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
培根的“新工具”、法律格言与普通法的近代化
【英文标题】 Bacon's “New method”、Maxims of the Law and the Modernization of Common Law
【作者】 李其瑞冯旭
【作者单位】 西北政法大学{教授}西北政法大学法学理论专业{2014级硕士研究生}
【分类】 法哲学
【中文关键词】 弗朗西斯·培根;经验归纳法;法律格言;普通法近代化
【英文关键词】 Francis Bacon; Baconian Method; Maxims of the Law; Modernization of Common Law
【文章编码】 2095-7076(2018)01-0039-09
【文献标识码】 A DOI:10.19563/j.cnki.sdfx.2018.01.005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1
【页码】 39
【摘要】 经验归纳法作为弗朗西斯·培根哲学方法论的“新工具”,既代表着与亚里士多德式的传统“工具论”的对立,也承载着培根对于经院哲学的“反叛”态度。经验归纳法不仅是培根在哲学上的探索,也在其法律观和法学思想中得以贯彻,这尤其体现在培根的《法律格言》中。对《法律格言》的深入分析和解读,能够更为透彻地理解培根的“新工具”对后世法律认识和普通法近代化的深刻影响。
【英文摘要】 Baconian method, as the “New method” of Francis Bacon’s philosophical methodology, is not only antagonistic to Aristotle’s “Organum”,but conveying Bacon’s “rebellious” spirit to Scholasticism. Baconian method, the outcome of Bacon’s exploration in philosophy, is carried through in his legal concept and thinking. It is especially embodied in his work “Maxims of the Law”. A thorough analysis and interpretation of the “Maxims of the Law” is conducive to an incisive understanding of the profound impact of Baconian method on the legal cognition of later generations and the modernization of common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5675    
  
  弗朗西斯·培根是“近代哲学归纳法的创始人和对科学程序进行逻辑组织的先行者”,[1]被马克思誉为“英国唯物主义和整个近代实验科学的真正始祖”。但是也正是由于其在哲学领域的卓越贡献,使得人们往往会忽略一个史实,即培根的法学家身份。培根1596年受聘为女王特别法律顾问,并在詹姆士一世的斯图亚特王朝时代历任首席检察官、掌玺大臣、大法官。在梅兰特所称的“普通法遇到危机”的时期,英国众多的法学家共助普通法度过了这一危机,而培根则是其中之一。培根对英国法的贡献集中于其方法论的创立,甚至可以认为培根所创立的新分析归纳法为普通法的发生和生存找到了理论依据。但是培根的法律思想尤其是其对于法学方法论的思考,却并没有得到人们的足够的重视,这其中既有其法律思想的研究资料的缺乏,也有其在哲学领域的影响更甚等原因。因此,深入探析培根“新工具”的法学影响就无疑具有着方法论的意义。
  一、经验归纳法:弗朗西斯·培根的“新工具”
  在哲学上,培根对于自己理论的建立是从对亚里士多德以及经院哲学的批判开始的。“培根对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批判,都是从强调方法论的高度进行批判,其中涉及的一些具体学说、具体观点,也是作为方法论上的例举。”[2]批判是为了说明自己的观点,但培根并不认为凡破则立,他认为人的理性中只有新的东西建立起来,旧的东西才有发展的可能,并且,如若将新事物直接嫁接于旧事物上,那么所取得的进步则是“卑微而不足道的”[3]。培根的方法论批判就集中地体现在其《新工具》一书中。若要从方法论角度解读培根的“新工具”——经验归纳法或新分析归纳法,就需要先说明培根的新工具“新”在何处,否则就无法理解培根经验归纳法的价值与贡献。
  培根将自己的归纳法称为“新工具”,一方面是想表达自己方法论与传统的不同,另一方面也取与亚里士多德工具论(旧工具)相对照之意。亚里士多德三段论的认知方法和推理形式与培根的经验归纳法,分别代表了探讨真理、认识世界的两种途径。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一直被经院哲学视为圭臬,虽然后来被经院哲学曲解和绝对化,但这并不能回避三段论自亚里士多德始就存在的缺陷,而这也是培根集中批判的地方。需要注意的是,培根虽然是经验归纳法或新分析归纳法的创立者,但归纳法并非源于培根。事实上,亚里士多德的归纳法先于培根,在《新工具》中,培根就是在对亚氏归纳法进行了系统批判的基础上建立自己的经验归纳法的。
  培根与亚氏归纳法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先验与经验:归纳法的不同起点。亚里士多德是先有先验的观念,然后再借以经验予以证明;而培根的经验归纳法则是自起点便是对感官事物的广泛的收集。培根曾详细分析了亚里士多德归纳法的缺陷,认为亚氏归纳法“对经验没做适当的观察和勤劳的考量,就任由空想和机智来进行其余的工作”,这种凭自己的意志先行解决问题,然后求助于经验,是亚氏归纳法的先验性的体现,其结果便是“把经验如囚犯似的牵着巡行”[4]。其次,培根指出亚氏归纳法“是以简单的枚举来推断科学的原则,而不是照它所当然做的那样使用排除法和分离法”[5]。与亚氏不同,培根的新归纳法则起始于感官经验,它不预先设定任何先验的概念或观念,主张通过观察方法、实验方法广泛搜集正反事实材料,从许多共同的事物中找出它们的共同规律。而在感性材料的处理上,培根引入了排除法,避免了枚举归纳法存在的例证过少之弊,用排除偶然相关的方法来确定本质相关及现象间的必然联系,从而使我们认识到事物的客观规律。
  培根承认探寻真理的途径既有“从一般到个别的方法”,也有“从个别到一般的方法”,前者是亚里士多德所坚持的三段论的演绎法,后者则是培根坚持的新分析归纳法。但关于亚氏演绎推理的路径,培根认为“树起最普遍的原则而后据以考校和证明中间原理的那种方法(三段论),实乃一切错误之母”[6]。培根对于亚氏三段论的批判在学术界得到了广泛的讨论,许多学者认为培根急于建立自己的理论而对亚氏的三段论进行了盲目的指责,尤其是对待演绎推理的态度上。很多人认为培根反对演绎而崇尚归纳,其实这是人们对培根的误解。对待演绎法的态度,培根从来没有坚持“独尊归纳”,培根的新分析归纳法中同样有演绎的成分,“培根自己一再声言,他并没有完全反对演绎,因为在人们的实际思维活动中,各种形式的推理是交替并用的”[7]。可见,区分演绎与归纳推理孰优孰劣,就如同在将受二者影响的大陆法系与普通法系相比优劣一样,实非明智之举。
  培根的“新工具”对经院哲学的“反叛”,集中表现在他对经院哲学脱离实际、隔绝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批判上。“经院哲学家主要感兴趣的对象,是超验的世界、上帝的世界、天使和圣人,他们不关注现象世界中的事物,而关注不可见的精神领域”[8]。脱离世俗的世界是经院哲学的突出特征,而这也是培根极力反对的。受文艺复兴影响,培根的哲学更为关注的是世俗的世界,所做的是将人从神域“拉回”到世俗世界的工作。培根对于经院哲学的批判集中于其方法论上,认为经院哲学的认识途径完全局限于脱离实际的“毫无补益的虚悬精妙的”“思索和争辩”。他认为经院哲学在陈述任何一个问题时总是要先虚拟出一些反对的理由,然后再解答这些反对的理由,而在解答时多半又不注重论证真凭实据的反驳,而只是揭露差异之处。[9]在他看来,经院哲学家的认识手段是像蜘蛛网一样,只从自身吐出不断的丝,“这种工作是无尽头的,所编织的学问之网虽然精美无比,但是内容空洞,没有什么益处”[10]。除此之外,培根还对经院哲学中的唯心主义方法论进行了严厉的批判,认为经院哲学家们“只是伟大的书虫,如被关起来的疯狗那样暴躁狂吠”,他们研究的手段“远离了上帝创造的万物,崇拜起了虚假残缺的图像,这些图像来自他们心智之镜歪曲的反映”[11]。为此,培根从开始就一改自中世纪以来的经院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世界观上,培根坚持唯物主义,反对经院哲学的超验的唯心主义,而在方法论上则提出了新归纳法。在这个意义上,新归纳法对经院哲学的“反叛”就表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第一,新归纳法关注的是世俗世界,而不是经院哲学对超验世界的向往。新归纳法下的“人”是诞生于世俗、渴望认识世界、认识自然的客观存在,而不是像经院哲学那样惧怕自然,惧怕对现实世界的思考。培根认为,经院哲学家之所以反对研究自然、向往超验的“神圣奥义”,是因为他们唯恐“对于自然更深入一步的搜求将会逾越所批准给澄心深思的界限”,并且,对于自然研究的深入难免会将经院哲学家带入“在自然研究中会找到什么东西来推翻或至少摇撼宗教的权威”。而这两种恐惧“实饶有俗世智慧的意味”。因为在培根看来,经院哲学家的恐惧本身就体现了在他们思维深处对于宗教的力量和对于“信仰对感官的统治”的怀疑。事实上培根一言道出了经院哲学的症结所在:经院哲学诉诸的是权威,仰赖于《圣经》,并以基督教学说、古代学术思想为自己思想的基础,而这样的哲学一开始就孕育着危机,即“它寻求上帝与自然的联系,但知识分子的自然主义可以向许多方向发展,虽然经院哲学的根本目的在于达到信仰与理性的平衡,但除了信仰和理性的平衡外还有其他难于实现的统一。”[12]由此,对超验世界的怀疑和对现实世界的关注成为中世纪以来的一种趋势,培根则是通过自己对经院哲学的批判实现了从前者向关注世俗世界的过渡。
  第二,新归纳法的提出否定了经院哲学关于认识方法的唯一性。“经院哲学家将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绝对化,夸大成为唯一的思维形式和方法,并且把它作为纯粹思辨的概念游戏”[13]。与之相对,培根揭露了经院学者对三段论的歪曲,指出三段论式并不是唯一的认识方法和推理形式,因为人们在“探讨真理,发现真理”时,有两条途径:一条是从一般到特殊,另一条是从特殊到一般。前者是“现在通行的途径”,后者是一条“尚未试验过的真正的途径”。新归纳法的意义在此并不是否定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以及演绎的推理形式,而在于新归纳法的提出表明在经院哲学宣称的“认识世界的唯一方法”之外存在着另外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由此就冲击了经院哲学的独霸地位,更有利于将人们的思想拉回对现实世界的关注。可见,“培根对于经院哲学的批判,不仅是无畏的,而且是切中要害的……,是近代哲学史上较全面、较深刻地批判经院哲学的第一人”[14]。培根的新归纳法深刻地影响了后世的学术旨趣与实践路径,不仅为实证哲学的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也为英国普通法的发展提供了不曾有过的方法论支撑。
  二、新归纳法与培根的《法律格言》
  被誉为“奏出和谐乐章的风琴”的《法律格言》(Maxims of the Law)是培根1596—1597年的作品,是其试图通过发掘本国法律发展中那些现存的以及被人遗忘的格言,来以此总结体现在英国法中的原则与精神。起初培根计划总结300余条格言,但后来发表出来的格言仅有25条(见附表)。培根曾坦言,“我本认为,没有权威组织的帮助,仅靠我自己就能够以任何一种如此经济有效的方式,收集规则和分散于各处的法律”[15]。事实上,培根所言不假,尽管他不断努力去收集格言,但是,在那样一个时代,仅仅靠自己一次次的游历去搜集那些现存的以及被人遗忘的格言,实属难事。
  附表:《法律格言》所记录的25条格言(中文与拉丁文)[16]

┌──┬─────────────────────────────────┐
│序号│内容                               │
├──┼─────────────────────────────────┤
│1  │法律只考虑近因,而不考虑远因。                  │
│  ├─────────────────────────────────┤
│  │In jure non remoia cause, sea proxima spectator.         │
├──┼─────────────────────────────────┤
│2  │等待法院判决的事实本身不能构成阻碍判决作出的理由。        │
│  ├─────────────────────────────────┤
│  │Non potest adduci exceptio ejusdem rei, cujus petitur dissolution.│
├──┼─────────────────────────────────┤
│3  │一个人的行动和语言可以成为对其最为不利的证据。          │
│  ├─────────────────────────────────┤
│  │Verba fortitus accipiuntur contra proferentem.          │
├──┼─────────────────────────────────┤
│4  │法律允许个人处分其利益,以及(针对其利益)作出承诺,因此法律不承认承│
│  │诺之外的任何补偿或者赔偿。                    │
│  ├─────────────────────────────────┤
│  │Luod sub certa forma concessum vel reservatum est, non trabitur ad│
│  │ valorem vel compensationem                    │
├──┼─────────────────────────────────┤
│5  │任何形式的威胁之下,(个人)做出的(针对)个人利益的处分都是可撤销的。│
│  ├─────────────────────────────────┤
│  │Necessitas inducit privilegium quoad jura private.        │
├──┼─────────────────────────────────┤
│6  │鉴于其性质(针对)人身的伤害不允许救济上的迟缓。          │
│  ├─────────────────────────────────┤
│  │Corporalis injuria non recipit astimationem defuturo       │
├──┼─────────────────────────────────┤
│7  │刑事案件会考虑从轻判决的情由,而民事案件不会。          │
│  ├─────────────────────────────────┤
│  │Excusat aut extenuate delictunm in capitalibus, quod non operator │
│  │idem in ciuilibus.                        │
├──┼─────────────────────────────────┤
│8  │对于一个侵权后果的评价,不应包括事件之后的次生后果。       │
│  ├─────────────────────────────────┤
│  │?stimatio pr?teriti delicti ex post facto nunquam crescit    │
├──┼─────────────────────────────────┤
│9  │当一个人合法的救济权利被无端剥夺时,他的诉求视为成立。      │
│  ├─────────────────────────────────┤
│  │Luod remedio destituitur ipsa revalet, si culpa absit       │
├──┼─────────────────────────────────┤
│10 │对具有普遍含义词语的解释,应结合其适用的具体对象或人。      │
│  ├─────────────────────────────────┤
│  │Verba generalia restringuntur ad habilitatem rei vel personae.  │
├──┼─────────────────────────────────┤
│11 │基于血缘产生的权利不能被国内法剥夺。               │
│  ├─────────────────────────────────┤
│  │Jura sanguinis nullo iure civili dirimi possunt.         │
├──┼─────────────────────────────────┤
│12 │有时为了防止罪犯逃脱制裁,可以违背先例。             │
│  ├─────────────────────────────────┤
│  │Receditur a placitis iuris, potius quam injuriae, &delicta maneant│
│  │ impunita.                            │
├──┼─────────────────────────────────┤
│13 │当词语恰好是作条件使用时,它们不能用作证明错误的证据。      │
│  ├─────────────────────────────────┤
│  │Non accipi debent verba in demonstrationem falsam quae competunt i│
│  │n limitationem veram.                       │
├──┼─────────────────────────────────┤
│14 │尽管预期的利益尚未发生,但法律允许事先声明的作出,一旦条件发生,即│
│  │可具备法律效力。                         │
│  ├─────────────────────────────────┤
│  │Licet dispositio de interesse futuro sit inutilis, tamen potest fi│
│  │eri declaration nraecedens quae sortiatur effectum interveniente n│
│  │ovo actu.                             │
├──┼─────────────────────────────────┤
│15 │在刑事诉讼中,一般的犯罪意图就足以定罪。             │
│  ├─────────────────────────────────┤
│  │In criminalibus sufficit generalis malitia intentionis cum facto p│
│  │aris gradus.                           │
├──┼─────────────────────────────────┤
│16 │合法的权力授予应从严解释,违法的权力授予应最宽泛的理解。     │
│  ├─────────────────────────────────┤
│  │Mandata licita recipient strictam interpretationem, sed illicita l│
│  │atem & extensam.                         │
├──┼─────────────────────────────────┤
│17 │法官的公信力和权威不应受到质疑,但是法官的知识可以被质疑,如是否存│
│  │在适用法律或事实判断上的错误。                  │
│  ├─────────────────────────────────┤
│  │De fide & officio Iudicis non recipitur quaestio, sed de scientia,│
│  │ sive error sit Iuris sive facti.                 │
├──┼─────────────────────────────────┤
│18 │在关于利益方面,血亲亲属和姻亲亲属的利益对于本人是平等的。    │
│  ├─────────────────────────────────┤
│  │Persona coniuncta aequiparatur interesse proprio.         │
├──┼─────────────────────────────────┤
│19 │减损条款的设置人不能通过减损条款阻止事物的废除。         │
│  ├─────────────────────────────────┤
│  │Non impedit clausula derogatoria, quo minus ab eadem potentate res│
│  │ dinsolvantur a quibus [sic] constituuntur.            │
└──┴─────────────────────────────────┘

  续表

┌──┬─────────────────────────────────┐
│序号│内容                               │
├──┼─────────────────────────────────┤
│20 │如果合同的完成只依靠合同双方当事人的意志,那么诉讼开始后,仍然可以│
│  │撤回。如果涉及第三方或者偶然事件的话,诉讼就不能撤回。      │
│  ├─────────────────────────────────┤
│  │Actus inceptus cuius perfectio pendet ex voluntate partium revocar│
│  │i potest, si autem pende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567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