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南京大学法律评论》
股东大会的改革
【副标题】 英国的经验与未来展望【作者】 钱玉林*
【分类】 公司法【期刊年份】 2004年
【期号】 21(春季卷)【总期号】 总第21卷
【页码】 224
【摘要】 股东大会在理论上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关,公司法的制度设计也为此而展开,但立法与现实发生了偏离,不是股东大会而是董事会控制了公司。作为世界各国公司立法蓝本的英国公司法经历了多次改革,试图恢复股东大会的地位,使股东大会真正成为股东控制公司的一个机关。为顺应信息技术的发展,近年成立的公司法检讨小组对股东大会的进一步改革提出了各项建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2864    
  一、公司法改革的提出
  现行英国公司法的基本结构和基本原则,是在19世纪中叶的维多利亚时代确立的。英国公司法的基础是1844年、1855年和1862年公司法,现行公司法的结构可以清楚地在这三部立法中看到轮廓。其中影响较大的立法为《1844年合股公司法》和《1855年有限责任法》,前者创立了注册登记制度和经营财务状况的“公开性”(即现代所称的“信息披露”制度);后者则引进了股东一般有限责任的概念。{1}此后,英国公司法就在此基础上得到发展。1862年,英国议会第一次开始对公司法律规范予以整合和修正,所有以前的公司立法都被整合到一部法律规范中,形成了《1862年公司法》(共分成9个部分加上表A)。但1862年后并没有停止零碎的修改和补充,到20世纪以前,又形成了大量的公司法修改法案。
  进入20世纪后,英国公司法的发展主要是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即对公司丑闻和对公司失去信心的反应,修改的基本模式是:由贸易部(现改为贸工部)每隔约20年任命一个委员会来检讨公司法,作为成果的建议被引入修改中的公司法。按此模式,旧的和新的法律被多次“整合”进一部新的内容全面的公司法中。这样的整合发生在1908年、1929年和1948年。晚近最主要的检讨是由一个称为“詹金斯委员会(Jenkins Communittee)”的公司法委员会作出的,该委员会于1960年被任命成立,1962年发表了咨询报告。它的许多建议渗透在1967年、1980年和1981年的公司立法中。由于这些检讨集中在公司的各种丑闻以及保护投资者和防止欺诈方面的不足,因此,最终修改的结果是在没有打破原有公司法基本法则和结构的基础上,对公司立法不断地增加新的法律规则.因而使公司法变得臃肿和复杂。
  从1972年以来,在欧共体(欧盟)公司法一体化的计划下,英国公司立法中必须反映欧共体(欧盟)指令,这样,公司法的复杂性日趋严重。高尔(Gower)教授曾指出,这使得公司立法进入了“本世纪比任何时候都要更糟糕的状态”。{2}直到1985年,公司立法才被整合进《1985年公司法》的完整形式(这部公司法构成了现行公司法的基本框架)。其后紧跟着1985年和1986年的《破产法》和1986年的《金融服务法》,正是这两部法律把破产法和证券规则(尤其是调整公司向公众招股的基础性规则)从公司立法中分离出来,从而建立了各自明确的法律调整范围,标志着立法上一个大的结构性变化。英国政府认为,《1985年公司法》可以说是本世纪唯一一次对公司立法的简化。{3}之后的《1989年公司法》,虽然涉及了国内的某些改革,但其主要的目标是贯彻《关于统一财务报表的第七号欧共体公司法指令》和《关于审计的第八号指令》。尽管如此,《1985年公司法》和《1989年公司法》的许多部分已经被通过命令的方式作出了修正。
  从英国公司法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出,现行英国公司法的结构是在维多利亚时代结构的基础上,通过大量的、支离破碎的增补、修改和合并而成的。某种意义上,英国的公司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臃肿的法律拼凑物。最近的几年,由于加拿大、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相继对公司法进行了大规模的检讨,这些国家正在逐步发展它们自己的公司法模式以适应国情,而不再从英国寻找灵感,因此,英国政府感到本国的公司法已经过时了,决心要进行150年来最广泛的改革。所以,在1998年3月发起并成立了改革小组,成立了由指导组(Steering Group)、一个咨询委员会和14个工作组组成的,包括商人、学者和专业人员参加的公司法检讨组织,力争在对各方利益广泛商讨的基础上起草现代化的公司法。自1998年3月以来,改革小组已经发表了很多相关的文件,包括各种咨询报告、最后报告、白皮书等,建议草案正在酝酿中并将提交下一届议会讨论通过。“简化”和“合理化”从一开始就成为本次公司法检讨的关键主题;政府决定确保新的公司法将在一个和谐的、高效率的结构内支持企业的积极性,并促进其成长和提高其竞争力,并最终致力于国家的成长和繁荣,而不是扮演阻碍或者限制公司发展的角色。公司法改革将建立在一致性、可预见性和透明度的原则基础上,明确规范的调整对象,并在立法技术上使用通俗的语言,使公司法做到更清楚、更明确和更易理解。
  二、改革者为何?
  一百多年前,英国的科顿(Cotton)大法官在 Isle of Wight Railway v. Tahourdm{4}案件中指出:“事实上,阻止股东召开股东大会,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如果股东多数人认为董事权限内的经营行为并非是为了公司的利益,那么这样的会议是股东唯一干预的方式。”尽管之后股东大会和董事会间的权限划分发生了一些变化,但股东大会作为股东对公司进行直接控制的法定机关的设计理念一直没有作根本性的改变,“股东大会被设想为股东控制经营者的一种工具”,{5}公司法的制度设计也为此而展开。所以,有学者认为,“股东会议重要是因为在股东对公司享有控制权的程度上,他们通过会议来行使这一权力。”{6}
  然而,正如学者广泛讨论的那样,立法与现实发生了严重的背离,不是股(东大会控制了董事会,而是董事会控制了股东大会,从而形成了所谓的股东大会的形骸股东大会在与立法初衷背离的漫长过程中,股权的分散被坚定地视为股东大会无效率的最重要的潜在因素。{7}证券市场为股东的退出提供了机制,而在那些拥有许多小股东的上市公司中,单个股东为避免监督成本的困扰,“搭便车”十分盛行,因此,“上市公司的经营者们可相当自由地去追求他们自己的目标:这可能包括营造帝国或享受特权。”{8}在英国,因股东大会的衰落,公司治理并不依赖于“抱怨”,或者对话程序以及公司管理结构范围内的决定,而是依赖于不满意股东的“退出”和敌意收购的市场机制。{9}所以,高尔(Gower)教授认为,“在公众公司,使董事对股东负有说明责任而言,已经证实了股东大会是一种极不具效率的方式。持股分散的公众公司的董事会是自我永存的寡头政治,不是股东大会控制了它,而是它控制了股东大会。”{10}针对这种偏离,高尔教授讽刺地说:“立法机构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因为公司法中)附加了很多需要股东大会同意的情形。”{11}
  立法者的愿望是试图通过股东大会这个联结股东与公司间的桥梁,来保障资本所有者的权利,并贯彻公司治理的民主政治理念。然而,股东大会逐步偏离制度设计的事实,不得不引起学者的深刻反思。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就曾断言,不能期望作为他人财产经营者的董事能像对待自己的财产一样加以管理。实践表明,亚当·斯密的断言不是一种理论上的假想,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事实。近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的几年,公司治理与投资者保护的问题成了全球性的话题。诸如公司为谁的利益服务、谁拥有或者控制公司、公司的监督机制等问题,成为学者研究的焦点。这些争论存在着一个共同的背景,那就是股东大会是否真的远离了立法构造的目的。因此,探讨股东大会的改革,使股东大会恢复其应有的地位,恐怕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长期以来,人们对公司权利结构的变迁——从股东大会中心主义到董事会中心主义的转变——不以为然,甚至认为是公司发展的必然逻辑,恰恰忽视了对造成这种变迁的原因和由此产生的对投资者的不利影响的分析。股东大会逐步空壳化已经成为一种世界性的倾向。英国的《经济学家》则把股东大会描绘成“闹剧的年会(Annual General Farce)”。{12}因此,什么样的改革才能使闹剧的情形转变成有效率的情形,或者削弱Gower教授所说的“董事会的独裁者”,{13}成为讨论的课题。
  而在今天,股东大会再一次成为世界性讨论的话题,主要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一是机构投资者的出现,缓解了股东集体行为(collective action)这一经典性的问题;{14}二是通过现代技术,股东投票、股东间的交流以及集体行为的成本减低了。{15}英国在最近的半个世纪中曾几度检讨公司法,谋求股东大会的改革。
  三、历次改革介评
  英国公司法构建公司内部管理的最初目的之一,就是为了确保公司的重要决议贯彻股东多数决原则,并不损害少数股东的利益。正如英国公司法改革小组于2001年6月发表的“最后报告”所指出的:{16}“公司法利用公司管理的基本方法是为了达到以下这些目标:第一,区别那些决议可以由董事会作出,那些决议应得到股东的授权;第二,决议无论是由董事会作出还是由股东作出,都必须遵守公司法或公司章程中规定的所有程序;第三,在股东作出决议的场合,该决议应通过股东大会完成或通过。在很多情况下,公司法要求当议案被提出时,董事应将详细而明确的信息告知股东;第四,在董事会作出决议的场合,董事必须遵守义务,规定这些义务是为了确保他们代表全体股东的利益而行事;第五,在决议不公平地对待少数股东的场合,公司法规定,少数股东可以通过向法院申请获得特别救济。”在英国的公司立法中,股东大会制度始终是争议的焦点之一。
  《1844年合股公司法》对个别股东规定了享有4项权限,即股东大会的出席权、股东大会上参与讨论权、对股东大会决议事项享有表决权以及投票选举董事和审计员的权利。《1862年公司法》初步完善了股东大会制度。该法第52条规定,“在没有其他法规规定的情况下,每一个股东享有一个表决权。”但是表A第44条规定:“10股以内,每股代表一个表决权;10股以上100股以下,每5股享有一个表决权;100股以上,每10股享有一个表决权。”1862年公司法第43条规定:“如果5名或者5名以上股东请求计票,该项计票应按照会议主席的指令记载。以这种票数通过的决议,就被视为股东大会上作出的公司决议。”表A第42、43条(非常类似于现行法的第42条)规定:“在任何股东大会上,除非至少5名以上股东请求计票,否则,会议主席宣布决议已经作成,并载入公司议事录即可发生效力;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2864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