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法官培训学院学报(山东审判)》
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的衔接及转换
【副标题】 以连带共同保证为例加以考察【作者】 刘玉环
【作者单位】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分类】 民事诉讼法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1
【页码】 8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9901    
  一、三个法律文本的实证解读与问题梳理
  [法律文本一]:原告与借款人王某以及被告盛某、被告邓某签订了保证借款合同一份。合同约定,原告借给王某40000元,被告盛某、被告邓某对借款本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同时约定保证期间为一年。在借款期间内,王某突然死亡。借款到期后,两被告未偿还借款。保证期间内,原告向被告盛某主张了权利,但未向被告邓某主张权利。保证期间届满后,原告诉讼,要求两被告承担偿还借款本息的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在保证期间内,原告向被告盛某主张了清偿借款本息的权利,被告盛某应按约对借款本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原告未向被告邓某主张权利,保证期间届满后,被告邓某的连带保证责任即归于消灭。据此判决被告盛某偿还原告借款本息。
  [法律文本二]:原告某信用社与被告陈某以及被告沈某、被告郁某签订了保证借款合同一份。合同约定,原告借给被告陈某20万元。被告沈某、被告郁某在上述借款金额及期限内对陈某在原告处形成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间为借款凭证约定陈某履行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借款到期后至今,陈某未归还本息。原告向陈某下达了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在保证期间内向沈某下达了保证担保人履行责任通知书,但未向郁某进行催收。未果后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三被告偿还借款及利息。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在借款到期后的保证期间内虽然未向被告郁某进行催收,但因其向被告沈某下达了保证担保人履行责任通知书,对被告沈某发生了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诉讼时效规定》)第17条第1款的规定,应当认定对被告郁某也发生了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据此判决,被告陈某偿还借款本息,被告沈某、郁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法律文本三]:原告与被告邱某、刘某、段某于2006年8月17日达成“协议书”,约定原告借给邱某6万元,借款期限为1年,由刘某、段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协议达成后原告依约向邱某支付了借款。借款到期后,原告因邱某未偿还借款,于2007年9月22日找到段某,要求其承担保证责任。2009年2月16日,因邱某经催收一直未还借款本息,原告遂具状诉至法院要求邱某偿还借款,刘某、段某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从协议约定看,刘某、段某自愿为邱某6万元借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二人与原告之间依法成立连带保证责任合同关系,应为共同保证人。因协议书未约定保证期间,债权人原告于2007年9月22日向保证人段某要求偿还借款,已在法定的保证期间内向保证人段某主张保证责任,根据《担保法解释》第34条第2款规定,段某、刘某与李某之间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应从2007年9月22日开始计算,据此判决邱某偿还借款,并由段某、刘某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通过对上述案例的分析梳理,当前主要存在以下几种不同的观点:1.对于债权人向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的,其效力不能当然及于全部保证人,未被主张权利的保证人则因保证期间届满而免除保证责任。此时则不再存在向诉讼时效期间转换的问题。2.对于债权人向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的,因保证人系连带债务人,根据《诉讼时效规定》的规定,被主张权利的保证人诉讼时效的中断事由同样亦引起未被主张权利的保证人诉讼时效的中断,包括未被主张权利的保证人在内的保证合同均实现由保证期间到诉讼时效之间期间的“衔接和转换”,全部保证人均应承担保证责任。3.对于债权人向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的,因保证人系连带保证,根据《担保法解释》第34条第2款的规定,连带保证人与债权人之间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自债权人主张权利之日起开始计算,即包括未被主张权利的保证人在内的保证合同均实现由保证期间到诉讼时效之间期间的“衔接和转换”,全部保证人均应承担保证责任。
  从上述分岐看,二者的衔接与转换中存在的问题和争议主要在于:对于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仅向连带共同保证人中的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效力是否及与全部保证人、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如何衔接与转换。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二、从保证期间的性质看两种期间衔接转换的实质
  关于保证期间与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的关系问题,民法学界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认识。一种观点认为,保证合同的保证期间与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期间,都是要求债权人行使权利的期间。两者分处于不同的阶段,相互衔接,各自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即在一般保证情况下,只要债权人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或者法律规定的保证期间内,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则保证期间的作用便已结束,诉讼时效制度开始发生作用,债权人只要遵守诉讼时效方面的规定,就可以依法保证自己的权利,对于连带保证责任合同,应当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书面通知送达之日的次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1]另一种观点认为,所谓的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本质上是与保证期间的性质不相容的,因为无论诉讼时效还是保证期间,其指向的对象都是债权人对保证人的请求权,而诉讼时效和保证期间对债权人的请求权的处理方式并不相同,从而不可能发生两者并行不悖的情形,只能选择其一。既然法律为保护保证人而选择了保证期间制度,就不可能再在保证合同上存在诉讼时效制度。[2]我国《担保法解释》显然采纳了第一种观点。如果单纯从两种期间的表面目的,即都是督促债务人行使权利的角度而言,两者同时采纳,确实存在一种逻辑重复的悖论。但是如果我们细究保证期间的性质、规范目的、法律效果,就会得出一种合乎逻辑的结论。
  从规范目的来看,如前所述,保证期间是为了保护保证人的利益,而诉讼时效也是为了保护债务人的利益,而且诉讼时效就是针对债权人现实存在的请求权。保证制度的性质决定了法律本应该对保证人给予比一般债务关系中的债务人更多保护,因为保证人在保证关系中没有对价存在,因此,从逻辑上法律应该对请求权设定更短的期间来督促债权人行使权利。因此,如果法律在保证债务上同时设计了保证期间和诉讼时效,那说明保证期间适用的对象肯定不是债权人对保证人的现实存在请求权,而是一种其他的权利。另外,从诉讼时效起算点上看,诉讼时效从债权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受到侵害时开始计算,其实说明的是债权人请求权的产生时间。对保证债务来说,只有在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向保证人主张了权利,诉讼时效才开始计算,也就是说债权人的保证债权请求权才开始产生。那么在保证期间内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之前,那么保证人享有的是什么权利呢?从现有民法权利体系中看它不属于一个有名权利。从权利的特征和效果上看,似乎属于形成权:当事人一方可以以自己的行为使法律关系发生变动的权利。在此,债权人确实是以自己的意思行为—请求承担保证责任的行为,而不需要别人的协助,使确定的保证债务关系产生了。既然它不属于民法上有名的形成权,如追认权、撤销权、抵消权等等,我们不妨称它为一般形成权。到此,我们可以确定保证期间从性质上属于除斥期伺,这也和我国的司法解释对保证期间的定性一致,它既不是以请求权为适用对象特殊除斥期间,[3]也不是所谓的非诉讼时效非除斥期间的特殊的权利行使期间。[4]
  由此我们可以展开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衔接与转换的实质内容。首先,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衔接的媒介是债权人一般形成权的行使。转换的是债权人一般形成权的享有到债权请求权的享有,或者说债权请求权的现实产生。
  本文如此认为债权人在向主保证人主张权利之前仅享有一种形成权,那么在此之前签订并生效的保证合同怎么解释呢?从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及该制度设计的利益平衡保护的目的来解释,只能认为之前成立的保证合同是附生效条件的合同,所附的条件是法定一般形成权的行使。
  三、连带保证中两期间衔接与转换的连带范围
  (一)真正连带债务与不真正连带债务
  连带之债是指债权人或者债务人有数人时,各债权人均得请求债务人履行全部债务,各债务人均负有全部给负的债务,且全部债权债务因一次全部给负而归于消灭的债。连带之债源于罗马法,在十九世纪的德国普通法时期著名民法学家根据古典罗马法时期的争点决定制度提出了不真正连带责任制度。从此连带责任分为真正连带责任与不真正连带责任,其理论基础为连带债务的原因同一说或同一目的说。[5]我国对真正连带责任我国无论学术界还是实务界都对其有较为成熟深刻的理解,而对不真正连带责任学术界对其研究略显单薄,实务界对其认识更是似是而非。其实这也与我国的立法规定有关。我国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来自北大法宝)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990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