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网络虚拟财产继承问题研究
【英文标题】 A Research on the Problems of Network Virtual Property Inheritance
【作者】 郭育艳【作者单位】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
【分类】 继承法【中文关键词】 网络虚拟财产;继承;服务协议;隐私
【英文关键词】 network virtual property; inheritance; service agreement; privacy
【文章编码】 2095-3275(2014)01-0116-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1
【页码】 116
【摘要】

网络虚拟财产是一项新型财产权,这决定了其继承问题应纳入继承法规范,但其存在着与传统财产权继承不同的特殊问题。网络虚拟财产是基于网络服务商的网络服务而产生的,但用户购买或创造的网络虚拟财产具有独立的价值,属于用户所有,网络服务协议不能排除其合法继承。保护死者隐私最终是为了保护死者近亲属的权益,因此用户死亡后由近亲属继承其网络虚拟财产不会存在侵害死者隐私的问题。

【英文摘要】

The network virtual property is a new property right, which determines that their succession should be incorporated into the inheritance law,but there are some special problems different from inheritance of traditional property rights. Network virtual property's production is based on internet service provided by network services provider,but the network virtual property which user purchases or create has independent value,belongs to all of the user. Network service agreement cannot exclude its legitimate inheritance. Protection of the privacy of the dead is to protect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the close relatives of the dead,so the close relatives inherit network virtual property after the death of the user doesn't infringe upon the privacy of the dea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2145    
  一、网络虚拟财产继承问题的提出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与广泛应用,我们的生活已与网络息息相关,随之而来的是网络虚拟财产得到越来越广泛的普及,其种类不断增加、范围不断扩大、方式不断创新。一般认为,网络虚拟财产是以数据化形式存在于网络空间,网络用户可以以使用、交易等方式对其进行支配的财产利益,它表现为具有经济价值的网络域名、网络店铺、网络账号及保存的与之相关的文字、照片、视频等信息。一些学者将其在形式上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自然人在网络上所拥有的个人账号信息,例如电子邮件、聊天工具、网络论坛等相关的账号信息;第二类是涉及金钱的虚拟货币,例如游戏装备、网店等相关的虚拟财产;第三类则是自然人在网络上所产生的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个人资产,例如微博、照片、音频、视频等数字资源作品。”[1]但至今我国法律还未对网络虚拟财产进行恰当定位和规范,不过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已经提了出来。2003年5月网络玩家李宏晨登录网络游戏“红月”发现自己在一个ID中辛辛苦苦积攒的游戏装备“不见了”,而另一个ID中的网络游戏装备则被全部删除,李宏晨找到公安机关要求立案,但公安机关因网络虚拟财产无法估价而拒绝立案[2]。网络虚拟财产的法律保护问题随着司法实践的发展如今已得到认可,但另外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是如果有一天网络虚拟财产的拥有者去世了,这些与现实财产不同的虚拟财产能否继承,如何继承?典型的案例较早发生在美国,美国海军陆战队工程师卡尔·林在伊拉克战场服役时,每个星期都会在个人网站上更新在伊拉克的影像记录,并且和远在美国弗吉尼亚的父母通过电子邮件联系。2005年1月26日,卡尔·林在一场突袭中不幸丧生。他的父亲在悲痛不舍之余,希望寻回关于儿子的最后记忆。于是他想到了联系儿子的电子邮件服务商,期望能够获得邮箱的密码,保存其中的文件。在卡尔·林的父亲看来,电子邮件就是儿子的财产,理应转移给他尚在人世的亲人。这和他的衣物、他的书本、曾经玩过的玩具等现实物品是一样的道理。但电子邮件服务商雅虎公司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表示家人的伤痛虽然可以理解,但公司保护用户隐私的职责同样重要,因此他们拒绝向卡尔·林的父亲透露其电邮账户的信息。卡尔·林的父亲无奈下向法院起诉。法官最终在判决中提出了一个使双方都能够接受的解决方案:允许雅虎公司将卡尔·林的E-mail信息刻录在CD盘上,然后交给其家属,但密码没有一同交付。此案也被称为迄今最为著名的数字遗产案[3]。无独有偶,在我国也有类似事件发生。2011年王女士的爱人徐先生在一场车祸中丧生。由于徐先生的QQ邮箱里保存了大量有关两人从恋爱到结婚期间的信件、照片,悲恸欲绝之余王女士想要整理这些信件和照片以留作纪念,而且她还想保留这个QQ号码。但王女士不知道爱人的QQ密码,只好向腾讯公司求助。可交涉后腾讯客服人员表示,想要拿回密码,只能按照“找回被盗号码”的方式操作。除提供逝者本人的基本资料和联系方式外,还得提供号码的使用资料、密保资料。此外,家人还得邀请徐先生的QQ好友为其“作证”。待上述程序全部履行完毕后,才能拿到密码。“人不在了,让我去哪里找这些资料?”王女士很是疑惑,对此腾讯客服人员解释说,根据腾讯公司与用户之间达成的协议,QQ号码所有权归腾讯所有,用户只是拥有号码使用权。如果被发现用户长时间不使用该账号将被收回,这是互联网行业的惯例。用户不能将QQ号码作为个人财产处置,其不属于法律上可以继承的范畴[4]。
  网络虚拟财产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越来越毋庸置疑,比如QQ号正在快速成为个人数字档案中心,存放着家庭相册、文件、交易记录等信息,如果拥有者去世,这部分财产能否由近亲属继承?现实问题不容回避,我国《继承法》3条规定,遗产是指“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然而在继承法列举的遗产类型中并没有包含网络虚拟财产,但网络虚拟财产能否成为继承法中的遗产?如果继承人想得到死者的网络服务账号和密码,网络服务商是否有配合义务?如何看待死者与网络服务商之间协议的约束力?网络虚拟财产包含了私人信件、视频等许多隐私信息,这些是否会影响到网络虚拟财产的依法继承?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从网络虚拟财产的性质出发分析其继承的可行性以及与现实障碍之间的关系。
  二、网络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继承法规范其继承问题的法理基础
  网络虚拟财产能否纳入我国《继承法》的规范范畴,一个基础问题是网络虚拟财产属于何种性质的客体。学界的观点可分为非财产说和财产说,财产说又分为物权说、债权说、知识产权说、新型财产权说。非财产说认为,网络虚拟物品只是电子数据,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范畴内的财产,比如在网络游戏过程中用户的武器装备等本身并不能代表任何的经济利益,其只不过是存在网络服务商服务器上的电磁记录而已,这种数据的存在可能对某个游戏软件的运行起到某种作用,但如果独立出来就没有什么价值。由于没有法律的明确规定,对于网络虚拟物,网络服务商和网络用户不能享有任何的权利,网络虚拟物也不属于财产的范畴[5]。但非财产说的观点与现实明显不符:首先,网络虚拟财产能够满足网络用户对网络服务的某种需要,具有使用价值。其次,网络虚拟财产既可以从网络服务商处直接购买,也可以从虚拟的网络交易市场上获得,比如游戏卡就可以通过货币购买,因而虚拟财产已经具有了一般商品的交换价值。我国文化部、商务部在2009年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就规定,在游戏终止服务时,对用户已经购买但尚未使用的虚拟货币,企业必须以法定货币方式或用户接受的其他方式予以退还。这等于承认了虚拟货币这种网络虚拟财产的财产属性与可交易性,而且网络虚拟财产可以通过现实货币交易,这与民法所规范的财产交易过程没有任何区别。再次,一些网络虚拟财产之上凝聚了网络使用者耗费的劳动价值,使其具有了一定的商业价值。无偿取得的虚拟财产也会在用户的经营中逐渐生成市场价值。如用户免费申请获得淘宝网上店铺,在用户的精心设计、维护下,交易量增加,店铺等级、商誉和潜在的价值也随之提升。虚拟财产在经营中逐渐附加的商业价值也证明了虚拟财产的经济价值性[6]。最后,虽然法律目前没有对网络虚拟财产进行规定,并明确其法律属性,但根据法不禁止即自由的原则,用户对网络虚拟财产进行支配和控制并享有其利益的行为是受到保护的。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已将网络虚拟财产用于交易、赠与等,比如四川雅安地震后,就有人使用网络虚拟货币“比特币”进行捐赠。总之,网络虚拟财产蕴含着一定的经济价值和财产利益,是现代社会网络人拥有的一项重要财富,而“继承作为一项法律制度,主要是以亲属关系为标准来进行财富分配”[7]。财富分配一直是继承制度的核心,它关系着家庭职能的实现和人类延续、社会文明进步的实现。我国继承法将遗产限定为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客体的财产属性是其具有可继承性的决定因素,个人网络虚拟财产的继承由继承法规范,符合网络虚拟财产的财产属性和继承法的立法宗旨。
  然而,网络虚拟财产如果属于一种财产,那么用户对网络虚拟财产享有的财产权是何种性质的权利?债权说认为,虚拟财产物理上表现为电磁记录,本质上是用户得以向网络运营商请求服务的债权,其本质在于把虚拟财产置于服务合同中,虚拟财产的取得、转让、灭失等是一种债的关系[8]。但网络虚拟财产的产生既需要网络服务商的网络服务,也需要用户时间和精力的投人,有的网络虚拟财产是用户单独购买的,每个用户与网络服务商签订的协议都是完全相同的,可是各个用户的网络虚拟财产并不相同,就对虚拟财产债权说提出了质疑。对于债权转让,传统民法理论认为需要通知债务人,但是网络虚拟财产的交易和转让并不需要通知网络服务商,因此,债权说把网络虚拟财产等同于网络服务商根据网络服务合同提供的服务并不符合现实。物权说认为,虚拟财产权是物权,并且是典型物权[9]。但虚拟财产是在网络虚拟空间存在的,并没有现实可以支配的表现形态,与传统物权法理论中物权的标的物为有体物不符;虚拟的网络空间是虚拟财产的存在载体,用户必须以网络服务为基础才能占有、使用、处分虚拟财产,如果服务协议停止、网络服务商解散,虚拟空间和虚拟财产都将不再存在,这与物权的直接支配性不符合。知识产权说认为,网络虚拟财产是网络用户运用创造性智力的结果,网络用户在网络上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有智力性的劳动投入,故应该将其视为知识产权中的著作权来保护[10]。然而知识产品是人们通过创造性劳动创造的,创造性是指以前未曾出现过的智力劳动成果,具有创新和突破的特点[11]。而虚拟财产并不是以独创性的方式创造取得的,所有的虚拟财产都是按照网络服务商设计的既定程序和方式由网络用户“生产”出来,只要达到网络运营商设定的条件谁都可以获得相应的虚拟财产,只不过这些虚拟财产是一模一样的。因此,虚拟财产也不同于知识产品。
  基于网络虚拟财产权不能归属于传统的物权、债权、知识产权,有学者提出了新型财产权说。该说认为,从自然属性上看虚拟财产是一组电磁数据,但这并不妨碍其成为法律上财产的一种,这就如同网络版权,网络作品本质上也是二进制的数字编码,但这并不妨碍它作为人类智力成果而受到法律的保护;从法律属性上看,虚拟财产是一种固化了的权利凭证,其性质类似于有价证券以及票据、提单、仓单等法律凭证,合法占有虚拟财产的人获得了向运营商请求相应服务的权利,虚拟财产权是一种新型的财产权,体现了物权和债权的融合[12]。这种新型财产权说是为了突破传统财产权的债权物权两分结构,承认虚拟财产权是一种复合型的权利,既体现了债权特性,也有物权特性。笔者赞成网络虚拟财产权属于一种新型财产权,然而之所以其成为一种传统权利理论无法解释的新型权利,并不是因为其内容的复合性,而是因为网络虚拟财产产生、运行于全新的网络环境,是依附于网络环境而以数字化形式存在的权利,这使其运行规则不同于传统的物权、债权与知识产权。笔者认为,网络虚拟财产既然是一种新型财产权,其继承问题也就不同于传统的物权、债权、知识产权,我国现行的继承法要进行相应修改才能适应网络虚拟财产的出现及其继承的需要。比如我国对遗嘱形式目前承认的有公证遗嘱、自书遗嘱、代书遗嘱、录音遗嘱、口头遗嘱五种类型,这五种类型都可以作为虚拟财产的遗嘱方式,但是虚拟财产是以电子化方式存在的,能否以电子遗嘱的方式设定虚拟财产的遗产分配问题?如果继承法承认 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耿伟杰.数字遗产继承的必要件[J].兰台世界,2011,(6):20.

[2]易茜.网络虚拟财产继承问题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2.

[3]杨质高.网上虚拟财产能否成为遗产[N].春城晚报,2009-08-31.

[4]魏吉娜.老公去世沈阳女子想找回QQ,腾讯:QQ不能继承[EB/OL].http://www.cnbeta.com/articles/158065.htm,2011-10-12.

[5]齐爱民,吕光通.论网络虚拟物的权利属性与法律保护[J].科技与法,2005,(2):5.

[6]李岩.虚拟财产继承立法问题[J].法学,2013,(3):84.

[7]李宏.继承制度的效率价值探析[J].法学杂志,2011,(9):85.

[8]刘惠荣.虚拟财产法律保护体系的构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83.

[9]林旭霞.虚拟财产权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114.

[10]陈旭琴,戈壁泉.论网络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J].浙江学刊,2004,(5):53.

[11]魏振瀛主编.民法[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133.

[12]刘惠荣.虚拟财产法律保护体系的构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84.

[13]陈苇,段燕.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2012年年会综述[J].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13,(1):59.

[14]王国强,耿伟杰.我国数字遗产继承现状研究[J].情报科学,2012,(1):65.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15]钱进.论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和权利归属[D].西南政法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22.

[16][法]洛克.政府论(下篇)[M].叶启芳,瞿菊农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64.20.

[18]戴昱.论数字遗产继承的相关法律问题[J].法律适用,2012,(5) :89.

[19]张新宝.中国侵权行为法[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14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214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