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论哲学化的法理学
【英文标题】 On Jurisprudence of Philosophy【作者】 曹义孙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分类】 法理学
【中文关键词】 法理学 名称 哲学问题 世界观 解释
【英文关键词】 Jurisprudence Name Philosophical Problems World Outlook Interpretation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0)03—03—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0年【期号】 3
【页码】 3
【摘要】

法理学名称经历了从部门哲学、法哲学、法律哲学、法理学到哲学的法理学的演变过程;法理学学术问题有描述性问题、规范性问题和哲学问题三种基本类型;研究法的哲学问题的法理学实际上就是法的世界观的学问,具有人的实践基础上的科学性和价值性的特征;在当今时代研究法理学哲学问题的最好途径和最好方法是对历史中的法理学进行理解和解释。

【英文摘要】

The name of jurisprudence had undergone the evolution from divisional philosophy,philosophy of law,legal philosophy,jurisprudence to jurisprudence of philosophy,academic problems of jurisprudence have three kinds of basic forms:descriptive problems,regulatory problems,and philosophical problems,jurisprudence that studies the philosophical problems of law is the science of world outlook of law,and it te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scientific quality and value onthe basis of human practice;the best way and the best method of the study of the phlosophicalproblems of jurisprudence at present is to understand and interpret the jurisprudence in histor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369    
  当部门法学努力自我超越,试图建立一种普适性的法理学时,[1]就向当下法理学提出了一个重大理论问题,这就是法理学究竟应该朝着哪个方向发展,是朝着部门法化、实证化的方向发展;还是朝着理论化、哲学化的方向发展?为之,我们就有必要对法理学的名称及其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等问题进行考察,由此确定法理学的发展趋势和研究方向、
  一、法理学名称及其演变
  从语义学看,“法理学”是一名称[2]这里,其意义是指称某一学术领域。所谓学术是指,有一群人,在某种机构或名目下,针对着某个或某些所关心的问题,以某种方式进行着互动,发现、创造某种事实、观念、假说、模式和理论,这就是学术它既是一种活动,又是一种活动的产物;就后者言,既是观念理论,又是方法道路。“法理学”名称是指以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即法律的一般问题以及与法律相关的问题为研究对象的一些学者,所进行的学术活动及所达到的学术成果。
  然而,用来指示研究法律最一般问题的学者所进行的学术活动以及所创造的学术成果之名称,却并非从来就是“法理学”一词。无论是从人类法学的发展史,还是从现代中国法学的发展史来看,法理学领域的名称都有一个演变的过程。特别要指出的是,名称的变化决不是毫无意义的。实际上,名与实是密切相关的。因此,我们对人类法学史和中国现代法学史中的法理学的名称的变化决不可掉以轻心;同时,我们还要以“法理学”名称为法理学研究的指示器,指导我们去具体把握法学发展的各个不同时期的研究内容和研究特点{1}(P.6-8)。
  人类“法理学”名称的演变,大致经历了如下阶段:(1)部门哲学;(2)法哲学;(3)法律哲学;(4)法理学;(5)哲学的法理学。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对法律最一般问题进行研究的学者主要是哲学家,而只有发展到第三、四、五阶段,研究主体才是法学家。在法理学发展的“部门哲学”阶段,哲学家把法理学作为哲学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来对待,此时还没有单独地对法理学进行研究,法理学还不是一门独立存在的学科。它必须依赖于哲学这个母体才得以生存。在“法哲学”阶段,法理学虽然还须依赖哲学,甚至还是其部分,但与“部门哲学”相比,跟哲学的紧密关系要松懈多了,具有了自己一定的独立性,不再是哲学不可分割的有机部分,而成为哲学众多部门之一。只有到了“法律哲学”阶段,当主要是法学家对法律最一般问题从事研究时,法理学才真正割断了与哲学母体的脐带,成为了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不过在这一阶段,哲学对法理学研究还存有相当大的影响,其名称含有“哲学”一词就很能说明这一点。
  当法理学以“法理学”一词来标示时,法理学才真正地找到了指称自己的名称,达到了名称与所指的一致。此后“法理学名称的变化仅是在法理学”内部的变化。同时,就像物理学界以“物理学”取代“自然哲学”来指称对自然的最一般问题所进行的研究一样,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法理学都含经验的性质和科学的意义。与物理学一样,随着研究的深入和发展,法理学有了理论法理学和经验法理学之分。经验法理学主要是对法律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具体的分析,在一定意义上,我们通常所说的部门法学理论就属经验法理学的范畴。当然我们如此说,并不否定部门法学对其具体研究的领域进行整体的研究。理论法理学实际上就是研究法律中的哲学问题的一门学问。从问题的形式看,其与古代的哲学部门或近代的法哲学所研究的问题没有什么两样,但从研究问题的主体、立场来看,两者有着巨大的差别。为了以恰当的词来指称这一差别,我们可以用“哲学的法理学”来给这种专门研究法律的最一般问题的理论法理学命名。这样,“哲学的法理学”就成为法理学名称发展的第五阶段。
  我国解放以来,“法理学”的名称有一个演变过程。大致可以分为这么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国家与法的理论”。在这一阶段我国法理学深受原苏联法理学命名观念的影响,作为特殊社会现象的法律,还没有与另一社会现象即国家区分开来,还没有被视为单独的认知对象。因此,法理学与政治学结合在一起,没有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法学界从“左”的思想束缚下解放出来,对过去法理学进行了认真的反思,就法学研究的对象问题展开了广泛的讨论,逐步达成共识,认为法学的研究对象是法律而不是国家和法律两者,更不能说主要是国家。国家与法律两个现象是密切联系的,因此,政治学与法理学都应研究国家与法律之间的关系,但它们研究的角度、广度、深度和比重各不相同{2}。鉴于这种共识,“国家和法的理论”改为“法学基础理论”。这就是法理学名称发展的第二阶段。我国法理学名称演变的第三阶段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法学理论界纷纷以“法理学”一词来命名法理学这门学术领域,许多“法理学”教材相继问世。伴随法学专业研究机构的先后出现,一批中青年学子迅速成长,中坚力量逐渐崛起。有的去社会中调查研究,作实证的功夫;有的埋头纸堆,挖掘古人智慧,提炼每一时代共有的问题;有的搞起翻译来,努力吸取洋人的学术问题、观念和方法,从而出现了大量的译文译著、专论专著以及种种形式的实证研究和调查报告,传播着新观念和新思想,并初步出现了理论法理学与经验法理学的分野。许多迹象表明,中国法理学的命名将与人类法理学的命名相重合,“哲学的法理学”名称的提出是中国法理学名称发展的必然前景,是呼之即出的法理学研究的精神产儿。
  二、哲学法理学的概念与对象
  如果说理解“法理学”词义是我们探讨法理学概念问题的必要前提的话,那么理解观念、概念和词语之间的关系,是另一必要前提。虽然概念与观念在本质上是相同的,都是精神性的东西和对外部客观事物的反映。但是,它们之间也存在着明显的差别。概念表示事物的类而不表示事物的名,它是对事物的本质或性质的反映和人类认识之网上的纽结。而观念是人们观察事物而形成的思想,不仅表示事物的类,而且也可表示某一事物,甚至可能是主观虚构的。观念或概念要通过术语或名词来表达。任何知识的本性之一就是其可表达性。这是它们之间的一致性。其不一致性不仅表现为一个语词可表达不同的思想,或一个思想可能用不同的语词来表达,而且重要的是表现为旧语词表达新思想或者相反,即语词的意义与思想的意义之间不一致。当语词与思想不一致时,思想就表现为观念,反之思想就作为概念而出现。观念变为概念的过程就是思想发展的过程。
  在对法理学概念问题的思想与探索过程中,人们形成了种种不同的观念。从逻辑的立场来检视我国法理学教材,我们不难发现,关于法理学概念问题的种种观念,主要有如下几种:(1)认为法理学就是法学。有学者明确指出“法理学就是法学,法学也就是法理学”。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英文中的“Jurisprudence”,虽然其有“法理学”和“法哲学”双重含义{3}(P.1),既可以被译作“法理学”,也可以被译作“法哲学”。但从语源学上看,“Jurisprudence”译为“法学”是最恰当的。因为它的拉丁语源为:“Jurisprudeutia”。其意是“法律的知识”或“法律的技术”。到了近代,奥斯丁将“Jursprudence”看作是与伦理学或立法学毫不相干的“法学”{4}(P.691)。(2)法理学是法律科学,或称之为“法律百科”。有学者认为,“法理学虽然发韧于2000多年前,但作为一门特定的法律科学的产生,却是比较晚近的事情”{5}(P.13)。在1907年以前的俄国大学教学提纲中,把法理学称作“法律百科”。(3)法理学是理论法学。“广义的法理学则包括理论法学的全部内容,如法哲学、法基学(法学基础理论)、法文化学、法社会学、法行为学等多种学科”{6}(P.382)。(4)法理学就是法学基础理论。这是我国大多数学者所持有的观点。“法理学,即法学基础理论的简称”{2}(P.20);“狭义的法理学即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法基学(法学基础理论或法的一般理论)这门学科”{6}(P.382)。(5)法理学是法哲学。沈宗灵先生在《法理学研究》中指出:“在西方国家,由于历史传统,法理学又往往称为法律哲学,两者实际上指同一学科”。
  如果从历史的眼光看,我们就能发现上述观念之间有着内在的历史联系。伴随着人类的进步和法律的产生,法理学首先表现为法学即法律知识和法律技术。[3]由于哲学是人类知识和技术的母体,所以,对作为人类知识体系中的一个部分的法学来说,也就很自然地与哲学发生密切的关系,成为哲学的有机组成部分。由于这时的法理学知识,其根据不是科学实验所发现的事实,也不是科学研究所揭示的规律,而是先验的哲学假设或政治追求的价值目标。因此,法理学知识是从哲学第一原理原则出发而进行逻辑推论的产物,从而是非科学的。所以法理学也就成了“部门哲学”或“法哲学”。
  随着近代科学的发达,人们高举反对法理学研究中的形而上学大旗,怀着建立法律科学的理想,在休谟哲学诱导下,努力划清法律与道德的界线,主张研究法律事实,抓住法的形式作逻辑的分析,讨论法的存在结构和形态特征,建设法的合理化体系,使作为法学的法理学科学化,使之采取科学的研究方法,把法理学建立在经验与科学的基础之上,所以,法理学就表现为“法律科学”。可见,“法律科学”的意思是指,过去的法理学没有科学地研究法律体系,现在要在科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以科学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来研究法律,揭示其本质规律和作用,形成科学的法理学以便指导法律实践。简言之,所谓法律科学就是科学的法理学。
  由于作为研究对象的法律问题是复杂多样的,研究主体认识的参照系、自身的世界观、内在需要和研究目标不同,以及研究手段、方法和观察视角的差异,因而在法律科学体系中,自然而然地分化为不同的分支学科,比如刑法法理学、民法法理学、诉讼法法理学、法社会学、法文化学、法人类学、法语言学、法行为学、法心理学等等。总而言之,可以把它们分为理论法理学与经验法理学。人们把前者称为理论法学,把后者说成是部门法学。这也许就是学术界把法理学理解为“理论法学”的原因。然而,不管是何种法学流派,是自然法学、分析法学还是社会法学,不管采用哪种名称,是部门哲学或法哲学,还是法律科学或理论法学,也不管是运用哪种研究方法,是理性的推论方法或逻辑分析方法,还是历史方法或社会学方法,法理学研究的核心对象总是法学和法律的一般原理、原则问题,总是对各个法学学科中带有共同性、根本性的问题和原理进行总体性的考察,总是要回答法律是什么以及法律追求什么的问题,总是要讨论法律制度及其运行机制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也可以把法理学称为“法的一般理论”或“法的基础理论”。当把研究的焦点集中于探究法律的本质规律及存在的意义和价值问题上,法理学就是其理论分支学科的“法哲学”或“哲学的法理学”。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如果上述理解是正确的话,那么在人类法律思想的发展史中,就实际存在着两种类型的“法哲学”:哲学家的“法哲学”与专业法学家的“法哲学”,或者说作为哲学体系中的有机组成部分的“法哲学”与作为法理学学科体系的最高理论层面的“法哲学”。因此,我们不仅要对整个法哲学的发展史和某个法律思想家的法哲学进行具体的分析与评价,区别两类不同的法哲学,分别采用不同方法研究之,还法律思想史的本来面目,而且要特别加强从哲学角度对哲学家类型的法哲学的研究。这是我们法理学史研究特别薄弱的方面。研究它们必须考虑到其特殊思维方式,不能简单化,而应该把它们放在各自的哲学思想整体中加以研究,惟有如此才能得出确切的认识和真实的理解。由于这两种类型的法哲学,虽然各自研究的主体、方法等方面具有重大区别,但其所研究的问题却是共同的。所以,我们可以初步得出结论:作为法哲学的“法理学”,就是关于法学和法律这种社会现象的最基本的、最一般的和最理论化的分析,即对法学和法律最基本最一般最抽象的问题进行研究的学问。[4]
  但是,若要获得关于法理学概念的较为完善的认识,还必须深入分析法理学的研究对象。我们前面已经指出,法理学研究对象是最一般最基本的法问题。因为只有问题才能成为研究对象。这就是说,法理学研究对象既不是法现象,更不是法规律。[5]因为法现象首先表现为客观存在,仅是法理学研究对象的基础;只有当它进入主体的实践、认识范围内,作为认识客体与认识主体发生关系,并被认识主体作为问题提出来时,才构成法理学研究的对象。就是说,当法现象与一定的认识主体结成一定的认识关系,而且认识主体依据研究的目的和任务对法现象作出选择、取舍,使之成为法理学研究问题时,法现象才由客观存在的客体转化为研究对象。法规律是研究的结果和任务,而不是研究的起点和对象。法理学的任务就是揭示法律存在与发展的规律,而不是以法规律作为研究的对象。如果法规律直接就是法理学的对象,那么法理学研究就是没有必要的东西。正如马克思所说:“如果事物的表现形式和事物的本质会直接合而为一,一切科学都成为多余的了。{8}(P.923)
  那么,理论法理学研究的学术问题究竟是些什么样的问题呢?依据学术界的研究成果,学术问题大致可分三大类:即描述性问题、规范性问题和既不是描述性问题也不是规范性问题的哲学问题。所谓描述性问题,就是那些普通经验性的问题,即可以通过一般观察或科学实验作出解答的问题。所谓规范性问题,主要是指那些由数学家、逻辑学家和语言学家们提出的问题。他们所讨论的问题,不是经验性的事实问题,而是如何从一些定义式的公理出发,指导你如何从一个命题推导出另一个命题的变换规则,以及某些可以帮助你从前提中演绎出结论的承启规则等问题。描述性问题和规范性问题的一个根本特点就是存在一些明确无误的寻找答案的方法。所谓哲学问题,就是指那些既不能以经验的方式也不能以规范的方式来解答的问题。其外在标志就是你不知道从哪里去寻找问题的答案。{9}学术界也把前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乔克裕主编.法理学教程(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2}沈宗灵.法理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

{3}葛洪义.法理学导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6.

{4}倪正茂.法哲学经纬(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6.

{5}万斌.法理学(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 1988.

{6}林带.权利的法哲学(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9.

{7}张文显.战后西方法哲学的发展和一般特征(J).法学研究,1987(3).

{8}(德)马克思.资本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

{9}(英)布莱恩、麦基.思想家——当代哲学的创造者们(M).北京:三联书店,1992.

{10}乔克裕主编.法理学教程(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11}孔小红.中国法学四十年略论、中外法学(J).988(6).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12}王勇飞、张贵成主编.中国法理学研究综述与评价(Z).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

{13}梁治平.法治进程中的知识转变(J).读书,1998(1).

{14}葛洪义.法理学导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6.

{15}舒国滢.面临机遇与选择的中国当代法理学(J).法学,1995(9).

{16}李金泽.法理学视野的局限性及其克服(J).法律科学,1997.

{17}郑戈.法学是一门社会科学吗?(J).北大法律评论,1998(1).

{18}曹义孙.费希特法哲学中的民法精神解释(J).清华法律评论,1999(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36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