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家》
公平正义: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法治的价值追求
【英文标题】 Equity and Justice:Value of in Modern China
【作者】 徐显明【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法理学【期刊年份】 2006年
【期号】 5【页码】 1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9518    
  
  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基本要求之一就是公平正义。当法治的价值追求被表述为公平正义的时候,预示着我们国家的主流价值正在作出调整。在谈到国家主流价值时,党的十四大报告使用的表述是“兼顾效率与公平”,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则针对长期以来我国广泛存在的平均主义倾向,提出了“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此后党和国家的文件中一直都强调这一原则。十六大报告在讲到价值选择的时候,没有再使用“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说法,而是采用了“公平正义”这一表述。一个和谐的社会一定是以公平为基本特征、以正义为最终价值的社会。
  一、公平正义与以人为本、科学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理念是内在统一的
  这些理念最终都可归结为一句话,那就是缔造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在这些理念中,“以人为本”是起点性的理念,“公平正义”则是终点性的理念。“以人为本”这一理念涵盖着人类文明的两大主流文化:一是人道主义文化,二是权利文化。人道主义文化是文艺复兴运动的产物,其实质是把人当做人来看待,使人成其为人,使人成其为有尊严的人;在今天弘扬人道主义文化,还含有恢复在现代化进程中被异化了的人的主体性地位之意。权利文化是在近代法治化过程中凝聚而成的,“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任何政治结合的目的都在于保存人的自然的和不可动摇的权利”,就是近代权利文化的经典表述。人道主义文化对应着人类的精神文明,它为法治提供德性方向的导引;权利文化对应着人类的制度文明,它为政治提供善法之治的基准。
  “以人为本”首先要回答的是“以什么人”为本的问题。一个国家的权利保障体系有三个层次:一是“人人”的层次,二是“公民”的层次,三是“弱者群体”的层次。公民权利主要指向政治参与、担任公职、劳动就业和社会保障等领域;弱者群体权利主要指向妇女、老人、儿童、身体残障者等特殊对象;而第一个层次,也就是“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中的层次指的是“人人”、“所有的人”,也就是《世界人权宣言》所讲的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它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它身份的差别,平等享有基本人权和人格尊严中的“人人”。
  “以人为本”其次要回答的是“以人的什么”为本的问题。“以人为本”就是以人性为本,以人的需要为本,以人的利益为本。当然,这并不是说人性、人的需要、人的利益是天然合理的,它们要不断经受伦理与道德的评判;而是说人性、人的需要、人的利益始终是我们进行制度设计的出发点和归宿。人的需要是分层次的,人的利益诉求是不断提升的。在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上,社会的关注点有所不同。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以及妇女、老人、儿童、身体残障者等弱者群体的需要已成为我们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关注重点。
  “以人为本”最后还要回答“如何将人的需要转化为法律上的权利”这一问题。人的需要惟有转化为法律上的权利才是现实的、安全的。“以人为本”与“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理论在价值上是一致的,它们一方面解决了目的性问题,那就是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地发展;另一方面又解决了一系列关系问题,即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统一与和谐。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提出正是这些理念逻辑的产物。因此,对作为社会主义法治价值追求的公平正义的理解也必须从建立在这些理念基础之上。
  二、公平正义是评判社会善恶的首要标准你怀了我的猴子
  关于国家与社会主导价值选择的理论可谓精彩纷呈,“利益”说、“自由”说、“效率”说、“秩序”说就是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承认、肯定和保护人们的正当利益,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动力源泉,但是一个社会如果奉“利益”或“功利”为最终的依归,这个社会将成为德性尽失的社会;“自由”是社会生命力、创造力的源泉,但是极端的自由主义将会使社会退化为原始丛林;“效率”为社会发展所必须,但是“效率优先”在任何时候都不应成为漠视公平、践踏正义的借口;“秩序”是社会稳定的基础,无秩序便无社会安全可言,但是当秩序成为社会最高价值的时候,则有可能将社会导向活力窒息的境地。由此可见,利益、自由、效率、秩序作为社会价值之一部,固然为社会发展所必须,但都不能作为社会的终极价值准则,它们最终都要受公平正义这一基准的评判和检验,它们中的任何一项均不具有超越社会公平正义价值的能力。一个社会的善恶及其文明程度,最终要看它是否奉公平正义为最高价值准则。
  建设国家、管理国家所要实现的理想境地是经济富足、政治健康、文化昌明、社会和谐,这些目标的实现皆有赖于社会公平正义价值的统领。从人类历史的发展经验来看:社会的主流价值决定着社会的文明走向和发展方向。一个良善的社会必定是将公平正义奉为圭臬的社会,而一个公平正义不彰的社会必定会走向经济的衰退与凋敝、政治的专制与腐化、文化的消沉与堕落、社会的混乱与无序。在一个国家中,利益需求是多种多样的,冲突与矛盾也是变化多端的,因此执政者的首要任务并非缠身于细枝末节的具体事务而是进行价值判断与选择,进而消除冲突,维护公平,匡扶正义。在此意义上,我认为管理国家的本质就在于价值选择;而一个好的执政者的标准就是,在任何时候都会无条件地选择公平正义。
  三、公平正义首先是制度的公平正义
  公平正义是历史久远的人类理想,它的基础是社会制度的公平正义。胡锦涛同志曾指出要把维护社会公平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综合运用多种手段,依法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分配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这实质上是从制度建设的层面对公平正义作出的分析。从直观的层面看,社会不公现象是形态各异的,但概括言之不外乎以下方面:第一,起点的不公。其典型表现是。在人们出生伊始就被依照自然生理状况和社会出身的不同进行人格身份的差等划分;第二,机会的不公。对人们进行人格高低区别的目的,是要赋予他们不同的社会发展机会,这便是机会不公。在高考招生中,同一张试卷面前不同地区的考生享有不同的上学机会,甚至在同一个地区的考生因户口的差异也有所不同,这就是机会不公的具体表现;第三,规则的不公。用一类规则对一群人,用另一类规则对另一群人,便是规则的不公;表现在法律上,便是法律面前的不平等,便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种种特权的存在;第四,结果的不公。同劳而不同酬,少劳而多得,多劳而少得,劳而不获,不劳而获,就是结果不公的表现。社会不公在任何历史时期都是引发人际关系紧张和社会冲突的一个根本原因。中国自古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思想传统,中国民众对社会不公深恶痛绝,历史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951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