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南警察学院学报》
当前我国问题家庭儿童权益救济制度探析
【副标题】 以南京江宁区两女童饿死事件为视域
【英文标题】 The Problem Existed in Family Relief System of Children''s Rights and Interests
【英文副标题】 Taking Two Girls Starvation in Nanjing and Jiangning Districts as Example
【作者】 王道春【作者单位】 湖南警察学院
【分类】 犯罪学【中文关键词】 问题家庭;儿童权益;救济制度
【英文关键词】 problem family;children's rights and interests;relief system
【文章编码】 2095-1140(2013)05-0061-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5
【页码】 61
【摘要】

当前,我国已出台系列儿童保护法律制度,然而从理论和实践角度审视,这些制度依然很不完善,尤其针对问题家庭儿童救济制度更是如此。南京市江宁区俩女童被饿死的悲剧实为明证。眼下,构建合适问题家庭儿童救济制度已迫在眉睫。

【英文摘要】

At present, child protection legal system has been established, although it is not perfect, especially for children in problem families. Two girls starvation cases in Nanjing and Jiangning districts are evidents. Constructing a proper family children's relief system is emergenc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131    
  2013年6月21日上午,南京市江宁区泉水新村的一居民家中,一名1岁和一名3岁女童被发现饿死于家中。据媒体报道,孩子父亲因犯罪入狱,爷爷奶奶已经去世,母亲有吸毒史。俩孩子出生在问题家庭,她们幼小的生命过早凋零,让人倍感震惊和悲愤。悲剧拷问着我国当前的儿童保护制度[1],揭示了我国当下问题家庭儿童保护制度缺失的现实,构建问题家庭儿童救济制度已迫在眉睫。
  一、我国现行儿童救济体制
  儿童权益保护历来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中外概莫能外。改革开放以来,儿童权益(自然包括出身问题家庭的孩子)保护和救济日益为国人、政府所关注,为此我国已出台了系列法律法规,明确了相关救助机构,初步建立了儿童救济体制,并已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一)现行涉童法律法规概览
  目前,中国有关保护儿童权利的法律、法规,法律层面的主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禁止使用童工的规定;《幼儿园管理条例》;国务院《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中小学勤工俭学暂行工作条例等30余部。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则更多,不胜枚举,在此不赘述。由此可知,我国规制儿童权益救济的法律不仅数量较多,而且渊源丰富,体系较为完整。既有全国人大制定的,也有国务院、国家各部委颁布的,还有地方人大及政府出台的,并且相关立法中较早的至今有20余年甚至30年之久。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二)维护儿童权益的相关机构
  1.单位、居委会或村委会、民政部门
  根据1987年制定的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父母死亡或失去监护能力、也没有其他人担任监护人的情况下,由父母所在单位、居委会或村委会、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因此单位、居委会或村委会、民政部门是保护儿童的法定机构。
  2.全国妇联和各级地方妇联、工会、共青团组织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六条、第条之规定[2],全国妇联和各级地方妇联、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代表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相关组织为合法权益遭受侵害的儿童提供保护。
  3.公安、卫生、交通、铁道、城管
  根据《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四条、第条规定,公安、卫生、交通、铁道、城管等部门负有对流浪、乞讨中的未成年人有救助义务。[3]
  4.教育部门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规[4]确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教育督导机构具体负责义务教育实施和督察工作。
  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六条、第八条规定,上述机关、组织之外其他国家机关、武装力量、政党、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有责任保护儿童,如青年联合会、学生联合会、少年先锋队以及其他有关社会团体。
  由上可晓,至今我国已出台了相当数量的涉童法律,确定了众多救济机构,然而,不争的事实是儿童权益保护依然成效不大,10年前的成都小思怡之死,最近的俩幼童之殇实乃明证,个中缘由值得我们深思,也足见我国现行相关法律弊端重重,法律实效大打折扣。
  二、现行问题家庭儿童救济制度之缺憾
  (一)“问题家庭”之界定
  何谓“问题家庭”?历来众说纷纭,没有权威定义,专家学者大都采取例举式的方式予以解释。本文中,笔者综合近期主要观点,对其加以界定。所谓问题家庭,主要指父母不愿、不会或没有能力履行监护职责,或者父母严重侵害孩子权益如性侵、家庭暴力等而严重影响儿童身心健康的家庭。如夫妻关系恶劣家庭、家暴严重家庭、贫病交加家庭等等。本案中俩幼童的母亲吸毒,父亲坐牢,爷爷奶奶去世,外婆改嫁,亲戚与其父母关系僵硬,只有风烛残年的太奶奶丁春秀和太外婆王广红偶尔看望{1}。显然,俩女孩生活的就是问题家庭,属典型的鳏、寡、孤、独、废、疾之族,是问题家庭的牺牲品。
  问题家庭与健康家庭二者截然不同。问题家庭问题多多—或者家庭关系糟糕,夫妻离异、或者父母早逝或伤残,或者为人不尊,道德败坏、好吃懒做、违法、犯罪,或者家庭暴力严重,虐待遗弃子女,或者家庭贫困、子女众多无力抚养,父母任其自生自灭。问题家庭对儿童成长极其不利,出生在问题家庭的孩子结局往往很悲催,要么因疾病、饥饿遭遗弃等而过早夭折,要么艰难长成却沦为草根弱势群体—自卑、孤僻、自甘堕落,遭人白眼和鄙视,或生活无助,走向极端,孳生变态心理,憎恨社会,被犯罪分子拉下水而祸害社会,只有极少数能克服困难融入正常社会有正常人生。张军、周克华之流无不是问题家庭的产物。健康家庭或者说正常家庭,则双亲健在、家庭和睦、父母恩爱、母慈子孝、遵纪守法、经济较为宽裕。自然,这样家庭哺育的孩子一般会茁壮成长,不会遭受冻馁之苦,更不会被活活饿死。所以,对问题家庭的孩子实施保护与救济应为我们重点关注,不能与健康家庭孩子同等对待。遗憾的是,当下我国儿童救济制度的缺憾正在此处,既较粗疏,又缺乏针对性、可操作性,没有专门的问题家庭儿童救济制度体系。
  (二)现行问题家庭儿童救济制度之缺憾
  1.儿童保护立法严重滞后,对问题家庭父母抚养权剥夺的规定较为笼统,执行乏力
  父母是孩子最亲近的人,是法定监护人。父母有义务创造良好、和睦的家庭环境,有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遗弃未成年人,禁止溺婴和其他残害婴儿的行为,不得歧视女性未成年人或者有残疾的未成年人是为人父母的法定义务。《民法通则》十八条第三款规定,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利的,应当承担责任。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从通则第十八条不难看出,对严重不称职的父母,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和有关单位的申请剥夺父母的监护权。然而,由于该法条的粗疏性,以致操作价值不大。作为申请人员的“有关人员和有关单位”太为笼统,究竟谁有优先权申请剥夺不称职父母的抚养权,需要进一步明确。其次,剥夺是暂时性还是永久性,是部分还是全部剥夺,剥夺后能否恢复监护权等等,现行法律都很缺失。最后,在缺乏适格近亲属担任监护人的情况下,该法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的所在单位、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也是有缺陷的。若未成年人父母同属同一单位、同一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还好办,倘两地分居不属同一单位、同一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由哪一家行使监护人职责呢?虽然几家机构或组织可以协商,但协商有争议怎么办?对争议由哪家法院裁决?明显现今法律没有对此作出解释。本案中,孩子的父亲是个罪犯,孩子的母亲乐某是个吸毒者,没有经济来源,这种存在严重缺陷的问题家庭,并不具备抚养孩子的条件,孩子的生存和安全始终处于某种风险之中。对这样的问题家庭,街道、警方、民政局、儿童福利院应该登记造册,进行重点和严密的监管,对这种吸毒的不靠谱的母亲,应该临时剥夺其对孩子的监护权,把孩子交给儿童福利院抚养或者寻找合格养父母,直至其具备相对稳定的职业和收人之后,方才恢复其监护权。然而,实践中,这个规定执行起来有相当难度,执行状况也颇不如意,因为国家行政司法机关还无法有效地对抚养权的替换和取消进行强势介入。《民法通则》尽管规定了可以撤销父母监护人资格,但纵观二十余年的司法实践,几乎没有发生类似案件,没有人愿意提起诉讼,法院不敢受理案件、更不敢判决撤销监护人资格,因为没有单位或个人愿意主动、继续担负监护职责。
  2.对问题家庭还缺乏针对性的保障机制
  儿童的权利最重要的是生存权,包括生命安全权和生活保障权。生存权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同样,每个儿童都有其固有的生命权和健康权,包括享有医疗保健服务在内的保证生命健康的权利。尽管我国法律对儿童生存权有完整的规定,宪法、民法通则、未成年人保护法等都有明确的授权性规范;婚姻法也有类似“禁止溺婴、弃婴和其他残害婴儿的行为”等具体的禁止性规范。然而,针对问题家庭子女的抚育问题,我国目前并没有针对性的保障机制。针对未成年人的受抚养权被侵犯时的救济,我国的相关法规依然过于原则化,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5]第六、第八条之规定[6]。第六条只提及保护未成年人是国家机关、武装力量、政党、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和其他成年公民的共同责任,显而易见,该条法规是口号式的,缺乏实质内容,保护未成年人人人有责很可能变成人人无责,该法及相关解释、规章都没有对各自责任进行细化和明确分工。细想如真正做到了,两女孩会活生生饿死吗?第八条中,有关个人和单位应怎样协助执行,如不协助执行或协助不力应付怎样的责任,对此现行法律均无规定。对于一般家庭,我们现有低保机制。如《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八条第一款规定,对无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又无法定赡养人、扶养人或者抚养人的城市居民,批准其按照当地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全额享受。而对于问题家庭,目前我国还缺乏有针对性的保障机制。比如,就南京市江宁区俩幼童这样的问题家庭就很尴尬—尽管父亲坐牢,但其母有劳动能力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柴会群,鞠靖媒体调查:南京饿死家中女童的最后100天[EB/OL].新华网.2013-06-27.

{2}丁蓉.如果这些“如果成真”,南京幼女悲剧不会发生[N].潇湘晨报,2013-06-22(A0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13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