有适用效力。《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对三个月异议期的起算问题有明确规定,即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的,从解除合同或者债务抵销通知到达之日起按照三个月计算。有关《合同法解释(二)》的溯及力问题,其第30条明确规定:“合同法施行后成立的合同发生纠纷的案件,本解释施行后尚未终审的,适用本解释;本解释施行前已经终审,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不适用本解释。”因此,对于合同法施行后成立的合同发生纠纷的案件,只要是《合同法解释(二)》施行后尚未终审的,就应当适用该司法解释。有关三个月异议期的确定问题,也就应当适用《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确定,即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该异议期间为对方当事人发出的解除合同通知到达之日起计算三个月。
  第二种观点认为该三个月异议期的规定没有溯及力。理由是《合同法解释(二)》关于三个月异议期的规定属于新规则的创设,对当事人的利益有重大影响,如果赋予其溯及力,会造成双方利益的重大失衡。在认为《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没有溯及力的前提下,对这一问题如何解决又有三种不同意见。意见一认为,有必要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第5条规定的表述方式,补充规定三个月异议期的条文内容,即“自《合同法解释(二)》公布之日起三个月后施行”,以妥善保护受通知方合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意见二认为,《合同法解释(二)》生效之后,尚未审结的一、二审案件,合同解除权异议期间,应当从《合同法解释(二)》生效时起计算三个月;意见三认为,上述三个月的起算点应为《合同法解释(二)》的施行日期,但这一规则不能适用于该规则施行前已经终审的案件。
  对此,笔者赞成上述第二种观点的意见三,即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一方当事人在《合同法解释(二)》施行前已依法通知对方当事人解除合同,对方当事人在《合同法解释(二)》施行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本规则不适用于本规则施行前已经终审的案件。对此的主要考虑有以下几点:
  1.关于司法解释条文是否溯及既往的基本判断标准问题。法不溯及既往原则是有关法律适用的时间效力的基本原则。所谓法律不溯及既往,是指法律文件的规定仅适用于法律文件生效以后的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365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