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论保险合同中的告知义务
【副标题】 由杨芝田案引起的思考
【英文标题】 Informing Responsibilities in Insurance Contract
【英文副标题】 From a case of YANG Zhi—tian's【作者】 李宠
【作者单位】 西安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分类】 保险法
【中文关键词】 保险法;告知义务;解除权
【英文关键词】 insurance laws;informing responsibilities;right of cancella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2)06—0107—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6
【页码】 107
【摘要】

结合一则案例——杨芝田诉中国人寿保险公司辽宁省分公司案——就我国保险法上的如实告知义务进行阐述,并借鉴国外的有关法规进行比较,同时就本案的判决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英文摘要】

With a case of YANG Zhi—tian’s accusing of Chinese Life Insurance Corporation (Liaoning),informing responsibilities in the Insurance Law of PRC are expounded,and compared with overseas laws,several viewpoints are presented in light of the judgment of the cas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50    
  
  

一、一则案例

案情简介:

杨芝田于1997年11月向中国人寿保险公司辽宁省分公司营业部投保重大疾病终身保险。保险金额4万元。已连续缴纳3期保险费。2000年3月17日,杨遇车祸身亡,受益人王桂兰向保险人索赔。保险公司向其发出《拒绝赔偿通知书》,理由是杨芝田投保时隐瞒了自己的健康状况,故应解除保险合同,并不退还保险费。王多次找保险公司理论,后将条件降到索还保险费放弃赔偿金,仍遭拒绝,王桂兰遂提起诉讼。

保险公司抗辩提出:杨芝田于1992年5月19日至同年6月5日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病时被诊断患有Ⅱ型糖尿病,但投保时未在健康告知书中对上述事实作如实告知。按有关规定;投保人故意隐瞒病情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保险合同无效。

法院审理认为:投保人在与保险人签订保险合同时,有就保险标的的重要事实如实告知的义务,但这种义务应以投保人已知或应知的事实为条件。在签订保险合同时,由于被告仅要求被保险人对健康告知书所列项目作“有”或“无”的简单回答,故被保险人仅就其自身身体状况了解程度按自身理解回答即可。关于杨芝田患糖尿病问题,一是被酱所举证据距投保时间已相差5年之久;二是在投保后的1998年同一医院的病例档案显示,杨芝田全身常规检查没有诊断出患有糖尿病症;三是杨芝田在投保3年的时间中,没有因糖尿病到医院就诊的任何记录,也没有发生糖尿病的费用,更没有因糖尿病到保险公司申请领取保险金;四是按照保险法的规定,保险人在合同成立之日起2年内不行使验证投保人是否如实告知的权利,则保险人将不再有权以此理由主张合同无效,而杨芝田已投保3年,年年足额缴纳保险费,从未接到保险公司关于隐瞒病情、保险合同无效的通知,因此没有过错。法院还特别指出,杨芝田是因车祸而意外死亡,并非死于糖尿病,所以杨芝田在投保前不存在不如实告知的事实。根据上述情况,法院判处被告中国人寿保险公司辽宁分公司给付原告保险金12万元,并返还保险费12936元(原案载《人民法院报》2001年3月13日)。

以上涉及的是我国保险法中的如实告知义务。我国保险法16条第1款规定:“订立保险合同,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条款内容,并可以就保险标的或被保险人的有关情况提出询问,投保人应如实告知”。以下,笔者将结合以上案例对此项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的一些有争议的问题进行探讨,阐述自己的理解。

二、如实告知义务的客观构成要件

1.告知义务人。

我国《保险法》第16条规定,投保人对于保险人就保险标的或者被保险人的有关情况提出的询问,应该如实告知。“投保人故意隐瞒事实,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或因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足以影响保险人决定是否同意承保的或提高保险费率的,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由此可见,告知义务人的主体原则上应为投保人。如果投保人选择了经纪人代为自己进行投保,由于经纪人对保险业务知识的了解程度要远远超过投保人,因此许多国家规定,经纪人不仅需要把投保人提供给他的所有实际情况加以申报,而且还应该以他作为一个保险经纪人在正常业务范围内应该知道的一切有关保险业务的情况加以补充。我国《保险法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对此还未有规定,但随着保险经纪业务的发展,相信对经纪人做如此要求的意义也会日益显现。

至于被保险人是否具有同样的如实告知义务,我国《保险法》并无明文规定。各国亦有不同的立法例。《日本商法典》区分损失保险和人寿保险并作出不同的规定,其第644条规定,损失保险的投保人,负如实告知义务,而没有明文规定被保险人负如实告知义务;其第678条规定,人寿保险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负如实告知义务。我国台湾地区《保险法》第64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时,“投保人对于保险人之书面询问,应据实说明”。依照该条规定,负如实告知义务的人,似乎不应该包括被保险人。但学者解释为,投保人非被保险人而订立保险合同时,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应当负如实告知义务,即台湾地区《保险法》第64条所规定之负如实告知义务的“要保人”兼指被保险人。美国保险立法对于如实告知义务的承担人,各州保险法也没有完全一致的规定。但是,在美国各州的保险实务中,通常将被保险人列为如实告知的义务人。

我国《保险法》虽未就被保险人是否是告知义务的主体做出明确规定,但考虑到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不是同一人的情况,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之危险事项有比保险人更为透彻的了解,特别是有关被保险人的个人或者隐秘事项,除被保险人本人以外,投保人难以知晓。而且,我国保险法关于确定和控制危险的规定中,如第21条第1款的有关保险事故发生后通知、资料提供义务,第36条的危险增加通知义务等,义务履行主体都有被保险人,如实告知义务从性质上讲属于同类,被保险人应该具有以诚实信用原则将知悉事项告知保险人的义务。所以,笔者认为,告知的规定也应适用于被保险人。

2.告知义务的相对人。

告知义务的相对人为保险人或者其代理人(业务员、医生等)。

这里存在两个问题值得讨论。

首先,我们说,若告知义务人为不实告知,显然这种行为符合违反如实告知义务的客观要件,若告知义务人对重要事项为不告知或告知不全,由该如何处理呢?未告知或告知不全,属于消极的隐晦,在采用自动申告主义的国家,若投保人或被保险人不告知或告知不全的事项与保险标的有重要关系,则仍构成对如实告知义务的违反。但在采用询问回答主义的国家,情况有所不同。因为按照这些国家的保险实务,保险人在承保前应先核保,即应根据询问得到的回答来计算保费,除投保人或被保险人有欺诈外,保险人既然接受了不全告知或对未告知事项不令投保人解释,则可推知为不影响危险之估计,即不构成对如实告知义务的违反。关于此点,美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对法律条文的学理解释及实践都依此办理。之所以这样规定,是因为保险合同是保险人制定的附和性合同,保险人处于强势地位,而投保人或被保险人不具备保险知识,没有理由让他们判断何为重要事项而必须告知,何种事项的遗漏会造成告知义务的违反。这也是保险合同最大诚信原则的一种体现,即保险人应当充分履行自己的义务(就重要事项询问并尽适当的进一步调查义务),而不能从自身义务履行瑕疵中获利。

其次,在人寿保险或健康保险中,保险人应指定体检的医生检查被保险人的身体状况作为危险估计的参考。体检医生的体检是否可以相对减轻和免除有关该体检项目的告知义务,我国保险法并未明确规定。为平衡当事人权利义务关系,笔者对此持肯定观点。理由在于如果保险人指定医生检查被保险人身体状况,则保险人所知及应知事项,因代理人的介入而扩大。因此凡体检医生检查可以发现的病症,即为保险人所知;即使体检医生因学识经验不足未能发现,或因故意或过失而做出错误的判断,也属保险人应知,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对之不负告知义务。因此,如果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已就自己所知的情况履行告知义务,即使仍有其他一般人所不宜发觉的隐藏性疾病而严重影响保险人的危险估计,保险人不得主张解除合同。

3.义务的履行期。

依我国保险法16条第1款的规定,告知义务的履行应在合同订立时,所以在保险人作最后决定,即承保之前,投保人都应负有告知义务。

保险合同成立后,至保险事故发生前,若标的的危险状况改变,则应属保险法36条“危险增加通知义务”的范围,不适用第16条。但下列情况除外:(1)复效时。保险合同复效本质上仍属原合同的继续,而不是订立新合同,因此,投保人无需再履行第16条的如实告知义务。(2)续约时。保险合同的续约是指保险合同的保险期限届满之后,当事人为使原保险合同的效力不终止,约定使合同效力继续的情况。在保险合同续约的情况下,其本质原属两个合同,即续约在法律上的意义为再订约,所以投保人因故负如实告知义务,但是若该合同的续约基于双方当事人在原合同内订有“自动续约条款”而产生的,显然表示双方当事人有意以原合同的内容不加改变而继续其效力,保险人在接受投保人在原合同订立时所告知的内容,所以投保人也无需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3)保险合同内容变更时。合同内容的变更是指保险关系依双方当事人的同意而变更。就形式上而言,合同变更并不属原合同的订立,但若改变的内容对保险人的危险估计有影响时,则对本法第16条而言,视为新合同的订立,投保人负有重新如实告知的义务,如增加保险标的或保险灾害。至于不影响原合同对价平衡的,则不属之,如提高医疗给付,或增加保险人的责任 小词儿都挺能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5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