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研究》
论新律师法实施背最下公诉机关的侦查监督权
【作者】 杨旭【作者单位】 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
【分类】 律师【中文关键词】 侦查监督权;新律师法;控辩关系;措施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1
【页码】 102
【摘要】

新律师法关于律师执业权的完善势必对控辩关系产生深远影响,这对公诉机关如何更好地履行公诉职责和行使侦查监督权提出了挑战。本文以律师执业权利的发展为起点,以准确指控犯罪、维护法律正确实施为目标,提出公诉机关应加强对公安机关侦查工作的监督,以期以积极的态度应对我国辫护制度的发展,从而探求控辩关系新的平衡。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6316    
  修订后的《律师法》在律师执业权利方面有了质的突破,这对发挥律师辩护职能、促进民主法治建设有着重要意义。同时,律师权利的发展必然会对我国现有的控辩关系产生影响,对公诉机关以及作为侦查部门的公安机关提出更高的要求。[1]公诉机关及侦查机关对此应加以重视,积极应对,努力实现新的控辩关系的平衡,保障案件实体与程序的合诉性。
  一、律师执业权利的完善及其对控辩关系的影响
  (一)新律师法关于律师执业权利的完善
  《律师法》修订的最大亮点在于更加充分地赋予律师辩护权利。律师会见权的扩大使律师介人侦查活动的时间提前;律师阅卷权的扩大使得律师在审查起诉阶段可以查看、复制、摘抄的不再仅限于技术性鉴定材料,还包括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证人证言等证据;律师调查取证权的增强使得律师调查取证不需要得到有关个人或单位的同意,此外律师向被害人及其近亲属调查也不必得到检察机关的批准。
  (二)新律师法对原有控辩关系的影响
  新律师法在促进辩护制度发展的同时也给目前公诉工作和侦查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对原有的控辩关系产生一定的冲击。
  1.侦查机关获取证据的难度增加。律师会见时间的提前除了能及时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利之外,很可能会对稳固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强化其拒供心理产生影响,从而增加侦查机关打破心理防线、获取供述的难度。
  2.侦查机关固定证据的难度增加。律师通过阅卷权的行使,可以了解案件的全部证据及证据的薄弱环节。侦查机关在案件初期无论是证据的收集还是证据的固定,无论是实体上还是程序上所存在的一些问题都会一一呈现在辩护人面前,从而成为律师作为否定指控的依据,动摇公诉机关的指控意见。
  3.公诉机关在证据方面优势的丧失。律师通过在调查取证方面权利的改善,对案件的整个证据和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状态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和动态的掌握,而公诉机关对律师庭前阶段所获取的证据不一定了解。这种单向的证据开示,使公诉部门丧失现有的证据优势,反而可能因为律师的证据“突袭”给公诉工作带来被动。
  二、公诉机关对侦查机关的监督及其必要性
  (一)公诉机关对侦查机关的侦查监督
  在刑事诉讼中,“侦查一般被视为起诉的必要准备,公诉是侦查的目的,侦查活动被视为行使控诉职能的一部分”。[2]公诉与侦查的关系,决定了公诉机关对侦查机关的监督,公诉机关也应当通过侦查监督,使侦查符合公诉的要求。这在我国《宪法》、《刑事诉讼法》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都有明文规定。[3]公诉机关作为检察机关的核心部门,对刑事诉讼的整个过程负有监督职责。
  (二)新律师法下加强对侦查机关侦查监督的必要性
  目前,公诉机关一般只有在收到案件材料后才能审查,而且主要是书面审查。虽然公诉机关对侦查机关享有监督权,但这种监督权是分离式的,忽视了公诉部门在审前的主导地位,淡化了其对侦查过程的监督,不利于有效惩治犯罪和保障人权,不能适应新律师法的实施和控辩关系的平衡。
  1.现行监督方式不利于侦查机关更好地收集、固定证据。目前公诉机关对侦查机关的侦查监督往往只是事后监督、静态监督,对侦查人员收集证据的过程无从知晓。实践中往往出现三种情况:一是有些办案民警认为案件只要检察院批捕就可以,其他细节不够重视。实际上,有些案件虽然可以批捕但不一定符合起诉的标准。新律师法实施后,律师在案件一旦移送至公诉机关就可以查阅案卷材料,也就可以发现其中的弊病并进而作为其辩点。此时公诉机关对此类案件该如何处理就十分棘手,特别是那些关系到罪与非罪的案件。二是侦查机关由于对相关的法律原理掌握不熟练,远离庭审,对证据把握不够,导致立案后收集、固定证据的方向错误。而公诉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看到案卷时已时过境迁,很多证据已灭失、不可复得。三是侦查机关在办案中程序意识淡薄、侦查行为不规范。有些案件一旦关键证据的程序不合法可能会导致全案难以认定。而程序具有不可逆转性,不是靠公诉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发现问题就能解决。
  2.现行监督形式不利于保障犯罪嫌疑人权利、影响诉讼效率。实践中常存在这样的现象:案件起诉至公诉机关后,检察官经过审查才能发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等问题。对问题比较突出的,为保障指控犯罪的成功,往往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而案件通常经过补充侦查后,再因证据不足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证据符合起诉标准而提起公诉,这样导致犯罪嫌疑人从归案到最终处理结果可能要一年左右。这种漫长的等待,严重影响了诉讼效率,不利于保障人权。
  3.现行监督形式缺乏相应的约束力。刑事诉讼法没有对检察机关诉讼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631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