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娱乐法评论》
中国电视收视率造假的法律规制
【英文标题】 Legal Regulation of China's TV Audience Ratings Fraud
【作者】 刘承韪李梦佳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美法学研究所{所长},兼任北京市影视娱乐法学会{常务副会长,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博士研究生}、北京市影视娱乐法学会{理事}
【分类】 市场经济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收视率造假;对赌协议;索福瑞;侵犯商业秘密
【英文关键词】 Audience Ratings Fraud; Valuation Adjustment Mechanism; CSM; Crime of Infringing Trade Secrets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2019年卷第1期)
【页码】 22
【摘要】

近年来,电视收视率造假问题已经成为我国亟待解决的行业痛点。2018年9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表示就收视率问题开展调查,针对收视率问题的舆情和反馈,已釆取相应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开展调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我国影视行业的收视率造假问题由来已久,究其原因,与考量指标单一、缺乏监管机制等多重因素相关联。行业内甚至已经形成一条地下“黑产业链”非法操纵收视率。收视率造假严重阻碍了我国影视产业的健康发展,因此必须通过严厉规制来杜绝此类非法行为的发生。本文将分析收视率造假产生之原因,以及基于收视率造假产生的非法行为,最后提出建议和对策,以期能为电视收视率造假提供法律规制之道。

【英文摘要】

In recent years, the problem of TV audience ratings fraud has become an industry pain spot to be solved in China. In September 2018, National Radio and Television Administration expressed the question of audience ratings. In view of the public opinion and feedback on the issue of audience ratings, relevant measures have been taken and investigations have been carried out in conjunction with relevant parties. Once the problem of violations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is verified, it will be dealt with seriously. The problem of fake audiences ratings in China’s film and television industry is long-standing. The reasons are related to the single measure indicators, lack of supervision mechanism and other factors. The industry has even formed an underground “black industry chain” illegal manipulation audience ratings. Fake audience ratings have seriously hindered the healthy development of China’s film and television industry, so we must strictly regulate and eliminate such illegal actions. This article will analyze the causes of fake audience ratings, and illegal actions based on fake audience ratings, and finally put forward suggestions and countermeasures, in order to provide legal regulation for fake audience rating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2659    
  目次
  一、收视率造假产生之原因
  (一)收视率的基本定义
  (二)收视率造假之原因
  二、基于收视率造假产生的非法行为
  (一)签订收视对赌协议
  (二)“专业公司”操级收视率
  三、建议与对策
  (一)完善立法
  (二)行政监管
  (三)司法制裁
  (四)确立节目合理评估体系
  (五)行业自律
  (六)完善收视率调查系统
  四、结语
  近年来,我国在购买、播出电视剧的过程中,普遍存在收视率造假的问题,甚至已经形成组织严密、操作完备的地下黑产业链,该现象严重阻碍了我国影视产业的健康发展。2016年12月,电视剧《美人私房菜》因未购买收视率,导致其播出平台浙江卫视由全国前五的优质排名一度滑落至第22名,为此浙江卫视不得不“腰斩”该剧。该事件立刻引发影视行业对收视率造假行为的声讨,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发布声明,正式向电视剧收视造假的黑色产业链宣战。有鉴于此,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商务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五部委于2017年9月4日联合下发了《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直面电视剧收视率造假问题,在第5条中提出规范电视剧收视调查和管理指导,以期促进电视剧繁荣发展。
  一、收视率造假产生之原因

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一)收视率的基本定义
  电视收视率是关于收看电视观众规模的一种度量、一个量化数据,由收视率调查得来,具体指某一时段内收看某电视频道或某电视节目的人数(或家户数)占电视观众总人数(或家户数)的百分比。例如,假定某市场共有100名观众,如果其中20名观众观看了《新闻联播》,则该市场《新闻联播》的收视率就是20%。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刘燕南教授的观点,收视率具有双重基本价值。首先,收视率是一种效果指标。按照传播学理论,效果一般涉及三个层面:一是认知层面;二是心理层面;三是行为层面。“收视率所反映的是第一个层面的效果,即多少人看了某节目(频道)、看了多长时间等等,是一种量化信息的反馈。至于其他更深层面的效果,比如心理效果或之后的行为效果,单从收视率无法反映。”[1]其次,收视率是一种“行业货币”。“电视台、广告商、广告主等相关利益方都要依据收视率的高低来进行广告时段的定价和购销”,如同在国内市场购物大家都需以人民币为结算单位一样。[2]
  (二)收视率造假之原因
  1.考量指标单一,缺乏科学标准
  对于广告商而言,投放广告的主要目的在于吸引观众注意,增加品牌影响力,从而引导观众购买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因此其必然会选择受众度高、观看人数多的电视频道或节目作为广告投放对象。收视率作为最直观的数据指标,直接显示出电视频道或节目受观众关注的程度,受到广告商的青睐。“收视率作为成本效益核算中的核心指标,在竞争中担负着评估投资回报的重要作用,为提高达成竞争目标的精确性和命中率把关。”[3]广告商尤其重视电视台黄金时段的节目,所以一般电视台晚间8:30至10:30期间,广告费用最高。当电视剧成为所有卫视频道黄金时段的主打节目后,一些电视台广告部为争取广告资源,便开始收视率造假行为,之后愈演愈烈。电视台甚至在购剧合同中,强行要求将收视率与购片价格挂钩,从而引导电视剧制片方去购买收视率。如果电视剧未能达到预期收视率,制片方则面临着无法收回尾款、换档、撤档等不利后果。
  图1为收视率造假运作流程。
  (图略)
  图1收视率造假运作流程
  为了弥补和校正收视率指标的某些不足和偏差,电视界曾尝试引入另一项调查指标——满意度。然而满意度作为一种心理指标,其重在反映观众内在的心理评价和态度活动,主观性较强,弹性相对较大,大多只能进行概略而间接的测量。而收视率则直观反映出观众收看电视的实际行为,具有外显性,是实际可察的,易于直接测量。[4]因此,满意度等其他指标在实际操作中运用并不广泛,收视率在电视媒体的管理过程中仍然发挥着“一家独大”的重要作用。收视率从技术层面而言只是一项量化数据,本身并无“原罪”,并无善恶之分。然而在实际操作中,收视率被赋予不同的价值与期许,与金钱利益挂钩,使其存在之原意发生了变异。
  2.丰厚利益驱使,缺乏监管机制
  违法成本低、利润回报高是收视率造假的重要诱因之一。以污染样本户而言,假如某市场有300个样本户,共一千余人,污染其中一户,收视率大致会发生0.3%的变化。在当前各大卫视竞争激烈的微收视时代,许多黄金时段的节目或频道收视率能达到0.1%已实属不易。收视率每提升1个百分点,便会为电视台带来数以百万计的丰厚广告收益。因此,不少电视台为获取高额广告利润回报,不惜铤而走险开始购买收视率。[5]
  同时,我国收视率市场的法律法规和监管机制尚不健全。目前我国并无针对收视率造假行为的法律法规,立法上的空白使得行业内处于“无法可依”的尴尬境地。尽管2009年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曾制定发布《中国电视收视率调查准则》(以下简称《准则》),《准则》参考和借鉴了国际通行标准,首次对收视率数据使用方提出规范要求,但广播电视协会属行业协会性质,并不具备执法权,其所制定的《准则》并不具备强制执行力。随后,国家标准委颁布了国内首个电视收视率调查国家标准——《电视收视率调查准则》,并于2014年7月1日正式实施,但由于并无专门国家机关部门督促该标准的实施情况,因此依然面临“无人执法”的困境。在现实操作中,许多人从事收视率造假的违法违规行为却未遭受问责处罚,违法成本较低无疑助长了持续造假的不正之风。
  3.电视台数量众多,竞争压力过大
  我国电视行业在短短几十年中发展迅猛,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由少到多的过程。“到2009年,我国拥有千家无线电视台,约1300家有线电视台,1000多家教育电视台。这些数字还不包括数百家企业有线电视台,我国目前电视台总数是日本的22倍,美国的2?3倍,成为世界上电视台最多的国家。”[6]在国家“四级办电视、四级办广播、四级混合覆盖”的大背景下,十几年时间里我国电视台出现爆发式增长。据统计,目前中国每个县起码有一个有线电视台,稍大点的县还有一个无线电视台。[7]县级尚且如此,市级、省级电视台的竞争激烈情况更不用说。
  电视行业内部竞争已经白热化,不少电视台迫于竞争压力便在收视率上铤而走险。由于收视率是广告商投放广告资源的重要考评指标,因此不少电视台便开始在收视率上做手脚。“收视率造假”成为其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多快好省、走“捷径”、力争上游的“幕后制胜法宝”。[8]
  二、基于收视率造假产生的非法行为
  (一)签订收视对赌协议
  收视率原本是用于广告商向电视台投放广告服务的考量指标,其并非电视节目优劣的评价标准,这也是国际通行规则。但是在我国,一些电视台广告部为争取广告资源,便开始收视率造假行为,并且愈演愈烈。当电视剧成为卫视频道黄金时段的主打节目后,许多电视台在购买电视剧时,便强行要求电视剧制片方签订收视对赌协议,或在购剧合同中加入收视对赌条款,将收视率与购片价格挂钩,从而引导电视剧制片方购买收视率。[9]如果电视剧收视率未能达到协议规定的数值,电视台将根据协议比例进行相应扣款,电视剧制片方将面临无法收回购剧尾款的后果;如果收视率持续走低至一定程度,对整个电视台的收视排名产生负面影响,该剧还会面临换档、撤档等不利后果。[10]例如,2016年,电视剧《美人私房菜》由于未购买收视率,导致该剧收视率创下浙江卫视黄金档收视史上最低数字0.2%,浙江卫视由全国前五的优质排名一度滑落至第22名,最终该剧被撤档。
  我国电视剧行业竞争激烈,据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相关部门统计,2015年中国电视剧生产总部数为395部,集数为1.65万集,[11]而真正能够播出的电视剧不足一半。一部电视剧往往耗资巨大,制片方为保证电视剧得以播出、收回成本,无奈只能接受电视台提出的苛刻条件,斥巨资购买收视率。据调查,目前购买收视率的价格已攀升至每集30万至50万元人民币,以卫视频道每年播出1.3万集电视剧计,全年共有40多亿元被操纵收视率的地下黑产业非法窃取。[12]
  平均每部电视剧,制片方需花费2000万?3000万元购买收视率。一方面,制片方资金压力大为增加,无奈只能克扣制作经费,从而造成电视剧质量水平降低;另一方面,制片方在向电视台售剧时,将此部分费用算在成本中,造成购剧成本居高不下。这种恶性循环也使得大多数电视台不堪重负、难以为继。为此,2015年8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召集中央电视台等14家一线卫视召开专题会议,签署禁止收视对赌公约,要求各大电视台反对唯收视率论,规范电视剧购播行为。然而迫于收视率对广告收入的巨大压力,电视台和制片方不得不阳奉阴违,在实际操作中仍然延续收视对赌,只要制片方不承诺收视率,电视台便拒绝购片,迫使制片方继续花钱购买收视率。[13]
  (二)“专业公司”操纵收视率
  2017年1月9日,《财经》杂志做出整版报道,揭秘操控收视率的黑势力,其指出收视率造假是由“专业公司”在操盘,甚至已形成一条完整的地下黑产业链。目前行业内公认的收视率造假手法主要有三种:第一,干扰样本户;第二,窃听和截留数据;第三,直接篡改数据。
  1.干扰样本户
  根据《财经》杂志报道,作为我国收视数据的主要提供方,央视-索福瑞(以下简称索福瑞)的商业模式并不复杂,其在全国拥有5.99万多样本户,通过追踪调查这些样本户的收视行为,进而推断出全国范围内的电视收视率。
  由于样本户数量相对有限,这便为造假的不法分子提供了条件。例如,在样本户数量最多的重庆,在当地的1300多样本户中,只要能干扰其中的13户,就可以左右当地1%的收视。收视率造假公司一般通过雇用私人侦探、跟踪索福瑞工作人员、从电信部门获悉、监听索福瑞内部电话、对索福瑞工作人员行贿等方式来获知样本户的家庭住址等信息。在获得样本户信息后,再用高价收买样本户、冒充工作人员贿赂样本户以锁定某频道,从而提高收视率。2012年,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法院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决了一起干扰样本户、影响收视行为的案件。被告人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索福瑞在全国76个城市的2514个样本户信息,并安排其员工冒充电视台工作人员,通过支付报酬的方式贿赂样本户收看指定电视节目,非法获取人民币共计600余万元。[14]
  2.窃听和截留数据
  收视率造假公司通过关系从电信内部拿到索福瑞的电话清单,并监听公司电话,获取样本户信息,同时,通过干扰数据回传线路、窃取测量仪传回的信息及样本户的电话来干扰收视率。但随后,索福瑞已经通过技术改进杜绝了此种作弊办法。
  3.直接篡改数据
  索福瑞的核心商业机密是样本户信息,回传数据的机房据称只有索福瑞的高层掌握。收买样本户是低级和高成本的操作方式,最直接的操作方式是篡改收视数据,而通过谁篡改、怎么篡改,造价者有约定俗成的规则。但是这种手法至今还未得到官方案例证实,最低级的“干扰样本户”反而是最主要的收视率造假方式。
  根据《财经》杂志报道,收视率造假公司都很“专业”,甚至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条,拥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能查到哪些电视剧已经备案、哪些已经开机、制片人是谁等信息。当一部电视剧临近播出之际,制片方常会接到是否需要购买收视率的电话问询。“一般30万元一集会把收视率做到至少第八名,50万元一集就会做到前三名。”此外,这些收视率造假公司在行事上也十分谨慎,只能由其单向联系制片方,并且拒绝银行转账,只接受现金。[15]
  2012年,中视丰德影视版权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建锋公开举报,其出品的电视剧《大祠堂》在新疆卫视播出,其间不断有公司提出希望与其“合作”提高收视率。为了让王建锋相信,这家机构不惜对西宁、乌鲁木齐两个城市的收视率做了两次“实验”,收视数据果然大幅飙升。在王建锋向索福瑞举报后,该剧收视率遭到报复,降到谷底,这股黑势力操纵收视率的随意程度令人不寒而栗。除威胁制片方购买收视率外,收视率造假公司甚至实施诈骗行为,使得部分制片方花费巨资却未能购得收视率。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法务委员会发表的声明中提到:“由于绝大多数卫视频道要求购买收视率,造成所谓‘资源,紧缺,于是‘黑势力,趁火打劫,在同一城市、同一时段,同时收取两三家制作机构的费用,导致许多公司花了钱也买不到收视率,不仅要遭到播出机构的停播、降价、欠款,还要承受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经济损失。”[16]

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三、建议与对策
  (一)完善立法
  在打击收视率造假的问题上,当务之急是完善立法,使得行业内在处理此类问题时有法可依。对此,可效仿电影行业的做法。2016年11月7日颁布的《电影产业促进法》第34条规定,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等应当如实统计电影销售收入,提供真实准确的统计数据,不得采取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等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观众,扰乱电影市场秩序。该条款首次从法律层面禁止偷漏瞒报电影票房等违法行为,为电影主管部门严厉查处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提供了法律依据。伴随2017年3月1日《电影产业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265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