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刑民之别
【副标题】 熊四传假冒注册商标罪案评析【作者】 童海超
【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刑民之别;案例评析
【文章编码】 1003-9945(2012)02-0054-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2
【页码】 54
【摘要】

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具有刑事打击与民事赔偿的双重司法保护功能,在审理知识产权刑事案件过程中一并解决民事赔偿问题,符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成立条件。在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审理中,应分别体现刑事审判有利被告和民事审判平等保护的思维方式,按照刑事诉讼排除合理怀疑和民事诉讼优势证据的证明标准,确定罪刑相适应的刑事责任和依法酌定赔偿数额的民事责任。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1491    
  一、公诉机关及当事人情况
  公诉机关:湖北省宜昌市人民检察院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被上诉人):宜昌市璜时得粘合剂开发有限公司(简称璜时得公司)
  被告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上诉人):熊四传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上诉人):熊雅梦,系熊四传之子
  二、案情简介
  湖北省宜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熊四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向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磺时得公司以被告人熊四传、熊雅梦侵犯该公司注册商标权为由,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审法院决定一并受理。被告人熊四传原系璜时得公司员工,后被该公司除名。自2007年起,被告人熊四传先后在鄂州市七里界村、鄂州市鄂城区五里墩村租房,然后由其子熊雅梦通过东莞市浩迪五金厂印制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外包装彩印圆罐,伙同熊雅梦生产、销售假冒瑛时得公司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璜时得”粘合剂产品。一审法院认定:公安机关2010年11月26日在被告人熊四传制假窝点扣押的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鉴定价值49140元(人民币,下同);向河北石家庄、河南洛阳、山东济南等地销售的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价值240432元。具体犯罪事实有:1、 2010年11月26日,公安机关在被告人熊四传的制假窝点及其住所、熊雅梦的住所扣押假冒“磺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732组、固化剂348瓶。经宜昌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该批货物价值49140元。2、 2007年7月至2010年8月,被告人熊四传以及熊雅梦以“付云高”、“刘公平”等名义向河南洛阳市西工区合乐物资供应站的高希云销售假冒“磺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共计44件,价值27720元。3、 2008年4月至2010年9月,被告人熊四传以及熊雅梦以“熊世兴”、“刘公平”等名义向山东济南尚记化工商店的尚随新销售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共计162件,价值116640元。4、 2009年5月至2010年9月,被告人熊四传以及熊雅梦以“刘云喜”、“刘公平”名义向山东济南天丰化工粘合剂公司的张玺强销售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共计46件,价值33120元。5、 2009年2月至2010年10月,被告人熊四传以及熊雅梦以“熊世兴”、“刘公平”名义向河北石家庄中原橡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家庄中原公司)销售假冒“磺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共计1166套(桶、组),价值62952元。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材料、搜查笔录以及扣押物品、文件清单、现场照片、宜昌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物流公司提供的货运清单、证人证言、熊四传的供述等。
  本案二审审理中,法院查明:一审判决认定熊四传以及熊雅梦向高希云销售价值27720元、向尚随新销售价值116640元、向张玺强销售价值33120元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的证据不足,二审法院不予认定;一审判决认定熊四传以及熊雅梦向石家庄中原公司销售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共计1166套(桶、组)、价值62952元错误,二审法院确认为1214套(桶、组)、价值65448元;一审判决对公安机关在熊四传制假窝点扣押的假冒“瑛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鉴定价值49140元等其他事实的认定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二审法院予以确认。
  三、控辩意见
  湖北省宜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熊四传伙同熊雅梦未经“磺时得”粘合剂注册商标所有权人许可,在湖北省鄂州市租赁厂房生产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粘合剂并进行销售,其销售金额为364232元。公安机关在抓获被告人熊四传时现场查获假冒“磺时得”注册商标粘合剂产品价值49140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熊四传的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提请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二百一十三开弓没有回头箭条之规定追究被告人熊四传的刑事责任。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磺时得公司诉称:熊四传、熊雅梦未经该公司许可,生产假冒的“璜时得”注册商标粘合剂并销售到河北、山东、河南等地,销售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粘合剂时间长、范围广、获利大,给该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故诉请法院判决熊四传、熊雅梦赔偿磺时得公司损失和费用合计676683元。
  被告人熊四传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对指控的销售金额和假冒产品数量持有异议;其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熊四传假冒“磺时得”注册商标粘合剂销售金额364232元的证据不足,故熊四传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产品金额只有49140元,未达到定罪标准,熊四传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熊四传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雅梦还辩称:对于民事赔偿部分,璜时得公司主张赔偿的依据不足,不应赔偿该公司所主张的676683元。
  四、审理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宜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熊四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的罪名成立,被告人熊四传伙同熊雅梦在实施假冒注册商标犯罪中的非法经营数额达289572元,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熊四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的部分事实证据不足,其中熊四传、熊雅梦向石家庄中原公司、山东济南尚随新和张玺强、河南洛阳高希云销售的产品既包括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也包括以“配件”、“化工配件”名义销售的不能确定为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或者运输货物名称不明,故一审法院对被告人熊四传的部分辩解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熊四传、熊雅梦共同实施假冒“磺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的违法犯罪行为,侵犯了璜时得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对磺时得公司的损失予以赔偿,一审法院酌情决定由熊四传、熊雅梦连带赔偿璜时得公司的经济损失30万元。据此,一审法院判决如下:一、被告人熊四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缴纳)。二、被告人熊四传、熊雅梦连带赔偿璜时得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0万元,限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履行。三、驳回磺时得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人熊四传和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熊雅梦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原告人璜时得公司服从一审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1、关于认定熊四传向高希云、张玺强、尚随新销售假冒“磺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的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的问题。经审查认为,物流公司提供的货运清单并未注明所运粘合剂的品牌为“磺时得”,三名买家证人的证言前后矛盾,一审将熊四传销售给高希云、张玺强、尚随新的“配件”、“化工配件”等予以剔除,而将“粘合剂”全部认定为假冒“璜时得”粘合剂的证据不足。本案因不能确定熊四传向高希云、张玺强、尚随新销售假冒“磺时得”粘合剂的数量,根据有利被告的原则,二审法院对一审认定的熊四传向以上三名买家销售假冒“磺时得”粘合剂的数量及价值,不予认定。2、关于熊四传向石家庄中原公司销售假冒“磺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的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的问题。经审查,指证熊四传向石家庄中原公司销售假冒“磺时得”粘合剂的证据能够环环相扣,形成锁链:首先,该公司负责“璜时得”粘合剂购销的陈建斌证实,提供“璜时得”粘合剂的供应商,使用的是13039077903的手机号码;第二,公安机关在熊雅梦的住所查获了号码为13039077903的手机一部,证实该手机的持有人为熊雅梦;第三,熊四传的供述和熊雅梦的证言证实该手机号码为此二人使用;第四,佳吉快运公司、宇鑫物流公司提供的货运清单证实,2009年至2010年期间,“熊世兴”和“刘公平”向石家庄中原公司的统一收货人魏忠敏提供了13批名称为“粘合剂”、“配件”、“化工配件”和名称不明的货物;第五,熊四传的供述和熊雅梦的证言证实,此二人以“熊世兴”和“刘公平”的名义发货,熊四传的供述和黄志林的证言还证实,熊四传主要通过佳吉快运公司和宇鑫物流公司两家物流公司发货;第六,石家庄中原公司的采购入库明细单证实,2009年至2010年期间,该公司共采购了价值76232元的“磺时得”粘合剂;第七,该公司采购入库的“璜时得”粘合剂中,有价值65448元的粘合剂,在时间和数量上与两家物流公司货运清单记载的13批货物的情况互相印证,可以证实其中名称为“配件”、“化工配件”和名称不明的货物均为“璜时得”粘合剂,入库单中另有10784元的“磺时得”粘合剂,因无物流公司的货运清单印证,二审法院不予认定。据此可以认定,熊四传向石家庄中原公司销售价值 65448元的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的证据确实、充分。3、本案中,上诉人熊四传、熊雅梦除二审认定的销售数量之外,还向全国多个省份销售过假冒“璜时得”注册商标的粘合剂产品,其销售数量和金额虽无法确定,但销售侵权产品的事实客观存在,上诉人熊四传、熊雅梦销售侵权产品的全部获利以及被上诉人磺时得公司因被侵权受到的全部损失均无法确定。本案认定扣押和销售的假冒产品的价值只是确定熊四传刑事责任的依据,但不能成为民事赔偿的标准。综合考虑上诉人熊四传、熊雅梦生产侵权产品的规模和时间、销售侵权产品的范围与价格、侵权行为的性质及后果等因素,二审法院认为,一审酌情决定由熊四传、熊雅梦连带赔偿璜时得公司的经济损失30万元,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予以维持。综上所述,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熊四传未经“璜时得”注册商标所有人璜时得公司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非法经营数额达114588元,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属于情节严重,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审判决定罪准确,附带民事赔偿处理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但量刑不当,应予纠正。据此,二审法院判决:一、维持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对上诉人熊四传的定罪部分及该判决中的附带民事部分,撤销该判决中对熊四传的量刑部分。二、上诉人熊四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个月内缴纳)。
  五、重点评析
  本案是一起假冒注册商标罪的知识产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体现了刑事打击与民事赔偿的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双重功能。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均是基于侵犯知识产权的情节严重或者犯罪数额较大的行为,因此,同一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有可能只构成民事侵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149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