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联合国国际法院管辖权初探
【英文标题】 Tentative Research on the Jurisdic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作者】 梁明【分类】 国际法学
【期刊年份】 1985年【期号】 4
【页码】 2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60    
  1984年11月7日,我国著名国际法学家、外交部法律顾问、国际法委员会委员倪征(日+奥左右结构)在联合国当选为国际法院法官。这是我国第一次参加国际法院法官竞选,也是首次当选并参加法院工作,无疑是值得庆贺的。同时,这对我们深入研究国际法院的地位和作用也提出了更为现实和紧迫的要求,本文拟就国际法院管辖权制度及其所涉及的有关问题进行初步的分析和探讨。
  一 国际法院及其管辖权制度
  国际法院是联合国的司法机关,成立于1946年,院址设在海牙,是执行司法解决国际争端的常设国际机构。国际社会中出现依法律方式解决国家间争端的机构不过是近百年的事,第一个经常性的国际司法机构是1922年成立于海牙的国际常设法院。现在的国际法院,实际上可以认为是国际常设法院的延续。《国际法院规约》属于《联合国宪章》的组成部分,联合国的第一成员国都是法院的当事国,法院对当事国提交的争端案件进行审理,并依国际法进行裁判,做出对当事国具有拘束力的判决。在法院整个活动中,管辖权是一切问题的核心,构成《国际法院规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国际法院的管辖权,按《规约》第36条的规定,一般分为三个部分,即自愿管辖,协议管辖和任择管辖。
  自愿管辖:即《规约》第36条第一款第一项所述“法院之管辖包括当事国提交之一切案件”。只要当事国双方通过特别协定把争端提交国际法院审理,法院就可以行使管辖权。例如著名的“北海大陆架案”(North Sea Continental Shelf Cases),西德于1967年2月,分别与丹麦、荷兰订立特别协定,将他们在北海大陆架划界问题上产生的争端提交了国际法院。这种管辖的特征是,法院管辖仅限于争端双方共同同意由法院审理的案件。如果只是一方向法院起诉,他方拒绝接受,法院则无权对此案实行管辖。
  协议管辖:有的学者称之为“根据条约的强制管辖”。即当事国在订立的双边条约、多边条约以及参加的国际公约中,规定应提交国际法院解决的特定争端或问题。一俟争端任何一方就此特定事项向法院起诉,法院对此案的管辖即告成立。例如1979年发生的伊朗扣押美国驻德黑兰外交人员事件,美国向国际法院起诉后,法院就是援引1961年和1963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的任择设定出(Optional Pzotocal)为据,驳回伊朗政府的抗辩而实行管辖的。
  任择管辖:根据《规约》第36条第二款(又称“任择条款”Optional Clause)规定。规约当事国可随时声明,承认接受法院对有关法律性质争端管辖之义务。根据这种声明,法院就对承担同样义务当事国的声明所涉之争端具有当然的管辖权,当事国任何一方就此向法院起诉,法院即可实行管辖。例如1972—1974年英国、法国分诉冰岛的“捕鱼管辖区案”,国际法院即是根据任择条款驳回冰岛抗辩,裁定对此案具有管辖权的。
  国际法院成立近四十年来,在和平解决国际争端,消除或减缓国际间紧张局势,维护国际法律秩序和发展国际法等方面,起了一定的作用,并为运用法律手段解决国际争端的实践提供了新的经验。夫妻本是同林鸟
  二 国际法院的状况与管辖权制度问题
  从整个情况看,国际法院成立以来所受理的国际争端案件很少,而且近年来,提请法院审理的案件,在数量上和重要性上都有所下降。据统计,法院近四十年所受理案件仅与国际常设法院十八年受理案件的数量大体相等,远远没有实现认为“司法程序将在以和平方法解决国际争端的联合国体制中主要地位”的预言。对此,国际上一般是认为由于法院未能“不偏不倚”地办案,造成各国对法院的“不信任”,因而不愿把争端提交法院审理。解决的方法也就是如何使各国对国际法院建立“信任感”,以致自愿将争端提交法院。
  这种观点当然具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把依靠法院的“威信”作为吸引各国自愿接受管辖,发挥法院作用的根本,等于将结论建立在各当事国在任何情况下都遵守国际法这一绝不可能的前提之下。国际社会中大量存在的、对国际和平与安定真正构成威胁的国际事件的制造者往往是不愿成为国际法院管辖对象的。特别是在依然存在着霸权主义威胁的当今社会,怎么能够指望那些明知违反国际法偏要一意孤行的国家自愿接受可能裁判其行为违法的司法机关的管辖呢?
  国际法院的协议管辖和任择管辖,习惯上被称为“强制管辖”,但究其实质,也是经过国家同意才接受的。只不过这种“同意”不象自愿管辖那样是当时的和具体的,而是预先的和概括性的罢了。然而,这两种被一认为是“强制”的管辖制度所起的作用怎样呢?对于协议管辖,含有任择议定书或相同内容条款之条约和协定本来就并不普遍,并且还出现在加入公约时对此类条款提出保留的趋势,有的国家还把这种保留行为在理论上夸大到绝对的地步。而国际法院强制管辖的核心—任择管辖的情况也不景气。其一,对“任择条款”的接受,到目前为止,也还不到五十个国家;其二,声明接受的部分国家(美国,印度等)提出了几乎完全否定它本身的保留,而由此引起的“相互原则”(Pzinciple of Recipzocity)的作用,致使法院依任择条款所管辖的范围变得十分狭窄;其三,一些接受任择条款声明期限已满的国家(如伊朗、法国等),拒绝再行延期或干脆声明撤销。
  以上所述,显示了各国对国际法院信任的降低,也反映了法院管辖权的含糊及其折衷制度本身的弊端。既然国际法院如果仅仅具有自愿管辖权不足以担负联合国赋予的使命,而两种所谓“强制”性质的管辖制度实际上又难以发挥作用,那么,法院的出路何在呢?是否可以具有形式上对主权国家的普遍管辖权呢?如果具有这种强制性质的管辖权是否会与我们通常所说的“国家主权”相矛盾呢?
  三 国际法院的强制管辖权与国家主权
  对于国际法院能否具有强制管辖权,国际社会中有各种不同的看法,而对此持强烈反对态度的主要是苏联等国。他们认为,国际法院如果具有这种权力就是削弱了国家主权,并把法院变成置于主权国家之上的“超国家”机构,因而是绝对不能接受的。笔者认为,这种结论既不符合国际法院活动的实际情况,也不利于对法院管辖权问题的深入研究。
  首先,不能把国际法院看作是独立于国家之外的权力机构。国际法院是联合国的司法机关,是联合国的机构之一,它的一切权力都是由联合国所赋予的。重要的是,联合国以及所属机构的一切权力并不是产生于联合国本身,而是由参加联合国的各会员国赋予的。这就是联合国效力的依据,因而也是国际法院一切权力之所以有效力的最根本的源泉。法院的这种基于国家权力产生的而又为单独国家所不具备的特殊的专职性权能,恰恰应认为是国家主权的体现和延伸。
  其次,如果承认《联合国宪章》体现各成员国的协调意志,那么,国际法院所具有的任何依《宪章》授权的权力,都应推定是基于所有成员国的共同同意。因此,如果任何国家主张与这种权力相抵触的权力,那就不能认为是国家主权,而是超越全体会员国主权之上的特权。同样,若国际法院行使《宪章》授权之权时与任何国家的意志发生抵触,不能认为是侵犯了该国之主权。
  退一步说,假如同意那种认为强制管辖与主权对立,仅自愿管辖可以接受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6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