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涉出借银行账户纠纷的法律适用
【英文标题】 Legal Application of Dispute Involving Lending Bank Account
【作者】 闵遂赓【作者单位】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银行法【期刊年份】 2017年
【期号】 19【页码】 8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7526    
  
  出借银行账户在经济活动中大量存在,审判实践中这样的案件也很多,集中在民间借贷纠纷、执行异议之诉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案由中,由此引发的法律问题很多。如何认定借用银行账户行为?借用人承担何种法律责任?如何确定账户资金的归属?目前现有的法律和司法解释对这些问题规定不明确,全国各地生效裁判非常不统一,应用法学研究对这个问题也缺乏深入的探讨,审判实践亟需理论的指导。对于借用人主张借用银行账户中的资金归其所有的问题,涉及银行存款所有权归属、存款实名制规定等争议,与出借人法律责任是两个不同的争议问题。限于篇幅,本文仅从出借银行账户的出借人一方角度展开探讨,着重研究出借人法律责任问题。
  —、问题的提出
  以“出借银行账户”为检索条件,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得裁判文书792篇,时间从2010年至2017年,从最高法院到基层法院,从一审、二审到再审都有,笔者甄别出以下三个案例:
  1.陆某向刘某借款200万元,出具了借条并约定了还款期限。刘某按陆某的指示,向闵某的账户汇款200万元;次日,闵某分两次将该200万元汇给了陆某。还款期限届满,刘某将陆某和闵某诉至法院。一审法院认为闵某出借银行账户是违反金融管理法规的违法行为,应当列为共同诉讼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判决陆某归还借款、闵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闵某上诉称刘某对陆某借用闵某的账户明知,闵某没有实际使用该笔款项,不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二审法院认为,为了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闵某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大众小贷公司与王某某、步步升小贷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王某某向大众小贷公司借款300万元,步步升小贷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约定了借款期限和利息计算方式等。王某某委托大众小贷公司将借款支付到杨某的账户。当天,大众小贷公司向杨某账户打款300万元。还款期限届满,大众小贷公司要求王某某、步步升小贷公司偿还借款及利息,杨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经审理查明,该款项实际为步步升小贷公司所使用,对于杨某非本案借款人或实际借款人的身份,各方当事人并无异议。
  一审法院认为,杨某既不是借款人,也不是借款使用人,不应当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借款合同的约定,以杨某名义开设的账户,系经双方协商而指定的账户。而且大众小贷公司所主张的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六十五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民事责任问题的批复》的规定中,并没有关于银行账户出借人需要对实际借款人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大众小贷公司认为应当由指定账户的开设人杨某对借款本金、利息以及其他费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该项上诉理由不予支持,维持了一审判决。
  3.邵某向任某借款80万元,要求任某将全部款项转入都某的农业银行账户。该账户实际由邵某本人控制使用,次日任某向都某的农业银行账户转人80万元。借款期限届满,任某要求邵某、都某承担还款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邵某、都某为80万元借款的共同借款人。理由是,邵某周转资金需要使用银行账户并告知都某,都某陈述其在明知账户是用于周转资金的情况下,专门申请了银行账户交给邵某并长期使用,都某、邵某对账户的办理、使用是经过协商的,都某对账户中有款项往来应是明知的。都某所办银行账户专门用于邵某的资金周转,而不是偶尔的出借银行账户行为,且该账户中有多次款项的往来,故都某、邵某对银行账户共同的使用、支配具有合意,都某、邵某对该银行账户的支配、使用具有相应的分工、协作,因此一审法院判决都某、邵某共同承担还款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都某的银行卡虽交给邵某使用,但都某对银行卡的使用情况并不知情,任某也认可其并不认识都某,故任某和都某之间并无借贷的合意,不能据此认定任某和都某之间形成了借贷关系。都某出借银行卡交给邵某用于资金往来,其行为违反了银行卡监管的相关规定,主观上具有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民事责任问题的批复》的规定,二审法院改判邵某向任某还款80万元,都某对邵某不能履行还款义务的部分承担30%的补充赔偿责任。
  上述三个案例案件事实基本一样,均是出借人将银行账户借给他人使用,而对于出借人的法律责任,各地判决不一。有的判决不承担责任,有的判决承担共同还款责任,有的判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有的判决承担补充清偿责任。不同的法院得出不同的判决结果,可见审判实践中对该问题争议很大。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二、现有法律规定及评析
  (一)现有法律规定
  1.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解释》)第65条规定:“借用业务介绍信、合同专用章、盖章的空白合同书或者银行账户的,出借单位和借用人为共同诉讼人。”
  2.最高法院1991年《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民事责任问题的批复》规定:“出借银行账户的违反金融管理法规的违法行为。人民法院除应当依法收缴出借账户的非法所得并可以按照有关规定处以罚款外,还应区别不同情况追究出借人相应的民事责任。”
  3.《银行账户管理办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存款人的账户只能办理存款人本身的业务活动,不得出租和转让账户。”第三十七条规定:“存款人违反本办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的,除责令其纠正外,按规定对账户出租、转让发生的金额处以罚款,并没收出租账户的非法所得。”《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存款人不得出租、出借银行结算账户。”
  (二)现有法律规定的评析
  1.《民诉法解释》第65条是关于如何确定当事人诉讼地位的规定,解决了诉讼主体的问题,出借人、借用人同是因签订合同与他人发生纠纷,在诉讼上形成了不可分的诉讼权利义务关系,应当确定为共同诉讼人。但是对于出借人、借用人实体责任如何承担,该条没有解决。
  2.最高法院批复规定“依法收缴出借账户的非法所得”,确定的是行政法上的责任,针对的是出借人通过出借银行账户获利的情况,如果出借人没有获利,则不存在非法所得的问题。批复规定“按照有关规定处以罚款”也是行政法责任,该项行政职权的行使主体是行政机构,不属于人民法院审判权行使范围。批复规定“应区别不同情况追究出借人相应的民事责任”,才是解决出借人民事责任问题。批复所称的不同情况包括哪些情况?相应的责任是什么责任?连带责任、按份责任,还是补充责任?这些问题最值得探讨,也是审判实践最关切的问题。
  3.《银行账户管理办法》、《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都是中国人民银行制定的,从立法体系看属于部门规章。上述两个办法规定不得出借银行账户的强制性规定的性质如何?笔者认为,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确定的规范合同无效的强制性规定法律依据是法律和行政法规,并没有部门规章。另外,从不轻易认定法律行为无效的角度考虑,上述两个办法应为管理性强制规定,出借银行账户行为的法律效力应当予以确认。
  三、出借银行账户的认定及分类
  先引一个小案例。甲向乙借款用于归还丙,乙依据甲的指示将款项汇入丙的银行账户,后甲逾期归还乙的借款,乙起诉要求甲还款、丙承担连带责任。在该案中,丙是否构成了出借银行账户呢?这就涉及法律意义上出借银行账户行为的认定问题。借用人借用他人的银行账户目的是使用该银行账户进行资金流转,为自己的经济活动服务并从中获益。认定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出借银行账户,核心在于借用人是否取得了银行账户的支配权,包括直接支配权和间接支配权。直接支配权是指出借人将银行账户和密码都交由借用人控制,借用人无须再通过出借人,可以直接用该账户进行资金流转。间接支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法小宝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752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