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检察学研究的现状与展望
【作者】 冀祥德黄海悠【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检察院
【分类】 检察院
【中文关键词】 检察学;学科建设;检察权研究;法律监督;检察体制改革
【英文关键词】 the prosecutorial science;disciplinary construction;prosecutorial power;supervision by law;the reform of procuratorial system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5
【页码】 2
【摘要】

检察学作为一门新兴的独立学科,近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初步的理论框架已经构建,独立性日渐突出,但学科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还在大力建设的过程中,必将继续得到重视。检察权的研究在检察学研究中具有基础性的作用,是检察学研究的重点和出发点,法律监督制度也是我国检察理论研究长期关注的重点。随着劳动教养制度改革、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的深入及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的建立、死刑复核法律监督程序的规范,如何履行检察机关的职能,发挥检察机关的作用也必将成为检察学研究的重要内容。当然,检察改革是检察发展的主旋律,检察机关一直在探索符合检察发展规律的工作机制和体制,相关的理论研究必不可缺。

【英文摘要】

As an emerging independent subject, the prosecutorial science’s independence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prominent. The research of prosecutorial power is always playing a basic role for the prosecution research, while the deepening reform of corrective labor system, complaint letters and visits work,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detention system, the normalization of death penalty review procedures, the improvement of the prosecution department become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research of the Prosecutorial Scie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152    
  
  

近年来,检察学研究日益受到理论界和实务界的重视,研究成果突出,回应了很多对检察制度发展提出的挑战,推动了检察实践的发展,检察学理论体系基本建立。目前,检察学研究可以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随着中国检察制度与整个司法制度的发展,检察学研究将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并面临新的研究方向。

一、检察学的学科建设受到重视

检察学是否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存在不少争议,部分学者对此提出了质疑。客观地说,尽管检察理论研究不断深入,研究人员日益增多,研究成果不断丰富,也诞生了专业性学术团体,但是从目前的研究状况和研究水平来看,尚未构建起一个完整的检察学理论体系,学界就研究对象、研究范畴、研究方法等检察学基本问题没有相对统一和权威的共识,也没有一所大学开设专门的检察学课程,检察学的学科地位并没有得到国家学科建设主管机关—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确认,可以说,检察学没有得到普遍认同,检察学的学科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学科独立化还没有真正完成。

随着检察制度的发展和检察理论研究的繁荣,检察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特性日益明显,尽管检察学研究中,有些内容与宪法学、诉讼法学有所重合,有些内容甚至分属于政治学、管理学等学科领域,但是这些学科都无法涵盖检察学的全部内容,检察学作为一门研究检察权配置、检察制度构建和检察活动的法学学科,有其独特的研究对象和领域,初步的理论框架已经构建,独立性日渐突出。检察学的学科建设被提上议程,日渐受到重视。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学界和司法实务界围绕检察学的建立召开了理论研讨会,编印了论文集,出版了一系列检察学教材。2007年5月,中国法学会检察学研究会成立后,检察学的学科构建又一次被广泛关注;2007年11月,中国法学会检察学研究会在上海举办“检察学理论体系学术研讨会”,共收到150多篇学术论文,后来出版了《检察学的学科建设—首届检察学理论体系研讨会论文集》,部分优秀论文发表在《人民检察》、《中外法学》等期刊上,这批论文在学界和实务界产生了较大影响,有力推动了检察学的学科建设;近年来,关于检察学研究的论文和专著不断涌现,代表性的专著有朱孝清、张智辉主编的《检察学》(中国检察出版社2010版),龙宗智等人著《知识与路径:检察学理论体系及其探索》(中国检察出版社2011版),卢建平主编的《检察学的基本范畴》(中国检察出版社2010版)等等,另外还有很多优秀的检察理论研究论文和专著,虽然没有冠以检察学之名,但有着检察学研究之实。

专家学者们围绕检察学的学科构建,分别从法律部门划分的角度,从认识论角度,从现行学科分类体系等多个角度出发充分论证检察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并进一步对检察学的概念、特点、定位、内容、理论体系、研究方法、基本范畴等问题展开探讨并逐步深入,然而,对“检察学是否是一门独立学科”的质疑声短期内不会消除,检察学的学科地位得到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确认还有待时日,初创阶段的检察学还是处于大力建设的过程中,必将继续得到重视。

二、检察权研究成为研究重点和出发点

检察权是检察机关依法享有的一切权力,它是检察制度的核心内容。近年来,很多有影响的检察学专著都是以“检察权研究”命名的,例如,洪浩的《检察权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张智辉的《检察权研究》(中国检察出版社2007年版)、石少侠的《检察权要论》(中国检察出版社2006年版)、邓思清的《检察权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等,检察权范畴在检察学范畴体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对检察权的研究在检察学研究中具有基础性的作用,是检察学研究的重点和出发点。

有的学者认为,以检察权为起点,依次可以推演出检察主体、检察活动、检察改革等基本范畴。检察主体、检察活动是位于范畴体系起点之后终点之前,由起点逐步推演出终点的中介范畴,应当以检察权为基本范畴的逻辑起点,以检察权的行使为基本范畴的逻辑中介,以检察权的发展为基本范畴的逻辑终点,构建本体论—主体论—运行论—发展论“四位一体”的检察学基本范畴。[1]有的学者对30年来我国九种较为权威的法学核心期刊发表的检察理论研究文章主题进行了分析,得出结论认为检察权、检察官、检察院是近30年来我国检察理论研究的基本范畴。而检察权是三者中重要的权力来源,为检察院和检察官权力的行使提供制度保障和正当性基础。[2]有的学者提出,不论检察学研究对象是“检察制度”,还是“检察制度与检察活动”,主线就是“检察权运行研究”,主张构建以检察权运行研究为中心的检察学理论体系。[3]

由此可见,检察权研究在检察学研究中受重视的程度及中心地位。有的学者提出,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的检察理论研究中,对检察权问题的专门与系统的研究尚未受到充分的重视。某些专家学者在构建检察学理论体系中未将其专列,如王桂五先生主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制度研究》一书,就未专列检察权问题研究,而是将检察权问题主要放在“职能论—法律监督论”中进行具体的研究;王然翼主编的《当代中国检察学》、王晓军、孙谦等编著的《实用检察学》等,也未专门、系统地研究检察权问题。出现上述现象,也许主要是因为1996年刑事诉讼法修改以前,有关方面对现行制度关于检察权的规定提出了一系列的异议,如对检察院诉权中免予起诉权的异议、对检察机关侦查职权及其范围的异议、对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权的异议、对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权尤其是以法律监督权冲击审判权威的异议等。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对司法权力配置作了调整,取消检察机关免予起诉的权力,限制检察机关侦查权的管辖范围,废除检察机关可以当庭监督的有关规定,对监督权的行使方式也作出了限制。刑事诉讼法修改后,对检察机关的监督权、批捕权、侦查权的异议仍然不绝于耳。这种情况下,研究检察权的性质、配置及行使等问题就具有了现实的意义。[4]爱法律,有未来

检察权的优化配置是检察改革研究的重点内容,也是难点内容,学者们提出了各种方案。而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改办提出,在优化检察职权配置方面,新一轮检察改革应当重点关注以下问题:1、进一步完善检察机关上下级领导关系,确保检察权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2、进一步推进检察机关内设机构改革,保障检察权在检察机关内部的优化配置;3、进一步改革完善检察机关的办案机制,优化检察权运行机制;4、进一步完善检察权运行的监督制约机制,保障检察权的依法公正行使。[5]

对于检察权研究的加强,解决了检察权配置及运行中的一些问题,不仅巩固了检察权,同时也指导着检察改革的推进,这在2012年刑事诉讼法的大修中得到充分体现,新刑诉法对很多具体的检察职权进行了调整,使得检察职权更为合理。围绕着检察权的性质、构成、功能、配置、行使等方面的探讨和研究必将持续并深入展开。

三、法律监督研究得以加强

检察机关是宪法规定的法律监督机关,其职能是实施法律监督,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源自列宁思想与苏联模式,这就是中国检察制度的理论渊源。一直以来,理论界对检察制度的各种争论,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对法律监督的不同理解,因此,对于法律监督的研究至关重要。

我国检察理论研究长期关注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制度,从研究前苏联模式,指导新中国检察制度的建立开始,围绕着法律监督的概念、性质、特征及模式等问题,产生了大量研究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文章和专著,以法律监督为主题的论坛时有召开,各类研究成果层出不穷。然而,由于法律监督制度在苏联的实践并不能证明该制度的成功和优越性,所以更多的研究只是从宪法的规定出发论证检察机关的宪法地位和中国检察制度的正当性,缺乏真正的学理分析,论证不充分,存在一定的缺陷。另一方面,囿于宪法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法律监督研究存在很大程度上的概念与逻辑混乱,比如说,公诉权、侦查权、批捕权是与法律监督权并列的职能还是从属于法律监督职能?法律监督最主要的是对司法和诉讼的法律监督,不从事一般监督,那对于行政机关、个人发出检察建议书属于法律监督吗?

尽管关于法律监督的研究存在着不少问题,但是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果,近年来,出现了一批系统的、有份量的著述,对检察机关几十年的法律监督实践经验进行概括,探求法律监督一般规律,如汤唯、孙季萍的《法律监督论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向泽选的《法律监督原理》(群众出版社2006年)、甄贞的《法律监督原论》(法律出版社2007年)、张利兆的《法律监督权的配置与运行》(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8年)等等。部分研究成果充分反映了法律监督实践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从而推动了立法的修改和完善,比如说为了加强对侦查机关的监督,检察机关将批捕处改名为侦查监督处。然而,实践中,侦查机关的权力过大,监督制约很少,侦查活动存在较多问题;执行监督中,对于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难以监督或发现问题难以纠正。这些问题在新刑事诉讼法中的修订过程中被关注和重视,最终加强了检察机关对相关活动的法律监督。

对于法律监督的研究,将围绕五个方面展开,一是法律监督的存废之争,对于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权是予以保留还是废除,将进一步被调研论证;二是法律监督的界限何在,应该如何界定法律监督的范围,法律监督究竟是所向披靡的尚方宝剑还是被虚置的权力,有待进一步明确;三是法律监督的贯彻落实,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加强了对刑事诉讼活动的法律监督力度,如何将这些职权贯彻实施摆在实务工作者和理论研究者的面前;四是法律监督的中国特色,法律监督是中国检察制度的特色,是中国检察制度与西方检察制度最主要的区别所在,运用比较的、历史的研究方法,分析中国法律监督制度的历史与现状,研究法律监督的共性标准,预测下一步发展趋势。五是法律监督与司法审查的关系,西方各国强调由中立的司法机构对审前程序进行司法审查,强调审判程序中法院对诉讼中程序问题有最终和权威的裁判权,而我国的法律监督制度包括对侦查、审判、执行等整个诉讼程序的监督,如何平衡刑事诉讼中的权力制约机制,使法律监督制度更符合刑事诉讼构造的基本原理,在法律监督中加强司法性审查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四、深入研究劳教制度改革与检察机关的职能发挥

关于劳动教养,理论界对该制度的产生历史、发展过程、性质特点、实际作用、存在问题及存废去向有过很多的讨论,学界对其去向产生较大分歧,有改良说和彻底否定说,改良说认为劳动教养制度还有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应该在保留该制度的基础上对其进行改革完善,而彻底否定说认为劳动教养制度不仅是违法的,更是违宪的,在现有的《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已经较为完善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让劳动教养制度存续。从司法改革的实际经验来看,彻底废除劳动教养制度阻力较大,是最难实施的一种方案,渐进式的改革也许更为有效。

不管采取哪种方案,检察学必须关注的检察机关在劳动教养制度改革中职能的设置与作用的发挥,劳动教养法律监督是检察机关监所检察部门的一项重要职权。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对1987年制定的《人民检察院劳教检察工作办法(试行)》进行修改的基础上,于2008年月22日颁布了《人民检察院劳教检察办法》(以下称《办法》),对劳教检察部门的职责、监督的范围、程序等都予以了较为详细的规定。然而在实践中却存在监督不力,决定审批程序不易监督等多种问题。

对此,有的学者提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完善劳动教养法律监督制度:1.完善法律,解决劳动教养法律监督权缺乏法律依据的问题;2.应该赋予检察机关一定的实体性监督权力;3.明确规定检察机关对劳动教养审批、复议、复查程序进行监督的程序、方式;4.规定检察机关对所外执行、所外就医人员执行进行监督的方式和程序,规定劳动教养执行机关的相应义务。[6]有观点认为,需要对法律、法规中的规定细化,使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工作体现在劳动教养工作的全过程,具体包括劳动教养的提出、审查、批准、申诉以及执行的全部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少都是监督权行使不完整的体现。[7]还有的学者认为应当通过立法程序将劳动教养制度纳入《违法行为教育矫治法》,建立完善的违法行为教育矫治制度,包括违法行为教育矫治的执行主体、执行对象、执行方式、矫治时间、决定程序、监督程序等。人民检察院对教育矫治程序予以监督,有利于确保法律的统一公正实施。[8]在劳动教养制度改革中,如何科学设置检察职能,、充分发挥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作用值得广泛调研,深入研究。

五、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研究进一步受到重视

2013年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中,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是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出的四项改革(还有劳教制度、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户籍制度改革)中的一项。关于信访制度的何去何从,学者们提出了不同意见,有学者提出,应在把强化和程序化信访制度作为公民政治参与渠道的同时,要把公民权利救济方面的功能从信访制度中分离出去,以确定司法救济的权威性。[9]而有的学者认为,应充分估计中国社会转型的特殊性和文化传统,把信访高潮视为中国社会转型

  ······

法宝用户,请登录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15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