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福建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我国人体伤害伤情评定标准的不足与完善思路
【作者】 林斌【作者单位】 福建省人民检察院
【分类】 司法鉴定学
【中文关键词】 活体损伤鉴定;鉴定标准;重伤标准;轻伤标准;完善思路
【文章编码】 1009-9093(2003)02-0030-03【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2
【页码】 30
【摘要】

我国现行的《人体重伤鉴定标准》和《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条文规定在内容、结构及科学性、合理性方面存在着明显的不足,而这些不足是导致当前法医学活体损伤鉴定法论产生争议的主要原因。在这基础上,提出完善我国法医学活体损伤鉴定标准的观点和思路。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0351    
  
  我国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下称《刑法》)分则十章中有五章涉及到人体伤害情况的规定,其中故意伤害案最为典型,作为结果犯,是以出现致人体伤害达到轻伤以上作为构罪的必备条件,而其余情况是以“致人重伤、残废、死亡”影响到量刑。《人体重伤鉴定标准》、《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下称《重伤标准》、《轻伤标准》)作为《刑法》的配套标准,是刑事诉讼中评定人体伤害程度的国家标准,这两个标准自1990年司法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联合颁布施行以来,对保障《刑法》的正确实施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但也应该客观地认识到这两个标准无论是从篇幅还是从具体规定上还存在很多不足或缺陷,而且《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试行了十几年,这司法实践中也是不多见的。目前各界人士对司法鉴定看法较多,就法医学鉴定而言,上述两标准的不足也是争议产生的很重要的原因。修订、完善人体伤害的有关鉴定标准已是当前一项迫切的任务,应引起社会各界的足够重视。本文通过分析现行的人体伤情鉴定标准存在的不足,提出修订、完善人体伤情评定标准的思路和看法。
  一、现行的《重伤标准》、《轻伤标准》的不足或缺陷
  1、内容过于简略,体例安排不合理
  现行的《重伤标准》共8章96条,其体例安排是以原《刑法》第八十五条(现行《刑法》第九十五条)的规定来安排布局,即重伤是指:(一)使人肢体残废或毁人容貌的;(二)使人丧失听觉、视觉或者其他器官机能的;(三)其他对人体有重大伤害的损伤。人体有八大系统,损伤种类及成因多种多样,有物理的、化学的、生物学的损伤,损伤方式多种多样,其结果也是多种多样,重伤标准这样的体例,96条的规定显得过于笼统、粗略,规定不具体且存在疏漏,目前出现的有些情况没有涉及到。《轻伤标准》更是如此,6章56条,其分类体例又是以人体的部位来划分的。从专业角度讲,重伤、轻伤是人为的一种分类标准,从伤的角度并无质的区别,仅是程度上的差异,两个标准体例、篇幅上不一致,有失严谨或欠科学。
  2、现行的《重伤标准》、《轻伤标准》内容不连贯,具体规定内容脱节,使有些较严重的损伤评定无章可循,产生适用标准上的困难
  以颅脑损伤为例,《轻伤标准》规定了头皮血肿、裂伤及骨折、脑震荡的情形(第3、6、7、8条)。而《重伤标准》中多数颅脑损伤的情形都要求同时具备出现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如《重伤标准》第39、 40、 41、 42条都有这样的规定,更典型的是第43、45条,规定“颅脑损伤经脑CT扫描显示脑挫裂伤,但必须伴有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外伤造成蛛网膜下腔出血伴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即为重伤)。当外伤后CT证实存在脑挫裂伤或蛛网膜下腔出血,但没有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根据标准不能评定为重伤是无疑的,但这两种损伤轻伤标准中又未予规定,显然这两种情况都比轻伤鉴定标准规定的情形重得多。法医学鉴定人遇到这样的情形时,适用条款困难。有的鉴定人以根据《重伤标准》第43(45)条规定不构成重伤为轻伤,显然这种推理的逻辑是站不住脚的,但这么严重的损伤如果连轻伤都定不上,显然有悖这两个标准的本意或指导思想,客观上也不利于保护人权,有时会引发民愤,甚至直接影响社会稳定。颅脑外伤是非常常见的损伤,标准的缺陷显而易见,其他类的损伤也有类似情况。可以说标准本身的缺陷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鉴定秩序。
  3、现行标准中大量使用形容词来限定损伤程度,使这些条文规定的情形内涵和外延模糊,评定伤情等级的尺度缺乏统一的标准,鉴定人难以把握,直接影响鉴定结论
  现行标准中大量使用形容词来限定损伤程度,使条文规定的尺度模糊,这在规范性文件中最少见的,其结果是不同的人理解、掌握的尺度无统一标准,直接影响伤情评定的等级。这种情形突出地存在于重伤的功能评定(10多个条款属该情形)及毁容(有7款属此情形)的重伤鉴定,如《重伤标准》第11条规定:前臂软组织损伤致使腕和掌或手指功能严重障碍(即为重伤),腕、掌、手指各种功能究竟要丧失到什么程度才是这里的“严重”,手指又究竟是几个手指?每个手指要具体丧失哪些功能并达到何程度才是标准所指的“严重”情形?这些概念都是模糊的。按照商务出版社《新华辞典》对“严重”是这样解释的:“程度深;影响大;情况危急”。显然要进行量化后才具有可操作性。又如毁容条款都是使用这样的词句:××损伤致面容显著变形、丑陋或显著影响面容的为重伤,不说“显著”的争议,这里的“丑陋”新华辞典是这样解释的:“相貌或样子难看。”这里涉及到审美观的问题,明显带有感情色彩,与鉴定人的情感认识密切相关,这样的规定,当事人与鉴定人之间易产生分歧大,就连不同的鉴定人之间也常难以统一认识。有的时候鉴定人的个人认识成为决定因素。实践中常有这样的观点:伤害致人丑陋的标准,在不同的年龄、性别、职业,尺度是不同的,其结果必然是女性、年轻、特种职业的人评定伤情时,同样的损伤就会评得重些。这种做法很值得商榷。笔者认为,这种作法明显有悖平等原则。现行标准如此规定的条款还不少,鉴定结论出现争议,不能简单地归咎于有的鉴定人不公正,其根源在于鉴定标准本身。法小宝
  4、类推条款的存在,与《刑法》确立的罪刑法定原则格格不入
  《轻伤标准》第52条规定:“其他物理性、化学性、生物性损伤,致人体组织、器官结构轻度损伤或部分功能障碍,比照本标准相关条文”,《重伤标准》第92规定:“符合《刑法》第85条本标准未作规定的,可以比照本标准相应的条文做出鉴定”。如前所述,由于现行标准过于粗略简单、存在疏漏,想以这些类推条款来弥补自身的不足,但类推适用的条件不严格,适用程序缺乏监督和制约机制。类推的前提是首先要有类似的规定。现行标准本身又很简单、笼统,无类似规定时有的鉴定人用上了总则的规定,有的甚至于依据《刑法》第85条(现行95条)的规定来进行鉴定,情形可想而知。
  5、有的条文内容不确定,给鉴定人发挥留有一定的余地,不利于公正鉴定
  《重伤标准》第93条、《轻伤标准》第53条规定了3种(类)损伤均接近本标准的,视具体情况评定或不评定为轻(重)伤。这里什么程度才是文中的接近?再加上视具体情况评定或不评定为轻(重)伤,究竟何种情形在三种接近时评定之,何种情形在三种损伤接近时又不评定之,受主观的影响太大,缺乏可操作性,造成有些鉴定人滥用这些条文。还有轻伤标准第37条规定:“会阴部软组织挫伤10cm2(儿童酌减)”,首先会阴在解剖学上分为大会阴和小会阴,这里指哪一个?不明确。再来一个“儿童酌减”,减到多少?这样的标准很失严谨,带有浓重的个人权威的色彩,可以说是有悖于法治基本原则。
  6、十几年来,损伤出现了不少新情况,现行标准未有涉及,适用标准困难
  现行的标准制订时处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当时的刑事犯罪及损伤类型与十几年后的今天有很大的不同,80年代涉枪、涉毒及生物性损伤极少,标准根本没有涉及到,而这些损伤近年来已不少见。如贯通伤的评定、化学性毒物伤害、枪弹异物存留等鉴定无确切的标准可循。据说有一不法分子经人介绍嫖娼而染上性病,此后为报复介绍人,将性病分泌物故意涂抹于介绍人之子外阴部,致其染上性病,伤害意图及伤害结果极其明显,其行为完全符合故意伤害罪的特点,但伤害罪是结果犯,必须达到轻伤以上的法定结果,但标准中没有相关条款可供适用,对这样的情形目前仍无能为力,谁敢定了,也极易引致争议。
  7、目前缺少人体伤害伤残评定的国家标准
  根据我国的刑事法律的有关规定,伤害案中常有结果加重的法定刑,如很多条文中都可见到这样的规定“…致人伤残…”,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司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035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