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的中国化构建
【副标题】 以比较法为视角
【英文标题】 The Localization of Extended Collective Licensing System in China
【英文副标题】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mparative Law
【作者】 孙新强姜荣
【作者单位】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作品数字化;海量授权;非会员作品
【英文关键词】 collective management of copyright; extended collective licensing system; digitization of works; mass licensing; non-member works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2
【页码】 34
【摘要】

源于北欧诸国著作权法上的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将本由集体管理组织与使用者之间的作品使用合同依法延伸适用于非会员权利人。因该制度涵盖面广、可降低交易成本等显著特点,目前已成为世界各国解决数字化环境下作品海量使用授权问题的首选立法方案。我国《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引入了此项制度,但颇具争议。引入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符合我国国情,但需谨慎移植,删除《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第63条“其他方式”的表述,增加集体管理组织的通知义务;在第74条中增加,在非会员权利人起诉使用人侵权,法院判决使用人支付赔偿时,“集体管理组织应向使用人退还所收取的使用费”。

【英文摘要】

Extended collective licensing system that originates from Nordic countries copyright law has expanded its range of application of the contracts between collective organizations and users on use of works to non-member right holder. With the merits of wider coverage and lower costs, this legislation scheme has been preferred by countries worldwide managing mass licensing in a digitized environment. Revised Draft of Copyright Law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s introduced this scheme. However, this lead to widespread controversies in terms of the feasibility of this system. The author of this article holds that extended collective licensing system suits China’s situation except that the statement of “other patterns” should be pruned, the obligation of the Collective Organizations be added in the 63rd provision of the draft, and the Collective Organizations should refund the users when the user is sued by non-member right holder for infringement of rights while the court has sentenced the user to compensat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5737    
  
  肇始于19世纪中叶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以信托原理为基础,以个别诉讼为手段,以为会员权利人收取使用费为职能。随着20世纪唱片业和广播业的蓬勃发展,出现了使用者大量使用作品的现象。为了适应这一客观条件,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职能遂由通过个别诉讼收取使用费转向著作权集体授权。进入互联网时代后,作品传播成本更低,作品的海量使用需求更大,集体管理制度无法涵盖非会员作品的旧的制度弊端愈加突出。起源于北欧各国、旨在解决作品大规模授权问题的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因涵盖面广、可降低交易成本等显著特点,日益成为各国解决作品数字化海量使用问题的首选立法方案。近年来,俄罗斯、英国等相继在本国的立法中确认了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适应这一国际立法趋势,我国《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送审稿》)引入了该项制度,[1]但在社会各界引起不同反响。如何构建既符合国际立法趋势又符合我国国情的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实现著作权人和作品使用人共赢的局面,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现实问题,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理论课题。
  一、比较法视角下的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
  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Extended Collective Licenses)是一种以特定领域内所有会员作者同意授权为前提、以选择退出机制为原则的集体管理模式,是一项与自愿性集体管理制度、强制性集体管理制度并列的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亦可视为两种制度在某种程度上的融合。[2]该制度将集体管理组织与使用者之间的授权许可合同的效力延伸至非会员权利人的作品,从而打破了以信托关系和选择进入机制为基础的传统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的局限性。
  (一)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的由来
  随着20世纪北欧唱片业和广播业的发展,广播者使用作品的需求量激增。按照传统的著作权集体管理模式,广播者通过与集体管理组织达成授权使用合同使用会员作品,但大量的非会员作品因集体管理组织无权管理而难以获得一揽子授权,此种情形制约着广播者使用作品的范围。为了拓宽作品来源,广播者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一些协议中约定由集体管理组织承担因广播者使用非会员作品所可能产生的侵权风险。这种处理方式虽然拓宽了广播组织的作品使用范围,但也导致了大规模的侵权诉讼。为此,广播者提出引入《伯尔尼公约》中规定的强制性许可制度来解决非会员作品无法集中授权使用的问题。然而,这一方案又遭到了著作权人的强烈反对,他们担心因此会丧失对作品使用的控制和决定权。直至20世纪60年代初,北欧各国采纳了延伸性集体管理方案,[3]将其写入立法,这一问题才得以较为妥善的解决。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遂成为北欧诸国版权法上的一项重要制度。[4]
  从北欧五国现行著作权法来看,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被广泛地适用在教育和商业目的的复制、有限电视信号转播、以转播形式或者网络传播形式存在电视广播节目、图书馆对馆藏资料的数字化使用等领域。[5]多年的实践证明,该制度具有极大的可适用性和灵活性。
  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具有强制性集体管理制度的功能,同时又在相当程度上尊重了著作权人的意愿。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其制度价值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接受和认可。1984年WIPO明确承认在有线转播领域可以适用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WIPO将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定义为“由集体管理组织授权作品使用而不是管理作品”,而且要求:1.由法律授权使用非会员作品;2.集体管理组织要对诉讼承担责任担保;3.集体管理组织平等地对待会员与非会员权利人。[6]1993年《欧盟卫星广播和有线转播著作权和邻接权指令》确立了强制性集体管理制度,同时,第9条第(2)款中规定将协议延伸至非会员权利人。[7]为了遵守《欧盟卫星广播和有线转播著作权和邻接权指令》,许多北欧以外的欧洲国家开始在有线转播领域采用类似延伸性集体管理的处理方式。2006年12月,俄罗斯通过了俄罗斯联邦《民法典》,该法典第1242条至1244条具体规定了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及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8]2013年4月25日,英国议会通过了《2013/4企业集体管理改革法案》,该法案第一次引入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2014年的著作权法修正案再次确认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同年还通过了《著作权和公开表演权相关权利(延伸性集中许可)条例》。[9]
  (二)比较法视角下的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内容
  1.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的主体资格。北欧五国的立法一致认可只有能够代表相当多著作权人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才能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但立法并没有对“相当多”进行量化规定,只能从有关国家机关的认定、法院的判决中确定。[10]俄罗斯通过国家授权集体管理组织适用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只有获得国家授权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才有权为所有权利人收取报酬,管理其作品。俄罗斯民法典只规定了一般授权原则:要求程序公开,一个领域只有一个集体管理组织可以获得国家授权,但这个组织可以同时获得几个领域的国家授权。国家授权的具体程序由俄罗斯联邦政府确定。[11]英国《著作权和公开表演权相关权利(延伸性集中许可)条例》要求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通过私人申请的方式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即拥有完整的数据库,具有广泛代表性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得到会员的同意后向有关部门申请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国务大臣对该集体管理组织的申请享有异议权。[12]
  在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的主体资格的获取方面,俄罗斯采用国家授权的方式。英国则沿用了北欧的代表性标准,但其提高了“广泛代表性”的门槛,通过私人申请的方式,权利人和使用者可以获得更多的自主性。
  2.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的适用范围。北欧五国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的适用范围限于法律的规定,在立法中划定了适用领域,超出法律规定的部分不产生延伸效果。丹麦在著作权法的修改中增加了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的一般性条款,允许合同双方自行确定作品适用的领域。但只有在使用者无法获取作品授权时,经过相关部门批准后才能适用一般条款。目前只有丹麦规定了延伸性集体管理的一般条款。
  俄罗斯在其《民法典》第1244条第1款中列举了延伸性集体管理的适用范围:“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取得国家授权从事下列领域的著作权集体管理:(1)已经发表的(有文本或无文本的)音乐作品和音乐戏剧作品、作品片断进行公开演出,包括转播(第1270条第2款第6至8项)在内的无线或有线播放的专属权;(2)(有文本或无文本的)音乐作品在音像作品中被使用时,其作曲者对这种音像作品的公开演出或无线和有线播放取得报酬的权利;(3)造型艺术作品以及文学和音乐作品的作者手稿的追续权;(4)录音制品和音像作品的作者、演出者和制作者对为个人目的复制录音制品和音像作品取得报酬的权利;(5)演出者对公开演出以及录音制品无线或有线的商业播出取得报酬的权利;(6)录音制品的制作者对公开演出以及无线或有线的商业播出取得报酬的权利。”[13]从其法律规定可以看出针对的是音乐作品、音乐戏剧作品以及片段的公开演出权、作者手稿的追续权、基于个人目的的复制录音录像作品的报酬权以及商业播出的报酬权。[14]
  英国对适用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的著作类型和利用方式没有作明确规定。因其立法调研对于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的领域无法达成一致,所以仅笼统地授权国务大臣处理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的申请。[15]具体做法是首先由市场自由磋商,然后由政府最后把关,授权国务大臣对提交申请中的使用范围进行限缩或设定附加条件,保证延伸性集体管理最大限度的灵活运用。[16]
  俄罗斯采用了与北欧国家类似的做法,明确了延伸性集体管理的适用范围,提高了立法稳定性。英国立法没有确定适用范围,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要经过使用人和产业主体的考量,相比之下适用的灵活程度更高。采用这种折中的方式也确保了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在英国的适用。
  3.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的实施程序。北欧五国立法对实施程序作了严格的规定。首先要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而且实施情况要接受严格的监督。非会员权利人可以声明退出延伸性集体管理组织,享有与会员权利人同等的获得报酬权。丹麦《著作权法》中还规定了非会员权利人可以单独请求集体管理组织支付报酬。
  俄罗斯同样要求行政机关监督相关集体管理组织实施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并在其《民法典》第1244条第4款中对权利人拒绝延伸性集体管理的情形作了具体规定。非会员权利人的退出时间和退出范围不受限制,但要求非会员权利人书面通知被授权组织。如果权利人拒绝部分权利的使用,立法要求权利人向被授权组织提交此类权利的清单。被授权的集体管理组织在收到权利人书面通知之日起3个月内将该信息公布在公共信息系统里,并向权利人支付收到书面通知之前权利人应得的报酬,根据立法的要求提交执行报告、接受监督。[17]
  英国的《著作权和公开表演权相关权利(延伸性集中许可)条例》对非会员权利人的选择退出权作了详细的规定。首先,在主管机关审批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时,要求申请者提交载有可行的选择退出程序的文件。其次,在延伸性集体管理的实施阶段,不仅允许非会员权利人在任何阶段选择退出,而且还允许权利人将部分作品撤出延伸性集体管理。在权利人决定退出后的法定期间内,延伸性集体管理组织须履行通知使用者和解除许可合同等法定义务。[18]
  上述立法对于非会员的选择退出机制都作了详细的规定,重视对非会员权利人权益的保护,体现了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的制度优势。相比之下,我国《送审稿》中“权利人书面声明不得集体管理的除外”的笼统规定,相关权利义务规定不明,质疑在所难免。
  (三)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在北欧的运行经验
  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自北欧诞生至今,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积累了较为成熟的运行经验。
  第一,实施前提——具有广泛代表性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虽然北欧五国立法在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的具体规定上不尽相同,但毫无例外地均采纳代表性标准,从主体资格上限定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的集体管理组织必须在权利人数量上具有广泛的代表性。[19]广泛代表性标准能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证明集体管理组织的业务能力和服务水平已经获得了该领域内绝大多数权利人的信赖,主管机关可以此推定该集体管理组织延伸管理非会员权利人的作品不违背非会员权利人对作品的使用意愿,而且能够保障非会员权利人的利益与平等地位。
  第二,实施依据——自由协商签订的延伸性集体管理许可合同。延伸性集体管理许可合同是由能够代表绝大多数著作权人的集体管理组织与作品使用者自由协商的产物,是使用者延伸使用集体管理组织非会员作品的主要依据,为实质性多数的著作权人所接受,体现了私法自治精神。延伸性集体管理实施的合法性建立在延伸性集体管理许可合同合法性的基础之上。延伸性集体管理许可合同的合法性一方面来自于当事人之间的自由协商,立法者认为虽然非会员权利人没有参与协商,但经过领域内多数权利人与集体管理组织的博弈产生的结果,适用于非会员权利人时并不背离非会员权利人的意愿;另一方面延伸性集体管理许可合同的适用范围受制于法律的规定,超出法律规定的内容不产生延伸效力。随着科技的发展,为了避免反复修改国内著作权法来适应新型作品利用方式的出现,2010年丹麦在修改《著作权法》时加入了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的一般条款,[20]允许许可合同延伸至合同双方确定的作品使用领域。一般条款是对特别条款的补充。
  第三,非会员权利人利益的保障——非会员权利人的选择退出权和知情权。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的核心效果是法律授权作品使用者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之间达成的授权许可合同延伸至非会员权利人。在著作权延伸性集体管理制度的适用过程中,非会员权利人受到的影响最大。一旦某一领域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获得授权适用延伸性集体管理,则无须权利人事前授权,便可直接代理本领域内所有著作权人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爱法律,有未来;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573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