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集资诈骗犯罪案件中的几个问题
【作者】 高洪江【作者单位】 最高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分则【期刊年份】 2009年
【期号】 18【页码】 4
【摘要】 案号一审:(2007)丽中刑初字第35号二审:(2008)浙刑二终字第59号复核:(2009)刑二复83970555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9030    
  【案情】
  被告人:杜益敏,女,1965年7月出生,浙江省缙云县人,原浙江溢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3年至2006年6月间,被告人杜益敏在投资美容业、化妆品生意亏损,少量投资房地产开发后退出投资,投资越南矿山和浙江青田钼矿未成的情况下,仍以上述投资项目需要大量资金为幌子,并伪造富阳花园房地产开发公司投资开发协议书、收据、银行电汇凭证及公章等,以月息1.8%至10%的高额利息为诱饵,采取用后笔集资款支付前笔集资款本息的手段,在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缙云县等地,先后向杨福娇等人及其他社会公众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7.09亿余元。集资所得除归还部分本息外,用于购买房产、汽车、挥霍等,至案发尚有1.28亿元未能归还。具体案情如下:
  1.2005年1月,被告人杜益敏向他人借资注册成立浙江溢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溢诚公司),后杜益敏将注册资金抽逃,未经营业务。2005年9月至2006年6月,被告人杜益敏因前期集资户催要借款,明知无偿还能力,仍以投资丽水市莲都区原火柴厂地块房地产开发需要资金为由,以月利率1.8%、2%的高息为诱饵,以其个人名义借款、溢诚公司担保的方式,在丽水市莲都区花园路溢诚公司设立集资点,向张永坤等161户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2543.5万元,集资所得用于归还前期集资款本息、挥霍等。至案发尚有人民币1933.47044万元未能归还。
  2.2003年至2006年6月,被告人杜益敏虚构投资越南矿山和青田钼矿、开发房地产等名义,以月息2%至10%的高额利息,向杨福娇等67户或通过他们从其他人处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6.83亿余元,集资所得用于偿付先前集资的本息,购买高档汽车、房产、挥霍等,至案发尚有1.087493亿元未归还。
  案发后,公安机关从集资户中追回集资利息、收取租金等共计人民币843.944万元;依法冻结杜益敏的银行账户及在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杭州市和上海市的房产等财物。经鉴定,至案发日,上述房产等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2525.0985万元。
  【审判】
  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杜益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7亿余元,尚有1.2亿余元未归还,侵犯了国家正常金融秩序和公民财产所有权,数额特别巨大并给人民的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予严惩。依照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九十九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杜益敏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赃款继续予以追缴,发还被害人。
  被告人杜益敏上诉提出,其有开办美容院、化妆品公司、矿山投资、房地产投资等4000余万元的投资行为,一审认定其以上述投资为集资的幌子有误;其无非法占有目的,不构成集资诈骗罪,仅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原判认定杜益敏向67户集资户集资的主要依据系借条和银行分户账,由于借条中包含了利息、银行分户账不全,导致认定非法集资1.2亿元尚未归还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向卢永强借款1400万元系正常的民间借贷,不构成犯罪;原判量刑过重,要求从轻处罚。出庭检察员提出,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被告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杜益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诈骗的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并且给人民的利益造成特别重大的损失,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依法应予严惩。被告人杜益敏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成立,应予采纳。原审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认为,被告人杜益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以高额利息为诱饵的手段,使用诈骗方法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诈骗数额特别巨大并造成特别巨大经济损失,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杜益敏不具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复核死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条第1款的规定,裁定核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浙刑二终字第59号维持第一审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杜益敏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裁定。
  【评析】
  近年来,由于社会资金短缺问题较为突出,再加上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非法集资现象有所抬头,集资诈骗等涉众型经济犯罪明显增多,一些不法分子和一些单位趁机通过各种方式募集资金,并以诈骗手段攫取钱财。有的以引资合作经营为名,有的以共同投资为名,有的采取发行股票、债券等方式,将从社会上骗取的钱财占为己有。这类犯罪活动严重损害了社会公众的利益,特别是损害了投资者的切身利益,扰乱了国家的金融秩序,直接影响社会稳定。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将集资诈骗罪作为重点打击对象之一,加大了对涉众型经济犯罪的打击力度。本案系2009年最高法院公布的四起集资诈骗犯罪典型案件之一。
  (一)关于非法集资手段的认定
  集资诈骗罪在行为方式上必须以非法集资的形式出现。非法集资,是指公司、企业、个人或其他组织未经有权机关批准,违反法律、法规,通过不正当的渠道,向社会公众或者集体募集资金的行为,一般表现为以吸引公众投资入股或者高息吸收公众存款等方式向社会募集款项,具有明显的融资性。
  本案中,杜益敏非法集资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以浙江溢诚投资管理公司为集资点,以高息为诱饵,向社会上不特定多数人集资,该形式属典型的非法集资手段;另一部分是向杨福娇等67户高息借款或通过杨福娇等人从其他不特定人处高息借款,系杜益敏以其个人名义,以高息为诱饵,向社会上不特定多数人非法集资的表现形式。不管上述任何一种方式,均体现了被骗对象的公众性和广泛性。
  (二)关于集资诈骗数额的认定
  依照法律规定,集资诈骗数额较大的才构成犯罪,刑法并对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规定了不同的法定刑。可见,集资诈骗的数额不仅是定罪的重要标准,也是量刑的主要依据。根据《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在具体认定金融诈骗犯罪的数额时,应当以行为人实际骗取的数额计算。对于行为人为实施金融诈骗活动而支付的中介费、手续费、回扣等,或者用于行贿、赠与等费用,均应计入金融诈骗的犯罪数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903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