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妇女生育权实现的法律保护
【英文标题】 Realization of Women's Breeding Rights through Legal Protection
【作者】 陈智慧【作者单位】 宁波大学法学院
【分类】 劳动与社会保障法【中文关键词】 生育权;妇女生育权;法律保护
【英文关键词】 breeding rights;women’S breeding rights;sustained development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0)04—022—05
【文献标识码】 法论坛期刊年份=2000期刊号=4 总第94期标题=妇女生育权实现的法律保护英文标题=Realization o
【期刊年份】 2000年【期号】 4
【页码】 22
【摘要】

生育权作为一个法律概念,在现代社会有着特殊的含义,妇女生育权的实现与社会经济的稳定增长和持续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政府必须运用经济的、法律的和必要的行政手段,通过物质利益的导向作用,来保护、影响并引导人们的生育行为。

【英文摘要】

As a law concept,women’S breeding fights have special significance in modern society.Its accomplishment bears close relationship to the stele advancement and sustained development of society and economy.It is demonstrated that to implement sustained development strategy and to attain the macro-objective for population control,the government must guide the breeding pattern through leverage of material profits with proper economic,administrative and legal meatsur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439    
  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指出:“我国是人口众多,资源相对不足的国家,在现代化建设中必须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控制人口增长,提高人口素质,重视人口老龄化,是我国面临的一大现实课题,对此我们必须予以认真思考并提出可行方案。创造良好的人口环境是政府实行宏观调控的一项重要职能。政府必须运用经济的、法律的和必要的行政手段,通过物质利益的导向作用,来保护、影响并引导人们的生育行为。
  一、生育权的产生及妇女生育权的内容构成
  从生理的角度看,每个公民一旦进入能够生育后代的性成熟期,即获得了生育权。生育权的产生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它是人类维护人口生产延续不断的一项自然权利。但是,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人口状况和一个社会的经济、资源、环境等之间的关系变得日益密切,同时和一个社会的社会福利、国民的生活水平密切相关,并直接地影响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因此,生育权在现代社会不再只是一个自然的权利概念,而已经成为一个法律概念。从法律意义上讲,生育权是指一个国家为了保证人口质量和控制人口数量以法律的形式赋予已婚公民的一项民事权利。生育权的主体只能是存在合法婚姻关系的公民,未达法定婚龄或虽具备结婚条件但未结婚的人,均无生育权,一切非婚生育均为非法生育,都是法律所禁止的。具体来讲,包括以下几种情形:(1)未婚同居的生育;(2)未达法定婚龄的生育;(3)遭强奸的生育;(4)已婚而与人通奸的生育;(5)通过人工受精非婚生育。以上种种,均为法律所禁止。
  过快的人口增长,对一个社会的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深远的。我国在1949年以后的相当长一段时期,由于在人口政策上的失误,使中国的人口陷入了盲目增长的状况。1963年我国人口增长率高达43.3%0,引起了国家的关注,我国政府开始对人口生育进行有计划的控制。但“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使原已开始的计划生育工作再次处于无政府状态,直到70年代,国家才开始全面推行“计划生育”政策。虽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努力,取得了相当的成效,但目前我国的人口状况依然相当严峻:一是人口基数大,总人口已经逾12亿,超过全球所有发达国家的人口总和,预计到21世纪中叶,中国人口将达15~16亿;二是人口老龄化趋势严重;三是劳动年龄人口激增,就业压力沉重,市场经济与人口就业矛盾突出;四是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流动人口剧增,亦成为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上述种种,都说明了生育问题绝不是单纯的个人问题,事实上,任何现代国家都以法律的手段对人们的生育行为加以控制。而社会对婚姻行为之所以加以控制主要不是由于担心人们的性行为,而是由于担心人们生孩子。所以,各种社会几乎都毫无例外地规定,任何孩子都应该有一个社会学意义上的父亲或母亲。也许正因如此,社会才制定了各种婚姻规则。婚姻规则决定了孩子的社会地位,并给孩子的社会化以保证。几乎任何社会都将私生子看作是一种负担,而作为一个私生子也将面临着一系列的不利因素。因此,合法与非法就成为了人类家庭的一个基本特征。
  妇女生育权作为一项民事权利,其具体内容由一个国家的法律所规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国家,其具体内容是不尽相同的。从我国现实的人口状况出发,依据我国的《宪法》、《民法通则》、《婚姻法》、《收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母婴保健法》、《劳动法》、《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等法律和行政法规,我国妇女生育权的具体内容包括:(1)已婚夫妻的依法生育权和不生育权;(2)已婚夫妻依法实行计划生育权;(3)育龄夫妻的优生权;(4)获得避孕和节育服务权;(5)生命健康权;(6)人身安全保障权;(7)人格尊严权;(8)孕产期和哺乳期不离婚权;(9)孕产期和哺乳期不被解雇权;(10)产期休假权;(11)劳动时间哺乳权;(12)孕产期和哺乳期受特殊劳动保护权;(13)孕产期和哺乳期享有医疗保健权;(14)享受生育社会保险待遇权等。
法宝

  对于上述民事权利,凡符合法律规定的主体均可依法享有,但也可以不行使。从另一方面讲,作为一项法定权利,国家有义务保护公民上述权益的实现,同时为公民行使该项权利提供必要的条件和保障。
  二、妇女生育权实现的法律保护措施
  妇女生育权的最终实现同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是密切相关的,作为一项法定权利,当它同群体利益、国家利益发生矛盾、冲突的时候,个人的生育权同样要受到限制。一个国家或社会是鼓励还是限制个人生育,往往要受制于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根据我国的人口现实,我国政府提出了一系列旨在实现人口全面控制的政策,通过加强生育立法,使妇女的生育权得到保障,同时使社会的人口增长同社会经济的发展、资源的合理利用和环境状况的改善等协调起来,为中国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可能。
  (一)实行生育数量的法律控制,坚持“少生”
  坚持“少生”,是基于我国庞大的人口基数这样一个现实而提出来的。早在70年代中期,我国政府就正式提出“晚、稀、少”的计划生育口号,在1978年的《宪法》中又明确规定:“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育”,第一次以法律形式确立了计划生育政策。1982年《宪法》再次明确规定“国家推行计划生育”,并规定“夫妇双方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婚姻法》第12条也规定:“夫妻双方都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上述规定是一切有生育能力的公民都必须遵守的法律准则,它以法律的形式明确规定了计划生育是夫妻的双方义务,而非单方义务。在此基础上,我国《婚姻法》第5条还规定:“晚婚晚育应予鼓励”,鼓励公民自觉实行晚婚晚育,为控制我国的人口增长做出贡献。至此,计划生育成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
  为了保障每个公民生育权的实现,我国现行有关的生育立法规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一对夫妇均可享有一胎的生育权,即为了控制人口的过快增长,我国普遍推行的是“一胎制”。在此基础上,对公民二胎或三胎的生育权作出相应的限制。必须认识到,对于公民生育数量的限制不等于生育权的剥夺。限制过量生育既是社会共同体的利益导向所需要的,也与生育决策者的切身利益相关。对妇女生育权的数量限制是为了更好地实现公民的生存和发展权利。从现行的有关立法来看,某些限制性条款存在诸多弊端,不利于实现人口数量的控制目标。如部分省、市的有关生育条例规定:“残疾军人家庭可生两个孩子”,虽然该规定是基于残疾军人家庭正常劳动力不足而给予的特殊生育待遇,但事实上,这类规定不但不能解决该类家庭的劳动力缺乏问题。而且还会加重家庭乃至社会的负担,与其给予生育优惠待遇,不如给予经济上的直接补助。此外,近年来随着我国再婚率的上升,“再婚夫妇能否再生”问题变得也越来越突出。80年代以来,各省、市陆续对此作出规定,这些规定有可取之处,但也有不合理的有待改进之处。如《福建省计划生育条例》中规定:“夫妻一方或双方再婚,再婚前生育孩子合计不超过两个的,允许再生”,该规定赋予了再婚夫妻中无子女一方以生育权,但该规定也给一部分特别是“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夫妻一方,希望通过再婚达到生育的目的创造了条件。此外,“非农业户口,夫妻双方均为独生子女,只有一个孩子,可再生育一个孩子”的规定也应予以取消。但对再婚夫妻双方再婚前均无子女或再婚后均无依法随其生活的子女的,可以允许再生。此外,对夫妻婚后无生育,依法收养子女后怀孕的,可准生。对孩子死亡或第一个孩子患残疾不能成为正常劳动力的家庭,经县级以上人民医院证明,可以再生,但应从严控制。
  根据我国城乡的差异及其特点,可以在城乡之间作出不同的生育胎数的规定,但应以不影响我国整体人口控制目标为原则。同时,笔者认为,还应当削弱地方人口计划、规划、政策在计划生育工作中的比重,通过国家的专项立法明确规定公民生育子女的法律条件和生育胎数,以规范公民的生育行为。
  (二)积极依法实行“优生”,全面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智慧、李学兰.亲属法原理与实务——婚姻、收养、监护与继承(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7.

{2}杨遂全.中国人口法制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5.

{3}穆光宗、陈卫.走向21世纪的中国人口:形势分析与对策思考(J).开放时代,1999,(3).

{4}李翰章、周炎生.我国的计划生育人权状况(J).人口研究,1999,(3).

{5}(美)莱斯特·布朗.人口增长对世界的16种影响(J).马忠元译.编译参考,1999,(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43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