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的法理缺陷与应对
【作者】 王强军【作者单位】 南开大学法学院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罪刑均衡;共同犯罪;实行行为
【英文关键词】 balance between the crime and punishment; joint offence; implementation behavior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10
【页码】 43
【摘要】

假冒注册商标必然由假冒的"商品”和假冒的“注册商标”共同组成,前者是实体上的假冒,后者是形式上的假冒,二者缺一不可,这种特性决定了二者危害程度的对等性。但二者的刑罚后果却差异迥然。尽管说刑法对于假冒注册商标罪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设置了相同的法定刑,但由于假冒注册商标罪的行为具有被认定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可能,所以,其法定最高刑可以升格到“无期徒刑”,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的法定最高刑依然是“7年有期徒刑”,实质上违背罪刑均衡原则。鉴于此,在立法没有废除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的情形下,应当将相应的行为认定为假冒注册商标罪,并且将其认定为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实行犯,最终在立法上彻底废除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

【英文摘要】

The crime of counterfeiting registered trademarks must be composed of the fake good and the fake registered trademark, which can not be completed without these two behaviors, so the degree of harm caused by fake good and fake trademark is equably, but the penalty for the two illegal behaviors is differently. Because the crime of counterfeiting registered trademarks may change into the crime of producing or selling fake or inferior commodities, so the penalty can be increased to life imprisonment but the maximum penalty for crime of illegally manufacturing or selling illegally manufactured registered trademark is only 7 years imprisonment, and it violates the balancement between crime and punishment. In order to realize the balancement between crime and punishment,we should convict illegally manufacturing or selling illegally manufactured registered trademark as the crime of counterfeiting registered trademarks, finally, we should abolish the crime of illegally manufacturing or selling illegally manufactured registered trademark in criminl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7097    
  
  我国连续开展了多次打击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专项行动,但是依然难以遏制制假售假的势头,以至于在我国出现难以购买到“真货”、“只有假货是真的”的怪状。这其中既有某些不良商家的个人社会责任感的问题,同时也有立法和司法中应对不当的问题。应当说,直接制售假冒伪劣产品本身是应当重点打击的对象,但是与此同时,不要忘了还有一个非常关键和核心的、能够证明产品是假冒伪劣的标识: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因为,假冒商品必须由假冒的“商品”和假冒的“注册商标”两个部分共同组合才能构成。在假冒商品的形成过程中,二者的作用力和危害程度是对等的。基于犯多大的罪就应当承担多大刑事责任的罪刑均衡原理,二者的刑罚后果应当大体相同,而实质上并非如此。因为,尽管假冒注册商标罪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犯罪的法定最高刑都是“7年有期徒刑”,但是假冒注册商标罪的犯罪行为具有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可能,自然其法定最高刑就有从“7年有期徒刑”上升为“无期徒刑”的可能。很显然,我们对于两种危害程度相同的犯罪行为没有做到“一碗水端平”,如果我们坚持“两方面都要抓、两方面都要硬”的理念,那么就可以避免对于“商品假冒”和“商标假冒”处理上的厚此薄彼,从而实现对假冒注册商标犯罪的有效预防和惩罚。
  一、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与假冒注册商标罪危害性均等之分析
  之所以说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和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危害性具有均等性,是因为商标具有特殊的属性和功能。商标乃工商企业为标示自己营业的商品或服务所专用的标识、商标所用的文字、图形、记号、颜色、声音、立体形状或其联合式,应足以使商品或服务的相关消费者认识其为表彰商品或服务的标识,并得借以与他人的商品或服务相区别。也正是因为商标具有这种特殊的区别属性,决定了其具有特殊的功能。大体上来说,商标具有三大功能:(1)识别功能。即商标是帮助消费者对相似商品或服务的多个供货商进行区分的工具。拥有商标的厂家可以越过经销商直接通过产品与消费者进行沟通,并因而在消费者中间建立了信誉,为销售提供了可能。(2)品质担保功能。即消费者将特定的商标视为质量的符号,贴有某种商标的商品向公众担保,今日购买的商品与昨日购买的贴有同一商标的商品完全相同,商标具有一定的“人格担保”意味。(3)广告功能。基于商标的识别功能和品质担保功能,自然而然地商标也就具有了广告功能。人们通过对商品上商标的认可,从而购买商品,如此一来,附着在商品上的商标也就成了广告的媒介。{1}
  一方面是商标具有如此强大的识别、品质担保和广告功能,另一方面是在当下的我国存在着非常狂热的“驰名商标崇拜”。两方面的原因使得假冒注册商标的行为非常猖獗。假冒商品充斥各个行业、各个领域,从生活用品到生产资料、从民用到商用、从陆地到空中无一能逃脱伪劣产品的侵蚀。而且造假行为也逐步呈现出专业化、规模化、产品类型全覆盖等特征,制假村、制假协会等早已不是个别现象。{2}如不能对侵犯注册商标的犯罪进行有效打击,一方面会挫伤社会创新的积极性,同时也会使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和市场经济秩序遭受重大的损害。{3}
  从某种程度上说,假冒商品的卖点并不是商品本身而是附着于商品之上的“注册商标”。所以,假冒商品的制造应当包括“商品假冒”和“商标假冒”两部分,二者可以说是“表里关系”。比如生产销售假冒的“茅台”、“五粮液”等酒水,那么,具体酿造或勾兑酒水的行为人等于说负责的是假冒五粮液的商品假冒部分,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茅台”、“五粮液”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人等于说负责的是商标假冒部分,待商品假冒和商标假冒分别完成之后,将二者融合粘贴在一起就最终完成了一个假冒注册商标商品。可以说,在一个完整意乂上的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生产和完成过程中,商品假冒与商标假冒是密不可分的,而且二者行为的危害程度并不存在大的差异。
  这一点从有关司法解释的理念和规定中也能得到印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于2011年出台的《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5条的规定:《刑法》213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条(假冒注册商标罪)规定的“同一种商品”包括名称相同的商品以及名称不同但指同一事物的商品。可以说,本条主要是解决假冒注册商标罪商品假冒的问题。《意见》第6条对于何为第213条规定的“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问题进行了规定。{4}尽管《意见》是针对第213条假冒注册商标罪的构成要件要素——“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进行的解释,但实质上对于“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解释和认定应当主要是解决贴在假冒商品上的“标识”是否与权利人注册的“注册商标”相同,应当说,针对这一比对的解释同时也解释了《刑法》215条“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的构成要件要素。“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即是假冒注册商标罪的核心构成要件要素,同时也是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的核心构成要件要素。而贴在假冒商品上的假冒注册商标是由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的行为人完成的。客观上来说,非法制造假冒注册商标就是假冒注册商标罪行为的一个非常核心的组成部分。而且,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行为和非法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在整个侵犯注册商标犯罪的过程中,具有造意功能,起到了龙头的作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种行为在侵犯商标权的犯罪中属于源动力和最基本的犯罪行为。如果没有这种造意和源动力的行为,就不可能有后面的销售行为,所以,它们对于注册商标的侵犯是直接的、严重的,因而应当对之规定较重的法定刑。{5}
  也正是考虑到假冒注册商标商品需要具备“假冒商品”和“假冒商标”两个组成部分,所以刑法针对二者分别规定了假冒注册商标罪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并且为了强化对二者危害程度均等的认识,将二者的法定刑设置的完全相同。{6}并没有认为单纯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识行为的危害性小于生产假冒商品的行为。
  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与假冒注册商标罪刑罚后果不均衡之分析
  但是,我们对于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的危害性和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危害性程度的认识,也就停留在这个层面,而无法将对其危害程度的认识提升一个更高的层次。单纯从规定两个罪名的《刑法》213条和第215条两个法条的规范对比分析,我们难以发现两罪在立法上存在罪刑不均衡的问题。但是如果将两罪放在整个刑法系统中进行分析,我们就会发现两种实质上危害程度相同的犯罪行为在刑罚后果上却存在较大差异,明显违背罪责刑相适应的刑法基本原则。
  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基本含义就是: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罪责越重,刑罚越重,罪刑相称,罚当其罪,对不同的犯罪行为应当规定不同的刑罚,同时在司法判决中也应当判处不同的刑罚。对于罪责刑相适应原则通常的理解是,针对某一个具体的犯罪或犯罪行为人,在立法和司法上、孤立地实现其犯罪、刑事责任和刑罚的对等和相适应,实际上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并不单纯地制约单个犯罪与单个犯罪人的罪责刑相适应,其也制约刑法中各个犯罪之间罪刑的均衡和相适应问题。也就是说,对于危害行为和危害后果严重的犯罪,其法定刑要重,危害行为和危害后果相对较轻的犯罪,其法定刑要轻。这是个罪层面上的罪刑相适应,同时,在整个刑法系统中,在刑法规定的各个罪名之间,也应当实现罪刑均衡。也就是说,我们既要实现个罪的罪刑均衡,同时也要实现所有犯罪纵向比较和系统上的罪刑均衡,而不能罪重的量刑比罪轻的轻,也不能罪轻的量刑比罪重的重。{7}所以,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应当包括立法层面的罪责刑相适应和司法层面的罪责刑相适应。而立法层面的罪责刑相适应既包括每个个罪的罪责刑相适应,也包括各个犯罪之间从系统的角度衡量上的罪责刑相适应。司法层面的罪刑相适应既包括每一起犯罪的罪刑均衡,也包括所有犯罪之间量刑上的罪刑均衡。换句话说,就是在孤立地确定每一个罪名的罪刑均衡时,还应当全面地、有联系地衡量不同罪名之间的罪刑均衡。
  可以说,每一个危害严重的假冒注册商标罪的背后必然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但是,二者面临的刑罚后果却截然不同。我们知道,尽管刑法对两罪的法定刑设置的完全相同,法定最高刑都是“7年有期徒刑”,但是假冒注册商标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法小宝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709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