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文献信息与研究》
《大越史记全书》中的法律史料
【作者】 张金莲【作者单位】 广东工业大学
【分类】 中国法制史【中文关键词】 外国法制史;越南法律史料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2
【页码】 15
【摘要】

越南史学家吴士连著、陈荆和编校《大越史记全书》(日本东京大学东洋研究所,1968年刊印)是研究越南史的基本史籍,其中关于越南法制史的资料非常丰富。但由于该书在国内很难找到,自杨鸿烈先生以来,学者很少有机会直接使用该书进行研究。本书辑录了该书中的法律史料,希望对国内的法律史研究有所帮助。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7748    
  本纪 卷一 丁纪
  戊辰元年,宋开宝元年(968)
  ……帝欲以威制天下,乃置大鼎于庭,养猛虎于栏,下令曰:有违者,受烹啮之罪,人皆畏服,无有犯者。
  本纪 卷二 李纪
  庚辰乾符有道二年,宋康定元年(1040)
  夏,四月朔,诏今后凡天下人民词讼,悉委开皇王裁决以闻,仍命广武殿为王听狱讼所。
  壬午四年,十月以后明道元年,宋庆历二年(1042)
  夏,五月,诏诸官职都逃亡者杖一百,刺面五十字,徒罪诸军士逃林野劫人财物者,杖一百,刺面三十字,守镇寨逃亡者,如之。
  秋,七月,诏诸盗官牛者,杖一百,一头罚二头。
  九月,杖欠盟誓者,各五十。
  闰月,诏百姓赋税,许输官十分外取一分,谓之横头,过者以盗论。百姓有告诉者复其家,三年,京城人告者,以其物赏之,如管甲,主都及征税人,相与过例征取,虽已历时月而告者,管甲、主都与征税人同罪。
  (十月)颁刑书。初,天下狱讼烦扰,法吏拘律文务得深刻,甚者或至枉滥,帝为之恻然。命中书删定律令,参酌时世之所适用者,叙其门类,编其条贯,别为一代刑书,使观者易知。书成,诏颁行之,民以为便。至是,治狱之法,坦然甚明,故有明道改元之命,及铸明道钱。
  十一月,诏诸年其实以上,八十以下,十岁以上,十五岁以下及身有弱疾,以至皇家、大功,期亲以上犯罪者,许赎,犯十恶者不能。
  癸未明道二年,宋庆历三年(1043)
  秋,八月,诏诸卖百姓、黄男为人家奴,已卖者杖一百,刺面二十字,未卖而已为人役者如之,刺面十字,知情买者,减一等。
  (十月)诏军士逃亡逾年者杖一百,刺面五十字,不满年者,从轻罪之,复归者许还旧处,行幸不从驾者,杖亦如之,刺面十字。
  (十二月)帝幸古览行营,诏诸强盗百姓禾秧财物得财,杖一百,不得财而伤人者,以流罪论。
  甲申三年,十一月以后天感圣武元年。宋庆历四年(1044)
  (十二月)是岁,诏诸军逃亡者,准三流罪,禁狱官毋得遣囚人作私役,犯者杖八十,刺面配牢。
  本纪 卷三 陈纪
  辛亥三年,宋熙宁四年(1071)
  定赎罪钱有差。
  丁已英武武昭胜二年,宋熙宁十年(1077)
  二月,试吏员以书算刑律。
  丙子五年,宋绍圣三年(1096)
  史臣吴士连曰:人臣篡弑,面免罪,失刑政矣。盖帝崇佛之过也。
  丁酉八年,宋政和七年(1117)
  二月,申明盗杀牛令。皇太后曰:比者京城乡邑人多逃亡,以盗牛为业。百姓穷窘,数家共耕一牛,昨尝以为言,国家已有禁令,今之杀牛有甚往时。帝于是诏诸盗杀牛,杖八十,徒犒甲,其妻杖八十,徒桑室妇,并偿其牛,邻家不告者,杖八十。
  壬寅三年,宋宣和四年(1122)
  夏,四月,以李奉等二十人为狱吏,按民间词讼。
  是岁,诏诸收捕盗贼逃亡,而为世家所夺者,世家与逃亡同罪。收捕吏辄停留在家,不经官者,杖八十。
  癸卯四年,宋宣和五年(1123)
  (四月)禁宰牛,诏曰:牛者稼穑之所重,利人不少,今后三家为一保,不得杀而食之,违者实之刑宪。
   乙已六年,宋宣和七年(1125)
  (十一月)诏凡殴人死者,杖一百,刺面五十字,徒犒甲。
  戊申天顺元年,宋建炎二年(1128)
  (五月)诏诸讼事已经祖宗理判者,不得复谕奏,违者罪之。
  己酉二年,宋建炎三年(1129)
  诏赦天下罪人。
  史臣吴士连曰:仁宗尝因设会,而赦罪人,非也。然犹籍佛会为名也。帝无事直赦之耳。夫罪人犯法,有轻有重,五等象刑,有上有下,岂可直赦之耶。若一概赦之,则小人幸免,非君子之福也。故古之言治者,虽云不可无赦,亦病于赦,赦过可也,赦罪不可也。易曰:赦过宥罪。书曰:告灾肆赦,怙终贼刑,是也。
  甲寅天彰宝嗣二年,宋绍兴四年(1134)
  夏四月,诏袛候内人火头不得擅出外,违者实之重罪,有公事者先奏闻,方许出。
  乙卯三年,宋绍兴五年(1135)
  (五月)诏诸卖田池,不得倍钱还赎,违者有罪。
  本纪 卷四 陈纪
  壬戌三年,宋绍兴十二年(1142)
  十二月,诏诸典熟田,二十年内听赎。相争田土,五十年或五年,或十年。内得奏讼。有荒田园,为人所耕作者,一年内听争认,过此者禁之,违者杖八十,或相争田池,以兵刃殴击死伤人者,杖八十徒罪,以其田池还死伤者。
  史臣吴士连曰:杀人者死,古法也,今罪与人同,殊无差等,失轻重之权衡矣。
  诏诸断卖荒熟田,已有契券者,不得赎,违者杖八十。
  癸亥四年,宋绍兴十三年(1143)
  春,二月,诏天下应今后三家为一保,不得私宰沙水牛,如有祭祀,奏请得旨方许,违者实之重罪,邻家不告,罪同。
  九月,诏诸权势家有潭池之外,毋得妄禁,违者罪之。
   乙丑六年,宋绍兴十五年(1145)
  (四月)诏诸相争田池财物,不得托权势家,违者杖八十,徒罪。
  (八月)禁百作匠,不得造官样器物,擅卖民间。
  丙寅七年,宋绍兴十六年(1146)
  闰六月,诏各司决狱。有强争不合条制者,杖六十。
  八月,诏百官管甲主都,凡充补禁军,宜拣大户,不得取孤独人,违者罪之。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庚午十一年,宋绍兴二十年(1150)
  (九月)诏庵寺不得擅入宫,犯者死罪。如不谨慎,而他人入者,罪如之。
  禁朝官不得往来王侯家。在禁中不得结会三五人话谈非议,违者罪之。诸犯往来奉国卫都器械廊地头外,杖八十徒罪,至廊内者死,奉卫在廊,有诏旨方得举器械,无诏旨而擅举过地头外死。
  丁丑十八年,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
  诏定律令
  戊寅十九年,宋绍兴二十八年(1158)
  春,二月,阮国使宋回,上言:臣到宋国,见庭中有铜匦,以受四方章奏,臣请仿而行之,以达下情。帝从之。置匦于庭,令有言事裁书投其中。
  本纪 卷五 陈纪
  丙戌建中二年,宋宝庆二年(1226)
  二月,定律令条例。
  庚寅六年,宋绍定三年(1230)
  春,三月,考前代诸例,定为国朝通制,及改刑律礼仪,凡二十卷。
  定徒罪有差,中罪徒早田,宏者刺面六字,居早社,耕公田,每人三亩,每年收粟三百升。徒牢城兵者,刺项四字,杂除升龙、凤城、草隶四厢军。
  秋七月,诏凡狱监勾讼,许取脚力钱,依日程远近。
  甲辰十三年,宋淳佑四年(1244)
  (正月)定刑律诸格。
  庚戌十九年,宋淳佑十年(1250)
  夏,五月,诏词讼案成,与审刑院官共拟定罪。
  癸未五年,元至元二十年(1283)
  二月,治上位侯陈老罪,听老赎罪钱一千镪,徒为兵,陵迟老家奴犷于东市,以作匿名书,诽谤国家也。
  重兴壬辰八年,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
  (三月)诏诸买良民为奴婢者许赎,田宅不用此律。以庚寅、辛卯二年饥人多死故也。
  本纪 卷六 陈纪
  兴隆,丙申四年,元元贞二年(1296)
  春,上品阮兴赌博,三月杖杀之。
  潘孚先曰:陈家法度,严禁赌博如此。至裕宗时,犹公然自态,招纳富人,入宫为之,其后国人效尤,无可禁制,卒用赌弊,终以丧亡。
  己亥七年,元大德三年(1299)
  九月,诏庚寅、辛卯年至此,凡卖田土、及买家人为奴,听赎,若过此年,不得赎。
  甲辰十二年,元大德八年(1304)
  (三月)试手分以准词。(手分即五刑吏)
  乙卯大庆二年,元延佑二年(1315)
  五月,诏凡父子夫妇及家奴,不得相告讦。
  庚申七年,元延佑七年(1320)
  春,三月……官奴黄鹄天健以巧计堕刑官,乡人卒坐诬罪。上皇知之,谓刑官曰:“夫鹄之奸黠如此,狱官不能推究其情理,直情枉理不可以理而舍情,情理并行不相悖,然后为善谠狱也。如知其情之不伪,则据理而行可也。情果伪矣,则更推其理之曲直,而奸状自见,尤不可歧而二之也。”其明慎刑罚又如此。
  癸亥十年,元至治三年(1323)
  (秋)诏凡争田而有谷者,且分为二,偿耕者一分,留一分,从京师大安抚兼检法官阮愈之。
  开泰丙寅三年,元泰定三年(1326)
  (秋)时张汉超为行遣,一日于朝中,言刑官范遇、黎维受贿赂,帝即令勘实。汉超私谓人曰:“超待罪政府,为主上见信故言,岂知有勘理耶。”帝闻之曰:“行遣省官也,审刑院官也。皆予所信任,安可使予信省官而疑院官哉。”及勘问,汉超辞屈,坐罚钱三百镪
  本纪 卷七 陈纪
  辛已开佑十四(三)年,元至正元年(1341)
  (八月)命张汉超、阮宗彦编定皇朝大典,考撰刑书,颁行。
  庚戌绍庆元年,明洪武三年(1370)
  十一月,帝及恭宣、天宁俱领军回京。十三日,至建兴府。下令废日礼为昏德公。十五日,即皇帝位,改元,大赦,称义皇,凡一应事务,并依开泰年间问例。帝尝曰:“先朝立国,自有法度,不遵宋制,盖以南北各帝其国,不相袭也。大治间,白面书生用事,不违立法,微意乃举祖宗旧法,恰向北俗上安排,若衣服乐章之类,不可枚举,故初政一遵开泰年间例。”
  二十六日,治陈日覆倾危社稷罪,日覆与日礼同谋,劝杀诸宗室者,故诛之。
  光泰壬申五年,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
  十二月,诏凡军民逃役,罚钱十镪,刺项四字,头目斩罪,田土没官。
  丙子九年,明洪武二十九年(1396)
  三月,阅定军伍。
  夏,四月,初行通宝会钞。印成,令人换钱,没钱一镪,取钞一 缗二陌。其法,十文幅画藻,三十文幅画水波,一陌画云,二陌画龟,三陌画麟,五陌画凤,一缗画龙。伪造者死,田产没官,禁绝铜钱不得私藏私用,并收入京城鳖池,及各处治所,犯之者,罪如之。
  丁丑十年,明洪武三十年(1397)
  六月,诏限名田。大王、长公主田无限,以至庶民十亩,多者许从便得赎罪,贬黜亦如之,余者上进入宫。初,宗室诸家,每令私奴婢于濒海地筑堤堰障咸水,二、三年后,开垦成熟,互相嫁娶居之,多立私庄田土,故有是命。
  己卯建新二年,明太祖(允玟)建文元年(1399)
  冬,十月,改流罪人为浚渠兵,浚围沉濠等港,至河华海口,以便舟船往来。
  辛已,汉苍绍成元年,明建文三年(1401)
  汉苍定大虞官制刑律。
  癸未,汉苍开大元年,明太宗(成祖)永乐元年(1403)
  汉苍禁宗室宫人,不得称贵号,犯者罪之。
  戊申顺天元年,明宣德三年(1428)
  (四月)十七日,旨挥自诏书出日以后,凡军民有上书言事,即依诏书内年号、国号、都号,违者以杖贬论。其买卖交易借贷文书契券,不依诏书内者不用。
  正诸伪官罪。
  夏,五月十二日,帝与大臣共议定官员路镇及要害处镇守官,并词讼律令,并用精能清廉正直之人,俱各得以荐。
  旨挥大臣文武等官,各举贤良方正,荐举得人,升赏依举贤臣例。若为财为亲,荐举非人者,依荐奸人论罪。
  己酉顺天二年,明宣德四年(1429)
  春,正月四日,旨挥百官及京都各路县社等,系某人游手游足,围基赌博,官司及军民捉告治罪。赌博则刖手五分,围基则刖手一分,并无故非官役私聚饮酒者杖一百,容止者减罪一等。
  十二月十九日,旨挥各府路州县社官,系本社有田土多人民少而留荒者,听本管等官与别社人无田者耕种,若本社田主不得执占留荒,违者以强占罪论。
  二十七日,旨挥刑官系犯罪人或徒流,自三十字二十字留在布政州、自十字六字流在演州,自四字至徒犒丁在象坊者,俱送本道行遣,领受交付配所。
  庚戌顺天三年,明宣德五年(1430)
  夏,六月初十日,定诸税额例。
  再颁例律,改东都为东京,西都为西京。
  本纪 卷十一 陈纪
  甲寅绍平元年,明宣德九年(1434)
  二十八日,旨挥大臣百官,今后不得往来郡王所。郡王无人召,即不得入朝,有私引入,或门者听入,及百官有私至其家者加重罪。时有侍儿三人,走来奏郡王,言多妖妄不顺,故有是命。
  (四月)流监生阮德明于远州,德明从家赴监,有匿名书粘于道傍神祠壁上,有大司徒察,都督问同谋杀翁土,即仁澍也。判大理语德明召人来观,既而自取毁裂投水中,察疑德明所作,掠拷不服,将斩之,刑官以为疑罪,乃得减死流之,没其家财。
  秋,七月十一日,旨挥各道卫将校,及路县镇册社官等:“凡治道以清刑为本,朕见军人皆越次奏告,连勾讼人,妨废民事,劳扰朝廷,莫此为甚。自今凡军民有小讼,即先就本社社官论辨,社官不能,方就县,县不能,以次至路至府,府不能,方就本道,本道又不能,然后奏闻。其讼田土亦如之,若评论官宜用法公平,不可受赂偏曲,使有所冤,其大讼方许直奏。”
  (八月)九日,斩盗者程堂。政事院同参议阮欣等奏言曰:“堂白日偷窃,律不至死,杀之不可。”不听。
  太庙厨儿以抑买市货,杖八十,刺项徒象坊兵。时诸室厨人多托宫中以贱直抑买市肆,民人病之。阮天佑捕奏,乃加注罪,仍令徇众三日。
  旨挥守皇城禁中诸门将校军人女人内人等,今后或有各殿宫人及大臣、总管、行遣并女官等入朝,到禁门,即守门预先传奏,候敕旨始得入。女人无品爵并不得入,各殿内人女官奴婢无故不得往来别殿,若守门不谨,容情私放滥入,及带将铁器等件,自一针以上到禁中,不先传奏,即论罪依律。
  卯绍平二年,明宣德十年(1435)
  (三月)旨挥论文武百官军民等,今后军民至家或衙,不得尊呼曰军家,曰公衙及称臣申等语,如违即呼者受者罪依律。其参预朝政以上官,军民有申状,方听仆申公衙,不得称臣。
  有再犯盗七人俱年积,刑官据律当斩,大司徒察等见其多杀,心难之。帝以问承旨阮荐,荐对曰:“法令不如仁义亦明矣,今一旦杀七人,恐非盛德之举。书曰:安汝止。传曰:知止而后有定。臣请述止之义,使陛下闻之。夫止者,安所止之谓,如宫中陛下所安也,时或出幸他所,不可常安,反归宫中,然后安其所止。人君于仁义亦然,以之存心,而安所心,时感威怒,终无可久,愿陛下留心臣言。”于是察、银等曰:“卿有仁义,能化恶为善,烦以付之。”遂使荐与天爵等各保受其囚。荐曰:“彼顽猾群童,朝廷法制所不能惩,况荐等德薄,安能化之。”久乃判斩二人,余以流论。
  (九月)国威路上社妇女阮氏玉与夫有子八人,夫染恶疾,阮氏玉不救养,盗夫财产,私通库监阮占,以图改嫁,后罪。
  丙辰绍平三年,明英宗正统元年(1436)
  (八月)翰林院待制武文裴通淫妻母阮氏,事觉坐斩罪,乞赎,遂流远州。
  旨谕大臣、太监及刑官等曰:“凡断狱者据律文正条而断之,其本条及罪名,即取刑律呈大臣、太监、台官,五道公同看过,众官曰是,然后断之,盖以讼事或有冤屈,故欲覆勘明白,毋如前日黎察徒以偏私贿赂而为之。
  丁卯太和五年,明正统十二年(1447)
  (三月)台官何栗、同亨发等劾奏讼多沉滞,事在有司,非臣等所知。审刑郎中大夫程旻、阮文杰、黎伯远等皆叩头谢罪,独监察五刑程惟一饰词强解不已。上不报,即命何栗等就五刑院检得壬子至丁卯共一百二十五案,诸大臣议分滞讼,与五道官台官五刑作急对理,勿致久滞害民,且谳狱繁多,刑官用力不敷,论减其罪。贬郎中阮文杰,大夫黎伯远,阮允忠各一资,笞各五十,郎中程公德,大夫范福滞讼不甚多,笞各五十。
  (四月)何栗等勘勘察五刑程惟一,不检察狱讼,多致沉滞,惟一谢罪,心不服,乃奏曰:“臣若任以纠勘之司,必能振肃朝纲,而激浊扬清也。臣等待罪法官,恐狱案连易,或致冤滥,故每迟回,详审熟虑,非敢故淹滞也。因历数台官过失,谓彼徒能挝人之疵,而不能正己之非。”抗言七辨之久,帝以惟一廷斥言官,令杖八十,贬儿资。
  八月,禁大臣文武百官及命妇女官,内殿诸色妻妾妇女等不得出入权势家,交相馈遗嘱托,以致妨害政事,若故旧亲戚无事往来,不依此律。
  (十二月)是岁,判讼死刑四十二。
  己已太和七年,明正统十四年(1449)
  新增律田产章十四条,初太祖欲均田,故略田产章,至是增之。
  文盘县转运副使梁宗骥受赂事发,狱成将斩,骥因左右求免死,太尉黎可曰:“国法不可赦”又曰:“盗一家犹不可赦,况宗骥盗一县乎。”再下对断死罪。
  本纪 卷二十 黎纪
  庚辰光顺元年,明天顺四年(1460)
  (十月)二十七日,旨挥刑官今后对讼每月三次呈决,永为定制。
  癸未光顺四年,明天顺七年(1463)
  (三月)旨挥纷争诸讼,已经理断,不得强争。
  五月,禁田土强争,理曲将卖世家。
  旨挥有假用别色剑笠以入皇城内者,俱处死。
  (十二月)旨挥天下卜筮道释之人,今后不得与内宫后庭交言语。
  甲申光顺五年,明天顺八年(1464)
  十二月,禁外任官无故赴京递本,圣旨疑罪减等。
  乙酉光顺六年,明宪宗见濡成化元年(1465)
  五月,旨挥礼部,出榜敦风化。
  秋,七月,攒造户籍。其法并以六年为率期,府县州官拘集社官,各将本社户口赴京对写。
  九月,敕旨,故意杀官象,定罪有差。
  冬,十月,禁倡优不得戏谑父母并官长。
  丙戌光顺七年,明成化二年(1466)
  二月八日,敕旨内外各衙门官员,坐事听该管进取前给敕命,收回本科收照。黎仁哙奏:“凡所降之职,自罢至徒流死罪,宜尽追收前所给敕命。”帝从之。
  西道宣政使陈封奏:“系典卖田等文字,自陈、胡时至吴时年年间并不得赎,若自顺天元年以来听赎。”从之。
  夏,四月,禁转任官不得折取公廨器用等物件。
  丁亥光顺八年,明成化三年(1467)
  (正月)命户郎尚书陈封,同宣政官潘师宗等勘蓝山乡及霪村官土给功臣,自一品至六七品有差。仍谕百官耆老曰:“蓝京乃帝乡根本之地,非京师他处可比。比者势家多扰礼法,慢视刑章,私占其地以为己有,诸王公主曾无立锥之地,将欲绳之以法,孰若先之以礼,使皇族日蕃,庶有容身之地。今立定界限,敢有违犯,依律治罪。
  翰林院直学士权工科给事中梁世荣勘镇殿将军裴训,奏略曰:“人之大伦有五:朋友,夫妇实居其一。今训在妻丧,而纳辈行子前已娶女为妻,薄伉俪之恩,蔑纲常之道,事关风化,系是紊乱彝伦,送法司治罪。”从之。
  都给事中郑铁长等劾奏刑部杜宗男居官受赂,吏部阮如堵保举非人,并送法司如律治罪,从之。
  戊子光顺九年,明成化四年(1468)
  秋,七月,谕吏部尚书阮如堵:“大(太)和年,一刑部大夫二员断天下讼多留滞。前年予置一刑三员或四员,云何今置一刑二员哉。尔吏部速据(拣)闲住在朝在外官员,刚乐(柔)相济,才长鞠狱,置每刑员外三员。”
  九月,敕旨,今后某申冤诉枉等,该衙门勘而无冤枉者,听杖八十,罚钱五贯。
  冬,十月二十八日,帝谕在朝诸臣:“观陈封之乞赎犯罪赃,黎逋赎黥,是富者多贿而免殃,贫者无缘而得罪,敢违祖宗之法,立怙终而赎黥,是朝廷怜才之恩,敢作威福以害国也。”大理寺按律治罪。
  (十二月)敕谕御史陈族、阮文质等:“尔奏谓内臣阮书、朱德大、杨明丰、吴於、潘宗祯俱以近习受赂,法司持平,罪当诛死,其何饶阮书罪,而潘宗祯不饶,公耶死耶,是不信于天下,予闻阮武受赃,死甘心矣,予今不杀,尚其他日改过而得驱使。且潘宗祯为内官贤假子,贤死肉未寒,丞贤之妇,夺为己妾,前年又与宫女阮梅交押,二罪俱重,死则宜矣。”
  己丑光顺十年,明成化五年(1469)
  (十一月)十八日,敕谕天下文武官员及百姓等:“联惟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以其有礼之为防范也。苟或无礼,则肆情纵欲,放僻邪侈,无所不至。今后官吏诸色,某或迁升除授,即吏部召示府县社,责令社长备状端供,本员人年已及格,嫁娶遵行婚礼,方许奏闻,升除如例,若非人滥及名器,本员以墨徒。”
  庚寅洪德元年,明成化六年(1470)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774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