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天津法学》
以宪法监督为例探究宪法案例教学法
【英文标题】 Exploring the Case-based Teaching Method for Constitutional Law in Terms of Constitution Supervision
【作者】 白万春【作者单位】 天津公安警官职业学院法学系
【分类】 法律教育
【中文关键词】 宪法监督;宪法案例;宪法事例;案例切入
【英文关键词】 constitutional supervision; constitutional case; example of constitution; case study
【文章编码】 1674-828X(2018)01-0027-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1
【页码】 27
【摘要】

宪法学内容重要,理论抽象,尤以基本理论部分的“宪法监督”为甚,这对教师和学生都充满挑战。在宪法教学中使用案例教学法,引导学生在参与讨论的过程中养成法律思维,学习法律推理,可以弥补传统讲授法的不足,避免教师枯燥地宣讲,学生被动地记忆所造成的低效学习状态。教师实施案例教学时要注意准确地选择,灵活地运用宪法案例,这是发挥案例教学法作用的关键所在。用于课堂教学的案例应包括外国宪法案例和中国宪法事例,在使用案例的时候应注意案例切入课堂的时机,案例与教材的衔接,教师和学生的角色定位,纵深型讲解法和放射型讲解法的应用以及教学目的的实现等问题。

【英文摘要】

The content of Constitutional Law is important while the theory is abstract, especially the basic theoretical part of “constitutional supervision” is full of challenges for the teachers and students. Case teaching method can be used in Constitutional Law teaching to make up for the deficiency of traditional teaching method. It can inspire the students to participate in the class discussion and cultivate their ability of legal thinking and legal reasoning, and also avoid the boring process of teaching and passive learning. In the case teaching, teachers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choosing and applying the constitutional cases flexibly, which is the key to play the role of case teaching method. Cases for class teaching should include foreign constitutional cases and Chinese constitutional cases. In case teaching, the teachers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following problems as the time for the case to cut into the class, the connection of case and textbook, the role of teacher and students, the application of in-depth interpretation method and radiological interpretation method, and the realization of teaching purpos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5709    
  案例教学法也被称为苏格拉底讨论法,是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兰德尔在19世纪70年代首创的,作为美国法学教育中最主要的教学方法,到20世纪初已经在美国的各重要法学院推行。这种教学方法“以试探性的方式提出一系列的法律难题,引导学生就当时特定的司法见解问答、辩论和详尽的分析”{1},并在这个过程中领悟法律原理、学习法律推理,从而替代传统的课堂讲授,以达到训练多种法律技能的目的。
  在我国的法学教育中,民事、刑事、诉讼等部门法的教授已经采纳案例教学法多年。但是囿于多种因素,宪法案例教学法并未被广泛采纳。在多年教学实践中,笔者发现合理安排使用宪法案例,可以变抽象为形象、变艰深为浅易,从而活跃课题气氛、诱发学生兴趣,降低教师讲解的难度,提高课堂吸收率。
  一、在宪法教学中使用案例的必要性
  (一)宪法学本身的抽象性使得案例教学成为必要
  宪法学涉及基本原理、国家制度、公民基本权利和国家机构四部分内容。其中国家制度部分主要涉及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项制度,相对而言比较容易理解。国家机构主要涉及我国中央国家机关和地方国家机关的组织、职责权限和相互关系,这些内容是学生在社会生活中可以略有感知的。而另外两部分则相对抽象得多。宪法规则、宪法原则、宪法解释、宪法监督,还有人权以及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等内容,如果不能进行深入浅出的讲解,很容易陷入照本宣科的境地,老师讲得索然无味,学生听得昏昏欲睡。这样就使宪法统率其他各部门法的地位无从体现,也使宪法学作为基础学科的作用无法发挥。引入案例教学法,可以用具体的案件、事例来说明抽象的原理和问题,从而优化课堂教学的效果。
  (二)法学专业设置及学生特点使得案例教学成为必要
  在我国大学法学教育的专业学科设置中,宪法往往被安排在一年级第一学期。此时的学生刚刚完成基础教育阶段的课程不久,绝大多数人从未接触过法学专业知识,加之年龄尚小,未真正走向社会,社会知识和经验也相对匮乏。而宪法恰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其规定的内容关涉国家的根本制度和公民的基本权利,宪法本身又是各个部门法制定的依据。就整个法律体系的建构而言,宪法是其他法律的基础,但就人的思维发展特点来看,应该是先学习部门法的具体性内容再学习宪法的抽象性内容更易于被学生接受。这就使得法律自身体系的逻辑、法学教育学科设计的逻辑和人的认知逻辑之间存在一定的冲突。因此很多法学毕业生都有这样的共鸣,那就是学完部门法之后再反过来看宪法,会觉得容易得多。总而言之,宪法因为其原理抽象、内容关涉国家生活中最根本的问题,同时又遭遇缺乏法学知识背景和丰富社会阅历的大学一年级新生,从而使宪法教学和学习都有一定难度,因此需要引入案例教学法来解决这一矛盾。
  (三)传统讲授式教学的不足使得案例教学成为必要
  传统讲授式教学中教师主讲、学生主听。师生的课堂关系中教师主动而学生被动,师生课堂互动较少,学生的参与度较低。在学生的课上与课后的关联中,课上主要是听课、记笔记,课后主要是围绕教材和笔记进行复习并就重点内容加强记忆。面对伴随网络科技日益发达而成长起来的学生们,这种陈旧的教学方式已经不能发挥其原有的效用。网络生活中所有的参与者都是平等的主体,在网络平台上都有平等的话语权。在这种背景下长大的孩子们,从心理上排斥作为客体被填鸭。教师在课堂上的权威不是主要来源于教师身份本身,而更多地来源于教师的学识、素养以及这些内在品质在课堂上的展现和相应的教学效果。在原本枯燥的宪法学课堂引入案例教学法,可以弥补传统讲授法的不足,更易于被新生代的孩子们接受。案例教学法“以其为个别到一般的推理过程……比讲授法更接近普通法的天性”{2},尽管我们国家从法系的归类上并不属于普通法,但是普通法系国家法学教育中注重个案研究的方法仍然可以为我所用。
  (四)法学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使得案例教学成为必要
  法学教育应该培养出具有法治精神和法律思维的人。这样的人一旦走出校门,可以作为法律共同体中的一员胜任侦查、检察、审判、辩护等工作。即使不从事这类工作,也能够以自身的优良法律素养在社会生活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从而推动整个社会的法治进步。传统的教学模式下,更注重对学生进行法律知识的灌输,针对法治精神和法律思维的培养则相对欠缺。宪法内容关涉对国家权力的规范和对公民权利的保障,本身蕴含着深刻的法治思想。传统讲授式教学法更多停留在概念、基本原理、现行法律规定的层面,“案例教学法能够使抽象的宪法理论与宪政实际紧密结合,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所学宪法知识”{3},从而穿越层层包裹的知识外壳领会宪法的精神内核。
  (五)宪法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情况使得案例教学成为必要
  对于民法、刑法等部门法学而言,在教学中使用案例本是惯常的做法,无需加以额外关注。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民事、刑事法律是进行相应的司法裁判的直接的法律依据,现实生活中有大量的案件可供教学援引使用。然而,宪法规范在我国不被作为司法裁判的直接依据,这就使得宪法学教师在寻找真实案件作为教学案例原型的时候遇到了障碍。这是我国宪法课堂上案例教学法不被充分重视和普遍采纳的根本原因。基于这一现状,案例教学法确需被提倡、推广,以引起相关教学者的重视,从而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二、对宪法教学案例的选择
  (一)用于宪法教学的案例具有自身特点
  准确把握宪法教学案例的特点是正确选择案例的前提。与民法、刑法等部门法的教学案例相比,宪法案例首先在数量上是比较少的。其原因如前所述,与宪法不被直接用于司法裁判密切相关。其次,宪法案例应该是真实发生于社会生活中的。民事、刑事法律的教学案例虽然大部分来源于司法实践,但是为了更好地说明某一个问题,教师在讲述中可以对案件原型进行改编,可以截取案件中的部分内容以达到针对某一知识点简洁讲述的目的,也可以对案件原型的内容进行扩充以达到综合说明某几个相关法律规定的目的,甚至可以就待说明的法律问题以甲、乙、丙等为主体编纂专门的教学案例,同时可以变换相关的因素来说明相近的法律问题。例如在民法中对遗嘱与遗赠的说明,在刑法中对抢劫罪与抢夺罪的说明都可以采用这样的方法。但宪法教学案例则缺乏这样的灵活性,这与宪法所调整的社会关系和宪法的自身特点有关。能够成为宪法教学案例的那些案件,不仅能够说明一定的宪法原理,而且在一个国家的宪政历程中往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就决定了宪法教学案例很难被教师主观臆想出来,而只能尊重历史事实。最后,一个宪法案例往往能说明几个宪法问题,这与民事、刑事案例也是有所区别的。关于这一点,将在第三部分的内容中以实例进行详述。
  (二)宪法教学中的案例应作广义理解
  宪法案例教学法中所引用的“案例”不仅仅是经过司法判决的具体案件,还包括虽未经过司法判决但涉及宪法相关问题的事件。也就是说宪法案例应该包括宪法案件与宪法事例。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广义解释,也是源于长期以来我国司法实践的具体情况,由于宪法并未真正司法化,所以发生在我国的涉宪相关问题往往以宪法事件的方式呈现出来。例如“齐玉苓案”、“孙志刚案”,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宪法诉讼案件,但由于前者涉及到公民受教育权这一宪法所保障的基本权利问题,而后者涉及到行政法规违宪问题,所以都可以归入此处所说的宪法事例。
  宪法教学案例还应该包括外国宪法案例。近现代意义的宪法是西方资产阶级大革命的产物,其产生距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有关宪法的各项制度虽因制定、实施宪法的具体国家的传统及国情而不同,但宪法基本原理中的大部分内容则具有普遍适用性。相对而言,我国实施宪法的时间是比较短暂的,宪法实践尚不够丰富,这直接导致我们可以选择的本国宪法案例十分有限。因此,采纳外国宪法案例来说明宪法基本原理中的问题是切实合理的。这一点与民事、刑事方面的法学教学不同,因为各个国家具体的民事、刑事制度具有差异性,引用外国相关案例来说明问题的情况更多应用于比较法领域。尽管如此,我们在把外国宪法案例应用于课堂的时候仍然要进行精心筛选和必要加工。比如,选择具有“前制度性”的案例,可以更好地引领学生学习外国法官“造法”的技能,学习这些判决中所蕴含的深厚的法律思想和缜密的法律推理。由于有些外国宪法案例的判决比较长,教师将这样的案例用于教学之前,应该对非核心部分的内容进行必要的剪裁。
  总之,“对宪法判例或事例的研究,有助于对宪法规范、原则的适用与宪法目的的理解与释明”{4}。
  (三)用于教学的宪法案例需要提前布置给学生
  由于宪法案例发生在一定的社会背景下,用文字表述出来难免冗长。教师在备课过程中对某些情节的删减需十分谨慎,对那些与某一宪法原理阐释或制度创设有重大关联的内容不能随意改编。尤其是经甄别选择的外国宪法案例往往在外国宪政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发生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与重大政治问题往往密切相关。为了让学生领悟得更加到位,就需要对整个案件的背景和来龙去脉做详细的介绍。这与其他部门法教学中的案例使用有显著区别,类似于民事、刑事法律中的案例教学,皆需直击案件本质内容,从来忌讳对一个事件背景的繁复说明。以马伯里诉麦迪逊案为例,我们在援引讲述过程中必须介绍在案件发生的年代,司法机关在美国的三权分立体系中实际上处于弱势,甚至联邦最高法院都没有独立的办公大楼而需要在国会大厦之中寄居安顿。此番铺陈之后,学生才会理解为何马歇尔大法官的判决充满智慧并被称为“伟大的篡权”,为何违宪审查制度的存在十分必要。
  基于宪法案例的上述特点,有必要把课堂引用的案例材料提前下发给学生。在那些校园网络完善的地方,教师可以通过局域网完成这项工作。当然,课前给学生布置资料查询的作业也是不错的选择。
  三、宪法案例教学在课堂的实施
  (一)案例切入课堂的时机选择
  案例切入课堂的时机选择就像作家在写一部小说时究竟选取正叙、倒叙还是插叙一样,其中大有文章可做。
  以马伯里诉麦迪逊案这一宪法监督部分必讲的经典案例为例,正是这一案件的判决,使美国确立了违宪审查制度,对这个案例的合理援用、讲解可以很好地诠释世界各国重要的宪法监督方式之一——违宪审查。如果按照教材内容的编排顺序,那么要在讲解“宪法监督的方式”时引用这个案例。但是,由于“宪法监督”这一教学内容是宪法基本理论中最难理解和掌握的知识。如果按照教材的编排顺序从概念入手,很容易因为枯燥晦涩而令学生丧失兴趣。不如先以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开篇,像讲故事一样将案情娓娓道来,在学生听讲注意力最好的前30分钟将他们吸引到教学内容上来。
  也就是说案例教学法的采用可以突破传统课堂讲授法的顺序,不再完全按照教材编排内容依次推进,而是以问题为导向、掌握最佳时机,将案例切入到教材编排的内容之间,从而突出重点、提高课堂吸收率。
  (二)案例教学与教材内容的衔接
  在宪法教学中采用案例教学法并不意味着对教材的全盘舍弃,而是将案例穿插应用于教材讲授中,使一些难以理解的问题变得形象具体。
  这就要求教师在备课时对教材进行详略安排和取舍。就“宪法监督的方式”这一内容而言,引用马伯里诉麦迪逊案以讲解司法机关的违宪审查模式,必然对该知识详细讲述,那么对于立法机关监督模式和专门机关监督模式则可以在讲述中少投入一些精力。引用孙志刚案说明我国现行宪法监督制度的时候,由于案例讨论占用一定的课上时间,那么针对我国宪法监督的主体、对象、程序、不足及完善等问题不必逐一讲授,可以引导学生在案例讨论的同时通过查阅教材予以解决。
  (三)教师和学生在宪法案例教学中的角色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果然是京城土著
【参考文献】

{1}{3}金玉.宪法学教学中案例运用的探讨[J].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0,(5).

{2}王晨光.理论与实践:困扰法学教育的难题之一[J].中外法学,1998,(10).

{4}范进学,杨阿妮.宪法事例评析之于宪法学研究的价值分析[J].江苏社会科学,2008,(6).

{5}许崇德.论我国的宪法监督[J].法学,2009,(10).

{6}{7}邓少岭.“孙志刚案与违宪审查”学术研究会综述[J].中国法学,2003,(4).

{8}{9}张鲜堂,张帆,反思孙志刚案一审法律困境[N].中国经济时报,2003-06-11.

{10}张家军,靳玉乐.论案例教学的本质与特点[J].中国教育学刊,2004,(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570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