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知识产权私权性质的变化及其与技术创新政策的协调机制探析
【英文标题】 Probe into the Change of the Nature of Private Right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 the Coordination Mechanism between the Change and the Policy on Technical Innovation
【作者】 范在峰【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律经济学【中文关键词】 知识产权;技术创新政策;协调机制
【英文关键词】 intellectual property;policies on technical innovation;coordination mechanism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3)05—0040—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页码】 40
【摘要】

从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产权传统私权性质的变化以及知识产权法律公法属性增强的现实出发,阐明21世纪在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知识产权已经成为社会科技进步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的前提下,技术创新政策与知识产权法律的协调配合就成为整个激励智力创造和技术创新制度安排的必须。对技术创新政策与知识产权法律的协调机制从总体上进行探讨,并就科技计划制定和科技战略规划、科技成果界定及其知识产权归属以及科技成果的奖励制度等方面作了具体研究。

【英文摘要】

Beginning with the change of traditional nature of private right displayed by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 the era of knowledge economy and growing nature of public law represented by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this thesis expounded that the coordination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policy on technical innovation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became the essential way to inspire intellectual ereation and technical innovation in 21st century,a time that intellectual property,an important element of production.acted as the driving forcetotheprogressof social science and economic growth.Thethesisprobedintothe co ordination mechanism between the policies on technical innovation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in general.The particular researches were made in those aspects such as draft of science & technology (S&T)plan,program of S & T strategy,definition of achievements of SaT and ownership of the in tellectual property resulted from th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109    
  
  

一、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产权纯粹私权性质的变化

知识产权是有别于传统财产所有权的一种新型民事权利,是近代商品经济和科学技术发展的产物。从知识产权财产权利的来源来看,知识产权是一种规范智力产品财产归属的私权[1],知识产权法律也像民法一样属于私法。所谓私权,总体来说就是与所谓公权相对应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民事权利[2]。《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明确将知识产权界定为私权,对于市场经济体制下我国知识产权法制对知识产权作为民事权利的定位,以及完善我国知识产权立法和提供知识产权执法水平,具有重要的作用。对于具有一向对公权的重视大于对私权的重视传统的我国,具有重大的意义。

但是,20世纪下半叶以来,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知识产权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地位不断提高,尤其是以信息技术、生物技术及航空航天技术为代表的高新技术改变了传统的以物质消耗为基础的竞争方式,知识产权的取得、应用和保护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企业与企业之间甚至国与国之间经济竞争的关键因素。美国等发达国家都把保护知识产权作为延续其在科技、经济领域现有优势的一种基础措施。许多新兴工业国家也越来越重视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许多跨国公司更是制定完备的知识产权战略,利用知识产权开展全球竞争、维护自身利益。因此,21世纪知识产权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民事私权,而是有关产业竞争优势和综合国力竞争优势的重要砝码。

以科学技术和知识经济最为发达的美国为例。美国当今的竞争优势,是与其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知识产权立法和技术创新政策制定密切相关的。上个世纪70年代,由于对知识产权法律和政策的重视不够,外国企业十分容易地模仿其技术、盗用其品牌,因此,美国经济没有实现预期的增长。美国在认真地分析和总结大规模经济衰退的原因之后,把其归结为其知识型产业和知识产权没有得到充分有效的保护。1979年美国总统卡特在当年的国情咨文中第一次把知识产权战略提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之后,美国又有针对性地修改了《综合贸易法》,推出了“特殊301条款”。有了这些法律依据之后,他们便可以对那些不尊重美国知识产权或不向美国开放与知识产品相关市场的“重点国家或地区”进行经济制裁。1993年1月,克林顿入主白宫,旋即发表他的第一个报告:《促进美国经济增长的技术——增强经济实力的新方向》。该报告宣布了美国发展科技的新政策、新准则和与此相应的新外贸政策:美国要不断加强技术创新能力,使其在与技术相关的国际市场上保持强有力的竞争优势,并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基础确保美国产品能够充分地打入国际市场。克林顿的这种将知识产权保护与外贸政策融为一体的做法,产生了两个方面的重要影响:一是以更加强硬的态度,竭力坚持在相关的各种国际协定中注入有利于保护美国知识产权的条款;二是美国加紧与知识产权保护相关的内国法的审查、修改与制定。这样,既推动了美国知识产权制度的优化,又进一步为科技发展创造了一个“促进创新和竞争的环境”{1}。

从美国有关知识产权法律和政策的发展变化历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知识产权法律在科技高度发达、科技进步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已经达到80%以上的发达国家,知识产权已经成为打压国际贸易竞争伙伴、保持竞争优势的有力武器。知识产权法律的私法性质也随着知识产权法律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地位和作用的改变而发生着重大的变化,并且这种变化还处在不停的发展之中。如果我们仍然把知识产权当作传统意义上的纯粹的民事私权看待和规范,那么,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我们就会处于不利的位置。日本的做法也能够说明这一问题。日本不仅制定“知识产权基本法”,而且,2002年3月20日由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亲自主持成立知识产权战略会议,提出了“知识产权立国”,首次将知识产权视为基本国策,旨在研究如何通过知识产权制度促进发明的产生、经济的发展,最终提高日本经济的竞争力和活力{2}。由此可以看出,日本将知识产权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将知识产权作为提高国家竞争力和振兴日本经济的立国战略,而不仅仅将其视为确定智力成果归属的一种民事法律制度。

因此,我们对知识产权不能够再仅仅作为传统的民事私权看待,至少我们应当正视知识产权法领域已经渗入了许多公权力干预的成分,以及其程序法、公法性不断增强的现实。TRIPs协议虽然在序言部分明确规定“承认知识产权为私权”,阐明知识产权本质上是一种私人所专有的具体的、特定的财产权{3},但是,该协议又同时规定“承认保护知识产权的诸国内制度中被强调的保护公共利益的目的,包括发展目的与技术目的。”显然,这又使知识产权超出了传统的纯粹的私权范畴,知识产权具有了一定的公权属性。知识产权法律因此就具有了发挥其调整私人财产关系作用即私法功能的同时,实现其激励技术进步促进国家竞争力的提高的公法功能的作用。如果说过去仅仅把知识产权作为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权利来看待,其与作为公共政策、带有一定的公法特点的技术创新政策进行协调的要求不高的话,那么,21世纪,在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和企业核心竞争力载体的知识产权已经成为社会科技进步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的前提下,技术创新政策与知识产权法律的协调配合就成为整个激励智力创造和技术创新的制度安排的必须。从这一意义上而言,具有一定约束力的两大制度体系——作为传统上私法的知识产权法律与作为社会公共政策的技术创新政策的协调配合就成为激励智力创造和技术创新的制度功能得以充分发挥的题中应有之义和现实必然选择。

二、技术创新政策与知识产权法律协调机制的总体设计

近年来,我国出台了多项旨在激励企业技术创新,发展高新技术,实现产业化的政策。这些政策既有规范科技成果归属的,又有规范科技奖励的,既有规范专利技术评估的,又有规范科技成果转让的。这些科技政策的出台和实施为提升企业的科技竞争力,增强我国综合国力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但是,由于技术创新政策更多地脱胎于以计划为主配置科技资源的管理体制,这些科技政策在规范内容和实施步骤上,许多方面与知识产权法律缺乏适应和协调,如技术创新政策规划与知识产权战略的实施脱节,科技计划项目成果的获得与知识产权的确权游离等。因此,从总体上审视我国技术创新政策取向,应当向以市场为主配置科技资源的体制转变。庳当说,与传统的科技计划和政策相比,知识产权法律的制度安排更多地带有以市场为主配置科技资源的色彩和机制。加强知识产权法律与技术创新政策的协调配合,就要尽可能地将技术创新政策纳入法治化轨道,重点推进科技政策由重计划向重市场转变、由重成果管理向重产权管理转变,实现科技政策引导作用与知识产权法律规范功能的内在统一,这也是与我国确定的依法治国、依法行政的大政方针和总体要求相吻合的。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在技术创新政策与知识产权法律协调配合的方式问题上,要坚持以国家技术创新政策指引知识产权法律的制定,在此基础上,技术创新政策又必须与上升为国家意志的知识产权法律相适应。这不仅符合技术创新政策与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相互作用和相互关系的现实,而且符合法律与政策关系的本质。与法律相比,政策具有相对的灵活性和适应性;与政策相比,法律具有相对的原则性和宗旨性。知识产权法律和国家技术创新政策都具有对技术创新的激励作用,保护智力成果、激励技术进步可以说既是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宗旨,也是国家技术创新政策追求的价值目标,二者进行有机的配合能够最大限度地实现激励技术创新、促进技术进步的目的。由于法律的原则性和稳定性,对一些促进技术创新活动的具体政策与措施可以在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宏观宗旨的引导下通过科技政策进行灵活的规范和指引,使知识产权法律的原则和宗旨能够通过具体的科技政策体现出来,使科技政策在与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相协调的前提下更好地发挥其功能。在这方面我国已经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如建立符合知识产权法律激励机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周鸿德.知识产权制度的形成与技术创新(J).社会科学研究,2002,(3):95—98.

{2}姜颖,赵国虹,姜丹明.走出去扩眼界,转观念促创新(J).知识产权,2003,(1):12—17.

{3}郑成思.关贸总协定与世界贸易组织中的知识产权(M).11.

{4}王汉坡.与科技有关的知识产权保护和管理工作研究(J).科技与法律,2000,(3):18.

{5}徐冠华.充分运用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全面提升我国高科技竞争能力(A).何敏.企业知识产权保护与管理实务.代序(M).法律出版社.2002.

{6}调研组.夏先良执笔.工业企业知识产权工作情况调查报告(J).知识产权,2002,(6):24—29.

{7}张平,马骁.国家863计划的知识产权保护评价(A).北大知识产权评论·第1卷(M).法律出版社。2002.

{8}仲辉.专利法与技术创新(J).上海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9,(4):5—6.小词儿都挺能整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10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