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外法学》
我国对罪犯的劳动改造与人权
【英文标题】 Reform Through Labour by Criminals and Human Rights in China
【作者】 杨殿升【分类】 犯罪学
【期刊年份】 1992年【期号】 6
【页码】 4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009    
  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深入研究我国劳动改造罪犯的理论与实践,阐明我国关于罪犯人权问题的立场、观点和政策,是当前理论界的一项紧迫任务。本文试图就此作一初步探讨。
  一
  劳动改造,是我国的一个特定的法律用语,有广义和狭义两种理解。狭义是指劳动改造机关以生产劳动为手段,对罪犯实施的一种改造活动,即通过生产劳动的途径改造罪犯。广义是指劳动改造机关对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拘役的罪犯实施惩罚和改造的刑罚制度。我国《刑法》第41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监狱或其他劳动改造场所执行;凡有劳动能力的,实行劳动改造。”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56条规定:“对于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罚、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应当由交付执行的人民法院将执行通知书、判决书送达监狱或者其他劳动改造场所执行”。劳动改造作为我国的一种刑罚执行制度具有以下基本特征:
  1.劳动改造只能由劳动改造机关,即监狱、劳动改造管教队(简称劳改队)、少年犯管教所(简称少管所)、拘役所来实施,其他任何机关、团体或个人,都无权对罪犯实施劳动改造。
  2.劳动改造的对象只能是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拘役的罪犯。对于未决犯或者被判处其他刑罚的罪犯不能实施劳动改造。
  3.劳动改造是一种刑罚制裁措施,具有刑罚的惩罚性。这主要表现在:依法对罪犯实施监禁,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限制他们行使某些权利;强制他们遵守监规纪律。
  4.在严格监管的前提下,通过劳动生产和政治、文化、技术教育等途径教育改造罪犯,把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改造成为新人。
  劳动改造罪犯的制度是人民民主专政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发展而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四十多年来,我国改造罪犯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我们将数以百万计的各类罪犯改造成为遵纪守法、自食其力的新人,特别是成功地改造了包括末代皇帝在内的大批战犯,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维护了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促进了经济发展,有效地保障了全体公民的权利。实践证明,我国劳动改造罪犯的制度是先进的,成功的,在同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一些参观考察过我国监狱、劳改场所的外国朋友称赞我国对罪犯的劳动改造,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人道事业,是“人间奇迹”。
  我国劳动改造机关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之一,是对罪犯实施惩罚和改造的机关。它与剥削阶级国家的监狱有着本质的区别。长期以来,我国劳动改造机关十分注意维护罪犯的人权。所谓罪犯的人权,是指罪犯诈为“人”所应当享有的权利。从人权的主体来看,是属于人权的特殊主体,只限于在监狱或其他劳动改造场所服刑事罪犯,通常称为劳动改造罪犯(简称劳改犯),而不是泛指所有罪犯。从人权的形态来看,既包括罪犯的法定权利,己包括罪犯的非法定权利。
  罪犯的法定权利是罪犯作为公民所应当享有的各种权利,通常称合法权益。有人曾经认为,罪犯只有接受惩罚和改造的义务,而不享有法定权利。这种观点显然是错误的。我国《宪法》第33条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初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罪犯虽然犯了罪,但仍然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籍,仍然是我国的公民,既然是公民就应当享有宪法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和法律所规定的权利。我国《宪法》第二章所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和其他法律所规定的公民的各种基本权利,对于罪犯也是适用的。但是,罪犯作为人权的特殊主体,其法定权利的范围和内容当然不可能与普通公民完全一样,这种区别主要表现在:
  第一、权利内容的不完整性。罪犯不能像普通公民那样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全部权利,一部分权利被依法剥夺。如罪犯的人身自由被依法剥夺。那些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在服刑期间和刑满释放后的一定时间内不享有政治权利。
  第二、权利的行使受到一定的限制。罪犯的某些权利虽然没有被剁夺,但在服刑期间停止或限制其行使。如没有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罪在服刑期间停止行使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等项权利。又如对罪犯与外界的通信,邮汇、接触等活动依法实行监督和管制。这说明,罪犯权利的行使有一定的局限性。
  第二、享有某些特殊权利。罪犯是被判处刑罚、正在劳改场所服刑的犯罪公民,除了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民权利之外,法律还为罪犯规定了某些权利,如定期接见家属的权利,在服刑期间表现好的罪犯有获得减刑、假释的权利,患有重病的罪犯有获得依法保外就医的权利,等等。这些权利只适用于罪犯,而不适用于普通公民。
  总之,对罪犯的法定权利应作全面的理解,既要承认罪犯是公民,应当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又要明确罪犯权利的特殊性,决不能混淆罪犯与普通公民的界限。
  对罪犯的劳动改造是一种执法活动,罪犯作为被惩罚和改造的对象,只能在势动改造机关的监督和管制下进行各种活动,他们的权利一般都由国家法律明文规定,受国家法律保障,因此,法定权利是罪犯人权的基本形式。但是,不能以此而否定非法定权利的存在。所谓罪犯的非法定权利是指罪犯应当享有而尚未被法律确认的权利。这是人作为一种社会存在物应当享有的某些权利,是不以法定权利的存在为转移的。就是说,罪犯的法定权利只是罪犯应有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罪犯应有权利的全部。由于受各种主客观条件的制约,罪犯的应有权利永远不可能全部为法律所确认,而转化为法定权利。所以,在罪犯的法定权利之外,必然会存在某些非法定权利,只要不与现行法律相违背,就应当允许罪犯享有和行使这些权利。实践证明,尊重和维护罪犯的某些非法定权利,对于教育感化罪犯是有利的。我国劳动改造机关所制定的各种监管规章都具体规定了罪犯的权利和义务,共中有许多权利,就是属于罪犯的非法定权利。但是,经过实践检验以后,其中有些权利逐渐被劳动改造立法所确认,而转化为罪犯的法定权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随着国家法制建设的加强,我国狱政管理逐步纳入法制轨道,制定了一系列的法规、细则、规定、办法等等,从而使罪犯的许多非法定权利法律化、制度化,得到了切实有效的保障。
  二
  我国劳动改造关在改造罪犯的长期实践中逐步形成了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理论,政策和措施。我国关于罪犯人权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做法主要包括以下七个方面。
  (一)既要维护罪犯的合法权益,更要维护广大公众特别是受害人的人权
  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保障绝大多数人的人权,是我国在人权问题上的根本出发点。我国现有在押犯仅占总人口的千分之一左右。这是一些“害群之马”。他们的行为严重危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侵害了广大公众特别是受害人的人权。国家依法他们实施惩罚,是完全应该的,也是完全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国家法律的威严,保障广大公众的权利不受侵犯,并为受害人伸张正义。众所周知,惩罚性是刑罚的固有属性。任何国家的刑罚都是对犯罪者所实施的惩罚,只是惩罚的对象和方法有所不同罢了。在我国,惩罚只是一种手段,不是目的。我国刑罚的目的,是通过惩罚,教育改造犯罪分子,使之成为新人,并且儆戒社会上不稳定分子,以预防和减少犯罪。因此,我国劳动改造机关历来坚持惩罚与改造相结合、注重改造的刑罚思想。对罪犯实行科学、文明管理,依法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采取各种措施对他们进行教育改造,把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改造成为无害于他人,有益于社会的守法公民。这样做,正是为了有效地保护全体公民的人权,使他们的权利免遭犯罪行为的侵犯。因此,维护罪犯的合法权益与保障全体公民的人权:者是辩正统一的,相辅相成的。
  (二)改造罪犯成为新人,是罪犯人权的出发点
  我国对罪犯实行劳动改造,是以马克思主义关于“改造社会,改造人”的理论思想为指导的。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指出:“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改造世界的斗争包括实现下述的任务:改造客观世界,也改造向己的主观世界……所谓被改造的客观世界,其中包括了一切反对改造的人们,他们的被改造,需要通过强迫的阶段,然后才能进入自觉的阶段。世界到了全人类都自觉地改造自己和改造世界的时候,那就是世界的共产主义时代。”[1]这里所讲的“反对改造的人们”当然包括了在监狱和劳改场所服刑的罪犯。我们对罪犯实行劳动改造就是为了实现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的伟大理想。因此,把罪犯改造成为遵守法律、自食其力的新人是我国劳改工作的基本目标。我国劳动改造机关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改造罪犯,而要想改造罪犯,就必须尊重罪犯的人格,维护他们的人权,给每个罪犯重新做人的机会。这是罪犯悔过自新不可缺少的精神条件和物质条件。由此可见,我们维护罪犯的人权并不是出于对罪犯的同情和怜悯,而是以改造罪犯成为新人为出发点的。这充分体现了无产阶级的博大胸怀。
  (三)维护罪犯的人权,是人道主义原则的重要表现
  我国在改造罪犯的实践中历来坚持人道主义的原则。它的基本内容是:把罪犯当人看待,尊重罪犯的人格,实行文明管理,严格禁止打骂、体罚和虐待、侮辱;保障罪犯的合法权利,给予罪犯以合乎人道的物质生活待遇;采取各种措施对罪犯进行教育改造,把绝大多数罪犯改造成为新人。由此可见,维护罪犯人权,是人道主义原则的重要组成部分。
  把犯了罪的人当人看待,给予革命人道主义待遇,是我们党的一贯政策,是我国改造罪犯工作的一个重要特点。早在第二次围内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就指出:对于已经就逮的犯人,禁止一切不人道的待遇,并宣布“废止肉刑”。“苏维埃的监狱对于死刑以外的罪犯是采取感化主义,即是用共产主义的精神与劳动纪律去教育犯人,改变犯人犯罪的本质。”[2]1956年毛泽东针对当时个别劳改单位发生的片面强调生产,不顾犯人健康和安全的错误倾向,明确指示:劳改工作要实行阶级斗争与人道主义相结合。同年9月15日刘少奇在中共“八大的政治报告中又提出:对于罪犯“应当在他们服徒刑的期间给以完全人道主义的待遇。[3]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监狱、劳改队管教工作细则》等一系列劳动改造法规,都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精神。几十年来,我们之所以能够成功地改造了包括战犯在内的大批的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一条成功的经验就是在改造罪犯的实践中认真贯彻人道主义原则。对罪犯不仅保障应有的生活条件,而且尊重他们的人格,维护他们的合法权利,保证他们吃饱穿暖,有病及时治疗,并且组织他们学政治,学文化,学技术,丰富他们的精神生活,使他们感受到,尽管他们犯了罪,但国家和人民并没有抛弃他们,而是在真心实意地挽救他们,为他们好,从而逐步清除悲观失望或对立情绪,决心走改恶从善之路。抚顺战犯管理所就是贯彻人道主义原则的成功典型。1959年被第一批特赦释放的战犯,在致政府的感谢信中写道:“人非木石,孰能无感,我们就是在这种胜似父母的恩情感动之下,才使这颗冰僵已久的心复活起来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劳动改造机关,面对新形势,大胆探索,及时调整对策。对青少年罪犯进行了艰苦细致的教育、感化、挽救工作,把大批的青少年犯从犯罪的泥潭中挽救出来,使他们走向了新生活,不少人成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有用之材。实践证明,给罪犯以人道主义待遇,维护罪犯的人权,是教育感化罪犯的一种有效的方法,是我国改造罪犯工作的一条基本经验。
  (四)生产劳动,是改造罪犯的基本手段
  我国对罪犯实行劳动改造的政策。其基本精神就是在劳动中改造罪犯成为新人。我国劳动改造机关对有劳动能力的罪犯都组织他们从事有益于社会的生产劳动,并且结合劳动对罪犯进行教育改造。
  我们对罪犯实行劳动改造,是以马克思主义关于劳动创造了世界,也改造了人类的基本原理为指导的。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曾经强调指出:生产劳动是罪犯“改过自新的唯一手段。”几十年的改造罪犯工作实践证明,生产劳动是改造罪犯成为新人的物质基础。它不仅是改造过去的历史反革命犯的必由之路,而且也是改造今天构成青少年刑事犯的基本手段之一。青少年犯由于受轻视劳动,不劳而获剥削阶级思想的腐蚀和侵袭而走上犯罪道路。因此,对他们的教育改造必须结合生产劳动来进行。生产劳动在改造罪犯中的作用主要表现在:(1)能够改造和浮化罪犯的思想观念,使他们养成劳动习惯,矫正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等恶习;(2)通过有组织的集体劳动,能够使罪犯逐渐养成集体主义观念和遵纪守法的精神;(3)通过有规律的劳动生活,可以使罪犯增强体质,改善精神面貌;(4)可以使罪犯掌握一种或几种生产技能和知识,为刑满释放后的就业谋生创造条件;(5)调动罪犯的双手为社会创造财富,这不仅可以减轻国家的财政负担,而且还可以改善罪犯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00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