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交通肇事罪中间接因果关系的判定
【作者】 谢璐凯【作者单位】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分则【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23【页码】 2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6253    
【裁判要旨】“黑车”在高速公路应急车道违章下客,乘客横穿高速公路被正常行驶的车辆撞击致死。“黑车”的违法行为虽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构成要件,但按照法条竞合的处理原则,交通运输过程中的危害行为应优先考虑交通肇事罪。同时,“黑车”的违法行为与乘客死亡的结果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但因果关系被乘客的横穿行为所阻,“黑车”驾驶员的行为不构成交通肇事罪。
  □案号一审:(2015)晴刑初字第13号
  【案情】
  公诉机关:贵州省晴隆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毛某先。
  贵州省晴隆县人民检察院以晴检刑诉(2015)1号起诉书向晴隆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毛某先犯交通肇事罪。晴隆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称:2013年12月26日,被告人毛某先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的小型普通客车从事非法营运,超员载客12人自贵阳经沪昆高速公路往晴隆方向行驶。18时许,车辆行驶至沪昆高速公路2039公里+30米时,毛某先在应急车道内停车下客。被害人谭某艳与乘客吴某信横穿至高速路中心隔离带附近时,被正常行驶的一辆小型越野车撞上。被害人当场死亡,小型越野客车也部分受损。事发后,毛某先驾车驶离现场,后将车变卖,外出务工直至被抓获归案。经交警部门认定,毛某先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害人承担次要责任,小型越野车驾驶员杨某无责任。
  上述事实有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违法信息及处罚决定书、驾驶人信息查询结果单、谅解书、户籍证明、交通事故尸体检验报告及照片、车辆技术检验鉴定及照片、证人李某江、彭某虎、吴某信(均为同行乘客)的证言、现场辨认笔录、照片证人杨某(肇事小客车司机)的证言、被告人毛某先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证实。
  被告人毛某先辩称,死者不是本人所驾驶的车辆所撞,不应承担主要责任;离开时不知道是车上的乘客被撞,不是逃逸。
  案件审理期间,晴隆县人民法院就附带民事诉讼部分主持调解,被告人毛某先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达成协议,由毛某先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0万元(已履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出具谅解书,请求不予追究毛某先的法律责任。
  案件审理过程中,晴隆县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10月16日以被告人毛某先可能存在其他不构成犯罪的情况,决定对被告人毛某先撤回起诉。
  【审判】
  晴隆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晴隆县人民检察院要求撤回起诉的理由符合法律规定,撤回起诉理由成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42条的规定,裁定准许贵州省晴隆县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聊五分钱的天吗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毛某先未提出上诉。
  【评析】
  本案审理过程中,对被告人毛某先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形成三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毛某先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第二种意见认为毛某先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第三种意见认为,被害人的死亡后果和毛某先的违法下客行为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不构成犯罪。
  笔者赞同第三种意见。具体分析如下:
  一、交通肇事罪与过失致人死亡罪存在法条竞合关系
  第一种意见认为,在客体和客观方面,毛某先违法下客将被害人置于具有高风险的高速公路上,导致乘客在横穿马路时被撞身亡。在主体和主观方面,毛某先作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驾驶员,应该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危害后果的发生,但轻信能够避免,其完全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的要件。这种观点虽在形式上没有明显的瑕疵,但却无法解释小汽车驾驶员杨某无责的问题。按照该意见的逻辑,杨某同样应该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在客体和客观方面,杨某驾车撞击被害人致死。在主体和主观方面,杨某作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驾驶员,也应该明知自己的驾车行为可能导致横穿行人死伤的后果,却轻信能够避免。也许第一种观点的支持者会以杨某在主观方面没有故意和过失作为抗辩,但毛某先和杨某同为在该路段行驶的驾驶员,两人所掌握的信息量基本相当,也没有证据证实两人的认知水平和辨识能力存在显著差异,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对二人来说都属于小概率事件,为何毛某先的注意义务要高于杨某呢?为何直接致死被害人的杨某无责,而仅与被害人死亡有间接关系的毛某先有责?
  此外,有证人证实被害人在横穿高速公路之前已意识到危险的存在,现场勘查也证实除横穿高速公路之外,还有更为安全的方式离开高速公路,但被害人仍决意横穿。换句话说,被害人已经意识到毛某先让其违法下车的行为可能存在风险,但其横穿行为放大了毛某先行为的潜在危害,进一步加深本人的危险处境,那么毛某先是否应承担放大过失所造成的后果,这也是认定过失致人死亡不能回避的问题。
  之所以会存在以上矛盾,主要在于没有处理好法条竞合的关系。交通肇事罪从本质上来看也是一种过失犯罪,其与过失致人死亡罪存在法条竞合关系,按照特殊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发生在交通运输过程中的犯罪应考虑认定交通肇事罪。若在交通肇事罪的视角下,杨某由于法律的规定免除了其在合法驾驶过程中的法外注意义务,故在事故中不承担责任。而被害人虽有过错,但交通肇事罪的认定在对各方行为进行事实判断的基础上,还要对各方行为进行规范判断,以规范判断后的责任认定考虑刑责的划分和因果关系的认定。因此,认为毛某先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观点不能成立。
  二、对刑法意义上因果关系的认定应克制和审慎
  本案更多的争议和讨论焦点应当归集到交通肇事罪成立与否的问题上。判断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仍需要其他要件的完备,不能因为行为在某个方面的严重或者突出而忽视犯罪构成其他方面的考察,树立所谓“整体意识”,即“主观不足客观补”“客观不足主观补”。具体到本案,犯罪构成的四个方面似乎均已具备,但在因果关系上仍值得探讨。
  事物间联系是普遍的,广泛的,很多事件的发生往往并非是单一原因所造就,多因一果的现象在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所以任何部门法在讨论因果关系时都不可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谁敢欺负我的人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6253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