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央视“台标”著作权纠纷的法理评析
【英文标题】 An analysis of the copyright dispute over CCTV's emblem
【作者】 苏新建【作者单位】 浙江大学
【分类】 著作权法【中文关键词】 作品 台标 著作权 归属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5
【页码】 78
【摘要】

中央电视台台标著作权之争虽已一审判决,但仍有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深入思考。无论从《著作权法》的保护期来看,还是从著作权的转移来看,中央电视台都缺少享有台标著作权的法律依据。台标著作权人应是台标的作者。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6937    
  【案情】
  由两个椭圆组成的中央电视台台标,20年来一直伴随着央视节目的播出展现在电视荧屏上。然而,正是这个著名的标志引发了一场纠纷。不久前该台标图案的设计人张德生以著作权人的身份将央视告上了法庭,要求中央电视台承担侵权责任。原告张德生诉称:1978年5月,原北京电视台更名为中央电视台时,曾在社会上广泛征集标志设计方案。原告作为征稿的参与者,所设计的“CCTV”台标经局、台党组审批而被选中,并于1979年元旦正式播出使用,原告对该作品享有无可争议的著作权。但被告未经原告同意对作品进行修改,并为了商业目的大量使用该台标图案,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原告要求被告一次性支付至今使用台标的有偿使用费人民币20万元;支付自1979年至今将台标用于赢利目的的使用费人民币10万元;要求被告恢复台标作品的原貌,尊重原告台标作品的完整性,停止侵害活动,在《电视研究》上发表声明向原告赔礼道歉。
  被告中央电视台辩称:张德生创作中央台的台标时,是作为中央台的专职美术设计人员,为完成中央台下达的工作任务,利用中央台的物质、技术条件履行了本职工作,其完成的台标属于职务作品。中央电视台是该台标的著作权人,其使用该台标的行为不侵犯任何人的合法要益。[1]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定:台标图案必须要有CCTV英文字母,这一特点决定台标只能由中央电视台使用或用于与中央电视台有关的范围,不能用于其他用途。这种应征专门为某种用途设计的特殊美术作品,设计人不享有控制作品的使用或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作品整体著作权可以由征集者享有。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张德生还是央视的工作人员,双方的意思表示不存在台标权归张所有,央视须经其许可才能使用的情形。张在以后近20年时间中,从未主张过台标著作权,而是任央视使用。参照合同法有关原则规定,张在事实上承认了台标权属归中央电视台这一客观现状。因此,海淀法院认定,央视对该台标享有著作权,可以自主使用。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2]
  【评析】
  著作权纠纷中确权是解决纠纷的基础,但确权往往比较复杂。海淀法院的判决不是终审判决,给此案以定论为时尚早。然而,作为学理讨论,则无所谓定论非定论。就案件本身及一审判决而言,存在着不少值得探讨的问题:《著作权法》[3]的溯及力与著作权保护期;中央电视台台标的属性及著作权归属等。本文中,笔者试图结合这些问题谈论自己的一些粗浅看法。
  一、中央电视台台标的属性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中央电视台的台标创作于1978年并于1979年元旦正式播出使用,当时尚未有《著作权法》,因此,在分析该台标的属性前,我们有必要了解《著作权法》的溯及力以及对作品的保护期。有人认为,我国《著作权法》于1991年6月1日生效,张德生对其于1978年设计的台标主张著作权无法律依据。笔者认为,这种观点实质上是误解了《著作权法》关于作品保护期的规定或是把《著作权法》对作品的保护期同《著作权法》的溯及力混为一谈。一般的法律都遵循“法不溯及既往”原则。《著作权法》也不例外,其中相关的规定是这样的:“本法实施前发生的侵权或违约行为,依照侵权或违约发生时有关规定和政策处理。”也就是说,《著作权法》对其实施以前的侵权或违约行为没有溯及力。但这并不说明《著作权法》对其生效以前的作品不予保护。依该法第55条第1款规定,“本法规定的著作权人和出版者、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广播电台、电视台的权利,在本法实行之日尚未超过本法规定的保护期的,依本法予以保护。”可见,对《著作权法》生效以前有关作品著作权的法律适用问题应分不同情况而不同对待;对于侵权或违约行为,依照侵权或违约发生时有关规定和政策处理;而对于著作权的取得问题则应适用《著作权法》,也就是说,作品的著作权人仍依据《著作权法》取是著作权。张德生的作品于1978年完成,显然没有超出《著作权法》的保护期,应当受《著作权法》的保护。中央电视台台标著作权归属问题应适用《著作权法》。
  那么,中央电视台是否享有该台标的著作权呢?这得分析该台标作品的属性。1978年5月,原北京电视台更名为中央电视台时,“在社会上广泛征集标志设计方案”。张德生是作为社会上诸多“征稿参与者”之一而参与设计的。通过公平竞争,张德生脱颖而出,他所设计的“CCTV”台标经局、台党组审批而被选中。由于张德生创作台标作品时是“中央台的专职美术设计人员”,因此,有人主张,其创作行为是职务行为,创作的作品属于职务作品。但是,笔者认为张德生的创作行为不属职务行为。从中央电视台一方来看,它是向社会上不特定的对象“广泛征集标志设计方案”;从张德生一方来看,他既可以参加设计,也可以不参加。设计创作中央电视台台标不是属于其本职工作,而是张德生在其本职工作外通过公平竞争争取的。同社会上其他的设计者一样,张德生其时的身份也是普通的参与者,设计中央电视台台标的是“张德生”,而不是“中央台的专职美术设计人员”。单位工作人员或雇员在其职责范围以外创作的作品,不属于职务作品。[4]所以,不能因为张德生是中央电视台的职工就认定其创作行为是职务行为进而认定其创作的作品是职务作品。
  退一步讲,假设该台标是职务作品,中央电视台是否享有著作权呢?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由法人或非法人组织享有著作权即特殊职务作品的情况有两种,其一是科学技术作品,即主要是利用法人或非法人组织的物质技术条件创作,并由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承担责任的工程设计、产品设计图纸及其说明、计算机软件、地图等职务作品。《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15条还特别规定,上述的物质条件,指(法人或非法人组织)为创作专门提供的资金、设备或者资料。张德生在创作台标时,中央电视台是否为其创作专门提供了资金、设备、资料呢?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张德生同其他参与者一样,主要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完成作品的,合理的解释是中央电视台并未为其创作专门提供了资金、设备、资料。如果一件作品的创作,无须法人或非法人单位专门提供大量的资金、技术条件,其创作主要依靠个人智力,那么,即使是在法人或非法人单位工作任务内的创作,著作权也归个人享有,因为法人并没有投资回收问题。[5]其二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合同约定著作权由非法人单位享有的职务作品。而中央电视台台标既不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也不是合同约定应由法人或非法人享有著作权的作品。可见,该台标作品不属于特殊职务作品,也就是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693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