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论宪法司法化
【英文标题】 Constitutional Judicature【作者】 秦颖慧
【作者单位】 江苏省淮安市委党校【分类】 中国宪法
【中文关键词】 宪法司法化;宪法诉讼;违宪审查;司法审查
【英文关键词】 constitutional judicature;constitutional lawsuit;unconstitutional investigation;judicial investiga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2)05—0141—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5
【页码】 141
【摘要】

宪法司法化是宪政的产物,宪法司法化问题可以分解为两个命题:即宪法的司法适用性和违宪审查权。宪法是依法治国的基础和前提,具有最高的效力。要使宪法成为真正的“法”,就必须发挥宪法的效力,将宪法引人诉讼,并建立完善的违宪审查制度。我国现有的制度框架完全可以容纳宪法的司法化。我国行政诉讼法规定法院可以对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据此,可尝试将行政机关制定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规范性文件的行为纳入司法审查的范围,法院有审查行政机关抽象行政行为的权力,可以直接宣布违宪或违法的具体行政行为无效。如涉及法律与宪法冲突时,则可提交人大常委会请求解释。这样既与我国的宪法规定不抵触,也实际上将除法律以外的规范性文件纳入了司法审查的范围。另外,法院在审理.民事、行政案件找不到其他法律作根据时,可选择地直接适用宪法规范作为裁判依据。

【英文摘要】

Constitutional judicature is the result of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can be divided into two topics;the judicial application and unconstitutional investigation right of constitution.Constitution is the base and precondition of administering a country on law,with the highest effect.In order to make constitution become the real law,constitutional effect has to be made good are of,constitution shall be absorbed into lawsuit,and a perfect unconstitutional investigation system must be established.The current structure of China can take in constitutional judicature thoroughly,Chinese administrative procedural law regulates the court can make an investigation of the legalization of the concrete administrative act by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s,accordingly,the related act of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s Can be brought in to line with the scope of judicial investigation for an attempt.The court has the right to investigate the abstract administrative act of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s and to directly invalid unconstitutional or illegal concrete administrative act.For example,law conflicting with constitution can be presented to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PC for interpretation, thus it does not contravene Chinese constitution and in fact it also brings the standard documents outside 1aw into the line with the scope of judicial investigation.Besides, when the court fails to find other laws as grounds in the course of trying civil and administrative cases,it can choose apply constitutional standard act as judging basi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16    
  
  

一段时间,宪法的司法化话题深得法学界和司法界的普遍关注,浏览期刊报纸,不少文章为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8月13日对“冒名上学”案作出了《关于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宪法保护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的批复》(法释[2001]25号)拍案叫绝,云:此案开创了我国宪法司法化的先河。笔者以为,宪法司法化问题可以分解为两个命题:即宪法的司法适用性和违宪审查权。“冒名上学”案所引发的问题,严格地说只是一个宪法的适用性问题。诸多文章也仅将宪法司法化的问题讨论,局限于将宪法引入诉讼程序直接作为裁判案件的依据问题。其实,宪法司法化还牵涉到司法机关在对个案审理过程中,是否有权对有违宪疑议的法律规范的合宪性问题进行裁断的问题。

宪法司法化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宪法的司法适用性。即当没有具体法律将公民的基本权利落实时,司法机关可以直接适用或引用宪法条文作为裁判的依据;二是法院的违宪审查权。即在司法机关对个案审理过程中,对有违宪疑议的法律规范的合宪性问题进行审查并作出判断。

宪法进入司法程序从世界范围内来看,并不是从来就有的,它是法治与宪政的产物。180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审理治安法官马伯里诉麦迪逊一案时,首席大法官马歇尔在此案的判决中宣布:“立法机关制定的与宪法相抵触的法律无效”。该案奠定了美国司法审查制度,即联邦法院法官可以以宪法为依据审查联邦国会的立法和行政部门的命令是否符合宪法。继而各国相继建立了宪法诉讼的机构和程序。奥地利于1919年创立宪法法院。法国在1946年建立宪法委员会,作为宪法的监督和保障机关。1958年,经过一系列的改革,法国建立宪法会议,这一组织,积极介入公民宪法权利争议案件之中,以有影响力的案例实现了对公民宪法权利的保障。德国在1949年通过基本法,建立了独立的宪法法院系统专属处理权力机关之间的宪法争议和个人提出的宪法申诉。

目前,各国宪法诉讼主要有两大模式:一种是普通法院模式。即涉及宪法争议的案件由普通法院来审理,如美国。另一种是特别法院模式。即涉及宪法争议的案件由专门设立的宪法法院来审理,如德国。据统计,现世界上有104个国家分别采取普通法院型和宪法法院(或宪法委员会)型的违宪司法审查制度{1}。

从世界各国现有的宪法诉讼制度来看,宪法诉讼大致可分为六类。第一类是关于公民基本人权和自由的诉讼。这类诉讼主要是为了保护公民个人所享有的权利和自由不受公共权力机构的侵犯及限制政府的权力。但它并不能直接取代普通民事诉讼或者刑事诉讼对公民个人权利的保障作用。公民个人所享有的宪法权利能否提起宪法诉讼通常须遵守这样一条原则:即公民个人所享有的宪法权利在诉诸于所有的司法救济途径后仍然不能得以解决时才能提起宪法诉讼。第二类是关于权限争议的诉讼。它既包括国家最高权力机构之间的横向权力划分争议,也包括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纵向权力划分争议。在一些国家一个州的不同国家权力机构之间发生的权限纠纷也可以提起宪法诉讼。第三类是关于选举争议的诉讼。这类诉讼包括总统选举、议会选举、地区选举、各种职业的官员的选举以及全民公决和其他咨询形式产生争议的诉讼。第四类是限制性行为诉讼。这类诉讼包括对政党活动违宪的审查、取消公民的特殊宪法权利、弹劾总统及免除议员在议会中的职位等特殊公职人员违宪指控的诉讼。第五类是关于立法正式生效的诉讼。这类诉讼是对立法活动程序方面的诉讼。主要包括对法律、法规形式和程序方面的审查,特别是对议会的构成、投票的效力、立法机构的能力等进行审查。第六类是关于立法合宪性的诉讼。这类诉讼是人们最为熟悉的一种宪法诉讼。包括对法律解释及权力机关作出的一些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的审查。

学者们将上述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宪法诉讼归纳为两类:“维护宪法型”宪法诉讼和“保障私权型”宪法诉讼。“维护宪法型”宪法诉讼的目的是通过司法救济途径纠正国家存在的违宪状态,以维护宪法秩序,实现民主立宪主义。“保障私权型”宪法诉讼的目的是解决法律上的争议,保障个人及不特定少数人的自由与权利不受公共权力或国家权力的危害。在这类宪法诉讼中,公民个人就宪法权利受到侵害直接提起宪法诉讼的要求在许多国家都有明确和严格的规定。一般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公民的基本宪法权利和自由受到了国内公共权力机构的权力侵犯。该种侵犯既涉及国内公共机构所制定的所有法律规范,也涉及特殊类型的法律规定,如法院的决定或者是行政机构的决定。第二,该被诉的侵权行为在提起宪法诉讼之前已经穷尽了所有其他司法救济手段。

最高人民法院在“冒名上学”案的批复中指出:“陈晓琪等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了齐玉苓依据宪法规定所享有的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并造成了具体的损害后果,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此批复,虽提出了司法机关应当保护公民依据宪法规定所享有的权利。但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民事侵权纠纷,显然不属于前文所提及的“维护宪法型”宪法诉讼。但也不同于“保障私权型”宪法诉讼。“保障私权型”宪法诉讼是公民的基本宪法权利和自由受到了国内公共权力机构的权力侵犯,或因国家机关保护不力而致使公民的宪法权利受到侵犯(如“冒名上学”案中,齐玉苓受教育权被侵犯就与当地有关教育行政部门保护不力有关),为此而提起的诉讼应是宪法诉讼,或是行政诉讼,而不应该是民事诉讼。由“冒名上学”引发的问题,并没有揭开司法机关违宪审查权的讨论。其中,所提及的宪法司法化充其量只是在民事诉讼中,直接引用宪法作为裁判案件的法律依据的问题,是有别于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宪法诉讼的。最高人民法院如想借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审理治安法官马伯里诉麦迪逊一案的做法,通过具体诉讼的途径确立违宪审查制度,最适宜的诉讼领域应当是行政诉讼,而不是民事诉讼。

我国,宪法不能进入诉讼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归纳起来主要有这几方面原因:

(一)我国宪法在人们的观念中不具有至上权威性。

宪法司法化状况与一个国家的民主法制完善程度、民众的法制观念紧密相联的。中国是从封建社会脱胎而来,宪法在中国的出现不足100年,中国没有经历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宪政运动,因此,受几千年封建思想的影响,人治传统根深蒂固,宪法观念十分淡漠。

宪法作为规定国家基本制度与公民基本权利的根本法,应该具有较一般法律更强的稳定性。美国宪法制定了二百多年,至今只有27条修正案。我国宪法,自建国后已经制定了4部,而且几乎每一部都是在推翻前一部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当然,这4部宪法的制定有其特殊历史原因。但1982年宪法制定至今,短短20年,已修改了三次,有了17条修正案,而且,按照每开一届党代会就会有一次宪法修改的惯例,我国的宪法还会这样一直每隔5、6年修改一次。这样频繁地修改,使人民对宪法的信仰大大降低。导致宪法频繁变动的原因很多,但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我国的修宪指导思想是对党的最新政策以宪法的形式予以确认,不管是1982年宪法还是此后的三次修宪,都是以党的当时文件为蓝本。如,1999年的宪法修改中的第13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141516条修正案就是十五大报告的原文照搬。在这样的修宪指导思想下,宪法必将是党的政策的随从,跟在党的政策后亦步亦趋。在这样的状态下,很难树立起宪法至上的权威观念。

(二)我国的民主集中制与违宪审查存在着深层矛盾{2}。

我国宪法规定了宪法具有最高l的法律效力,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立法法88条授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撤销同宪法相抵触的行政法规、地方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第90条和91条设立了对法规、自治条例、单行条例作违宪审查的程序。单从宪法立法法的这几个条文看,我国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法律制定必须依据宪法,法律在宪法之下。但我国实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领导下的民主集中制,把人民作为一切国家权力的来源,其代表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则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也即立法机关。在这样的制度设计下,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都是由人大产生,并向人大负责,受它监督。因此,在我国,立法、司法、行政不是像美国体制下的相互独立、相互制衡,而是立法至上,行政、司法从属于人大。虽然行政诉讼的引入使司法权可以一定程度上监督、审查行政权,但对于立法权,司法权与行政权则不可有半点逾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因其本身在国家权力体系中具有最高的地位,所以除了自我监督外,没有其他的国家机关可以对其实施法律意义上的监督与制约,即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实施了违背宪法的行为,也没有任何法定措施可以补救。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自身的纠错机制发挥作用。从法律监督机理上讲,仅以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作为我国监督宪法机构难以实现宪法监督的目的。因为对立法的合宪性审查是宪法监督的主要方面。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既是我国的立法机关,同时又是我国立法合宪性的审查机关,这实际上是一种自我监督,而理论和实践均证明,自我监督往往等于没有监督{3}。所以,在当今中国,一方面,宪法被认为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权威性,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都不得凌驾于宪法之上;另一方面,宪法却不具有可司法性或可诉性,即当其被违反时也不可以通过违宪审查的方式及时予以补救。

(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联邦德国)库特宗特,海默尔.联邦德国政府与政治(M).复旦大学出版社一985.185.

{2}洪世宏.无所谓合宪不合宪——论民主集中制与违宪审查制的矛盾及解决(J).中外法学,2000,(5).

{3}高凛.我国宪法监督制度的健全和完善(J).南京师大学报,2000,(5):24.

{4}周永坤.论宪法基本权利的直接效力(J).中国法学,1997,(1):27.

{5}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1999,(5):172—173.

{6}胡锦光.中国宪法的司法适用性探讨(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1997,(5).

{7}包万超.设立宪法委员会和最高法院违宪审查并行的复合审查制(J).法学,2000,(5);吴家麟.论设立宪法监督机构的必要性和可行性(J).法学评论,1991,(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1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