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爵戍”考
【英文标题】 Textual Research into“Servitude Remission through Degradingthe Rank of Nobility”
【作者】 张伯元【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学院
【分类】 中国法制史【中文关键词】 爵戍 奏谳书 爵当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1
【页码】 71
【摘要】

张家山汉墓竹简《二年律令》中有“爵戍”一词,是什么意思?本文为解决这个问题讨论了《二年律令》、《奏谳书》中的“爵减免赎”、“夺爵令戍”与“爵当”等语的含义,通过比较分析,从而得出在秦汉之际,爵级是可以用来减罪、免罪或赎罪的,爵戍就是用爵级来抵偿戍边惩处的结论。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2717    
  张家山汉墓竹简《二年律令》中有《具律》一目,其中有律条云:“(鞫狱)其非故也,而不囗,囗以其赎论之。[1]爵戍四岁及系城旦舂六岁以上罪,罚金四两。”(第98简)审理案子不是出于故意,而处断有所不周,都按原所判刑作赎罪论处。对于“爵戍四岁及系城旦舂六岁以上罪”者,则罚金四两。这里出现的“爵戍”二字,整理小组对它提出了疑问,认为“‘爵’字疑衍。戍,戍边”。[2]
  “爵戍”两个字连在一起用,在秦律中没有见到,在传世的先秦文献中也没有出现过。从所引律条看,律条的上下文没有出现过“爵”字,或者与“爵”字字形相近或有关连的字,所以说“爵”字是衍文,可能性不大。
  一、先从“戍”和“赀戍”说起
  戍,戍边。在秦律中有《戍律》一目,是关于行戍的法律。在《睡虎地秦墓竹简》(以下简称《睡虎》)、《秦律杂抄》中就有律文云:“(冒领军粮)徒食、屯长、仆射弗告,赀戍一岁”。“军人卖禀禀所及过县,赀戍二岁”。这里指的是冒领军粮、出卖军粮的事,处罚“赀戍一岁”、“赀戍二岁”。《睡虎》译文作“罚戍边一年”、“罚戍边二年”的解释。[3]这样解释是有点问题的。问题是律文中没有一个“赀”字的“戍一岁”、“戍二岁”也解释作“罚戍边一年”、“罚戍边二年”。有个“赀”字与没有个“赀”字是一样的吗?不,是不一样的。对它们的处罚有轻重的不同,具体执行起来也不同,“赀戍一岁”、“赀戍二岁”不能等同于“戍一岁”、“戍二岁”。赀,不仅有“罚”的意思,而且包含有罚钱的意思在内。《说文》云:“赀,小罚以财,自赎也。”赀一甲,就是罚一件铠甲的钱;赀戍一岁,就是罚抵戍边一年应交的钱;赀戍二岁,就是罚抵戍边二年应交的钱。这表明“赀戍”的惩处用的是钱,而不是直接去守边。秦律有这样的明文规定,汉初也有;许慎在《说文》“赀”字条下就引了一条与之相关的汉律。[4]当然,“赀戍一岁”、“赀戍二岁”的处罚要轻于“戍一岁”、“戍二岁”,这好理解。
  二、再说“爵”和“爵免”、“爵减”、“爵赎”
  爵,始自军功,由军功而赐予。斩一敌首,赏爵一级,此谓商君之法也。到后来,爵也有赐予民的,也有可以买得的,如《汉书·惠帝纪》云:“(元年)民有罪,得买爵三十级以免死罪。赐民爵,户一级。”《汉书·文帝纪》云:“(下诏)朕初即位,其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出钱买爵出于赎罪。汉律中有《爵律》一目,是关于有爵者的法律规定。张家山汉墓竹简《二年律令》中抄存有3条。从内容看,《爵律》与《赐律》的性质相近。在这中间,爵及赐均可抵罪:“当拜爵及赐,未拜而有罪耐者,勿拜赐”(第392简)。而且,爵级能抵钱,一级万钱:“诸当赐受爵,而不当拜爵者,级予万钱”(第393简)。汉朝赐爵制度,是沿袭秦制而来。《汉旧仪》上云:“秦制二十爵,男子赐爵一级以上,有罪以减,年五十六免。”明确有罪可以爵减。在《汉律摭遗》卷十《具律二》“爵减”条下,引有《汉书·薛宣传》及颜注,说明爵减的存在,并在按语中联系《唐律》,云:“诸七品以上之官……妻、子孙犯流罪以下各减一等,与爵减之意相合”。《二年律令·具律》上说:“上造、上造妻以上,及……有罪,其当刑及当为城旦舂者,耐以为鬼薪白粲”(第82简)。又,“公士、公士妻及囗囗行年七十以上,若年不盈十七岁,有罪当刑者,皆完之”(第83简)。上造,是二十级爵的第二级,判刑城旦舂的减刑为耐鬼薪白粲。公士,是二十级爵的第一级,最低一级,年龄在七十以上、十七以下而处刑的人都减判为完。这两条在《汉书》中也有大体相同的记载。[5]都是爵减的具体法律规定。
  爵免,《睡虎》中《军爵律》有云:“欲归爵二级以免亲父母为隶臣妾者一人;及隶臣斩首为公士,谒归公士而免故妻隶妾一人者,许之,免以为庶人。”退还爵级还可以为父母、妻子免罪,即“爵免”。“爵免”之制在汉初依然沿用,《二年律令·钱律》:“捕盗铸钱及佐者一人,予爵一级。其欲以免除罪人者,许之”(第204简)。这里的“免除罪人”,当然也包括可以为有罪父母、妻子免罪;《二年律令·爵律》有云:“诸诈伪自爵、爵免、免人者,皆黥为城旦舂”(第394简)。这从反面的角度说,爵免指自己,免人指他人。实际上爵免既可以免除自己的罪罚也包括免除他人的罪罚两个方面的内容。以上两条就是汉初爵免或诈伪爵免的具体法律规范。

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由此可见,汉初法律对有爵者来说,可以用爵级来免除刑罚,不仅对自己,而且可以庇及父母、妻子乃至其他人。又如《二年律令·置后律》云:“女子比其夫爵”(第372简)。而《二年律令·具律》又云:“杀伤其夫,不得以夫爵论”(第84简)。鉴此,可以说明汉初女子能依据丈夫的爵级实行(若有罪)爵赎、爵减、爵免;对丈夫有所伤害则另当别论。
  《睡虎·法律答问》:“臣邦真戎君长,爵当上造以上,有罪当赎者,其为群盗,令赎鬼薪鋈足;其有腐罪,(赎)宫。”秦对少数民族君长有优待的赎罪规定,他们(相当于上造以上的爵位)享有爵赎特权。相反,也有不能享受“爵减”、“爵免”、“爵赎”权利的情况。除上面提到的女子“杀伤其夫,不得以夫爵论”外,《二年律令·贼律》有云:“贼杀伤父母、牧杀父母、殴詈父母,父母告子不孝,其妻子为收者,皆锢,令毋得以爵偿、免除及赎”(第38简)。
  三、《奏谳书》中的“爵减、免、赎”实例
  张家山汉墓竹简《奏谳书》案例十四为“安陆丞忠劾狱史平”一案,此案的审理经过大致是这样的:案子发生在高祖八年(前199)。有个名叫平的狱史把一个名叫种的没有名数(指人的姓名、年龄等项)的成年男子藏匿在自己的家里。这种“舍匿者”的行为在当时是一种犯罪。狱史平也承认自己确实知道种是没有名数的,承认把他藏在家里有罪。当时曾颁发过这方面的法令,《令》中作了这样的规定:“诸无名数者,皆令自占书名数。令到县道官盈卅日,不自占书名数,皆耐为隶臣妾,锢,勿令以爵、赏免。舍匿者与同罪。”按《令》规定,没有名数的人只要“自占书名数”,即自行去县道地方政府登记,将姓名、年龄、身份等列入簿籍就行了。但是,如果三十天内还不去登记的,就要处以“耐为隶臣妾”的刑。而且特别规定“勿令以爵、赏免”,不能用削爵或赏赐来免去刑罚,也就是说逃避人户登记的人不能用削爵或赏赐来抵罪,舍匿者跟他处以同样的罪。判决结果是:处平“耐为隶臣,锢。毋得以爵当、赏免。”狱史平的爵级是五大夫,五大夫是二十爵级的第九级,被处以“耐为隶臣”,还不能用削爵或赏赐来抵罪。同案的种则由县府另行处理。
  案例反映了汉朝初期(高祖八年)的情况。刘邦在平定战乱之后为稳定和巩固新生政权而特别制定、颁行了收编人户的法令,贯彻实施这项收编人户的法令应该说是及时的,也是必要的,同时它也是承袭秦代户籍制度而来。如秦律所云:“游士在,亡符,居县赀一甲;卒岁,责之。有为故秦人出,削籍,上造以上为鬼薪,公士以下刑为城旦。”[6]居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法小宝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271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