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公司人格否认”辨
【英文标题】 The Denial of A Company's Personality【作者】 郭升选
【作者单位】 西北政法学院【分类】 公司法
【中文关键词】 公司人格;公司人格否认;责任能力;股东有限责任
【英文关键词】 Corporation’s Personality;Denial of a corporation’s personality;liabiliity;Iimited liabity of shareholders
【文章编码】 1000—5307(2000)03—0085—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0年【期号】 3
【页码】 85
【摘要】

通常所谓公司人格否认,不仅称谓上辞不达意,且在逻辑上含混了公司人格与股东有限责任两个概念。对其予以解构、整合:划分为公司人格否认、公司人格“个案”否认和股东有限责任的个案否认三个层次,将其归属于相应的法律范畴,分别设定条款并安置于恰当位置.从而既使概念清晰准确,又可节约制度移植和立法成本,而且利于贯彻执行。

【英文摘要】

Generally speaking,the concPet”denial of a corporation’s personality”can,texplain its orlginal meaning,moreover,it also confuses two different coneepts in logieeorporation’s personality and limited liability of sharehfolders.Therefore,the author thinks that It’s necessary to divide this denial into three different levels:Denial of a corPoration’s personality,denial in some cases of a corporation and denial of the limited liability of shareholders in some eases.If these denials are put into related categories,and related elauses are set and disposed in due Position,this will make this concept clear and correct in meaning,save up the cost of system borrowing and legislation,but also become advantageous to carry it ou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5536    
  “公司人格否认”[1]是近几年来学界较多关注的论题。学者们对其渊源流变、法理基础、适用条件及对我国的借鉴意义等方面都进行了比较全面和深入的论述,且似乎已达共识,尤其在称谓的选取上,以持“公司人格否认”者居多。{1}(P321){3}(P291)然而,“公司人格否认”之称谓相对于其表达的内容,不仅有辞不达意之嫌,且在逻辑上混淆了公司人格与股东有限责任两个概念。本文通过对公司人格的含义、形成及否认的揭示,对公司人格与公司责任能力以及与股东有限责任的辨析,提出自己对公司人格否认的不同认识。
  一、“公司人格否认”介评:通说要义及成因分析
  (一)“公司人格否认”之通说要义
  公司人格否认,指在具体法律关系中,基于特定事由,否认公司的独立人格,使股东在某些场合对公司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法律制度。日本学者鸿常夫在对日本著名的法人人格否认案的判决进行评说时,揭示了法人人格否认的本质和机理。“所谓法人格否认(即法人人格否认。笔者注)的法理,是指按照法人制度的目的,当认为某公司所保持的形式上的独立性违反了正义、平衡的理念时,或者公司所具有的法的形式超越了法人格的目的,非法地加以利用时,并不全面否定公司的存在,而是在认为它作为法人存在的同时,针对特定事例,否定其法人格的机能,以保障公司与股东在法律上一视同仁的地位”。{2}(P87)我国学界有人概括其特征,认为“公司人格否认”语意昭示如下特征:(1)公司业已合法取得法人资格。(2)公司人格否认仅存于具体的法律关系之中,是典型的个案否认,不及于公司与其他当事人之间形成的法律关系之评价。(3)公司人格否认的直接后果是追偿股东之责任,希望藉此突破股东有限责任的局限,在股东与公司之间进行责任的再分配。{3}(P295)因此,“公司人格否认”的效力是对人的,而非对世的,是基于特定原因的,而非普遍适用的。{1}(P327)
  公司人格否认源自于何?有人认为,始创于英国衡平法院于1668年就Edmunds诉Brown & Tiuid一案所作的判决。{4}(P358)有人则认为是美国法院所倡。{5}(P428)在英国,称其为“揭开公司的面罩(lifting the Corporation’5Mask)、“撩去公司面纱”(lifing the Corporation’5Veil)或“刺破公司面纱”(piereing the corporation’S Veil)。在美国,公司人格否认常被认为“公司实体之否认”(Disregard of the corporate Entity)、“公司性之否认”(Disregard of Corporateness),也有同英国称谓一致之“刺破公司面纱”。在美国的实践中,另有诸如“另一个自我”(Alter Ego)、另一个同一体”(Alteridem)、等称谓。{4}(P358)在德国,公司人格否认常用“Durehgriff”或“MIBachtung”两词指称。前者意思是“穿过而抓”,后者是指“蔑视”、“轻视”两者反映的意思即为穿过独立的法人,向其背后的股东追偿债务,从而蔑(轻)视公司的人格。在法国公司法上,公司人格否认的情形通常被称为“独立财产性的滥用或法人人格的滥用”。日本称其为“法人格剥夺”、“公司法人格否定”,也有形象地称其为“透视”。从各国实践看,公司人格否认或称揭开公司面纱有两种做法:其一,由立法作出规定。如英国1948年《公司法》(1976年修改)第31条规定,公司股东如果知道公司不足法定最少股东数(公开公司为7人,封闭公司为2人)之情形下经营业务已达6个月,则股东须对公司这一时期的所有债务承担责任。该法第322条规定,公司在清算中如果继续经营某业务,而这些业务具有欺诈公司债权人或其他人的目的或带有欺诈性质,则法院可以依清算官员、清算人、债权人或公司成员的申请宣布,任何有意参加上述业务活动的人员,应承担公司的全部债务或其他任何责任。德国公司法,针对母子公司关系中,子公司常被母公司操纵用来作为欺诈他人、逃避法律或合同义务的工具之情形,在1965年《股份法》第2篇中直接规定了适用关联企业的责任,令母公司对子公司、支配公司对从属公司承担不同的责任。其二,公司人格否认仅作为例外,由法院在审理具体案件时“揭开公司的面纱”。从实践看,一般在有下列情形出现时适用:第一,公司与公司股东的人格混同。表现在财产上、组织管理上、所营事业上甚至在利益上出现混同,不分彼此。第二,滥用公司形态以逃避法律或合同义务。第三,公司资本不足。第四,股东对公司过激控制。这主要表现在母子(关联)公司之间。日本判例法及学说关于公司人格否认的适用场合包括:公司人格完全空壳化及为了回避法律的适用而滥用其人格。还有一种最狭范围说只认可公司完全沦为空壳化,丧失财产独立性的场合。当然,既然是法院于个案审判中予以否认公司人格,揭开面纱,直追股东的责任,则其适用的情况是纷繁多样的。只要存在公司人格被滥用,债权人或社会公共利益受损之事实,应当考虑适用。
  由此可见,第一,我国学界所谓公司人格否认学说,是从国外移植而来的,特别是在选取“公司人格否认”之名称时,几乎是从日本照搬而来。{6}(P79)第二,“公司人格否认”与英美国家之“刺破公司面纱”含义相同,法理相通,适用条件相似和结果相一致。第三,“公司人格否认”并不否认法人资格,即不否认公司作为法人之存在。第四,“公司人格否认”主要是指在个案中,“绕开公司的独立面找到其股东”(Gower在其《公司法原理》一书中所言),使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无限责任。上述第一、二两点,可以说是形式意义之总结,第三、四两点具实质意义。也正是基于后两点,反映了所谓“公司人格否认”学说的逻辑矛盾和概念含混。其一,“公司人格否认”,从汉语语言最一般意义上去理解就是否认公司人格,而其所谓一“公司人格否认”强调“并不否认法人资格——人格”,实属概念(语词意义上)之矛盾。其二,将“公司人格否认”与“股东有限责任否认”相混同。
  (二)“公司人格否认”的成因分析
  “公司人格否认”与其表达的内容—并不彻底否定公司人格—存有显而易见的矛盾,为什么能得以存在并流传甚广呢?似乎有以下几方面原因:其一,概念的辞不达意是因为翻译时选词不准。这一学说从英美翻译者,多称“揭开公司面纱”;从日本引人,则几乎不加翻译而直接运用。{6}(P79)其二,“公司人格否认”作为针对一定事实提炼概括的范畴,在概括和表述事实时,将事物的表象与本质颠倒,将手段和目的混淆。因而,得出的结论含有逻辑矛盾。因为,“公司人格否认”所表达的事实是,在个案中,为保证债权人利益的实现,暂且无视公司独立人格而追究股东的无限责任。在这里,无视公司人格只是表象,是为达目的所采取的手段,而追究股东的无限责任才是实质、目的。其三,“公司人格否认”适用的条件和范围多属公司人格生成条件之缺如。其简单推理如下:如果A(公司成立之法定条件具备),则B(公司人格生成);那么否A(公司赖以生成的条件落空),否则B(否定公司人格),因而,就用“公司人格否认”来表达那些公司不再具备成立要件时股东承担责任之个案。其四,把股东有限责任不恰当地当成了公司人格之本,因而,误把对股东有限责任的否认当成了对公司人格的否认。
  抛开上述翻译之辞不达意不论,也不深究上述第三个原因违反逻辑规则,所谓约定俗成,大家明白也无大碍,事实上,并非如此。上述第三个原因似乎有一定的逻辑依据——既然是以人格生成要件的缺如为人格否认的适用条件,好比公司人格是大厦,人格生成的法定条件是大厦的支柱,大厦的支柱既不存在,大厦岂有不倒塌之理。问题恰恰出在这里,公司人格生成要件的欠缺既是个案否认股东有限责任的事由,也是彻底否定公司人格的事由,二者存在竞合,容易使人混淆。对此,下文将进一步分析,提出既使公司人格否认与股东有限责任个案否认相区分,又使其两者在特殊条件下相联系、贯通的思想。再看其四,从概念上,将公司人格与股东有限责任不加区分,简单混同则是较为深刻的原因。正是有了“公司独立责任能力取代公司人格,股东有限责任能力取代公司独立责任”,才会有了“公司人格——有限责任”[2]的表述,才有了个案中对股东有限责任的否定被直接称为“公司人格否定”。这种认识正确与否,只有通过对公司人格、公司责任能力、公司独立责任以及股东的有限责任进行研究,方能作出准确的回答。
  二、“公司人格否认”解析:公司人格、公司独立责任与股东有限责任
  (一)公司人格的含义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人格者,民事权利主体之称谓也。”{5}(PI)因此,自从罗马法确立人格理论,使人与人格相分离以后,人格就成了权利主体资格的代名词,是人和团体成为权利主体的法技术构造物[3]。
  人格学说始于罗马法。在罗马法时代,并非每个人都能成为权利主体,相反,要成为罗马社会的权利主体,除了是生物意义的人以外,还需要具备其他两个条件:“自由和罗马市民。”{7}(P92)这样,在罗马法上,把具备足以使人获得权利主体地位的情形,在技术用语上称Persona,而生物学意义上的人是homo。Persona一词经过古罗马哲学家的运用,尤其是经过中世纪经院哲学的推演,其词义逐渐确定为人格,即表示理性的、个别(体)的存在。{8}(P16)可见,人格是生物意义上的人成为法律关系中权利主体的法技术构造物。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类逐渐从荒蛮走向文明,古罗马法上之人格生成要素也在变化中否定了自身,生物意义上的人与罗马社会之具有人格的人同一化了。因为“人人生而平等”被普遍作为立法基点,表现在民事立法上对自然人而言,已毋需再用人格来区分其是否为权利主体,人与人格不再分离。因此,现代各国民法已毋须用“自然人人格”之赘述来表达主体之主义,而直接用自然人表达具有主体资格的生物人[4]。公司即团体人格。“团体人格作为法观念,当然是抽象的,但是,个人的人格也同样是抽象的。……当然,团体人最先是通过法律获得认可而成为法律人的,但它与个人一样,不是由法律制作的,而是与个人一样,在法律认可的范围内被赋予了法律上的人格。”{9}(P169—171)当然,团体被赋予人格,须依据一定的事实,经一定的法律途径认可、赋予其人格。从事实层面来说,首先得有人和财产的集合。人的集合形成人之集合体财产的集合,形成企业。其中,财产的集合最具社会生活实践意义。从法律层面来说,依一定的法律途径认可(赋予)其人格,在不同的历史进程中方式各异。历史地看,此一进程经历了早期的国王特许——“偶然虚拟”,到后来的政府许可,再到准则主义设立的擅变。如今,大陆法系及受其影响国家的公司法对公司人格的认可均采准则主义,由立法确定公司的设立条件和程序,对公司设立采法定主义立场。而公司设立法定主义原则的确立,最终又使公司人格生成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合一了。概括地说,公司人格形成依赖于三方面的实质要件:其一,人的集合,所谓团体性;其二,团体的意志,即基尔克所谓之“它们(指实际存在的团体,笔者注)的根本条件是公共利益的意识”{10}(P31);其三,团体对财产的拥有。这三者反映在公司立法上,大陆法系各国的商事立法,对公司人格的创制,要求具备的实质要件包括:第一,股东总数限制;第二,章程的制定;第三,出资的限制(出资的交纳);第四,营业举措——企业组织机构和经营场所。其外观标志是名称的选定(按规定选取);其公示方面的形式要件是登记。我国《公司法》第39条、第73条的规定,也反映了对上述条件之要求。
  (二)公司人格与公司责任能力(独立责任)
  公司人格是公司作为民商事主体的资格。作为主体,则具有权义能力[5]、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人格与能力的关系是因果关系,先有公司人格的取得,然后才有能力——权利能力、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的具备。主体平等,只能是人格上的平等,而不能是能力的平等。人格是一种事实判断,判断的结果是有人格或无人格,不存在人格大小的价值判断;相反,能力则是一种价值判断,人与人之间能力是有差别的。人格是自然人、团体成为民事主体的法技术构造物,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称它为法律的拟制。但拟制并非子虚鸟有的凭空捏造,而是基于一定的事实条件之具备才认可、赋予其人格。它对于公司而言,就是具备法定条件,依法定程序经登记而取得人格。能力是人格延伸的产物,是人格的使用价值判断范畴,或者说是人格的功能。有了人格只能说是有了主体资格,具体能否享受权利承担义务、能否以自己的意思为自己设定权利承担义务、能否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则需要法律针对不同的人赋予不同的能力。对于自然人而言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蔡立东.公司人格否认论(A).梁慧星.民商法论丛:第2卷(C).北京:法律出版社.1994.321—360.

{2}(日)森木滋.法人格的否认(J).外国法译评,1994(3).

{3}范健,公司法论(M).南京大学出版社,1997.

{4}(日)井上和彦.法人格否认的法理(M).千仓书房,1984.转引自刘俊海.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权的保护(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5}江平主编‘法人制度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

{6}(日)我妻荣.新编法学大辞典(Z).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1.

{7}(意)彼德罗·彭梵得.罗马法教科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

{8}(俄)尼古拉·别尔嘉耶夫,人的奴役与自由(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9}(日)石田文次郎.祁克,三省堂,1935.转引自何勤华.西方法学史(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

{10}(荷兰)克拉勃.近代国家观念(M).北京:商务印书馆,1957.

{11}刘俊海,股东权法律保护概念(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553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