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论贷款诈骗罪的认定
【英文标题】 How to Find Crime of Swindling a Loan【作者】 刘航刘远
【作者单位】 河北正晨律师事务所; 山东大学法学院【分类】 刑法分则
【中文关键词】 贷款诈骗罪;非法占有目的;犯罪形态
【英文关键词】 crime of swindling a loan;purposes of illegally,occupying a loan;forms of crime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2)05—0080—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5
【页码】 80
【摘要】

贷款诈骗罪的认定是司法实践中的一个难题。认定非法占有目的有无的唯一方法论原则应当是因时因地因案件而作系统的具体分析;非法占有目的产生的时间关系重大,需认真对待。并根据实践需要对贷款诈骗罪与近似犯罪的区分以及该罪的非标准形态的认定作了分析。

【英文摘要】

It is a difficult problem to determine if a person guilt of the crime of swindling a loan in judicial practice.The sole principle on how to find the purposes of illegally occuppying a loan is to make a systematic and specific analysis on a particular case and in a particular time;the time such a purpose arises is also a crucial factor.Besides,distinction between the crime and the similar,and its non—standard form and the like are expounded in terms of practi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21    
  
  

贷款诈骗罪是刑法分则规定的一种金融诈骗罪。虽然刑法193条对该罪作了较明确的规定,但如何区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一罪与数罪等界限,在实践中仍然不够明确。因此,贷款诈骗罪的认定问题,尚待深入探讨。本文谨对此略抒己见。

一、关于罪与非罪的界限

实践中,贷款活动无非表现为四种类型:以合法手段取得贷款并且归还;以合法手段取得贷款但未归还;以欺诈手段取得贷款但已归还;以欺诈手段取得贷款且未归还。第一类贷款行为显然不是违法更不是犯罪。关于第二类贷款行为,有学者认为以合法手段取得贷款但未归还的也构成本罪,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这种行为可能构成侵占罪,也可能是借贷纠纷,关键看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有学者认为,这类贷款行为如果行为人在取得贷款之后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则虽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但可按合同诈骗罪论处。这是值得商榷的。因为贷款诈骗罪不过是合同诈骗罪的一种法条竞合性质的特殊形态,合同诈骗罪的客观方面要素及其结构与金融诈骗罪没有什么不同,不能按照贷款诈骗罪处理的贷款行为又怎能反过来按照合同诈骗罪处理呢{1}!第三类贷款行为属于违法行为但不构成本罪。最难认定的是第四类贷款行为。司法实践中有人认为,行为人使用欺诈手段从银行贷到了款,即表明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虽然是由于经营亏损而无法偿还贷款,但他毕竟是先以欺诈手段暂时非法地占有了贷款,无力偿还又将暂时地非法占有变成了永久地非法占有;这说明,在此类案件中,行为人诈骗贷款的方法和目的都是具备的,不存在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行为人以欺诈手段非法占有贷款之后,因盈利又归还贷款,是对暂时非法占有贷款行为的一种反叛和否定,这表明行为人没有最终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当然不构成本罪。显然,把第四类贷款行为均认定为本罪是不正确的,其错误即在于没有把非法占有理解为不法所有,而将其等同于民法上的占有。实际上,这种贷款行为有的是借贷纠纷,有的构成本罪,区别的关键是要考察行为的主观方面,因为它们的最大区别在于行为人主观上有无非法占有的目的以及非法占有目的产生的时间。

对于在司法实践中如何判断非法占有目的之有无,学界存在分歧。有的主张只要具备刑法193条列举的五种情形之一的即构成本罪,而不应再去考虑其中的非法占有目的问题{2}。有的主张从以下三个方面去把握:一是在发生到期不还的结果时,要看行为人在申请贷款时履约能力不足的事实是否已经存在,行为人对此是否明知;二是要看行为人获得贷款后是否积极将贷款用于借款合同所规定的用途;三是要看行为人在贷款到期后是否积极偿还{3}。有的主张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判断:申请贷款时行为人是否使用了欺诈手段以及欺诈手段的严重程度;取得贷款后是否按贷款用途使用以及信贷资金转账后的流向;是否使用贷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是否携款潜逃;到期后是否积极准备偿还贷款;等等。对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行为,应认定为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假冒他人名义贷款的;贷款后携款潜逃的;未将贷款按贷款用途使用,而是用于挥霍致使贷款无法偿还的;改变贷款用途,将贷款用于高风险的经济活动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导致无法偿还贷款的;为牟取不正当利益,改变贷款用途,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致使无法偿还贷款的;使用贷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隐匿贷款去向,贷款到期后拒不偿还的;提供虚假担保申请贷款,造成重大损失,致使无力偿还贷款的等等{4}。上述第一种观点显然欠妥,因为立法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活动,人类认识的有限性和人类活动的无限性之间的矛盾(所谓“法有限而情无穷”)从根本上决定了任何犯罪的构成要件行为本身都无法必然包含某种特定犯罪目的,所以“推定”在司法上才成为必要和可能。可见,第一种观点不切实际。第二、三种观点具有相当合理性,但仍有以偏盖全之嫌。例如,行为人改变贷款用途,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致使无法偿还贷款的情形并不能说明其主观上一定有非法占有目的,因为实践中存在不少为了顺利获取贷款而虚构盈利性贷款用途但贷款到手后却用于其他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行为,对这种行为一概视为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并不妥当。再如,对于虽使用欺诈手段甚至严重欺诈手段取得贷款,但是:贷款到期后主动归还的;虽贷款到期后不主动归还,但行为人具有贷款偿还能力而不躲避债务追索的;贷款到期不归还乃是因为行为人经营不善已经严重亏损甚至破产,但有证据表明行为人正在采取措施偿还的,一般应认定不构成本罪。又如,假冒他人名义贷款情况多种多样,有的确实是出于非法占有的目的,但也有的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对此必须慎重辨别。比如,行为人经营状况不佳,假借他人名义贷款使自己经营的企业起死回生,在贷款合同规定的还款期限归还了本息:或者在规定的期限内归还了一部分,余下款项制定了详细的还款计划,这种行为由于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所以虽然行为人在贷款过程中假冒他人身份是——种欺诈行为,但不构成贷款诈骗罪。实践中有人针对上述观点,提出了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三条原则:一是看行为人对到期归还贷款的能力的认识情况;二是看行为人对于贷款的使用情况;三是看行为人是否诚实还贷。但同时论者又说,这三条原则是比较抽象的,在实践中应注意对整个贷款合同的签订和履行过程进行全面审查,并结合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比如市场行情)进行综合考虑。对此,我们首先必须承认,一切试图提出认定行为人非法占有目的的一般原则或基本要素的努力都是可贵的和有益的,但同时我们又不得不承认,迄今为止,这种努力尚未见到有成功的。这决非偶然,因为任何行为都作为系统而存在,决定行为性质的是行为系统的结构及其与外界环境的关系,亦即构成行为的任何因素本身或者外界环境因素本身都无法单独决定行为的整体性质。因此,认定非法占有目的有无的唯一方法论原则应当是因时因地因案件而作系统的具体分析。

非法占有的目的产生于何时,是区分罪与非罪以及本罪与其他犯罪界限的重要环节。只有非法占有目的系产生于贷款人交付贷款之前且符合其他要件的,才能按本罪论处。当前,企业假借改制逃废、悬空银行债务、拖欠银行贷款本息的现象十分突出,有论著认为这种行为构成本罪{5}。性质相似的还有虚假破产逃避贷款债务的行为。对此,《贷款通则》第70条规定,蓄意通过破产侵吞信贷资金,造成贷款人重大经济损失的,应当依照有关法律规定追究直接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有人认为,利用虚假破产逃避银行债务可以构成本罪{6}。上述两种行为均不能构成本罪。因为,仅就非法占有目的产生的时间而言,这两种行为就不符合本罪主观要件。下面结合两个案例来加以说明:例一,养殖专业户王某与城关信用社签订借款合同,借款5万元,用于引进良种鸡和增加加工设备,以借款人鸡场、房屋作抵押。信用社在实地考察确认抵押物价格后,便与王某签订了合同。后来王某的鸡场染上鸡瘟,损失严重。借款期限到来之时,王某向信用社申请延期偿还借款。双方经再次协商,签订了“房屋抵押贷款延期协议书”,明确规定:王某如到期不能偿还该笔贷款,愿用自己的两栋二层十间住房偿还;上述建筑物的产权证书从协议生效之日起交信用社保存;上述借款延期分两次还清。还款期内,房屋暂由王某使用和保管。双方签字后,协议由县公证处予以公证。此后王某意外受重伤,长期住院。王某知道不可能按期履行还款协议,又不愿意苦心经营多年的鸡场被变卖,于是就与其妻合谋假离婚,将鸡场和房屋全部归其妻刘某。刘某因技术缺乏,所经营鸡场每况愈下,到次年3月,贷款只还了4000元。信用社见王某还贷无力,即准备处理抵押物,刘某坚持不让处理,理由是住房已非王某所有,于是双方进入诉讼{7}。王某在签订借款合同过程中,并无非法占有贷款目的,后来虽然有非法占有目的,但却产生在依合同取得贷款之后,故不构成本罪,属借贷合同纠纷。同理,假借企业改制或者虚假破产以逃避贷款债务,其非法占有目的产生于客观上已经占有贷款之后,显然不是本罪;即使行为人在取得贷款之时即有非法占有目的并使用了欺诈手段,那么假借企业改制或者虚假破产以逃避债务的行为也是既遂之后的行为。当然,上述行为不构成本罪,并不排除它们不构成其他犯罪,如贪污罪、职务侵占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侵占罪等等,对此应当根据具体犯罪事实具体分析认定。例二,某公司向银行申请贷款90万元,银行对该公司经营状况进行了审查,发现该公司有固定资产120万元,流动资金120万元,三年来经济效益一直滑坡,这次公司准备借款改进技术、上新项目改变被动局面。当时公司的120万元的流动资金已有100万元购买了股票,资金不足,只好借款。银行认为公司经营前景不太乐观,不准备贷这笔款。该公司经理姜某主动找到银行主任杨某,提出以公司的股票作抵押。当时这支股票正在走红。杨某被这种现象所迷惑,就同意了贷款。合同规定:贷款金额90万元,用于技术改造;贷款期限1年;以该公司的85万元股票作抵押(以股票面值为准)。在此后一年中,公司的技术改造失败,发生严重亏损,处于停业状态。银行看到这种情况,只好指望那笔股票了。但在还款期限届满时,作抵押的那支股票一直在下跌,按当时股价折算,面值85万元的股票不过只值40多万元,于是银行找公司索要其余的50万元本息。公司只承认还欠银行5万元借款本金和全部本金的利息。双方争执不下,只好诉至法院。笔者认为,在这类案件中,必须首先查明借款人是否利用了相关股票的内幕信息,然后才能判定是否存在诈骗的故意和非法占有的目的,进而才能决定有关行为是本罪还是借款合同纠纷。如果行为人确实利用了相关股票的内幕信息,才以该股票进行担保贷款的,则构成本罪;但由于不符合内幕交易罪的构成要件,故也不构成内幕交易罪。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有人认为,贷款诈骗罪的主观故意既可以产生在申请贷款之前,也可以产生在合法取得贷款之后、归还贷款本息之前。也就是说,只要行为人是以非法占有贷款为目的,无论他的主观故意是何时产生的都可以构成本罪{8}。这是不正确的。我国刑法对某种行为实行犯罪化的一个根本理论原则就是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的刑事责任原则。任何诈骗犯罪,主观上的犯罪故意和非法占有目的必须外化为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从而使相对人陷入认识错误的行为,反之,客观上的欺诈行为必须是在诈骗故意和非法占有目的支配下实施的。因此,非法占有所贷款项本金和利息的主观故意产生之前的行为,无论如何都不能认定为贷款诈骗罪。对于这种行为,应当根据具体情况适当处理。

构成本罪必须是“数额较大”的行为。数额较大是本罪的一个客观要件要素,交付数额不够较大的行为,又不是预备犯、未遂犯、中止犯的,应认为不构成本罪。

二、关于本罪与近似犯罪的界限

(一)本罪与诈骗罪的界限。

骗取非金融机构的“贷款”不构成本罪。例如,董某找到在农行某储蓄所做临时工的王某,让王找存单供其贷款作担保。王某先后为董某提供该储蓄所的虚假定期存单、国库券收款凭证及存折共14份,其中王某填写存单5张,共计金额23.5万元;董某以为作买卖使对方相信为借口,指使其前妻杨某填写存单等9份,共计填写金额90.3万元,董某利用上述虚假存单、凭证、存折作担保,先后从农村合作基金会贷款11条,骗取贷款100多万元。由于农村合作基金会不是金融机构,其贷款业务是违反国家规定的,故本案行为人不构成本罪,而应以诈骗罪论处。

(二)本罪与合同诈骗罪的界限。

本罪的犯罪对象只限于金融机构的贷款,不包括其他资金。试以如下案例说明之。某县丝绸厂为扩大生产规模与县工行支行签订借款合同,金额为20万元,规定用于购买生产原料,此后该厂长托人到贷款人处说情,延迟发放贷款2个月,让该厂进行采购准备活动,并承诺利息照付,这样该厂可免付违约金。贷款人认为只要钱在就可以,遂答应,但只是进行了口头承诺。此后,该支行受到丝绸厂起诉,要求该支行付给该厂违约金,法院认为该支行确应支付违约金。原来该厂长已联系好货源,贷款一经发放即可购买。但该厂长为了骗取该支行的违约金而采用了欺骗手段。该厂长应构成合同诈骗罪,而不应定为本罪。

(三)本罪与冒名贷款犯罪的界限。

对于冒名贷款的概念,学界认识不一。笔者认为,所谓冒名贷款,是指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利用其管理信贷的职务便利,以假冒他人名义或者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赵秉志.新千年刑法热点问题研究与适用(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1.1148.1082.

{2}詹复亮.论贷款诈骗罪(J).刑事法学,2000,(9):89.

{3}张玉勇,等.定罪量刑实用手册·上(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1998.650.

{4}鲜铁可.金融犯罪的定罪与量刑(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9.170.

{5}宋晓峰.金融犯罪的界限与认定处理(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1998.168.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6}马小平,谭智华.金融诈骗犯罪通论(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1999.99.

{7}饶声勇.金融诈骗防范手册(M).北京:工商出版社,1995.367,478—479.

{8}孙军工.金融诈骗罪(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9.51.54.

{9}刘宪权.金融风险防范与犯罪惩治(M).北京:立信会计出版社。1998.140.

{10}赵秉志.金融诈骗罪新论(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171.

{11}侯国云.银行系统反贷款诈骗的新思路(J).北京:1998年北京预防和控制金融欺诈国际研讨会论文

{12}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刑事审判参考(J).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5):1—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2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