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英国法对人体胚胎的民事法律地位的争议
【作者】 李佳伦【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
【分类】 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人体胚胎;特殊法律地位;民事主体物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13
【页码】 107
【摘要】

人体胚胎在英国法上既不是民事主体也不是民事客体,而是介于两者中间的特殊地位。冷冻胚胎虽然脱离人体,但是属于具有人格和伦理意义的物,不能在市场上自由流转,也不是典型的物。理论上,确立胚胎特殊地位的理由包括:第一,胚胎是具有潜在生命力的生命体。第二,胚胎具有一定的利益性。第三,虽然胚胎缺乏自利性,但胚胎仍处于某种法律关系中。第四,胚胎具有准人格性。对胚胎的法律保护不仅仅是一个在现有法律体系中如何安置它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体现了一个理性社会对生命普遍意义上的关怀,这也是人高于其他物种伦理性和道德性的体现。人体冷冻胚胎的使用权人应合理使用胚胎,不能用于非法实验或买卖等营利性活动。医疗机构不能越权使用胚胎,在权利人同意的情况下也不得进行基因筛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3639    
  
  随着移植医学、生育功能治疗和干细胞疗法的技术进步,我们发现人体本身就蕴含着潜在的可以治愈本体甚至他人的可能性,然而这却使得道德和法律都面临着新的挑战和争议。医学上普遍认为,卵子在受精后2周内称为受精卵,受精后3至8周称为胚胎。英国法律认为胚胎既不是法律上的人也不是财产,而是处于两者之间的特殊地带。胚胎不仅包括人体内发育的胚胎,还包括冷冻胚胎。因为胚胎没有属于法律意义上的人的权利,但是也不能说他们是可供支配的,如果他们是物或商品,那么他们的所有权人是属于其生物学意义上父母,还是配子供体,或者是支付手术费用在“权利外观”上可视为父母的人的吗?胚胎不能像其他典型的财产和物一样自由流转,所以认为胚胎是物也是没有说服力的。
  一、英国法中的典型案例
  英国判例对胚胎法律地位的问题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Evans案,案情如下:2001年10月10日,当事人Natallie Evans (29岁)和Howard Johnston (24岁)订婚。Evans曾有过一段婚姻,因不能生育而接受治疗未果。Johnston 无婚史。2000年7月Evans双侧卵巢均患肿瘤,10月10日 Evans决定进行辅助生育治疗即试管婴儿。二人与医院签署的合同包括与医院之间的知情和同意使用合同,以及关于精子和胚胎的储存及使用方案。这个规范式的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遵循了Humam Fertilisaton and Embryology Act 1990(以下简称1990年法案)尤其是其中程序3的规定。合同标题之下有明显的提示说明:在未受领和未被告知的情况下不要签名,你可以随时变更条款或者撤销合同,但是精子或者胚胎已经被使用的除外,合同的第一个部分标题就是关于精子、卵子和胚胎的使用授权。John- ston 表示自己的精子只用于与Evans 生育,不用于科研项目或其他,并选择了精子储存的上限10年,这期间他死亡或丧失表意能力不论。Evans签署对自己卵子的使用授权基本上与Johnston相同。11月12日医院将6个成功培育的受精卵储存。2001年11月26日,Evans手术成功切除了肿瘤,并可以成功孕育与Johnston的受精卵,但是医院建议她需
  
  要等待两年再进行胚胎移植。但是2002年5月27目,两人分手并对冷冻胚胎的使用权发生了争议。男方表示,2002年7月4日,他通知医院两人分手,并要求销毁胚胎。他要求撤销与医院的授权协议,同时通知送达到了女方。2002年9月11日女方表示在医院决定执行销毁程序之前自己保存胚胎。女方申请限制男方行为,要求认定他的撤销行为无效,并要求他保证:第一,男方不变更或撤销精子和胚胎使用合同;第二,胚胎仍可保存10年;第三,女方可以在储存期间内合法使用胚胎。另外,Evans还发表了声明表示法案第12节和程序3侵犯了她第8,12和14条的权利。[1]至此,终于有人提出了胚胎应该受到第2条和第8条的保护。
  女方当事人的律师以程序3质疑法官对“共同治疗”的措辞,同时以程序3的第4段2(a)质疑法官对“用于提供治疗服务”的解释。女方律师认为,法官对程序3的解释干扰了女方私生活,表明了两个配子提供者的权利需要得到保护。类似的争论引发了对胚胎储存法规的讨论,而不是胚胎的使用。女方律师还认为,法官错误地认定女方并没有排斥在享有第8条私生活权利的同时违反了第14条规定。最后女方律师坚持法官错误地认定男方没有因为撤回合同而被禁止反悔,理由是禁止撤销行为不能适用于法案。他也质疑了法官对男方撤销行为发生的调查。
  上述案件问题的争议焦点在于冷冻胚胎到底是民事法律主体还是民事法律客体。可以明确的是,民事法律主体的权利能力始于出生,胚胎或者冷冻胚胎必然是没有出生的生命体,尤其是冷冻胚胎,将其归位民事主体是比较牵强的。在人体内发育的胚胎,特别是怀孕后期,如7个月以后的胎儿逐渐有了人的样子,如果能够比照人来给予同等的保护则对胎儿更有利。而冷冻胚胎是脱离人体的器官或组织,虽是一种特殊的具有人格意义和伦理价值的物,但是已经与人体分离,当作配子供体的所有物来保护更合理。
  二、人体胚胎处于民事法律主体与客体之间的特殊地位
  (一)人体胚胎不完全是法律意义上的人
  英国国内法一向认为胎儿出生之前不具有独立的权利或利益,因此冷冻储存的受精卵和胚胎更是不可能有独立的权利和利益。一言以蔽之,胚胎不是人但也不是物。在这一点上英国法律和欧洲人权法院的观点一致。欧洲人权法案第2条是关于生命权的,但没有将此范围延伸保护至胚胎,那么冷冻胚胎、卵子和精子更不用说了。
  胚胎如果发育成可享受社会福利的自然人,那么他在胚胎或者冷冻胚胎阶段也是享有利益的。冷冻胚胎的使用目的应该与胚胎的利益一致,或者至少与配子供体的利益一致。确立胚胎形成的判断标准决定了他是否能享有利益,然而目前这个标准没有达成共识。胚胎法律地位的确认之所以艰难,主要是因为关涉不同层面的利益平衡,如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利益的平衡以及广泛社会利益的平衡。另外每个胚胎发育情况不同,成为人的可能性大小有差异。理论上很难判断胚胎究竟是否具有利益,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他们就一定将要具有利益,他们是否能发展成法律上可享有利益的自然人,这都是不确定的。
  (二)人体胚胎不完全是民事法律客体
  胚胎或许不享有民事权利,但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享有利益,这种利益在不同的条件下范围必定会不同。与Evans 案件中法院对胚胎并非非人的论断相反的,Yearworth&Ors v North Bristol NHS Trust案件中法官给出了相反的判决即储存的精子样本是属于供体男性的所有物。[2]判断精子、卵子或者胚胎是否有成为人的潜力的标准基本上是根据现有的情况进行的,这个可能性是根据精子或卵子、受精卵不同发育阶段可能性递增的。精子、卵子和冷冻胚胎可以被认为是具有人格意义的物,[3]或者是人体变异物。[4]但是对于胚胎这种有很大可能会发育成人的,尤其是在人体内发育的,应当视情况而定,我们不能过分地想像如果胚胎发育成健康或者不健康,甚至是拥有正面或者负面的人格。除了冷冻胚胎,在人体内发育的胚胎不完全是民法上可供支配的物,但是在他出生之前他不具有行为能力,他的一些行为是要在配子供体的帮助之下进行的,然而在配子供体双方不能达成一致的情况下,胚胎非要在双方中抛弃一个的时候,法官应该尽量以胚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裁量。
  (三)人体胚胎具有特殊法律地位
  胚胎之于人是一种变型和衍化状态,想要将其归类为
  
  
  
  
  
  现有民事主体中的任何一类都有困难,它像是一种我们目前不熟悉或者说现有条件下不存在的一种类型。冷冻胚胎则是一种阻断它发展变化的保存方式,如果不复苏,则不会发展变化。胚胎体内发育随着细胞分裂和着床发生,胚胎生理变化随时进行,其表象和复杂变化以一个不均衡的频率变化直到胎儿出生。出生不仅是胚胎固有内在的变化,更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转折点即胎儿的法律人格形成。由于胚胎持续的成长状态,他成为了类别不确定的范例,存在于有限的主体和类别的间隙或者跨域。他们存活于生命体中却没有独立的生命。
  法律条文对胚胎的认定是矛盾的。与以往一些判例中模棱两可的陈述不同的是,英国的两个法规则明确表达了胚胎的法律属性矛盾性的判断倾向。1990年法案和Abor- tion Act 1967均率先明确了处理胚胎法律问题的原则是将其视为具有特殊法律地位的准人,可受到法律的保护。目前为止包括这两个法规之内的条文秉承允许在胚胎实验和堕胎中将胚胎破坏。Warnock人类受精胚胎委员会发表对1990年法案的评论中提到了对于胚胎属性矛盾化的看法,即人类胚胎不在现有的英国法律框架之中,它与作为人的儿童和成人有着重要的区别;并且评论认为,我们不必要试图将胚胎纳入现有的民事法律主体中,胚胎值得拥有一个特殊的法律地位;评论解释了胚胎特殊的法律地位,以及怎么进行认定。[5]简单而言,基于道德因素考虑,不赞成胚胎实验和堕胎的观点坚持胚胎有成为人的可能性,考虑到了优生学和筛选基因的负面影响。尽管如此,委员会提出的胚胎特殊法律地位保护原则是一项值得法律接纳的前提性和奠基性原则,但这项基本原则也并不是无条件适用的,John Seymour表示法律试图解释胚胎的独特性和固有价值,他认为,谈到胚胎的法律地位时法庭总是从判断胚胎是否是独立的人开始,以往的经验证明,承认胚胎不是独立的人是比较容易被接纳的。[6]然而法庭逐渐开始解释什么情况下胚胎不具有人的法律地位,这至少证明了胚胎的属性是一个值得探讨的法律问题。胚胎不属于非人这一点是明确的,无论怎样胚胎在英国法庭上并不是典型的物或财产。在法官眼中,胚胎不仅仅是一个物而已,英国关于冷冻胚胎有限的法律规定中,法官没有明确地表达过胚胎是财产这样的观点。在最高法院对Evans案件的判决中,对胚胎非财产的修饰性描述比比皆是,该判决没有被驳回。例如判决中提到,胚胎中并不蕴涵财产性,但是配子提供者对胚胎享有利益,甚至可以说是权利。这种创造胚胎的行为也不是有营利目的的,胚胎与其他典型的财产有明显的区别。
  回归到本质,胚胎的法律地位问题呈现的矛盾实际上是法律与自我主义之间的矛盾,现有法律将胚胎排除在保护范围之外,但是实践中也有胚胎反而受到保护的情形。之所以强调胚胎的特殊地位和他的固有价值,都是希望给法外保护胚胎提供合理的依据。给胚胎完善的保护不足以让大多数人认可,胚胎的法律地位会一直受到争议。虽然胚胎不一定会发育成为一个健全的生命,但是这对肯定胚胎价值的理念并不会有影响。当然,法律在尊重生命这点上也没有表示不支持。
  总之,法律使用特殊地位的说法留下足够的解释余地,使用特殊地位这一说辞来保护胚胎的案件也许是具有前瞻性和指导性的,但是却不具有普遍的适用性。因为个案情况不同,法律本身对胚胎的认识也是在没有足够依据情况下维持谨慎的。特殊地位这个说法对体内胚胎的实际保护还是给出了引导性意见的。如果讨论胚胎特殊法律地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363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