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从中化国际案看不方便法院原则的最新发展
【副标题】 兼论我国区际民商事诉讼管辖权冲突的若干思考
【英文标题】 Recent Development of Non—Conveniens Doctrine from Zhonghua Iternational Company Case
【作者】 宋建立【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
【分类】 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不方便法院原则 管辖权 冲突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6
【页码】 73
【摘要】

不方便法院原则起源于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混同的苏格兰,[1]后流行于英美法系国家,具体的适用规则因国家而异。一般而言,此原则是指一个享有管辖权的法院如果认为另一个法院对该案件的管辖更为适宜,则可运用自由裁量权作出中止审理或拒绝管辖的决定。2007年3月5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对中化国际案作出了判决,该判决是对美国法院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的总结和发展,该案例的整理有助于解国外新的研究动向,也便于对我国区际管辖权冲突的解决提供有益的借鉴。2005年6月30通过的《选择法院协议公约》虽没有对不方便法院原则作出规定,但谈判的过程如2001年的公约草案第22条则反映了修正后的不方便法院原则,看来大陆法系国家对不方便法院原则并不是绝对的排斥。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5322    
  
  在国际民事诉讼活动中,原告一般可以自由选择一国法院提起诉讼,因此就很可能选择对其有利而对被告不利的法院。原告选择法院的目的并非仅是为了寻求公正,也企图给对方当事人的诉讼带来种种的不便。实践中,不方便法院原则经常被用来拒绝受理原告提起的诉讼,原因是其进行诉讼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从更为有利的法律中获取利益。由于英美法系国家对国际民事管辖权的规定过分灵活和宽泛,因此,英美法系国家的法院较多地适用了这一原则。最近,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中化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与马来西亚国际船运公司一案(以下简称“中化国际案”)[2]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作出了判决,该判决对传统不方便法院理论产生了重大影响。
  一、关于中化国际案(Sinochem)
  中化国际案于2007年1月9日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开庭审理,于2007年3月5日作出判决。基本案情:作为上诉人的中化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化国际”)与美国一家公司Triorient(不是本案当事人)签订了一份合同。双方约定,中化国际向Triorient公司购买一批卷型钢材,以信用证的方式支付,提单中须载明运往中国的钢材已在2003年4月30日前装运完毕。此后,Triorient公司承租了被上诉人马来西亚国际船运公司(以下简称马来西亚公司)的船舶运送钢材,并且雇佣了Stevedoring公司在美国费城将钢材装船。2003年4月30日,提单被签发。
  2003年6月8日,中化国际在广州海事法院以马来西亚公司倒签提单为由申请保全措施,请求扣押该公司船舶。基于请求,广州海事法院扣押了船舶。2003年7月2日,中化国际及时在广州海事法院提起了诉讼。中化国际在诉讼请求中再次强调了提单的倒签导致了无担保的付款。马来西亚公司对中国法院的管辖提出了异议。广州海事法院裁定驳回了马来西亚公司提出的管辖异议,其不服上诉至广东省高级法院,广东高院维持广州海事法院的裁定结果。
  2003年6月23日,马来西亚公司在美国联邦地区法院(位于宾夕法尼亚东区)提起一个紧急诉讼,认为中化国际在广州海事法院的保全申请忽视了“船舶的装货地点”。由于保全措施,马来西亚公司要求赔偿船舶被扣押期间的损失。中化国际则基于以下几个理由要求驳回其诉讼请求,认为缺乏标的物管辖权和属人管辖权,根据不方便法院理论和国际礼让原则应拒绝管辖。
  联邦地区法院根据《美国法典》第1333条第(1)款的规定(海事管辖权),认为其具有标的物管辖权。但根据宾夕法尼亚州长臂管辖法的规定,认为对中化公司不具有属人管辖权。然而,根据联邦民事诉讼法第4(k)(2)的规定,法庭推测有限的证据披露很可能证明对中化公司具有属人管辖权。但地区法院并没有允许这样的证据披露,原因是此案由中国法院管辖更方便且理由更充分。此外,地区法院还注意到,尽管货物是在费城装运的,但该案与美国并不存在重大的利害关系。所涉及的争议问题都在国外,如一艘外国船舶在外国水域被外国法院扣押。基于此案已在中国诉讼,广州海事法院具有管辖权并且是适当的法院,联邦地区法院根据不方便法院原则拒绝了该案的管辖。
  联邦上诉法院第三巡回法院也认同标的物管辖权的存在,而属人管辖的确定必须通过审理中证据的披露才能解决。尽管法庭认为运用不方便法院原则作出拒绝管辖并不需要涉及案件的实质问题,但合议庭成员的多数还是认为联邦地区法院在没有明确其具有管辖权的情况下,以不方便法院原则拒绝该案是错误的。法官Stapleton对此持有异议。他主张,在联邦地区法院认为管辖是不合适的时候,为管辖问题,要求联邦地区法院执行证据披露程序,无疑是破坏了不方便法院理论的最基本目的,即避免被告不必要的付出和费用。他还认为,法庭有权决定拒绝受理管辖不明的案件,但不能为了受理而赋予自己立法管辖的权力。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金丝伯格(Justice Ginsburg)作出的判决意见得到了其他八位大法官的一致同意,并成为联邦最高法院对此案的最终意见。下面是大法官金丝伯格作出的判决意见。
  1.联邦最高法院发出调卷令的目的是为了解决联邦上诉法院间的关于运用不方便法院原则是否需要首先考虑管辖问题。在一些上诉法院作出的判例里认为管辖的确立是不方便法院原则适用的先决问题;[3]而在另一些上诉法院作出的判例里则认为不方便法院原则的运用并不以首先确立管辖为前提。[4]上述多数案例表明,即使在管辖问题仍未解决的情况下,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仍具有其合理性。由此,联邦最高法院撤销第三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
  2.一个联邦法院可以运用自由裁量权,运用不方便法院原则拒绝对某个案件的管辖,即“当一个可替代的法院对案件拥有管辖权,而被选择的法院的审理对被告造成了困扰和烦恼,超出了原告方便的因素,或者被选择的法院不合适,是考虑到法院自身管理和法律上的障碍。”[5]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反映了法院对案件的“综合考量,即最有利于双方当事人并且不会给案件的解决带来太多的困扰。”[6]对不方便法院原则应概括为,当不适当法院的管辖成为一个干扰因素的时候,该法院应根据具体情况考虑拒绝管辖。不方便法院原则“涉及了对管辖权的谨慎放弃”。[7]
  联邦法院体系一直适用普通法中的不方便法院原则“处理可替代法院是外国法院的案件”。[8]也很少有例子表明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法院最方便诉讼,可见总是相比较而言的。[9]在联邦法院体系内,议会已经将该原则法定化了,即当另一个联邦法院更有利于案件的审理,应将案件移送,而不是拒绝管辖。美国法典第1404条规定:“联邦法院应考虑双方当事人、证人的便利以及公平正义的因素将案件移送至另一个更适合的联邦法院或法庭审理。”[10]案件移送与否要以该法院是否对被告具有属人管辖权为依据。[11]被告方请求运用不方便法院原则否定原告所选择的法院,其承担了繁重的负担。尽管原告所选择的不是其内国法院,但是选择的理由仅是减轻外界对司法的干扰时,其选择是缺乏合理性的。[12]
  3.在Steel Co.案件中,该案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联邦法院一般不会在没有首先考虑管辖权问题时作出判决;如果不具有管辖权,法庭不应当以任何理由继续审理。”[13]这并不能得出管辖决定案件的实质问题。在Steel Co.案件中,管辖的适当性是通常先予以考虑的问题。但Ruhrgas案主张,没有“法定的顺序要求首先考虑管辖问题。”[14]并认为,在适当的情况下法院可以拒绝管辖而不需要考虑管辖权的问题。装完逼就跑
  由此,联邦地区法院以适当的理由拒绝管辖时并不需要首先决定管辖权的问题。[15]联邦最高法院近来注意到并认为,一些基本问题在考虑管辖前是能够解决的。[16]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总结出了一个基本规则:“管辖问题仅在作出实体判决的时候,才显得非常重要。”[17]
  4.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不考虑案件的实质问题,这已经形成了共识。[18]第三巡回上诉法院也认为不方便法院原则是一个非实体理由的拒绝。[19]由此,一个联邦地区法院可以在运用不方便法院原则时,考虑到方便、公平以及司法经济等因素而避开标的物管辖和属人管辖的问题。
  Biard案[20]并没有得出一个不同的结论。Biard案提出的问题是,在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时,是否要象考虑抵押物顺序一样考虑管辖问题?最终法庭在该案中认为,对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并不需要考虑顺序问题。
  联邦最高法院在Gulf Oil案中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第三巡回上诉法院的结论。[21]即只有当一个国内法院认为其具有管辖权并且是合适的审判地点的时候,不方便法院原则才能适用。并认为不方便法院原则永远不会在缺乏管辖权的情况下适用,适用的先决条件是两个法院(受诉法院和更为合适的外国法院)均对被告具有管辖权。
  在Gulf Oil案中的这些陈述也许欠缺仔细的推敲。Gulf Oil案所中争议的问题是法院是否有资格对案件具有管辖权。此案中法庭认为,在管辖权不仅存在而且是合适的情况下,不能运用不方便法院原则拒绝管辖。
  如Gulf Oil案中所述,不方便法院原则在缺乏管辖权的情况下是不能适用的。如果一个法院认为其缺乏管辖权时,它不能继续审理并且拒绝管辖,这无疑是正确的。由此得出不方便法院原则在缺乏管辖权的情况下不能适用的结论。而在两个法院均对案件具有管辖权的时候,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问题,在Gulf Oil案中原告方的主张作了很好的说明:因为原告所选择的法院拥有管辖权并且是合适的,法庭有义务审理该案件(该案解释了法庭拥有法定的权力审理案件,但并没有解决它是否必须这样做的问题)。很显然,在管辖权明确的条件下,法庭有权力决定原告所选择的法院是合适的法院。
  总之,Gulf Oil案并没有涉及本案中的问题:一个联邦地区法院是否可以在没有确定其管辖权的情况下,运用不方便法院原则拒绝管辖。通过对Gulf Oil案的分析,其并没有妨碍本案结论的得出。
  本案中第三巡回上诉法院的结论认为,在法庭没有查明管辖权的情况下,是不能就被告提出的管辖异议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上诉法院担心的是,如果拒绝了管辖,原告方的利益就可能在外国法院拒绝审理的情况下得不到应有的保护。联邦最高法院对本案则有不同的看法,认为与re Papan dreou案一样,作为更为合适、便利的法院即中国广州海事法院并没有拒绝受理和审理该案,马来西亚公司并没有遇到这样的风险。相反,以中化公司为原告解决当事人之间纠纷的诉讼正在中国进行,广州海事法院的管辖已被最终确立。因此,并非需要在首先明确管辖权的情况下,才能根据管辖权异议或外国司法环境的限制等因素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
  5.这是一起对不方便法院原则极具教学意义的案例。第三巡回上诉法院认同了联邦地区法院作出的具有标的物管辖的观点,这个是一致的。但对属人管辖的证明程序是否会加重中化国际在费用和时间上的负担则认识不同(即第三巡回上诉法院认为应当查明属人管辖,而联邦地区法院则有不同认识,认为查明程序对中化国际是一种负担[22])。其不足之处是:联邦地区法院在没有对不方便法院原则的因素作出较好评估的情况下,拒绝了管辖。在中国法院已经受理案件的情况下,宾夕法尼亚联邦东区法院的继续诉讼将有违司法经济的原则,并且马来西亚公司对广州海事法院扣船行为的抱怨最好留给中国法院处理。
  如果一个法院已经查明其没有管辖权,最好的做法就是以此为由拒绝管辖。通常管辖的确立并不很费时费力,但要注意考虑司法经济和原告所选择法院是否有利于联邦法院的处理等因素。在标的物管辖或属人管辖很难查明的情况下,不方便法院原则应优先考虑,这样做有利于节约司法成本。
  二、中化国际案对不方便法院原则的影响
  1.对不方便法院原则基本概念的影响
  不方便法院原则(Doctrine of Forum Non—Conveniens),也称非方便法院原则等。关于不方便法院原则的定义,国内学术界有不同的主张。一种主张认为,不方便法院管辖原则是指在涉外民事诉讼中,当原告向某国法院提起诉讼时,如被告认为他在该国应诉得不到公正对待,可以该国法院为不方便法院为由,要求中止诉讼。综合考虑由其受理该案件会给司法带来种种不便,或者在其他国家(或地区)进行诉讼对当事人更为方便和公正,运用自由裁量权,决定拒绝当事人的申请或者放弃行使管辖权。[23]另有学者指出,所谓不方便法院原则,是指对某一涉外案件具有管辖权的法院,由于其本身就审理这一案件而言是严重不方便的,因而拒绝行使管辖权,从而促使被告在另一个更为方便的法院进行诉讼。[24]就基本内容而言,这两种定义并无实质上的不同,都强调了受诉法院具有管辖权的情况下,考虑到司法的不便等因素可能会影响公正和造成当事人的困扰,而决定拒绝行使管辖权。所不同的是定义的方式有所差别,前者侧重于强调当事人就法院的受诉行为提出了异议,法院综合考量后,以不方便法院管辖而拒绝管辖。后者则从受诉法院的角度出发,尽管该法院对该案具有管辖权,但管辖会给诉讼带来种种不便,由此拒绝行使管辖权。可见,不管是当事人提出异议,还是受诉法院的对不方便因素的综合考量,均是不方便法院原则适用的必备条件。随着中化国际案这一判例的出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影响了传统意义上不方便法院原则的概念,使得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更加宽泛化了。也就是说,在受诉法院不需考虑是否具有管辖权的前提下,只要具有不方便法院的种种因素,该法院即可依据不方便法院原则拒绝行使管辖权。
  基于上述情况,笔者建议将不方便法院原则定义如下:不方便法院原则是指当事人一方对受诉法院的便利性或管辖权提出异议,该受诉法院确认存在明显诉讼不便且有更为方便的可替代法院,可以在无须确认自身管辖权的情况下,行使自由裁量权,决定是否中止或撤销诉讼。
  2.对不方便原则适用条件的影响
  在Gulf Oil案中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即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只有当受诉法院认为其具有管辖权并且是合适的审判地点的时候,不方便法院才能适用,并认为不方便法院管辖原则永远不会在缺乏管辖权的情况下适用,适用的先决条件是两个法院(受诉法院和更为合适便利的外国法院)均对被告具有管辖权。[25]
  在我国,一般认为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是有一定先决条件的。首先,该受诉法院依照本国法律对诉讼享有管辖权。如果该法院对于诉讼根本就不具有任何管辖权,它就不能称为不方便法院,没有资格对诉讼予以处分。其次,该法院行使管辖权将会给当事人及司法带来极大的不方便。最后,必须有一个同样具有管辖权、更为适当的可替代法院。[26]
  这种通说的理论,在中化国际案中得到了发展。该案所争议的实质问题是:一个联邦地区法院是否可以在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哎哟不错哦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532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