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新类型偷税案理论研讨会综述
【英文标题】 A survey of the symposium on new—type cases of tax evasion
【作者】 王申 张春雷【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学院 上海市静安区法院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单位犯罪 直接责任人 定罪科刑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5
【页码】 73
【摘要】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这给司法界在对一些新类型案件的法律适用上带来了难度。2002年3月26日在静安法院召开了,由上海《法学》月刊社与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联合举办的“新类型偷税案理论研讨会”。会议邀请了上海市法院、检察院、税务系统的专家,以及华东政法学院、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刑法方面的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研讨会。现将本次研讨会的观点综述如下。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6940    
  【案情】
  被告单位上海盛怡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怡公司)、上海盛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乾公司)、上海舒乐电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舒乐公司)、被告人杨永乐偷税一案。经审理查明:三被告单位均系独立法人,被告人杨永乐系三被告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但三单位是由一套班子经营,一个财务、出纳,一个经营场所,一个仓库。2001年1至3月,在杨的指使下,三被告单位采用隐匿经营收入的手法偷逃国税。经税务机关核定,三被告单位总计隐匿经营收入人民币200余万元,偷税额达人民币42万余元,占同期应纳税额的30%以上。又查明:杨将三被告单位隐匿的营业收入均记在一本内帐上,且又未记明系哪个被告单位隐匿的。三被告单位各自偷税的数额和占同期应纳税额的比例究竟为多少,无证据证实。
  【讨论会观点综述】
  本案案情虽然比较简单,事实也比较清楚。但在对三被告单位和被告人杨永乐定罪科刑时产生了争议,即在三被告单位无法区分各自偷税数额时,如何依法对被告单位和被告人定罪处罚。
  一、关于在单位犯罪中,不处罚单位,是否可以处罚个人的问题
  所谓单位犯罪,是指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我国刑法对单位犯罪规定了双罚制的处罚原则:“单位犯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刑罚。”
  本案中对于三个单位具体偷税数额无法区分,于是有人提出不能认定三被告单位构成犯罪。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可以对个人定罪,并处以相应刑罚?对此,有学者认为,在单位犯罪中,不处罚单位肯定不能处罚个人。如果单位不存在,则也就不存在“直接负责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之说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刑法意义上,单位犯罪中的个人总是依附于单位的,是不能脱离单位而独立存在的。就是说,单位构成犯罪是追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刑事责任的前提,单位不构成犯罪就使个人失去了构成犯罪的前提。所以本案中,如果不处罚被告单位,而仅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肯定是不行的。
  但也有专家提出,在一般情况下,单位犯罪中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是要以单位构成犯罪为前提的。但是,本案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说三单位被存疑宣告无罪的话,只是因为各自的偷税数额无法确定,从而无法根据其犯罪的程度给予与之相适应的处罚,而并非是因为这三单位真的就都没有罪。根据本案的数额看,可能三单位的偷税数额都达到了犯罪的起点,也可能有的单位没有达到,但可以肯定至少有一家单位是必然构成犯罪的。在三单位中必然有一家构成犯罪的这种情况下,被告人构成犯罪的前提就存在了,所以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是不会冤枉被告人的。
  二、在三被告单位各自的犯罪事实无法查清的前提下,能否对三被告单位定罪科刑的问题
  有专家认为,在三个被告单位分别偷税数额和占同期应纳税额比例这一事实无法查清的情况下,不应对三单位定罪处刑。否则,将有悖于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法律原则。确认犯罪事实,是定罪量刑的前提。本案中三单位总的偷税数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694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