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司法审查研究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Judicial Review of Nonenforcement to Arbitral Decision
【作者】 韩红俊【作者单位】 西北政法大学
【分类】 仲裁【中文关键词】 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司法审查
【英文关键词】 arbitral decision; nonenforcement; judicial review
【文章编码】 1002-3933(2010)07-0093-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7
【页码】 93
【摘要】

仲裁裁决不予执行是司法监督仲裁的重要方式之一,但由于法律构建的仲裁司法审查机制的不足,在司法实践中产生了诸多弊端。应通过对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司法审查的改革,妥善协调司法和仲裁之间的关系,既维护司法对仲裁的监督又保证仲裁的自主性和高效性。

【英文摘要】

Nonenforcement to arbitral decision is a supervise about judicial review of arbitral. However, because of the defects of relevant legal rules, the judicial review system has caused some drawbacks. We should correspond the relation between judicial and arbitration through research.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2535    
  

仲裁作为民事争议的一种纠纷解决方式,在市场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被誉为多元化纠纷解决方式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从1995年11个仲裁委员会受理107件案件起{1},发展至2008年全国202个仲裁委员会共受理案件65074件,标的总额为1021亿元。仲裁的本质属性是民间性,其功能的积极发挥需要司法的有效支持和必要的监督。仲裁裁决的不予执行作为司法监督的一种重要措施,由于相关法律规定的不完善,导致在司法审查过程中出现了诸多问题。对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制度的完善不仅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也是维护仲裁权威、减轻法院压力、确保纠纷解决机制协调运行的必然选择。

一、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的立法研究

(一)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界定

仲裁裁决的不予执行,是针对已被当事人作为执行根据的仲裁裁决而规定的一种消极补救途径,即在胜诉方申请执行仲裁裁决时,法律赋予败诉方一种被动的救济权力,经法院审查符合条件,就否定仲裁裁决的效力。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范围既包括内国仲裁裁决也包括外国仲裁裁决。但在我国于1987年加入的1958年《纽约公约》第5条中,“不予执行”被表述为“拒绝承认和执行”。它的本意是因为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由于司法管辖权的因素,不能由本国的司法机关直接对另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仲裁机构所作出的裁决直接行使撤销权,而采用的一种较为温和的、间接的否定仲裁裁决的本国效力的一种方式。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特别是仲裁制度较为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对国内仲裁裁决的监督都只采用“撤销”制度,如美国《统一仲裁法》(2000年)第23条;英国《1996年仲裁法》第67条、68条、69条;1998年德国《民事诉讼法》第1059条;1998年《比利时司法法典》第1704条、1705条、1706条、1707条;瑞典《1999年仲裁法》第34条、第35条;中国台湾《1998年仲裁法》第40条、41条、42条、43条;中国香港《2000年仲裁(修订)条例》第23条;意大利《民事诉讼法典》第828条、829条、830条;荷兰《仲裁法爱法律,有未来》(即《民诉法》第四编)第1064条、1065条等。

人民法院作出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裁定后,否定的只是仲裁裁决的强制执行力,并不对仲裁裁决的其他效力产生影响,实际上该仲裁裁决仍然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决。如果当事人重新达成仲裁协议,仲裁庭作出了仲裁裁决,或者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作出了最终判决,就会导致对一个争议的多种生效裁判并存的局面,这既与法律的统一性相悖,同时也损害了仲裁和法院的权威性。

(二)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理由

我国对仲裁裁决进行的是双重式监督模式:撤销仲裁裁决和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并行;程序审查和实体审查并重;国内仲裁裁决的不予执行和涉外仲裁裁决的不予执行并存。

撤销仲裁裁决和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并存模式会产生以下法律后果:仲裁裁决作出之后,当事人可以在6个月的时间内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程序,法院对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案件的审结期限为2个月。在上述8个月的期限过后,如果被申请执行人不服驳回撤销裁决的裁定,还可以在申请执行仲裁裁决案件结束前任何时候向法院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以达到拖延履行义务的目的。过度的监督如同没有监督一样百弊丛生,制约了一裁终局的效益性的发挥,严重影响了仲裁优势的发挥。

人民法院对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审查,既包括对裁决的程序审查,也包括对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问题的实体审查。这就意味着法院要对仲裁裁决进行全面审查,有违仲裁的契约性和一裁终局的特点。施米托夫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仲裁最大的好处在于取消了纠正司法错误的上诉程序,能尽快了结当事人之间的争议,裁决终局性给当事人带来的潜在利益比上诉程序带来的利益大得多。而如果我们允许法院对仲裁的实体性事项进行审查的话,即使我们用尽世间最委婉隐讳的表达,在事实上都将造成“一裁一审”的情况,意味着使仲裁程序服从司法程序,仲裁裁决服从法院判决,这同仲裁的自愿性和终局性相抵触{2},是违反当事人将争议提交其指定的仲裁庭审理而不向法院起诉的明确意愿的。当事人选择仲裁方式解决争议可以自己选择仲裁员并迅速获得终局裁决,只要仲裁程序符合自然正义的要求,当事人一般都能接受仲裁裁决,法律应当对当事人谋求裁决终局性的这一合法期待予以保护,不应对裁决的正确与否进行司法复审。同时,法院对仲裁对实体审查导致了仲裁的诉讼化,不利于发挥仲裁灵活性的优势。世界主要国家仲裁立法亦多规定仅对仲裁裁决进行程序审查而一般不涉及实体问题。

人民法院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救济手段对国内仲裁裁决和涉外仲裁裁决标准不一。对国内仲裁裁决进行的是对实体和程序的全面审查,对涉外仲裁裁决进行的仅是程序审查,并设立了对不予执行涉外仲裁裁决以及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等问题的报告制度。即在人民法院受理订有仲裁协议的涉外纠纷的当事人起诉之前,以及在撤销或不予执行我国的涉外仲裁裁决、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之前,须将其审查意见报告所属辖区的高级人民法院,如高级人法院同意,则报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在最高人民法院未答复前,有关下级人民法院暂不受理相关起诉或不发出撤销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裁定。对于国内非涉外仲裁裁决可以直接裁定不予执行,且不能上诉和抗诉。双重审查标准的确立,不符合国民待遇原则,也不利于对国内仲裁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保护。

(三)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司法审查机制

被申请人提出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的,人民法院运用何种法律程序进行审查,民事诉讼法和仲裁法都做了简单规定,经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符合条件的,裁定不予执行。但由于没有相应的具体操作规范,首先,由法院的哪个部门进行审查。由于法律规定的不明确,有些法院由执行人员组成的合议庭进行审查,有些法院则明确规定由法院的审判部门进行审查,不能由执行部门自审自查。其次,对合议庭的组成方式没有明确规定,各地在是否邀请人民陪审员参加上具体做法不一。适用何种程序进行审理,诉讼程序或非诉程序,普通程序或简易程序、一审程序或二审程序上尚不明确。再次,具体运用何种方式进行审查,如何确定运用开庭审理、径行裁判还是书面审理,需不需要给予双方当事人陈述意见的机会,仲裁法或民诉法都未作相应规范。最后,法院审查的依据是什么,作出裁决的标准是什么,何为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审查过程中是否应当听取仲裁庭的意见都没有统一的标准。如此一来,司法审查的随意性增大,其公正性和权威性遭到质疑。

二、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司法审查实证研究

对有关法院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受理及审查结果统计分析显示,2006年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案件,无一件作出不予执行的裁定{3}。2007年至2008年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申请执行仲裁裁决的案件合计120件,在执行程序中当事人提出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的共计72件,经审查认为不符合听证条件予以退回、裁定驳回的以及当事人自行撤回的69件;裁定不予执行的3件。2008年全国人民法院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共计83件,仅占受理案件数的0.13%。从上述统计数据可以看出,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现象大量发生,但实际上符合法定条件的较少,已经直接引发了诸多司法实践问题。

(一)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案件的大量增多不利于仲裁权利人的权利保护

虽然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但被申请执行人提出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申请后,人民法院一般都会中止执行。加之法律对于审查无明确的期限规定,实践中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审查一般要长达数月甚至更长,违背了仲裁当事人追求迅捷、简便、经济的价值需求。有的当事人通过恶意的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拖延履行义务的时间,甚至转移财产,逃避执行,使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得不到切实的保障。

当人民法院作出的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裁定发生错误时,当事人没有相应的救济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对于人民法院作出的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裁定,当事人不得上诉,也不得申请再审,人民检察院也不可以提出抗诉。换言之,人民法院对仲裁行使司法监督权时,不受当事人和人民检察院的任何制约,当事人必须无条件地遵守人民法院所作出的裁定,包括错误的裁定。在司法实践中,仲裁裁决被裁定不予执行后,双方当事人之间很难重新达成仲裁协议,实质上限制了双方当事人选择仲裁的共同意愿;当初权利人选择仲裁就是不想进行漫长的诉讼程序。因此,权利人为了尽快实现自己的权利,往往选择在审查中“自愿”和解,这样的结果正符合了被执行人利用合法程序欲达到的不正当目的,使当事人本应享有的合法权利大打折扣。

(二)申请不予执行仲裁案件的大量增多削弱了仲裁机构的权威

由于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申请程序简便、没有严格的期限限制、无须缴纳诉讼费用等原因,导致在仲裁裁决执行案件中,申请不予执行的现象大量增加。在有些法院仲裁申请不予执行率几乎达到60%,而通过法院审查认为不符合听证条件予以退回、裁定驳回的以及当事人自行撤回的比率达到95.83%。虽然成功率非常低,被法院受理的仅占4.17%,最终被裁定不予执行的寥寥无几,但作为被执行人的当事人却乐此不疲。致使双方当事人对仲裁裁决的执行效力颇感疑虑,对仲裁的迅速、高效等价值也会持怀疑态度。加之法院对仲裁裁决的实体审查让很多当事人误以为即使仲裁机构作出生效裁决还是要经过法院的司法审查才会产生最终的效力,仲裁是诉讼程序的附属程序,之前胜诉的仲裁也显得毫无意义,势必影响仲裁这种纠纷解决方式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使仲裁无法发挥其在替代性纠纷解决方式中应有的作用。

从法律规定的任职资格而言,仲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菊花碎了一地
【注释】                                                                                                     
【参考文献】

{1}朱景文.中国法律发展报告——数据库和指标体系[ 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470.

{2}[英]施米托夫.赵秀文译.国际贸易法文选[ 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681.

{3}赵文岩.仲裁与诉讼衔接制度研究[J].仲裁与法律,2008, (111):85.

{4}[美]P.诺内特,P.塞尔茨尼克.张志铭译.转变中的法律与社会:迈向回应型法[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60, 105.

{5}[日]谷口安平.王亚新,刘荣军译.程序的正义与诉讼·增补本[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13.

{6}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144.

{7}杨秀清,史飚.仲裁法学[ M].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07.12.

{8}[日]小岛武司,伊藤镇.丁婕译.诉讼外纠纷解决办法[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154.

{9}陈刚.自律型社会与正义的综合体系[ 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6.20.

{10}周江.商事仲裁司法监督模式的理论反思[ J].北京仲裁,2007, (60):13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253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