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东方法学》
“共票”:区块链治理新维度
【作者】 杨东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未来法治研究院{研究员},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分类】 科学技术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共票;区块链治理;科技治理;监管科技;数据革命
【英文关键词】 token, blockchain governance, techonloty governance, regulato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ata revolution
【文章编码】 1674-4039-(2019)03-0056-63【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56
【摘要】

区块链的制度设计应当实现从“监管”转向“治理”的思维转变,在目标上不仅在于“管住”区块链的风险,还在于“促进”区块链健康发展,策略上从单纯的违规打击转向合理合规引导,具体路径上由传统的单一监管工具,发展为社会共治的多种治理措施,特别是引入技术工具。当下区块链治理的主要问题在于市场被错误的理念支配,规制者缺乏技术规制工具。“共票”是区块链上集投资者、消费者与管理者三位一体的共享分配机制,同时也能对数据赋权、确权、赋能,能为以数据为核心的数字经济激发新动能。基于中国实践的原创的“共票”理论,以众筹思想构建区块链新的发展方向,推动区块链技术回归本源,在理念上可以引导区块链应用转向正轨,也为规制者治理区块链提供方向、目标和规制工具,真正促使各方回归科技,让生活更美好的初心,并通过“共票”释放众筹与区块链的制度创新潜能。

【英文摘要】

The institutional design of blockchain should realize the fundamental shift from “regulation” to “governance”, whose goal is not only to “control” the risk of blockchain, but also to “promote” the healthy development of blockchain, and it should change from punishment of violations to reasonable compliance guidance. Specifically blockchain should evolve from a traditional single regulatory tool to a variety of governance measures for social co- governance,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technical tools. The main problem to the current blockchain governance is that the market is dominated by the wrong ideas and the regulators lack technical regulatory tools.“Token” is a sharing distribution mechanism that integrates investors, consumers and managers within the blockchain. It can also authorize, confirm and empower data, and stimulate new kinetic energy for the digital economy with data as the core element. Based on the original token theory from Chinese practice, the new development direction of blockchain is built with crowdfunding ideas, promoting the return of blockchain technology to its source. The blockchain application can be guided to the right track, and the direction, goals and regulatory tools are provided for regulators to manage the blockchain. All parties are encouraged to return to original intenti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o make better life, and the potential of institutional innovation of crowdfunding and blockchain is realised through toke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4727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以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突破应用……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人民生活福祉。”[1]当下,应当进一步发展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同时充分把握中国实践,深刻研究其改变、推动社会发展的机理,完善适应其规律的制度。
  区块链技术是当前最受追捧的技术之一,一般以2008年中本聪发表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2]作为该技术的起点。狭义的区块链技术是一种按照时间顺序将数据区块以链条的方式组合成特定数据结构;广义的区块链技术更多的是指一种分布式计算范式。[3]区块链通过加密算法、点对点网络、共识算法等互联网技术,为交易参与者提供了一种可信、可靠、透明的商业处理逻辑框架,大大减少了交易的费用和复杂度。[4]区块链技术作为基础设施,在其之上已经发展出很多金融、非金融的应用场景,很多政府机构也开始应用区块链技术,区块链具有非常广阔的前景。[5]
  随着区块链的大步发展,区块链本身是否需要受到监管引发了一定争议,但一般认为区块链需要受到必要的规制。[6]实际上,在各种错误理论与理念的错误引导下,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市场已经出现一定乱象,亟需加以规制。[7]我国对于区块链的应用,在深度和广度上都站在世界前列,有必要结合中国对于区块链的实践提出中国原创理论,规制区块链并引导其健康可持续发展。对此,笔者提出了“共票”理论,在一个新的维度上完善对于区块链的治理。
  一、以链治链:从监管到治理
  技术创新与制度创新的交织共同推动着人类社会的进步。技术创新推动生产力发展进而造就制度创新,而制度创新又进一步点燃了技术创新的火炬,可以说,产业变革与人类社会的进步始于技术创新,而成于制度创新。[8]以蒸汽机、电力等技术为驱动的工业革命可能正在被一场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科技驱动的数字革命所取代,本次革命最大的特点是不同技术之间的融合,混淆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的界限。[9]审慎监管、功能监管、行为监管等应对科技所引发的风险乏力,亟须突破传统监管维度,充分利用科技带来的契机,从而解决监管中“治乱循环”桎梏,在促进创新的同时有效控制风险。[10]
  区块链作为具有革新意义的技术,其规制更需要跳出传统思维,进一步而言,区块链本身也可以作为治理工具,[11]对其规制更显特殊。2018年10月19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下简称网信办)出台《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12]并通过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公开发布信息,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规定》对区块链信息服务进行了初步界定,并对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设置了一系列的监管规则。
  笔者对此提出的修改建议中,最主要的一点就在于有效规制区块链还需要引入区块链技术作为工具,提升规制能力。过早对区块链相关的各类创新实践加以限制,只会对市场主体开展创新带来不必要的障碍和困难,不利于区块链相关的创新实践,也不利于区块链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规定》中关于行业自律监管的部分显得过于粗略,缺乏具体细则。《规定》对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设置的备案门槛可能对行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此外,《规定》所使用的“信息服务”的表述,内涵过于宽泛,涵盖了各种包含信息传递与交换的服务行为。《规定》不是针对某种特定的信息服务内容,而是专门针对区块链技术而出台,但是,区块链作为一种技术,具备一定的技术中立性。运用区块链提供的信息服务与其他信息服务有何区别,并未得到充分的论证。如果基于区块链的信息服务与基于其他技术的信息服务没有本质区别,那么《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就已经足以应对。实际上,《规定》的许多条款与《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和《网络安全法》的部分内容高度相似,仓促单独出台《规定》之必要性或显不足。特别地,《规定》设置的一些具体措施没有考虑到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征,实际上难以执行。例如,《规定》第13条中的处置措施,要求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特定情况下“视情况采取警示、限制功能、关闭账号等处置措施,及时消除违法违规信息内容”,实际上这些措施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系统上几乎不可能得到执行。这些不合理之处或许将使得《规定》在实践中缺乏实际的可操作性。
  笔者一向主张,对区块链进行监管需要打破传统,采取一些新型方式。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以链治链”,也就是建立起“法链”,[13]借助区块链技术来对区块链行业进行规制。若区块链技术被用于监管而非将监管者排除在外,那么,基于区块链的规制系统将有助于提高监管的有效性。以区块链技术为依托的监管科技,构建内嵌型的、技术辅助型的、解决政府与市场双重失灵并考虑技术自身特性的有机监管路径。唯有运用技术治理的方式,才能有效应对新兴技术的风险与挑战。
  这种从单纯“监管”到全面“治理”的思维转变,主要体现为:目标上,不仅在于“管住”区块链的风险,还在于“促进”区块链健康发展,最终服务实体经济,造福广大人民;策略上,从单纯的违规打击转向合理合规引导;具体路径上,由传统的单一监管工具,发展为社会共治的多种治理措施,特别是引入技术工具,完善自律监督。就此而言,当下区块链治理的主要问题在于市场由错误的理念引导,并且缺乏技术规制工具引入。
  对于区块链相关的创新活动,地方政府可以通过地方立法的方式,在政府控制的一定范围内,开展先行先试,为区块链用于政府事务创造政策空间。你怀了我的猴子
  实际上,我国的部分地方政府已经开展了有益的尝试。例如,贵阳市提出“主权区块链”,建立政府可监管、可控制、可干预的可信区块链系统;[14]青岛市北区打造“链湾”,建立非营利性的链湾研究院,通过研究扶持区块链创新企业的发展,同时还将研究将区块链用于监管的具体方案;[15]湖南娄底市运用区块链改善政务,将部分公共服务迁移至区块链上;[16]江西赣州建立区块链监管沙盒,允许区块链创新企业开展实验经营;海南生态软件园与中国人民大学大数据区块链与监管科技实验室共同成立区块链制度创新中心,研究将区块链用于政府监管,实现制度创新。
  各地方政府的尝试具有高度的前瞻性和积极意义,相关的实践必将对区块链治理提供大有裨益的宝贵经验。同时,也有必要对较为成功的实践进一步抽象化,提炼出有用的理论。中国是区块链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在丰富的区块链实践上提出中国原创的治理理论,不仅有利于中国区块链的进一步健康发展,而且也将为世界数字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二、理念引导:“共票”理论提出的必要性
  区块链作为一种全新的去中心化技术,让互联网从“信息互联网”跃迁到“价值互联网”,目前区块链的运用与实践正在全球范围内火热开展起来。在区块链的运用与实践之中,“Token”一词也引起社会关注,区块链发展后,“Token”一词在英文世界被引入其中,但“Token”本身虽然意蕴丰富,但主要还是来源于计算机用语,存在名不副实之处。
  英美法中有术语“Token payment”(象征性付款),即“仅为确认债务的存在而支付的非常小的一笔款项”。[17]〕“Token”这种“用无用或微小之物标识某种意义”的用法,进而引申出了“代币”“代金”“礼券”“令牌”等意义。[18]
  今天,“Token”具有丰富的英文含义,广泛应用于经济、计算机、社会领域——它可以代表经济价值:Token coin(代币)、Casino token(赌场筹码);也可以代表某种物理世界的权利:如中世纪骑士的标志和一种授予机车司机以授权其使用一段特殊轨道的实物标志都被称为“Token”(此意义上可翻译为“标志或令牌”);亦可适用于计算机领域:作为执行某个操作的权利标志(可被翻译为“令牌、密钥”,如Session token, Security token, hardware token)或词汇标记(Lexical token);等等。
  为了准确确定“Token”的定义及其性质,首先需要观察其在虚拟世界中运行的状态。目前“Token”在区块链业态中的用途和功能可以参见下表,并请注意一种“Token”往往承担不止一种用途或功能,下列用途之间也有交叉之处:

┌─────┬──────────────────────────────┐
│用途   │功能                            │
├─────┼──────────────────────────────┤
│赋权   │赋予一定权利,如所有权、产品或服务使用权、系统特定事项投票权│
│     │、系统治理权等等。                     │
├─────┼──────────────────────────────┤
│记账   │可以作为分布式记账技术记账单位,如将股票、债券、债权等以Toke│
│     │n形式记录到区块链上。                    │
├─────┼──────────────────────────────┤
│奖励   │作为对项目系统贡献(提供资金、参与工作等)的奖励,鼓励项目系统│
│     │内的价值创造。                       │
├─────┼──────────────────────────────┤
│密钥   │可作为进入项目系统或者API的密钥。              │
├─────┼──────────────────────────────┤
│支付工具 │作为一定价值转移的工具,这个意义一般仅在项目系统内使用,这个│
│     │用途也往往与智能合约结合,作为实现智能合约债权的工具。   │
├─────┼──────────────────────────────┤
│付费工具 │通过购买“Token”提供维持项目系统的费用。          │
├─────┼──────────────────────────────┤
│承诺   │作为分享项目系统未来利益、价值或者增值的承诺。       │
├─────┼──────────────────────────────┤
│等价物  │如果仅在项目系统内使用以购买项目系统本身提供的服务、产品或其│
│     │他,可理解为项目系统内的“代币”;如果在项目系统外亦可使用,│
│     │这个意义上可以将其理解为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其价值取决于社会│
│     │共识程度。                         │
└─────┴──────────────────────────────┘

  进一步对于区块链上的“Token”加以类型化,具备“承诺”和“记账”用途的“Token”可能类似于有价证券;具备“支付工具”“等价物”用途的“Token”可能类似于货币,其他“Token”也各具功能,可以视为效用型“Token”。进一步加以抽象之,可以认为所谓“Token”的本质是:数字经济时代基于区块链的新的组织方式之下产生的新的一种权益凭证及其分配机制。然而,“Token”一词虽然意蕴丰富,但它并不能够准确表达出这层含义。
  实际上,区块链带来的更多的是理念上的创新,本质上是众筹理念的体现。区块链上所谓的“Token”是吸引系统外资源投入后给予的回报,这种回报通过区块链系统的运行实现价值。作为这种“回报”的所有者,系统参与人既是区块链系统的贡献者(投资者),也是区块链系统的使用者(消费者),同时还是基于民主参与的区块链系统决策者(管理者),这种三位一体的特征,充分实现了众筹的价值。众筹是基于前沿信息技术,实现支付清算、资金融通、等协同管理功能,具有快速便捷、高效低成本的优势和场外、混同、涉众等特征,并打破资本垄断,实现消费者福利的创新型经济模式。其依托于高速发展的互联网信息技术能在更广泛的范围内,方便快捷地将资金需求者与资金提供者联系起来,提供平等协同管理的机会,具有开放、平等、共享、去中心化、去媒介等属性的新业态,能够促使金融回归本质,实现其本应具有的资金融通、资源配置的功能。笔者将“众筹金融”译作“We Fi-nance”。[19]
  区块链经济是技术依托下众筹的新的形态。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装完逼就跑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472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