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海商法研究》
记名提单托运人货物控制权与收货人提货权研究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shipper''s right of control of goods and consignee''s right of delivery of goods under the straight bill of lading
【作者】 周燡【作者单位】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四庭
【分类】 物权【中文关键词】 提单;记名提单;货物控制权;提货权
【英文关键词】 bill of lading; straight bill of lading; the right of control of goods; the right of delivery of goods
【文章编码】 1003-7659-(2013)04-0003-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4
【页码】 3
【摘要】

记名提单作为提单的一种,在海上货物运输环节具有至关重要的功能和作用。从记名提单托运人货物控制权与收货人提货权这一新视角切入,在中国海上货物运输法律框架下,解读相关法律要素,还原记名提单应有的法定特征及功能,得出记名提单承运人需凭正本记名提单放货的结论。

【英文摘要】

Straight bill of lading is a special category of bill of lading and plays an essential role in carriage of goods by sea. This paper,starts with a new perspective of shipper's right of control of goods and consignee's right of delivery of goods under the straight bill of lading,interpretes the legal elements of straight bill of lading,accurately reflects the legal character, nature and functions of straight bill of lading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Chinese transport law. It is concluded that the carrier under straight bill of lading should undertake to deliver the goods against surrender of original straight bill of lading in accordance with Chinese law and judicial practi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2109    
  一、记名提单法律要素的解读与研判
  (一)记名提单的定义及认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简称《海商法》)71条规定提单,是指用以证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和货物已经由承运人接收或者装船,以及承运人保证据以交付货物的单证。提单中载明的向记名人交付货物,或者按照指示人的指示交付货物,或者向提单持有人交付货物的条款,构成承运人据以交付货物的保证。”上述法条中,虽有“记名人”字样,却难觅“记名提单”的法律身影。
  《海商法》79条第1款规定:“提单的转让,依照下列规定执行”,其表述法条为:“(一)记名提单:不得转让;(二)指示提单:经过记名背书或者空白背书转让;(三)不记名提单:无需背书,即可转让。”在有限文字中,首次出现“记名提单”法律概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2月26日发布的《最髙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9]1号,简称《无单放货司法解释》)第1条有如下表述本规定所称正本提单包括记名提单、指示提单和不记名提单。”这是最髙人民法院首次明确“记名提单”是“提单”的一种,丰富了《海商法》71条中“提单”的种类和内容。
  学理上,记名提单(straight bill of lading)是在提单收货人栏中,明确指明收货人名称的提单。[1]中国司法审判实践对记名提单的认定是:在提单正面的收货人栏中,是否载明特定的公司或个人。在海上货物运输中,只有记名提单上载明的收货人,才有权提取货物。
  (二)记名提单的提货凭证性
  提单源于英国航运贸易实践,在英国海商法律中提单表述为“bill of lading as document of title”。纷争就出在“title”这个关键词上。中国将“document of title”译为“物权凭证”,进而引发对记名提单是否是物权凭证的争议。笔者认为,这不妨碍记名提单的提货凭证性。
  1.从《海商法》及审判理论看,未承认记名提单是物权凭证
  提单的债权性,出自《海商法》78条第1款:“承运人同收货人、提单持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依据提单的规定确定。”该法条认定:承运人与提单持有人之间产生的法律关系,是一种法定的债权债务关系。正因为提单关系包含着合同性质,中国的司法审判实践,一般都将提单运输定位在违约纠纷。2001年7月20日,《全国海事法院院长座谈会纪要》指出:“一般情况下,合法持有正本提单的人向承运人主张无单放货损失赔偿的,应定性为违约纠纷,承运人应当承担与无单放货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的损失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在(1998)交提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中指出:“本案提单是记名提单,不具有物权凭证效力。”[2]提单作为document of title,只是用于证明货物的实际掌控状态,而非货物的权利状态。[3]施米托夫在其贸易法著作中明确表示:“提单的物权凭证对于买卖双方之间的内部转让是不必要的,只有在收货人把提单出售或向第三方转让时,提单作为物权凭证的作用才至关重要。”[4]由于记名提单不可转让,其最后一手持有提单的收货人即为记名收货人,因此记名提单收货人持记名提单向承运人主张提货,其所依据的仍然是合同权利,而非物权。
  2.从提单签发流转的运作看,也难以证明记名提单是物权凭证
  回眸提单初始概念,提单是承运人签发给托运人,用以证明其收到货物的凭证。如果把提单视为物权凭证,等于赋予承运人签发具有法定货物权凭证的权力。在海上货物运输中,考虑货物的所有权,只会作茧自缚。承运人只须记住,提单持有人才有权对货物的处理指手画脚。[5]
  3. 从中国海商海事审判司法实践看,记名提单承运人仍需凭单放货
  天津海事法院在审理中基得利进出口有限公司诉中国外运集团集装箱公司、韩国泛州海运株式会社无正本提单放货纠纷案[(1998)津海法保商初字第273号]时认为,韩国泛州海运株式会社作为本案承运人,具有凭正本提单向记名提单收货人交付货物的义务。
  青岛海事法院在审理栖霞市恒兴物业有限公司诉源诚(青岛)国际货运有限公司无正本提单放货纠纷案[(2001)青海法商初字第200号]时认为,提单是用以证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以及货物已经由承运人接收或者装船,并保证据以交付货物的单证。涉案承运人签发了记名提单,就应当按照提单法律规定,将货物交付给记名提单持有人,并收回其签发的正本记名提单。
  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诉青岛海审食品公司无正本提单放货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02)民四提字第10号]时明确表示,记名提单仍需凭单放货。
  上海海事法院在审理上海广电数字音像电子有限公司诉正利航运股份有限公司无正本提单放货纠纷案[(2003)沪海法商初字第415号]时认为,《海商法》只规定了记名提单不得转让,但并未规定在签发记名提单的情况下,承运人可以不凭正本提单放货。正利航运公司作为承运人未凭正本记名提单放货,违反了承运人的凭单放货义务。
  上述判例得见,在中国近年来的海事审判实践中,即使是记名提单,承运人也应当凭单放货。
  4.从海上货物运输领域看,物权凭证不是被关注的重点
  提单产生于海上货物运输,主要服务于海上货物运输环节,基于提单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由《海商法》这一特别法规定。所有权转移,是国际贸易或者买卖合同当事人所关心的重点,属于贸易环节的问题。如果将提单与物权凭证划上等号,等于额外增加了承运人判别谁是货物所有人的难度和负担,反而赌误提单法律效力的正常发挥。
  二、记名提单托运人的货物控制权
  (一)货物控制权的功能及中国法律规定
  货物控制权(right of control)概念最早出现于1990年《国际海事委员会海运单统一规则》,并在6条中明确。笔者研判认为:托运人享有货物控制权,在海上货物运输承运人的责任期间内,托运人可就货物运输向承运人发出中止运输、变更目的地、变更收货人等指令。
  《海商法》89条规定:“船舶在装货港开航前,托运人可以要求解除合同。但是,除合同另有约定外,托运人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约定运费的一半;货物已经装船的,并应当负担装货、卸货和其他与此有关的费用。”依据该法条逻辑,托运人要求解除运输合同至少要两条理由:一是时间上,船舶在装货港开航前;二是经济上,托运人需向承运人作出相关费用的赔偿。当托运人向承运人赔偿后,即拥有了单方任意解除权。那么船舶在装货开航之后,托运人能否单方面变更或解除合同呢?《海商法》没有相应的规定。有观点认为,托运人有任意解除权。[6]也有学者认为,货物已经装船开航,托运人不得单方解除合同。[7]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简称《合同法》)308条规定在承运人将货物交付收货人之前,托运人可以要求承运人中止运输、返还货物、变更到达地或者将货物交给其他收货人,但应当赔偿承运人因此受到的损失。”《合同法》这项规定,常被理解成是托运人的货物控制权。[8]
  《合同法》属于一般法,《海商法》属于特别法,当特别法没有对货物控制权做出相应规定时,《合同法》308条是否能适用于海上货物运输,尤其当承运人签发了提单,引入了由提单调整的提单法律关系后,《合同法》308条是否依然能够不加限制地适用呢?
  在海上货物运输实践日趋成熟的今天,是该为货物控制权正名了。笔者认为,根据海上运输货物控制权的特殊性,首先是明确托运人享有货物控制权以及基本权能;其次是界定货物控制权行使以及变更的前提条件;再次是规定货物控制权适用以及限制范围。
  (二)记名提单托运人货物控制权
  1.一个备受《合同法》影响的概念
  众多学者认为,在承运人签发记名提单的情况下,记名提单托运人和收货人对货物均有控制权。当二者指示不一致时,以托运人的指示为准。[9]这是一个受到《合同法》308条影响的概念。因为《合同法》308条将货物控制权主体限定为托运人。然而,海上运输环节大多通过签发提单完成货物流转,而该条款是置于一般货物运输合同框架下的立法,很难兼顾海上货物运输的实际运作。
  2.简单运用《合同法》存在司法风险
  首先,《合同法》308条的立法背景,是单一的货物买卖法律行为,涉及的当事人较少。在记名提单项下,因承运人签发了记名提单,又引出了由提单法律关系所调整的承运人与提单持有人之间的提单法律关系,故形成了两种不同类型的法律关系。当记名提单已经合法转让给记名收货人,记名提单托运人难道还能够仅凭“承运人将货物交付给收货人之前”这一条件,行使对涉案货物的控制权吗?
  其次,“托运人可以要求承运人中止运输”,这里采用“可以”一词,也就有了“不可以”的自由裁量空间。托运人对货物的控制权只是一种请求权,因法条没有赋予托运人“有权”单方面行使该项权利以及承运人必须无条件执行托运人变更运输合同的指示。按照一般释法原则,合同的变更应当取决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合意,除非法律直接赋予托运人单方面变更运输合同的权利。
  再次,人的认知习惯往往忽略“但书”规定,复原“但应赔偿承运人因此遭受的损失”并逐句剖析该法条,不难发现:托运人与承运人依据运输合同关系,承运人一旦签发提单就受提单约束,对提单持有人有凭单交货的义务。如托运人依此条,向承运人作出变更收货人的指示,承运人听从这一指令将货物交给他人,但承运人并未免除向提单持有人的交货义务,其结果应当是承运人向提单持有人赔偿无单放货的损失后,再向托运人追偿。假如,托运人丧失赔付能力或者无法足额赔偿承运人的损失,则承运人的损失无法得到弥补。
  单证贸易是航运贸易的重要基石之一。如果合法提单持有人的权益能被托运人的指示轻易改变,试问有谁还愿意接受原本最为安全的记名提单?中国海商法界老前辈朱曾杰先生就《

  ······
北大法宝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司玉琢.海商法大辞典[M].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1998:218.

SI Yu-zhou. Maritime law dictionary[M]. Beijing: China Communications Press,1998:218.(in Chinese)

[2]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3:289-293.

Office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Gazette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M]. Beijing: The People's Court Press,2003:289-293.(in Chinese)

[3]WANG L,LI Z. On the nature of straight bill of lading and releasing the cargo where a straight bill of lading is issued[J]. Journal of Politics and Law,2008(4):45-50.

[4]施米托夫.国际贸易法文选[M].赵秀文,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3:474.

SCHMITTHOFF C M. International trade law [M]. translated by ZHAO Xiu-wen. Beijing: Encyclopaedia of China Publishing House,1993:474.(in Chinese)

[5]郭瑜.海商法的精神——中国的实践和理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169.

GUO Yu. The spirit of maritime law——the practice and theory of China [M]. Beijing: Peking University Press,2005:169.(in Chinese)

[6]胡康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释义[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472.

HU Kang-sheng. The paraphrase of Contract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 Beijing: Law Press,1999:472.(in Chinese)

[7]邢海宝.海商提单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225.

XING Hai-Bao. Marine act of bill of lading[M]. Beijing: Law Press,1999:225.(in Chinese)

[8]李志文.论水路货物运输中托运人的货物控制权[J].当代法学,2001(9):73-75.

LI Zhi-wen. The shipper’s right of control of goods under the carriage of goods by sea[J]. Contemporary Legal Science,2001(9):73-75.(in Chinese)

[9]司玉琢.论发货人的权利、义务和责任[J].中国海商法年刊,2001(1):237.

SI Yu-zhou. The shipper's right, duty and liability[J]. Annual of China Maritime Law: 2001(1):237.(in Chinese)

[10]如何修订《海商法》关于托运人之条文[EB/OL].[2013-09-03]. http://www.docin. com/p-91698655. html.

How to amend the provisions of the shipper in Maritime Cod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EB/OL].[2013-09-03]. http://www.docin.com/p-91698655.html.(in Chinese)

[11]刘寿杰.《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理解与适用[J].人民司法·应用,2009(9):23-28.

LIU Shou-jie. The understanding and application of the Provisions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n Several Issues concerning the Application of Law during the Trial of Cases about Delivery of Goods without an Original Bill of Lading[J]. People's Judicature·Application,2009(9):23-28.(in Chinese)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210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