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欧盟东扩过程中的制度因素
【副标题】 以竞争法为中心分析【作者】 彭心倩
【作者单位】 广州大学法学院【分类】 国际法学
【中文关键词】 欧盟东扩;制度;竞争法;作用【文章编码】 1000-5072(2011)04-0061-08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1年
【期号】 4【页码】 61
【摘要】

东扩是欧洲一体化历史上规模最大、问题最多、难度最大的一次扩大,竞争法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竞争法奠定了欧洲经济联合和振兴的基础,促进了欧盟的身份认同,取得了积极的外溢效应;以竞争法为链接,西欧与中东欧国家在共同利益的追求下完成了欧盟向东扩大。竞争制度的平等参与理念及其普适性和抽象性的制度特点是其能够成为被普遍接纳的国际制度的根本原因。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4347    
  欧盟东扩由于涉及中东欧十国,面临东西欧之间巨大的政治和经济体制差异和文化隔阂,是欧洲一体化有史以来规模最大、问题最多、难度最大的一次扩大。在东扩过程中,制度因素功不可没。基于先天的地缘联系,欧盟东扩,事实上是在欧洲成功的制度模型效应下,欧盟继续维持并发展该偏好,中东欧受利益驱动向欧盟制度模式看齐,并改变自身偏好,实现自自身制度转轨和质变的过程;竞争法是其中欧盟制度模式的核心;在竞争制度的链接下,东扩后欧盟又迎来了一体化深化发展的新背景。
  一、欧盟东扩动因中的竞争法影响:制度转移的产生
  (一)竞争法的构建促进了各国对欧盟身份的认同:欧盟既有制度的成功
  一项国际合作如果能持续地发展下去,必然与其取得的成效密不可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联合举步维艰。1951年签订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协议首次决定,通过构建一个超国家的共同体机构来管理西欧六国的煤炭和钢铁能源,各成员国之间则通过统一竞争规则保障煤炭和钢铁能源的自由流通,从而化解联合矛盾,实现欧洲联合。共同体竞争法制度的效用第一次小试牛刀,不仅实现了欧洲一体化关键性的突破,还迅速拉动了欧洲战后的经济恢复。
  在其示范效益下,1957年欧共体设立,西欧国家试图通过构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区域统一市场来促进联盟的发展。为此,欧共体条约全面制定了欧共体竞争制度,不但先后拆除了有碍成员国之间贸易的各种有形壁垒、技术壁垒以及财源壁垒,实现货物、人员、服务和资本的四大自由流通;而且对包括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国家援助等在内的各种私人和国家的限制竞争行为予以规范。“徒法不足以自行”,在此基础上欧共体还对影响成员国之间的贸易的竞争行为实行统一的共同体管辖,将欧共体竞争法的执行权统一集中在共同体机构手中。这一决定性的执行制度,使得共同体竞争法在设立后,脱离其最初让渡主权的国家,成为共同体运作下的一项自治机制。即便是当20世纪七八十年代,共同体面临欧洲严重的“硬化症”和石油危机的动荡,当各国政客都不愿意打开国门将有限的市场和资源放到共同体的祭坛上时,共同体竞争法执行机构依然毫不退缩地执行着共同体竞争法,甚至通过对欧共体条约的扩大解释,拓展了垄断协议的适用范围,从而维护了共同大市场的存在。而历史也证明,欧盟国家在危机中成功地利用其内部市场进行了结构性的调整。据统计,仅1985年到1990年间,15个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量年增长率就高达6.1%;而截至1997年9月,欧盟内部贸易量占欧盟总贸易量已达到61.2%[1]。
  随着经济的发展,欧盟变得更加自信和果敢。2002年欧洲统一货币“欧元”的全面发行,标志着完全意义上的欧洲经济一体化。以共同大市场为基础的欧盟对外实行一致的集体对外贸易政策,也极大地增强了成员国在世界贸易中谈判的资本。到了世纪之交,在欧盟竞争法机制维护下的欧盟共同大市场欣欣向荣,为欧盟迅速成长为世界经济中重要的一极奠定了坚强后盾。可以说,无论是制度上的同一性还是经济利益带来的成就感,都使得“欧盟”的身份在成员国政治体和公民之中深入人心。
  (二)竞争法作用下欧盟社会的经济繁荣具有良好外溢效应:权力中心的制度驱动
  历史制度主义认为“制度起源于既存的制度偏见所引发的潜在冲突;或者旧制度在新环境下所面临的危机,从而引发出原有制度之下的政治主体产生改变现存权力的企图[2]。”事实上,1989年的东欧国家政局剧变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西欧自由民主政府、福利社会和社会市场经济以及多边合作的榜样鼓舞[3]。作为同处一块欧陆大地的中东欧国家,却有着一番与欧盟国家截然不同的景象。长期以来在苏联的控制下,中东欧国家实行计划经济体制,产业结构畸形,国民经济发展缓慢,人民生活水平远远落后于西欧国家。如果把欧盟成员国中比较落后的西班牙和希腊两国,与东欧国家中比较富裕的捷克、匈牙利、波兰三国作对比,就不难看出其中差距:早在1937年,除了波兰稍低以外(1915美元),这五国的年均国内生产总值都很相近,均在2000-3000美元之间;而到了1992年,西班牙和希腊分别达到了12498美元和10314美元,但捷克、匈牙利、波兰却分别只有6845美元、5638美元和4726美元[4]138。
  巨大的经济落差,激化了中东欧国家国内的不满情绪,改变目前的制度存在成为中东欧国家的核心需求。但是剧变之后,如何实现经济转型、寻求发展,是中东欧国家必须面对且尚待解决的问题。繁荣的欧盟对于中东欧而言,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和模板效应。竞争制度的作用下,欧盟国家不仅实现了了经济一体化,而且世界展示了其“社会市场经济模式”的成功,即在注重经济发展的同时,强调社会福利与公平,崇尚社会整体繁荣。中东欧渴望按照这种模板来从新打造自己,以“回归欧洲”。
  (三)竞争制度的平等性、普适性和抽象性使其成为适然的“接轨”制度:制度内化的可能
  张文显教授曾指出,“文明本来就是借鉴、积累和升华的产物。任何后继的法律制度绝不可能是在世界法律文明的大道之外产生的,而是人类以往法律思想、法律技术和法治经验的继续和发展[5]。”在国际交往中,一国乃至国际层面的制度是有可能被内化到具体国家的国内体制之中的;然而,由于政治经济以及社会文化等多方面的原因,并不是所有制度都是能被普遍接受的。不过,竞争制度拥有的价值理念和制度特点却非常合适于作为将来中东欧入盟的接轨制度。
  首先,竞争法的平等制度理念能够从文化上得到不同政治传统下的中东欧国家的认同。一般而言,拥有平等的参与机会、客观的利益分配机制,以及共同参与的规制制定,是和谐有效的国际合作建立的模式所必须的。而竞争制度平等价值理念确恰好契合了这三点。竞争法一方面尊重市场主体,认为市场主体的自利性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源泉,强调要促进市场主体自利性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来推进社会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又正视这种自利性可能给他人和社会造成的伤害,要求对这种自利性予以必要的限制。不过由于所有的市场参与者具有平等的地位,所以这种限制不应当是以损害一方利益为代价的,而应是追寻一种能满足市场主体共同利益的协调。于是,具有平等地位的市场主体可以通过相互的协商,将制定市场秩序的权力交由一定的政府机构,由政府机构制定符合他们利益的制度进行调节,从而达到所有市场参与主体的共赢。
  其次,竞争制度本身就是维护市场自由竞争的基本法,对于希望转型的中东欧国家具有普适性。竞争法通过对市场竞争能力和竞争状态的维护,达到维护市场机制的目的,这对于市场经济国家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这一特性使得欧洲竞争法模式可以有别于欧盟外交政策、甚至欧盟共同贸易或商业政策,在推广或者移植时,不必夹杂更多争议性的政治或经济主权问题;因此某具有广泛适用性,可以成为入盟的先决性条件提出,并在脱离欧盟“母体”的情况下先行实施。而对于转型经济而言,除竞争规则外,也没有其他特别的欧盟规则是必要嵌入或者合适嵌入的。
  最后,竞争制度的原则性和技术抽象性使得其在运用时具有灵活性,容易使协商双方达成妥协,同时也留给了政治力量以适当宽度。埃尔曼曾指出,“法律上的各种制度无处不具有政治目的[6]。”竞争制度必须涉及到的诸如“垄断地位”、“市场支配性地位”、“市场”、以及“对市场的影响”等经济学上的技术性概念。然而这些概念一直是经济学都无法明确解释的概念,并且这种解释的明确化机会也不大。而竞争法的违法确认却都是以行为效果为原则的,难以形成一般法律所具有的语义逻辑性。制度不确定性必然带来模糊性,而这种模糊性使竞争制度更容易包容不同的意见而达成共识。同时,这种制度不确定性,一旦被权力机构利用,则可以朝着权力机构希望的方向发展。
  (四)竞争机制下企业对市场和资源需求成为欧盟东扩的直接经济动因:制度内化的依托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基欧汉曾从新自由主义角度提出,国际机制形成和发展的必备基本前提之一就是国际社会行为这必须具有某些相同的利益,说明双方均可从合作得到好处。
  由于地缘关系,扩大前的欧盟对中东欧国家不可避免地存在复合相互依赖。欧盟原本就是中东欧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和外资来源,若能加入欧盟则意味着可以融入其共同大市场,进一步扩大出口、吸引外资;除此之外,还可以享受到欧盟大量的财政补贴,并在其帮助下构建国内的有竞争力的、开放的市场经济体制。因而,对自由竞争下繁荣的欧盟经济向往,是中东欧国家积极要求加入欧盟的重要经济原因。而从欧盟的视角看,接受中东欧国家亦主要是从市场资源出发为考虑的。在经济日益全球化的压力下,欧盟迫切希望拥有一个更大的统一欧洲大市场。而地缘上与欧盟紧密相连的中东欧国家,拥有着一亿多人口的庞大市场,自然资源丰富,劳动力素质较高且劳动成本低,无疑能给欧盟的持续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据分析,如果中东欧国家对欧盟进口增长率为每年10%,就可以拉动欧盟现有成员国经济增长0.1—0.5个百分点;而中东欧的贸易潜力估计则在20—50%之间[7]。另外,入盟后的直接投资的增加也是可以期待的。这些无疑都为当时面临经济衰退困境的欧盟经济带了福音。然而,这一切资源的获得,都必须以中东欧国家具有开放的自由竞争的市场为前提,而只有将中东欧的开放市场归入在共同竞争法机制维护下的大市场环境中,欧盟成员国才可能获得期待的最大利益;由于新入盟的成员国是必须无条件接受欧盟竞争法的,因此欧盟竞争机制此时的存在对于是否进行东扩具有不可或缺的影响,它关系着扩大后的欧盟最后经济利益的实现。
  彼此共享利益的存在,使得双方之间产生了强大的依存关系,在“互利”的引导下,即使双方之间存在冲突,但合作的必需性和重要性不可或缺。这成为了中东欧愿意入盟以及欧盟愿意向东扩大的根本原因。
  二、欧盟东扩进程中的竞争法规定:制度内化的要求
  在东扩的进程中,欧盟主要通过加强与联系国的综合性合作,改造联系国政治与经济现状,使之达到入盟要求。在这些合作性文件中,竞争制度规范凸显了其独特地位。不仅在作为入盟框架性文件的“欧洲协定”(European Agreement)中,欧共体模板的竞争制度被列为了入盟改造必备的中心任务之一;在落实联系国经济接轨的行动指南“中东欧国家准备加入欧盟共同大市场的白皮书”(下简称“白皮书”)中,竞争制度再次被列为“核心元素”予以强调;而一系列辅助措施的设立则使得联系国的竞争法接轨任务得以顺利的实现。
  以下就分别从以上三个方面介绍欧盟东扩计划中的竞争法规定。
  (一)“欧洲协定”确立了通过竞争法实现联系国“制度驱动”的总纲
  20世纪90年代,欧盟成员国逐步与各个中东欧国家缔结了取代原有的东西欧贸易和合作协定的双边性“欧洲协定”。该协议是一个包括经济、政治和社会多方面内容的综合性重要文件,以鼓励欧盟与中东欧国家之间进行更多、更广泛的贸易和投资合作以及政治文化的合作。“欧洲协定”不仅使中东欧国家与欧盟的全面合作有了合法的形式,还赋予了中东欧国家欧盟联系国的地位,并规定如何帮助中东欧实现其最终转化为成员国的目的;因此“欧洲协定”为欧盟东扩的整体进程构建了全面的规范性框架,具有重要作用。而就在这个具有基本法地位的框架性文件——“欧洲协定”中,有一重要的中心条款就是要求联系国仿效欧共体竞争法设立本国的竞争法体系。所有中东欧联系国与欧盟签署的“欧洲协定”都毫无例外地规定,“对于联系国来说,经济向共同体融合的主要先决条件就是国家现存以及未来的制度须与共同体制度相接轨,尤其是竞争制度。联系国必须尽最大努力保障未来的立法与共同体立法相容,并且这点必须重点强调[8]”。不仅如此,“欧洲协定”还不吝笔墨,完整地复制了《欧共体条约》的竞争条款,包括禁止限制竞争协议、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及规范国家援助等等,明确规定违反这些规定的行为将被宣布与“欧洲协定”不相容;协定也同时保留和遵循了《欧共体条约》中对限制竞争协议和国家援助的例外规定。在此基础上,欧洲协定还要求联系国必须在其国内规范中保持与欧盟竞争法相一致的解释,必须依照欧盟委员会和欧盟法院在实践中对案件的裁判原则来解释和适用其国内竞争法规定。在程序方面,欧洲协定也要求联系国理事会须在规定期限内,制定“必要的国内规则”来执行这些规定。
  整体而言,欧洲协定对联系国国内竞争制度设置的这一标准,事实上已经完全达到与欧共体竞争法相一致的程度。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要求已经远远超越了欧盟对其现有成员国的要求;但是,欧盟委员会却认为,由于欧盟与联系国的关系不同于欧盟与其成员国的关系,即包括欧共体竞争规则在内的欧盟制度在联系国并不具有直接的适用效力,因此必须通过其国内竞争制度与欧盟竞争制度相接轨,才能确保这些联系国具有可执行的竞争机制,而“这点对于欧盟来说是至关重要[9]”。可以说,正是由于“欧洲协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方福前.欧洲经货联盟与单一市场[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1999,(2).

[2]何俊志.结构、历史与行为——历史制度主义对政治科学的重构[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

[3]朱晓中.中东欧与欧洲一体化[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

[4]European Commission. Agenda 2000,For a Stronger and Wider Union,Bulletin of the European Union[Z]. Supplement 5/97,1997.

[5]张文显.法理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小词儿都挺能整

[6](美)埃尔曼.比较法律文化[M].贺卫方,等译.上海:三联出版社,1990.

[7]Research group (eds.). Costs,Benefits and Chance of Eastern Enlargement for the European Union[M]. Bertelsmann Foundation Publishers,Gutesloh,1998.

[8]Article 68 of Poland's Europe Agreement [Z].1989.

[9]Elanor M. Fox. The Central European Countries and the European Union's Waiting Room: Why Must they Adopt the EU's Competition Law?[M]//Saul Estrin,Peter Holmes,Competition and Economic Integration in Europe,Edward Elgar Publishing Limited,1998.

[10]European Council. Whiter Paper on the Preparation of the associated countries of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for integration into the Internal Market of the Union[Z]. Brussels,COM (95)163,1995.

[11]吴弦.欧洲经济圈——形成、发展与前景[M].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1.

[12]Christou,George. The European Union and Enlargement[M].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200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434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