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论早期特许公司
【副标题】 现代股份公司之渊源【英文标题】 On Early Stage Franchise Corporation
【英文副标题】 Origins of Modern Joint—stock Limited Company
【作者】 虞政平【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公司法
【中文关键词】 特许公司;合股公司;特许状;法人人格;资本与股份转让;集中管理;有限责任
【英文关键词】 Chartered company;joint—stock company;charter;legal entity;capital&transferability of shares;centralization of management;limited liability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0)05—052—1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0年【期号】 5
【页码】 52
【摘要】

世界两大法系公司法都经历过早期特许公司这一共同的发展阶段。对早期特许公司的研究,如对特许公司之前的行会、普通合伙以及有限合伙等主要商业组织,特许公司兴起的社会背景及发展历程,特许状之种类、期限、费用及主要内容,特许合股公司法人人格、资本与股份转让、集中管理以及有限责任的法律发展等问题,进行深入考察和研讨,将为研究早期特许公司以及探寻现代股份公司的渊源提供极有价值的参考,从而为健全、完善现代股份制企业制度提供历史借鉴。

【英文摘要】

The Corporation laws in the two legal systems in the world have undergone the early stage chartered company,the common stage of development,but the study on the early stage chartered company was limited.Thorough investigation and discussion will be cOnducted on the following issues:guild prior to chartered company;major business organizations including general partnership and limited partnership;social background and course of development of a rise in chartered company;the type,duration,and fee of charter and the main subjects;the legal entity of chartered company,transfer of capital and stock,centralized management,and development of laws on limited liability.It will provide extremely valuable reference for the study on early stage chartered company,and for seeking the origins of modern corporation limited by shares.Historical reference will be provided for establishing and perfecting the system of modern joint stock association thereb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412    
  
  当今世界范围内,无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公司形态企业均具有绝对的优势,而其中以开放性募集资本及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为主要特征的股份形态公司在英美及大陆两大法系中又占居核心的地位。这不仅是因为此类公司在各国乃至世界经济舞台中创造财富比例的突出贡献;更主要是因为现代公司法之重心在于此类公司之规范与调整;同时,其它公司形态之法律规范,如集团性、跨国性公司以及封闭性募集资本而两权不分离的有限公司等,均以股份公司形态的规范为参照而制定。可以说,现代公司法的基础应为股份公司之调整规范,现代公司法之发展仍在于此类公司规范的不断修订与完善。正因如此,现代股份公司渊源何出?其之前的发展形态又是怎样?此类问题不断地激发人们研究与探寻的热情!
  正如大多数学者所普遍认可的,现代股份公司的主要渊源应为早期特许公司,然有关早期特许公司的具体的发展历程以及法律特征等,有待人们更全面更深入的研究。本文即意在为此作一尝试。
  所谓早期特许公司(chartered company),是指发源于欧洲开始于公元14世纪,盛行于16至19世纪中叶,由国王凭其特权或议会通过特别法令,以授予特许状方式而设立的公司{1}(P.153)。在其之后即为现代注册公司的日益兴起与发达。就更为广泛的意义而言,即便当代各类公司的设立普遍采取自由注册的方式,但由国家政府机构或议会之类权力部门特别许可成立的公司亦并非少见;当然,人们也应当能够区分,由于现代商业连锁经营所需,世界范围内广为发展的商业特许与被特许公司,显然均不在本文探讨之列。
  世界两大法系公司法的发展历程,都曾经历过早期特许公司这一共同的发展阶段。为更好地了解特许公司产生的组织基础,在此先就其之前的商业组织予以概略的考察。
  一、特许公司之前的主要商业组织
  中世纪时代,两大法系商业组织的启蒙发展,有着极为相似的发展历程,这也许是由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或者说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发展之共性所致。起初发展起来的商业组织有着很多不同名称、不同的形态,但主要而言应为行会、普通合伙及有限合伙三种,以下分别予以介绍:
  (一)行会
  中世纪行会的起源,是一个复杂而又有很多争论性的问题,有人认为,行会是从罗马的“公会”(collegia)和“秘密会社”(sodalitates)得来;亦有人认为,行会的起源,在于古代日耳曼原始社会中这个或那个团体,如古代日耳曼“酒会”(convivia),或为自卫而组织的“部落亲属会”(frithgilds);还有人认为,行会的胚芽萌发于庄园经济的小天地中;当然也有历史学家从教会各种类型的教区会社或兄弟会里找寻行会的起源{2}(P.435—437)。
  行会,在中世纪的欧洲又名基尔特(guilds),是由技能工匠及贸易商人为了共同利益及成员保护而自愿组成的并由成员承担会费(gild、geld)的同业协会{3}(P.714)。“大约公元1000年,商业和工匠基尔特在北欧出现,它们致力于增进会员们在社会、宗教各职业上的利益,帮助受灾会员、援助他们的家属、至少从13世纪开始,基尔特规定产品标准、安排培训、建立法庭以维持会员间和平,并形成了它们自己的习惯法规范;它们确定工作时间、销售方法、价格和产量”{1}(P.390)。
  欧洲最早的基尔特法规11世纪在英国出现{1}(P.390),而行会组织几乎遍布欧洲当时已兴起的所有大小行业。以佛罗伦萨为例,大行会便包括公证人、进口布匹商、银行家和钱兑商、呢绒布商、医生和药剂师、丝商、皮货商七种行会,而小行会通常有屠夫、鞋匠、铁工、皮革工人、石匠、葡萄酒商、烘面包工人、油脂商、猪肉屠夫(与一般屠宰分开的专业)、麻布商、锁匠、武器匠、马具匠、马鞍匠、木匠、旅馆主人,计16个{2}(P.440)。
  随着基尔特势力的不断壮大,随着中世纪各大小城市通过特许方式纷纷取得独立与自治的权力,基尔特日益成为城市中管理经济生活的重要代理人,并也纷纷效仿自治城市特许的做法,努力向皇家申请特许状,以求获得特别领域管理的特权甚至是垄断经营之权力,以至于原本自愿建立的协会之类的基尔特发展成为特许基尔特(the chartered guild),后来海外特许贸易公司的形态之一——特许管理公司(chartered regulated com—party),便直接源于特许基尔特的海外延伸发展。在此应当指出的是,无论是前期自愿性基尔特组织,还是后期垄断性特许基尔特组织,它们均不以共同帐号以及分红的方式从事经营,因而与后来商业经营统一主体的概念还相距甚远。
  (二)普通合伙
  普通合伙,当为人类商业发展史中较早采用的一种商业经营形式。罗马法时代即有索塞特(societas)之类的组织形式{4}(P.6);至中世纪时代,随着农业积累与商业的发展,索塞特名称下的经营模式于12至13世纪已广为欧洲大陆人们所熟知{5}(P.93);当然在意大利称之为compagna{5}(P.93),而在英国则称为partnership。无论其名称有何不同,然该经营之主要特性——每一合伙人对合伙债务无限连带地承担责任,却是相同的。
  大多数人认为,普通合伙(general partnership)来源于家族型的商业企业,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家族型合伙制方逐渐向并无血缘纽带联系的其他个人开放{6}(P.603)。然可想而知,由于其无限连带责任的特性,其开放的程度总是有限的,其合伙人之范围仍多局限于家庭成员、亲戚以及彼此较为亲密较为了解的一些群体。很难想像人们会与陌生人轻率结下商业盟约,并自愿许诺对因陌生人过错造成的任意损失承担连带且无限的责任,无论如何这不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关于普通合伙形态下无限连带责任的兴起,虽无具体的细节可供考证,但有几种可能的解释也许能带给人们以启发:1.在意大利朗哥伯德(longbard)地区,有这么一种惯例,即家庭中的每一亲近成员均应连带且无限地承担由于合同或刑事的原因而发生的全部责任;2.在中世纪意大利其它地区的一些司法实践中,合同项下的借款人之间应承担连带责任,这是当时非常重要的审判原则;3.再一种可能的解释,无限责任来源于早期的复仇习惯,亦即亲属、同胞、债务人或者罪犯的同伙等均有可能因被报复而牵连受罚{5}(P.123)。总之,正如当今的人们普遍赏识有限责任的经营方式一样,无限责任的合伙经营方法在当时亦的确曾广为流传。事实上,在信用制度还不甚发达,但信用保证又为商业所必需时,无限责任无疑成为最佳的信用替代品,人们借此来确信交易的安全,人们因此而颇为青睐无限责任,这显然是常理之举。
  普通合伙经几个世纪的推广发展,至15、16世纪时,已发展出较为完善的类似现代合伙所采用的各项规则,如联合帐号共同经营之规则、每一合伙人均以全体合伙代理人之身份对外从事经营的代理规则、合伙事务依据多数票议决的投票规则以及根据人资股份的多少分配利润或分摊责任(当然要无限连带)之规则等等,这些经过实践日益发展起来的规则,随即为同时兴起的特许公司所借鉴,直接为特许公司的早期发展提供了参照模式,并随着特许公司向现代股份公司的过渡发展,普通合伙自身模式的日益完善,这些原本附属于普通合伙的早期规则,经不断修改与吸收,已成为当代公司法较为主要的原则与制度。
  (三)有限合伙
  大陆法系一种名为康孟达(commenda)的合伙,与上述索塞特(societas)合伙共为支撑中世纪贸易的两种最为重要的商业经营形态,英美法系的有限合伙便直接来源于大陆法系的康孟达模式。康孟达与索塞特最为重要的区别在于其成员责任的混合形态,亦即同一康盂达之中,不仅有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普通合伙人,同时还必有以投资为限承担有限责任的有限合伙人。因为普通合伙人对内对外代表合伙积极地经营,而有限合伙人却常常是不愿参加或被限定参加康孟达合伙的管理,且其身份一般不向外披露{3}(P.1142),故在外人看来,有限合伙人犹如一个正在睡觉的合伙人(sleeping partner),常常也被称为隐名合伙人(dormant partner)。
  康孟达的合伙形式,来源于阿拉伯人商业联营的委托经营制,并与教会禁止放债生利的法令密切相关{6}(P.602)。在穆罕默德时代,委托制已成为当时富商之间盛行的一种合伙形式,亦即一个以一笔确定数额为入资基金的投资人,与一个不予限定责任的实际经营合伙人所达成的委托经营的业务关系。在阿拉伯人中间,“委托”之所以盛行,应该归功于人们处心积虑地逃避伊斯兰教法律中反对放债生息的规定{6}(P.602),委托投入资本通过经营而分红,与放债生息的做法形式上总是有所区别的。随着伊斯兰教的征服,这种形式从阿拉伯半岛传遍了整个地中海世界。
  至公元11世纪,从意大利的威尼斯乃至整个欧洲大陆,康孟达合伙之类的形式已被广泛运用于各类海外贸易以及高风险事业之中{5}(P.92)。例如,地中海沿岸的航海贸易,由于海上气候之变化莫测、海盗行为的猖狂掠夺以及各地域政治团体的报复与战争,无疑具有巨大的风险;船主或经营者与驻在合伙者或投资者{6}(P.605),通过各自提供每次航行所需资本(钱款或货物)之某一比例(一般前者为25%、后者为75%){5}(P.92),以每次航行独立签约的方式从事航海联营,事后按照各自提供的比例分享利润。后来,每次航行单独签约的方式为一定期限的联营协议所替代,从而使此类合伙形态日益走上稳定发展的轨迹。至公元15世纪时,其与索塞特之类的普通合伙已并驾齐驱,共同成为当时非常流行的两种商业组织。
  事实上,康孟达与索塞特一样,都是一种合伙性质的协议,人们借此从事商业的联合经营,并按标准的模式或事先特别的约定来处理内部管理、盈亏分配以及最终的责任承担等。但总体而言,以康孟达为象征之有限合伙比以索塞特为象征的普通合伙更具有时代的开拓价值。它不以成员之间关系的亲近为一定条件,它使得拥有资本却无心管理或无能管理的投资者可以因有限责任而放心地投资,它首次实现了资本所有权与经营权的适当分离,使那些资金相对微薄之人,甚至下层教士们亦开始参加到海外贸易中来{6}(P.1606),它在更为广泛的领域聚集资本,从而推动了资本与才能管理者的有机结合,使新兴大企业的诞生成为可能。有限合伙聚集资本以及有限责任的原则,直接为随后兴起的特许合股公司所吸收,为特许合股公司的发展提供了最为重要的原则支柱,从而亦积极推动了现代股份公司之兴起。
  二、特许公司的发展历程
  (一)特许公司兴起的社会背景
  特许公司之兴起与发展,事实上是前述各类商业组织力量与以皇权或议会为代表的国家力量联合推动的产物。公元16世纪前后,欧洲范围内普遍兴起的特许公司发展态势,绝不是一种偶然的现象,而是有着其相应的政治、经济、技术、思想意识等深厚的社会背景:
  1.就政治而言,公元814年查理曼大帝去世后,欧洲政治四分五裂,公元1296年法国腓力四世在向教士征税问题上战胜教皇卜尼法斯八世,从而结束教皇至高无上的权力{7}(P.28—30),欧洲范围内各个强大的民族君主政体得以日渐崛起。这些大而新的政治统一体,势力不断增强,国家机构逐渐完备,在调动人力物力从事海外冒险事业方面作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哥伦布和达·伽马所取得的巨大航海成功,便与西班牙和葡萄牙朝廷的支持密不可分,而特许公司的兴起则首先是从海外冒险事业开始,君主们不仅以颁发特许状甚至还动用皇家海军作后盾的方式,直接推动了特许公司的日益壮大。
  2.就经济而言,中世纪时西欧地区经济的显著发展是促使西欧向海外扩张的一个无可争辩、显而易见的因素{7}(P.18)。西欧经济除了在14世纪由于连年的粮食欠收和饥荒曾衰退外,在中世纪早期及以后的世纪里,一直保持相当稳定的增长。经济增长下的人口增长以及农业的发展相应地促进了商业和城市的发展,不仅欧洲内部互补有无的贸易在不断发展,而且欧洲和外部世界之间的贸易也在发展。由于明显的地理方面的原因,欧洲完全做不到自给自足,它迫切需要香料和其他外国产品,欧洲的消费者和生产者变得习惯于并依赖于外国的商品市场。这一切驱使商人们不得不去寻找新的产地、新的路线和新的市场,最终使欧洲人航行于各大洋,使欧洲商人遍布每一个港口。正是由于经济上的强烈驱动,商人们纷纷联合申请皇家特许,以凭国家权威作后盾实现自身经济的梦想。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3.就技术而言,直接为拓展海外贸易提供支持与保障的,当属造船、航海设备、航海术和海军装备等方面的重大技术进步{7}(P.25)。如果没有规模更大、速度更快、操纵更灵便的海船及航海设备,如果没有磁罗盘、星盘以及象限仪之类航海术的指引,如果没有较为精确的航海情报汇编以及地图的帮助,如果冶金学家没有发展铸炮技术而造船技术亦无法架设大炮于军舰,那么以拓展海外贸易同时又身兼殖民功能的特许公司便无法实现其掠夺的梦想,至于抵达遥远的印度以及南北美洲等地开拓贸易的设想只能是空中楼阁。
  4.就思想意识而言,欧洲有一个强大的推动力——一个牟利的欲望和机会,一个使牟利得以实现的社会--和体制结构{7}(P.32)。它拥有向外猛冲的推动力,基于欧洲与外界进行贸易的传统,欧洲对外国产品的确有着真实而强烈的需求。再加商人们在民族君主政体中所享有的特殊政治权力和社会声望,以及君主们急求富强以便互相抗衡的竞争心态,如此商人们与君主们互为迎合,共同追求特许公司的兴旺与发达。
  (二)特许公司的一般发展规律
  “company”(公司)一词,首先为海外冒险事业所使用,而通过皇家特许状授予公司以特权的做法则在公元14世纪即已开始,但直至16世纪,由于海外贸易的扩大,此类特许公司方普遍起来{8}(P.12)。此后,历经三个半世纪左右的发展历程,至公元19世纪中叶前后,随着普遍特许制向自由注册企业制度的过渡,特许公司占据企业形态主流的地位才日渐从历史上消退下来。特许公司如此多个世纪的发展历程,尽管不可能走千篇一律的道路,但总的而言,我们可从以下的方面得出发展规律的启示:
  1.由特许管理公司(chartered regulated company)[1]向特许合股公司(chartered joint—stock company)规范发展。特许公司兴起之初多以特许管理公司的方式运营,而所谓特许管理公司,其实不过是特许行会或者说特许基尔特组织的海外延伸,其运营原则与现代公司仍相去甚远。由于海外贸易拓展所需,一些原本已从事境外贸易的行会或者说商业冒险组织,通过申请获得了皇家特许状,开始以统一的名称以及垄断的方式从事经营。然此类公司内部各个成员在交纳一定的进入费(entrance fee)并接受某些管理条件后,其各自的经营仍是独立的{9}(P.4),成员之间没有共同帐目,亦不彼此共享利润或共担风险,仍然是各自经营各负盈亏{10}(P.488-489)。他们唯一共享之处,乃是以某一管理公司之名义享有某一特许状下某一特定海外地区以及某一特定贸易领域的对外垄断权。在早期商业行会一直占据商业主导地位并主要推动海外贸易发展的情形下,特许管理公司的经营模式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然随着海外贸易的进一步扩大,即便是有规章约束的成员之间的商业竞争亦必然会产生不利的影响;何况海外贸易的确风险巨大,仅凭个人之力无法抗拒时时发生的巨大损失;最为主要的是,贸易的扩大对资本来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为有效更大规模更为稳定地募集资本的要求,最终使特许管理公司这一松散的联合体,让位于更加紧密、帐号联合、风险共担、利润共享的特许合股公司。这类合股性公司显然是在吸收普通合伙尤其是有限合伙的资本及管理原则的基础上发展而来。虽然,早期的“合股—joint stock”还只是出于商人存货联合经营所需,但后来的合股则已完全具备了面向社会募集资本之含义。无论对内还是对外而言,特许合股公司完全是一个资本的集合体,有着统一的公司利益,有着联合的抗风险能力,有着资本与管理的分离体制,可以说,唯有特许合股公司才是现代股份公司的真正源泉所在。
  2.特许公司由海外贸易领域向国内各行业领域延伸发展。最早的一批特许公司都是由于海外贸易拓展所需而组建。如英国不同年限所组建的1505年安特卫普冒险商公司(the Merchant Adventurers)、1530年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公司(the Merchant to Andalusia)、1555年俄罗斯公司(the Russia company)、1581勒旺公司(the levant company)、[2]1606年佛吉尼亚公司(the Virginia company)、1618年非洲公司(the Africa company)、1670年哈得逊海湾公司(the Hudson Bay company)、1711年南海公司(the South Sea company);以及东印度公司名下由英国1600年、荷兰1602年、丹麦1616年、法国1662年等不同国家不同年限所组建的从事相同区域航海贸易的竞争性公司{28}(P.139)(P.36)。这些早期的海外特许贸易公司均不同程度地取得了成功,并以此带动或激发了国内市场的进一步成熟与发展。由此,海外贸易所取得的成功的组织经验亦被充分借鉴到国内新兴产业的发展上。以英国为例,1608年特许了以矿业开采为目的之皇家矿业公司(the Mines Royal),1606年特许了以城市供水为目的之新河流公司(the New River·company);而至17世纪期末时,以工业制造为目的之特许则超过了以海外贸易为目的的特许数目,如纸业、皮革、绒绣、丝绸、纺织等众多新兴制造企业均以特许公司形式开展经营{29}(P.20);与制造业几乎同步的银行、保险类金融产业特许亦逐渐发展起来,如1694年经议会特许组建的英格兰银行便可谓典型之代表{30}(P.20);而至19世纪初,以聚集更大规模资本因而资本亦相对更为分散的铁路、运河类企业亦同样是经议会的特许才获得合法的经营资格。可以十分肯定地说,特许公司形态从最初的海外贸易尝试已随时代的发展覆盖了国内几乎所有的新兴产业领域。
  3.特许公司与其它非特许企业相辅相成、共同发展。当我们关注特许公司发展的同时,亦注意到其它非特许企业也在挣扎中前进。事实上,早期的一部分特许公司便是在已经事实经营的企业基础上发展而来,如英国1555年特许成立的俄罗斯公司,实际已在1553年经协议而组建{31}(P.16)。所谓非特许之企业一般有以下几种:(1)管理及资本转让具有封闭特性的普通合伙;(2)半开放性的有限合伙;(3)名为合伙但实际资本已分为诸多股份,且股份转让无须其他合伙人的认可,充分具有开放之特性,充分体现资本之集合,不再强调管理与资本的必要结合,此为事实上的合股公司。这些非特许企业的一部分经实力壮大申请获得特许后不断补充到特许公司行列之中,另一部分则由于特许申请费之高昂或其它原因等继续以非特许企业形态存续发展。这后一类非特许的企业在英国普通法中,一般均被视为合伙组织{11}(P.3)。可想而知,合伙形态中无限连带责任以及因成员死亡而轻易解散等诸多因素是多么不利于大型企业之发展;尤其是诉讼上的困难,当合伙要发起诉讼时,必得所有合伙人为原告,当合伙被诉时,所有合伙人必得为被告{9}(P.33);而若是获得特许,企业被授予法人人格,甚至是合股者获得有限责任之特权,那么这一切的不利都将被消除。总之在特许公司为皇家所认可,为议会所批准从而成为社会主流发展的企业形态时,其它非特许企业,尤其是非特许的较大规模的事实合股公司之发展显然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4.特许公司的发展历程始终表明了对公共利益之普遍关注。如果说早期航海贸易的特许实现了投资人的发财心愿,那么更大程度而言,则代表了各国君主们富国强民之梦想。随后国内发展起来的运河、收费公路、桥梁、城市供水以及银行、保险、铁路等等之特许,则更是与公共利益密切相关。在各类特许状之用辞之中,我们经常能看到此类特许申请如何有益于公共事业或对公共事业如何重要之类的表述;而若就某一特许公司之发展与某一国公共利益之关系作比较时,无论是在英国还是在欧洲大陆,我们总能发现其中的紧密关系{5}(P.147)。同样,在早期的美国,如果公司是为实现公共利益的目的,那么定能较为容易较为优先地获得特许{12}(P.587)。后来由于制造业的广泛特许似乎冲淡了特许公司公共利益的特性,但即便在企业普遍采取自由注册的今天,大多数国家仍将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企业纳入特许成立之行列,这与早期特许公司以公共利益为重心的特性密切相关。
  三、特许状
  当今世界范围内公司之成立普遍以注册执照的颁发为认可文件,而早期特许公司则以特许状之颁发为成立的前提条件,这是两者最为显著的区别标志之一。当时,特许状几乎魔力般地吸引着发财致富的人们,其珍贵之价值为投资者梦寐以求{13}(P.1913),而特许状的获得亦的确犹如法宝一般为人们实现财富的梦想鸣锣开道。
  (一)特许状之种类
  一般而言,特许状可分为皇家颁发及议会颁发两大类。由皇家颁发特许状(charter)的历史可追溯到更为早期的年代;它是由国王通过加盖国玺的方式赋予受特许的对象以特别或豁免的权力;它主要颁发给公共机构、大学或类似之团体,尤其是颁发给自治城市{1}(P.152)。保存下来的诸多城市档案中我们均不难发现城市特许状的身影,如1096年第南特城特许状、1127年圣奥麦城特许状等{2}(P.422-423)。进一步的演化,皇家特许状的颁发亦被借鉴到行会乃至公司的发展之中。以英国而言,授予公司的特许状多以和专利证书(letter patent)相同的方式进行,这种从专利证书借鉴而来的公司特许状,载有国王发表的公开指示并同样加盖国玺印章,而且由国王亲自见证;此类证书的目的,除用于授给个人或公司没有特许证就无法享有的那类权力或特权外,还可用于设立贵族爵位、颁授出庭律师位次,当然也被用来授予新生产方法的第一位发明者以专利权{1}(P.550)。国王对特许公司的设立采取与专利证书相同的做法,这不仅表明了公司设立上的皇家特权,同时亦表明了这些从事航海探险贸易、国内开采与制造等特许公司的创造特性。事实上,航海贸易为的是新大陆的发现与征服,而开采与制造等亦必然涉及新技术的运用,故在当时的国王看来,赋予公司以特权与赋予创造发明者以专利特权,几乎是相同意义之事。
  在国王颁发特许公司设立令状的权力始终保留的情形下,议会批准设立特许公司的权力也在不断的争取与扩大之中。尤其是一些直接涉及公共利益的事业,在特许公司兴起之初即已纳入议会审批权限之中。如前述曾列举的英国1606新河流公司,由于其从事的乃为城市供水之事业,故其设立直接由一项议会法令(act of parliament)而批准{9}(P.18)。随着欧洲各国议会代表民权民意与皇权斗争的胜利,议会通过特别法案颁发特许公司设立令状的权力占据上风,如英国1688年革命后,国王的特权受到了限定,其颁发公司特许令状的权力亦随之被限定,任何有关垄断或其它特别权力的公司特许,均应通过议会法令的认可{8}(P.122)。我们注意到许多早期曾由英国国王令状批准设立的拥有垄断权力的特许公司,在此之后亦都换取了议会特别法案的令状许可。
  (二)特许状的期限与费用
  早期特许状的有效期限几乎都不是永久性的,因特许公司之不同,特许状的有效期亦各不相同。但原始特许状可以不断地被展期,因而一个特许公司先后数次或数十次获得特许状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如英国非洲公司,第一次获得特许状为1618年,第二次为1631年,第三次为1662年,第四次为1672年;佛吉尼亚殖民公司则于1605年、1609年、1612年,几乎每隔三年便展期一次;勒旺公司则较为幸运,1581年第一次获得临时特许状后,1605年即已获得永久性特许{9}(P.16);而英国著名的东印度公司自1600年为女王伊利莎白特许成立后,其特许状一次次地被更新或补充,至1698年威廉三世时,新东印度合股公司特许状被颁发,至1709年,新老东印度公司又被特许合并,其公司全称亦改为“英国商人东印度贸易联合公司(the united company of merchants of England trading to India company){14}。就特许公司之特许状规定一定期限并可展期之做法,一方面不仅便于特许状之不断修正,以适应变化了的时代及公司自身发展的状况;另一方面,特许状的时限性,亦意味着皇家等始终可以保持终止公司继续设立的权力。事实上,特许公司在特许状期满未提出展期申请,或者未按时缴纳特许税费,以及申请状中带有非真实之建议等{13},特许状被取消的情形并非少见。而特许状下的费用,无论就申请还是就维持而言,均需投入极高的成本。特许状之申请费用,一般根据不同的公司按照不同的比例参照合股资本进行征收。如英国东印度公司,皇家参照其合股资本的5%征收特许税费,并由公司董事长及财务主管负责按季度分批缴纳;非洲公司则只按每股20先令缴纳特许税费,但哈得逊海湾公司则每股被征收5个英镑。一旦特许税费的比例被确定,而特许公司不能按期缴纳时,其特许状则可能被宣布无效{9}(P.5)。特许状下的费用,除按资本征收申请费外,特许公司还应按其进出口贸易品种之不同等级以及吨数多少向皇家缴纳税费{13};而有些特许公司则直接与皇家达成协议,同意将其利润的一定比例交付皇家,并以此协议的履行为条件换得皇家特许状的颁发{13}。正因特许状之申请及维持需要特许公司投入高昂之成本,故为避免如此代价的非特许公司方得以自发地兴起,而那些因经营不善濒临倒闭的特许公司之壳,亦自然成为廉价收购的对象。一些新的投机商通过收购经营不善公司的特许状,由此获得特许状下所赋予的权力,借此开展新的事业投机,曾相当普遍地流行,而著名的英国1720年泡沫法中便有关于禁止已死亡特许公司之壳非法转让的规定{15}。
  (三)特许状主要内容
  由于特许状颁发的年代不一、种类不同、主体各异,因而各特许状之内容显然是有所不同的。但总体而言,特许状一般包括以下主要内容{5}(P.138):
  1.有关特许公司主体特征的内容。如授予公司专享名称,授权拥有公司统一印章(common seal),明确公司特定目的,承认公司继承与延续的权力(perpetual succession),以及赋予公司无论就内部成员还是外部第三人均可以其管理代表或公司自身名称发起诉讼或进行应诉之权力(sue and be sued)。
  2.有关特许公司治理结构的规定。如授权公司组建股东会(a General court)与董事会(court of committees or Directors),任命董事长(Governor,又称总督)及副董事长(Deputy Governor)人选,确定董事会人数及投票规则,许可公司在一切方便妥当之地举行会议,以及公司有权自行制定章程、规则、条令等等。
  3.有关特许公司合股原则以及资本方面的规定。在早期特许状中,除了对合股原则可能确认外,对资本总数、股份数额以及认购份额等几乎很少涉及,但在后期的特许状中,我们不仅能见到以上有关资本的内容,而且关于资本与投票权之结合、资本股份的转让等亦都有所体现。
  4.有关特许公司成员有限责任原则的规定。事实上,除非特许状中有特别的关于责任限制的规定,早期特许公司之成员一般多承担无限责任{5}(P.142),直至18世纪末,人们对有限责任的需求逐渐体现到特许公司的申请之中,并在此后的特许状中,股东以其投资为限承担责任的条款方被经常的载入{5}(P.138)。
  5.有关特许公司垄断经营权的规定。垄断(monopoly)是早期贸易者最想得到的,亦是政府所希望支持的,故在早期特许状中,垄断权为必然载明的内容。垄断经营权可能是就特定地区特定贸易品种而言,亦可能针对特定矿藏、特定品种的制造而言。享有垄断经营权的公司一般被同时授予垄断处罚的权力,亦即公司有权对任何侵害其垄断经营权的他方主体进行惩罚,包括没收船只及货物、处以罚金、实施监禁等等,在有些特许状中,还明确规定此类处罚所得财物应由公司与皇家各半分成。[3]
  6.有关特许公司准政府职能之规定。这常见于海外贸易特许状之中。如授权公司可为保卫其贸易领域内的要塞、工厂、种植园等组建军队并实施军事的防卫;承认公司根据必要的原则可组建一至多个法庭,并有权在识法人员以及商人之中自行任命法官,审理断处案件。[4]特许公司准政府职能的赋予,一方面是由于遥远海外贸易的自身保护及秩序维护所需,另一方面也为政府凭借特许公司从事海外殖民创造了条件。事实上,英国从本不强大的一般君主国家崛起为世界上曾经最大的日不落帝国,其所凭借的力量除政府自身的外交与军事征战外,其以东印度公司为代表的包括非洲、美洲各大小不一、具有准政府功能的海外贸易特许公司,为其帝国之建立更是发挥了直接的作用。欧洲各国纷纷建立起来的海外贸易特许公司,不断地抢占世界市场,瓜分势力范围,各国之间、各特许公司之间不断地因此爆发战争。另一方面,这些被授予充分准政府功能的海外贸易特许公司,在进行贸易的同时,不仅为了军事的防卫,而且为了贸易财富的军事掠夺,给其贸易足迹所至的世界各地造成了深重的灾难。一部海外特许公司发展史,即为一部世界殖民发展史,海外特许公司带给欧洲普遍繁荣与富强的同时,亦给世界其它各地人民留下了至今抹不去的伤痕。
  以上所谓特许状的主要内容,只是表明特许状通常所关注的问题,但并不意味着每一份特许状都将涵盖以上内容。像英国太平洋航海公司(the Pacific Navigation company)1845年所获得的一份附加特许状,其内容则仅为准许公司董事们有权在英格兰及威尔士举行会议,除此别无其它。而众多议会特许状经常仅就某单项事由做出特许,如仅授予诉与被诉的权力、仅确认成员责任的限定、或者仅允许公司购买土地等。
  四、特许合股公司的法律发展
  人们都知道,法人人格、股份的自由转让、集中管理以及有限责任,乃为现代股份公司的四大特征。本文在此所要考察的是,这些现代股份公司之主要特征与特许公司尤其是其中的特许合股公司的法律发展有着怎样的关系?换句话说,特许合股公司的法律发展是怎样承前启后地为现代股份公司之主要法律制度奠定了基础?
  尽管与特许合股公司并存的还有其它大量非特许合股公司之类的企业,它们也事实上为现代股份公司法律原则与制度发展作出了贡献。但毕竟特许合股公司方是现代股份公司之前多个世纪中占据主流的、为皇家及政府所认可并极力推动的公司形态,一切当时其它企业形态所创造或发展起来的合股公司制度均为特许合股公司所吸收并通过它实现法律的正当承认与延续。正是基于这样的角度,特许合股公司的法律发展才成为考察现代股份公司发展渊源应首要关注的焦点。
  特许公司从14世纪开始兴起,16世纪得以主流发展,至19世纪初已成普遍发展的态势。如此长时间的兴旺与发达,其为公司法律制度的演化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以下围绕现代股份公司四大特征之形成,来具体考察特许合股公司的法律进程。
  (一)法人人格
  法人人格在商事领域的最早法律运用,当属特许公司。如果说起初特许管理公司法人人格还不甚明显的话,那么至特许合股公司形成时,独立法人人格的特征已完全成型。这也是特许合股公司向现代股份公司演化进程中最先迈出的具有决定性的一步。
  人类事务需要合作处理的共同需求,使团体与组织之类的概念早已根深蒂固于人类的认识之中。罗马法时代有关组织或团体之类的词汇已很普遍;[5]而公元12至13世纪时,类似现代法人的概念首先从大学、教会团体乃至自治城市等组织中兴起{1}(P.211),象牛津与剑桥大学便可谓英国最早法人的象征{16}(P.495)。此时,法人概念之中首先被注入的便是特许的理念,亦即法人不会自然生长而成,非经教皇、国王以及议会的特许(concession),各类组织均不得为法人{16}(P.490)。法人虽经特许而成立,但当时法人理念之所以为社会或法律所接受,更主要在于以法人名义拥有财产、为诉讼行为以及区分团体与成员责任等客观所需。例如,男女修道院可以拥有土地,但土地却不为每一修女或教士所共有;修道院亦可能面临诉讼,但不应每一修女或教士共为原告或被告,甚至将修道院引发的责任波及每一修女或教士的私人财产,大学及自治城市的法人理念亦莫不如此。当时为法律所认可的法人形态主要有两种:一为独体法人(corporation sole),它是通过某一职务的继任及延续而形成,其以法人的名义有权永久保留其名下的财产;二为合体法人(corporation aggregate),如大学、自治城市、男女修道院等,它们同样可以法人的名义永久性享有其名下的所有财产。
  特许公司发展之前的行会与当时的镇区、教区等均不属于法人{16}(P.490)。行会即便获得特许而成为特许行会之后,其主要的目的亦只在于为其成员获得某一商品或某一贸易领域的垄断

  ······

法宝用户,请登录小词儿都挺能整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戴维·M·沃克.牛津法律大辞典(Z).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

{2}(美)詹姆斯.W.汤普逊.中世纪经济社会史 (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3.

{3}Bryan A.Garner(editor in chief):BLACK’S LAW DICTIONARY,West Group,1999,seventh edition.

{4}David Milman:REGULATING ENTER PRISB—一Law and Business Organisations in the UK,1999,P.6.

{5}Tony Orhnial:LIMITED LIABILITY AND THE OORPORATION.1982.

{6}(美)詹姆斯.W.汤普逊.中世纪晚期欧洲经济社会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7}(美)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1500年以后的世界(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2.

{8}Paull.Davies:COWER’S PRINCIPLES OF MODERN 00MPANY I AW,1997,sixth edition.

{9}Ronald Ralph Formoy:THE HISTORICAL FOUNDATIONS OF MODERN COMPANY LAW,1923.

{10}(法)布罗代尔.15至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第2卷)(M).北京:生活、读者、新知三联书店,1993.

{11}Kenelm Edward Dighy:THE SALE AND TRANSFER OF SHARES IN(X)MPANIES. 1868.

{12}Phillip 1.Blumberg:LIMITED LIABILITY AND(X)RIRATE GROUPS,journal of corporation law,summer,1986.

{13}Cecil T.Carr:SELECICHARTERS OF TRADING COMPANIES(A.D.1530—1707)。1913.

{14}S.V.Desika Char:READINGINTHECONSTI- TUTUIONAL HISTORY OF INDIA,1983.

{15}See:6.Geo.1.C.18—THE BUBBLE ACT. 1719.

{16}THE HISTORY OF ENGLISH LAW(Before the time of Edward.1899.

{17}K.N.Chaudhuri:THE ENGLISH FASt INDIA COMPANY,1965.

{18}(British):18 & 19 vict.C.133——THE LIMIT ED LIABILITY ACT.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41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