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执行程序中认缴出资加速到期的处理
【作者】 王池【作者单位】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公司法【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2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9634    
  
  【裁判要旨】执行程序中,对作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被执行人经强制执行后仍未能执行到财产,申请执行人往往会申请追加未出资到位的股东为被执行人。而认缴资本制下出资未到期的股东是否可认定为未出资到位股东,学理上众说纷纭,法律上亦未明确规定,司法实践中执行部门与审判部门的观点更是大相径庭。执行部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追加该股东为被执行人,但在执行异议之诉中却被审判部门撤销。基于股东的补充责任,在执行程序中,可以让认缴出资加速到期,追加出资未到期的股东为被执行人。
  □案号 执行异议:(2019)闽02执异56号
  【案情】
  申请执行人:厦门瑞杰兴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瑞杰兴浩公司
  被执行人:刘寿清、福建优能智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能智捷公司)。
  第三人:厦门阳光只能信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智能公司)、林凡、曹冬林。
  法院经审理查明,优能智捷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30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林凡、曹冬林作为股东,其中:林凡认缴出资额176万元,占注册资本的17.6%,认缴的注册资本分期于2059年4月15日之前缴足;曹冬林认缴出资额147.84万元,占注册资本的14.784%,认缴的注册资本分期于2059年4月15日之前缴足。2016年2月19日,林凡、曹冬林分别将优能智捷公司17%股权、4.28%股权转让给阳光智能公司,二人经股权转让不再是优能智捷公司股东。案涉借款债权发生于2016年11月17日。阳光智能公司提交的优能智捷公司验资报告、转账凭条足以证明阳光智能公司于2018年2月12日实缴了其受让林凡、曹冬林优能智捷公司21.28%股权对应的212.8万元注册资本。2018年6月5日,厦门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书,裁决:(1)优能智捷公司自裁决书送达之日起10日内向瑞杰兴浩公司偿还借款本金56万元及利息、违约金。(2)刘寿清对优能智捷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优能智捷公司、刘寿清自裁决书送达之日起10日内向瑞杰兴浩公司支付律师费36000元、仲裁费25963元。
  【审判】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阳光智能公司在受让林凡、曹冬林拥有的优能智捷公司21.28%股权后于2018年2月12日依法实缴了其受让林凡、曹冬林优能智捷公司股权对应的212.8万元注册资本,因此,阳光智能公司、林凡、曹冬林不属于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且案涉债权发生时林凡、曹冬林已不是优能智捷公司的股东,因此,瑞杰兴浩公司申请追加阳光智能公司、林凡、曹冬林为被执行人于法无据,应予驳回。综上,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的规定》)第32条之规定,裁定驳回瑞杰兴浩公司追加阳光智能公司、林凡、曹冬林为被执行人的请求。
  【评析】
  执行程序中,申请执行人在执行不到有限责任公司为被执行人的财产时往往会申请追加未出资到位股东为被执行人,因追加未出资到位股东发生的执行异议及执行异议之诉随之与日俱增,而对此法律规定却又相当不完善,特别是认缴资本制下是否追加出资未到期股东为被执行人在司法实践中观点不一。分歧集中表现在执行部门主流观点认为应追加出资未到期的股东为被执行人,而执行异议诉讼中审判部门却多数认为追加未到期股东为被执行人破坏了认缴制的资本自由精神,损害股东的期限利益,不应支持。司法实践操作大相径庭的原因在于现有法律规定的不完善以及司法实践尚未正确理解股东未出资责任的法理所在。
  一、认缴出资股东加速到期为被执行人的法理基础——股东的补充责任
  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以下简称《公司法解释三》)第13条规定:“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条首次真正明确提出了未出资到位股东的补充责任,在公司法上具有里程牌的理论与实践意义。这也是债权人申请追加未出资到位股东为被执行人承担法律责任的请求权基础。
  股东补充责任的法律性质,目前学理上存在侵权责任说、[1]债权人代位说[2]及特定责任说。[3]笔者认为债权人代位说更符合股东补充责任的本质特征,即将合同法上的债权人代位权理论作为股东补充责任的法理基础,公司作为债务人,未出资到位的股东为次债务人,在公司未能清偿债权人债务时,债权人有权行使公司对未出资到位股东的债权请求权。
  在注册资本认缴制度下,认缴出资股东是否因公司未能清偿债权人债务而加速到期承担股东补充责任呢?持肯定说的观点认为只要公司未能清偿到期的债务,认缴出资股东就应加速到期承担补充责任;[4]持否定说者则认为不应损害股东的期限利益,认缴出资股东不应承担补充责任。[5]笔者赞同第一种观点,理由如下:1.这是资本充足原则的应有之义。虽然实行资本认缴制,但资本充足原则仍是我国公司法的基本原则之一。公司的运营与生存仍离不开资本的支持,股东的出资仍然构成公司的财产及确保公司正常运转的基石。因此,认缴制下允许股东自行约定出资期限的前提是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与运转,若出现未能清偿到期债务危机时,应强制加速出资到期,要求认缴出资股东出资加速到期而履行法定出资义务,承担资本充实责任。2.从公司法的立法价值看,公司法立法价值在于平衡公司、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实现社会经济秩序安全,促进社会财富增加。因此,认缴制的改革应理解为公司设立时股东出资负担的减低,而不应是对交易安全、损害债权人利益保护力度的削弱。3.根据权利义务一致原则,既然赋予了认缴出资股东的出资自由权利,就应要求其具有在公司陷入债务危机时出资加速到期承担补充责任的义务。4.从现有法律规定看,2013年公司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或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该规定为认缴制下股东出资加速到期承担补充责任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二、认缴出资加速到期使股东成为被执行人的法律规定及评析
  2007年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的出资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管理人应当要求该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而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22条规定:“公司解散时,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均应作为清算财产。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包括到期应缴未缴的出资,以及依照公司法第二十六条和第八十条的规定分期缴纳尚未届满缴纳期限的出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债权人主张未缴出资股东,以及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或者发起人在未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上述条款虽仅限制于公司清算、破产两种特定情形,但却提供了重要的参照依据,因为公司清算、破产的实质就是公司陷入债务危机,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亦即当公司处于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之时,就可参照上述规定,要求认缴出资股东出资加速到期承担补充责任。
  如前述,2011年《公司法解释三》第13条首次规定股东补充责任,具有重要的立法、司法意义。但是《公司法解释三》也存在不足之处,如未明确资本认缴制下认缴出资股东是否需要承担补充责任,造成了司法实践中做法大相径庭;再如,规定尚未提出认缴出资股东承担补充责任的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9634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