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之法理分析
【英文标题】 Jurisprudential Analysis On The Equality Of Right To Education Of Farmers'Children
【作者】 刘潇潇【作者单位】 湖南文理学院法学院
【分类】 公民权利【中文关键词】 农民工子女 受教育权 法律保障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4
【页码】 95
【摘要】

教育是民族振兴、国家富强的根本,平等受教育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然而,如何通过制度创新完善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的法律保护,在我国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因此,深入探讨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的法理依据,透析我国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保护的现状,进而寻求促进和保障实现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的对策,对实现农村法治,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保障整个社会和谐稳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440    
  一、保护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的法理依据
  (一)平等受教育权是构建和谐社会秩序的基石
  平等受教育权是指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权利。在我国的社会阶层中,从平等受教育权的角度来看,农民工子女的受教育权没有享受到真正意义上的公正。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农民工渐渐从农民中分化出来,不同程度地融入了城市社会,不再从事农业生产,他们逐渐演变成为现代化进程中的新兴社会群体。但由于受户籍制度等因素的制约,在城镇务工的这股新兴社会群体,既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产业工人,亦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农民,在城市中他们处于一种“亦工”、“亦农”的双重属性的边缘,笔者称之为“两栖人群”,这些“两栖人群”的子女成了平等受教育权中的弱势困难群体。从法理的视角来看,它也向我们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即在建构和谐社会秩序的过程中如何尊重农民工的人格,满足农民工的要求,保障他们的基于人的自然属性而存在的平等权益的实现。现实已表明,这些缺乏教育的孩子对社会的稳定带来了极大的隐患,城乡之间的“铁道游击队”,“双抢(即抢劫、抢夺)队”、“乞讨队”的成员中大部分是农民工的尚未接受正规义务教育的子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受教育权不平等”造成的。
  (二)平等受教育权是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人权
  农民工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家庭等领域享有与其他阶级、阶层同等的权利,其特殊利益应受到保障的原则,是需要国家维护和保障的基本人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早在18世纪,“平等”即成为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专制特权的革命口号。在现代国际社会,平等受教育权普遍地被确认为人类共同的最基本人权之一。成为国家、民族乃至全人类的基本权利,它与发展权、环境权、和平权、交往权、人类共享财产继承权和人道主义援助一起,成为国际领域中共同关注的问题,而被许多国际条约规定为所有民族和国家之间建立国际合作与团结的政治责任,成为国际法承认的不容剥夺的基本人权之一。特别是联合国第44届大会于1989年11月22日一致通过了《儿童权利公约》,规定了儿童出生后具有姓名权、国籍权、生存权、受教育权、不受剥削和虐待等权利。这个公约建立了保护儿童的国际标准,中国政府于1990年8月29日正式签署了这一公约,成为该条约的第105个签字国。[1]为保障教育机会平等,《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规定,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凡未经现行立法或其他措施予以规定者,本公约每缔约国承担按照其宪法程序和本公约的规定采取必要步骤,以采纳为本公约所承认的权利所需的立法或其他措施。意即缔约国所承担的条约义务必须在该国真正得到落实,并且不是“渐进性的”,而是“即刻性的”。[2]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作为实现基本人权的主要政治权利,不再仅仅是农民工个人的事情,而成为国家有义务提供保障的公民的基本权利。
  (三)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利是社会发展的需要,也是农民自身解放的一个必要条件
  农民工是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也是巨大的人力资源库。我们要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需要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社会生产、城市建设为拥有与城里人同样智慧的农民工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发展空间,农民工参加城乡社会劳动不仅能有力地促进社会发展,同时也使自己获得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无视农民工的发展要求,甚至以牺牲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为代价的“发展”都将是低水平的发展,任何社会发展政策如果不考虑城乡矛盾关系,不设法解决这些矛盾或差异,其作用必将受到制约。
  保护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体现了巩固和发展平等、先进的“新农村”“和谐社会”观念的要求。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已经基本上建立起了“教育平等”的社会观念,在承认社会发展不平衡的基础上,认为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以及其它的社会主义劳动者应当具有同样的人格尊严、平等的权利和共同发展的机会。这种先进观念之所以能成为社会公认的主流意识,与农民工广泛参与社会活动,尤其是实现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拥有自主支配的土地资源是密不可分的。如果不能够切实有效地保护农民工子女的平等受教育权益,为他们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受教育平等权创造条件,社会对农民工和农民工对自身参加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价值就会发生怀疑或出现明显的改变。势必制约中国城乡社会的平等发展,导致社会发展进程的倒退。
  二、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保护的现状
  (一)我国对保护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的法律规定
菊花碎了一地

  到目前为止,我国尚无保护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专门的法律法规,但农民工子女作为中国公民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其他公民一样享有《宪法》规定的诸如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基本权利,如《宪法》第46条、《教育法》第9条和第36条、《义务教育法》第4条。2003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六部委《关于进一步做好进城务工就业农民子女义务教育工作的意见》。《意见》第5条规定:“切实为农民工提供相关公共服务,按照属地化管理的原则,保障农民工子女平等接受义务教育”。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公民的受教育权有宪法和法律的保障,作为新兴社会群体的农民工子女,应该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平等的受教育权,这是不言而喻的。
  (二)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面临的困境
  1.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面临的困境第一,入学权利不平等。平等入学权是指不论阶层、地域、家庭、性别、种族、宗教、政治信仰如何,公民都享有上学(受教育)的权利。我国《义务教育法》将受教育权规定为国家、社会、学校、家长和个人共同的法定义务,同时规定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根据本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状况,确定推行九年制义务教育。然而,有些地方政府规定,进城农民工子女要在当地学校插班读书,必须交纳借读费、赞助费,实际上将农民工子女排斥在校门之外。
  第二,教育资源配置上的不平等。国家为城市提供了较完善的公共教育资源,而农村及农民工学校的教育资源匮乏,倍受媒体关注的北京行知学校(农民工子弟学校)因未交齐房租,遭遇“封校”,750名学生不能进校。[3]据媒体报道仅北京处于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农民工子女近24万,其中公办学校就读的有18万,其他近6万由农民工子弟学校接纳,但不协调的是农民工子弟学校较之公办学校普遍存在设施简陋、师资不齐、环境差、安全隐患多,提供的教育服务很难达到国家规定的要求和标准。所以也就毫不奇怪地发生政府部门多次强制取缔非法办学的农民工子弟学校的现象。[4]这些农民工子女教育被排斥在城市和乡村的教育体制之外,被迫以自发的市场化方式(出现大量的窝棚学校,黑户学校等非正规性边缘地教育市场)解决,而市场化教育的提供和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

哎哟不错哦

;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44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