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挑战与回应:人工智能创作成果的版权议题
【英文标题】 Challenge and Response: Copyright Protection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reations
【作者】 张惠彬刘诗蕾
【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博士}香港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创作成果;著作权保护
【英文关键词】 AI; AI creation; Copyright Protection【文章编码】 1008-407X(2020)01-0076-06
【文献标识码】 A DOI:10.19525/j.issn1008-407x.2020.01.010
【期刊年份】 2020年【期号】 1
【页码】 76
【摘要】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人工智能已不仅是人类创作的辅助工具,而日渐呈现出独立创作的趋势。对由其创作产生的成果是否应当给予著作权保护,引起了热烈讨论。从促进文化繁荣和激励技术创新的目的出发,给予人工智能创作成果版权保护,能为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提供良好的法律环境,激励人工智能研发商革新技术,并持续创作人工智能作品。但由于人类对人工智能创作成果的智力贡献较少,应当将人工智能的创作成果作为著作邻接权的客体加以保护。

【英文摘要】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Al, there is an increasingly trend of independent creations for AI. Whether copyright law should protect AI creations has been quite controversial.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romoting cultural prosperity and stimulating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giving AI creations copyright protection can provide a favorable environment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I technologies, encouraging developers to innovate technologies and to continuously create AI products. Since human operators have less intellectual contribution to the AI creation, the AI creation should be protected by neighboring righ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4578    
  

一、引言

2017年10月,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中指出:“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1}作为具有巨大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革命性通用技术,人工智能的发展与布局正在席卷全球。回顾2017年7月20日,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为中国人工智能发展设定了明确的时间表和线路图:到2020年人工智能总体技术和应用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初步建成人工智能技术标准、服务体系和产业生态链,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500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2}。

在国家积极布局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同时,我国法律界也应当积极应对人工智能运用带来的法律挑战。目前,我国已存在大量由人工智能独立创作完成的文章、诗歌、绘画,其创作高度已经接近人类的创造。如果说过去计算机在人类创作过程中仅起到辅助作用,今日的人工智能创造仅需人类动动指头。由此产生的人工智能创造成果是否应当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为此,本文从人工智能创作的特征、必要性出发,探讨人工智能创作成果的版权地位与版权保护措施。

二、人工智能创作的特征与现有规制

1.人工智能创作的独立性发展

人工智能是一个外延广阔的概念,通常是指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类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本文主要讨论的是创作型的人工智能,即能够创作文学、艺术成果的人工智能程序。例如机器人记者、机器人画家等。与从事创作辅助性工作的计算机不同,创作型人工智能的生成物必须由人工智能自行产生,其操作者并不能预测到最终结果的具体细节。微软2018年开发出了一项可以根据文字描述生成图画的人工智能,它可以通过自身的“想象力”补全用户未曾描述的细节。例如对该人工智能下达“浮动的双层巴士”“田园风光”等指令,该人工智能会自行决定如何绘制其中的细节,且画面中偶尔会出现有异于客观世界的细节,如蓝色的鸟喙、扭曲的香蕉等。这表明该人工智能拥有一种人造的想象力,而并非单纯复制其数据库中的原有作品{3}。这一突破表明当今的人工智能创作与以往计算机的辅助作用已大不相同,呈现出独立性的特征。

目前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机器学习,不断“自我升级”。机器学习是一种让计算机可以自动“学习”的算法。这种算法是一类从资料中自动分析获得规律,并利用规律对未知资料进行预测的演算法。机器学习系统能够根据“输入”的历史数据,对人工智能原有的演算法进行调整,使得“输出”符合工程师预设的某些数据化的目标。以腾讯的机器人记者为例,根据腾讯正在申请的发明专利“数据稿件的自动处理方法和装置”(申请公布号:CN107301158A)在其申请文件中的描述,该技术能在预设触发条件下从预设数据库中获取目标数据稿件的数据,并通过选择适应的预设稿件模板,生成主体稿件,通过预设计算模型,得出相应的结论,最终生成目标数据稿件。人类除了在“输入”“输出”阶段进行操控外,其他环节都由机器学习完成{4}。

除了尖端的技术发展外,此类创作型人工智能已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在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期间,我国的封面新闻机器人记者总发稿542条,全网总阅读量超过2亿次{5}。而早在2014年,美联社便开始启用机器人撰稿,以提高该报社的播报效率。在运用人工智能记者之前,美联社每年只能对约300家公司发布的财报做报道,现在人工智能记者每季能自动生成3000家公司的财报报道,报社只需选择对其中约120家公司进行人工的深度追踪{6}。除美联社外,全球使用人工智能记者的媒体也越来越多,路透社、彭博社、福布斯以及我国的腾讯、新华社等都相继采用了人工智能创作机器。

由于独立创作型的人工智能创作的成果并非直接来源于人类的智力贡献,传统的著作权法保护模式已经不再适用。为了发挥著作权法对人工智能创作的激励作用,有必要为人工智能创作探索新的保护模式。

2.人工智能创作的现有法律规制

虽然人工智能创作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热烈讨论,但目前为止世界各国均没有在其法律中使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一词,而更多地采用“计算机生成作品”这一说法。

早在20世纪70年代,英国政府便在其著作权法修订过程中,增加了保护计算机生成作品的相关规定。“计算机生成作品”(computer-generated work)是指在无自然人作者存在的情况下,由计算机自动生成的作品虽然当时人工智能创作尚不存在,但面对日益发达的计算机技术,英国议会预见了计算机独立创作水平的发展,因此规定了“计算机生成作品”。英国《版权、外观设计及专利法》(1988)第9条第(3)款规定:如文学作品、戏剧作品、音乐作品或艺术作品是计算机产生的,作出创作该作品所需的安排的人视为作者。该规定表明,对由计算机(人工智能)创作的作品,著作权法可以予以保护,但排除了人工智能本身作为作者的可能性,作者仍然为“人”(person),但法律并没有将其限制为“自然人”(nature person)。对计算机生成物作出创造性安排的“人”有可能是自然人,如发明人、使用人、数据提供者等;也可能是法人(legal person),如软件投资公司、发明人之雇主单位等。但除了上述规定,对于如何认定“作出创造性安排的人”,以及不存在“作出创造性安排的人”时的解决方案,则没有更多叙述,可以预见在具体适用上述规定时仍需要法官进一步“造法”{8}。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印度、新西兰也有类似的规定。如香港特别行政区《版权条例》第11条第(3)款规定:“如文学作品、戏剧作品、音乐作品或艺术作品是计算机产生的,作出创作该作品所需的安排的人视为作者。”新西兰《版权法》第5条第2款A项规定:“对计算机生成的文学、戏剧、音乐或艺术作品,作者是对作品的创作作出必要安排的人(the arrangements necessary for the creation of the work are undertaken)。”印度《版权法》的规定与英国、新西兰及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规定略有不同。印度《版权法》第2条第(3)款D项之六规定:“对计算机生成的文学、戏剧、音乐或艺术作品,作者是导致上述作品被产生的人(the person who caused the work to be created)。”

同属英美法系的澳大利亚却与上述国家及地区的规定相反{9}。虽然澳大利亚成文法对此并未作出规定,但其最高法院在2009年的“艾斯电视有限公司诉澳大利亚九网络有限公司案”(Ice TV v. Nine Network Australia Pty Ltd){10}中认为,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谁(人类作者)设计了“第九数据库”,因此该数据库不受著作权保护。这一观点被用于随后的“阿克斯有限公司诉雅高有限公司案”(Acohs Pty Ltd v. Ucorp Pty Ltd)一案中,杰瑟普法官认为,作为著作权法的一项基本要求,涉案作品必须来自“一个单独的人类作者的贡献(efforts of a single human author)”{11}。德国与西班牙的著作权法也持相同观点,不保护“计算机生成作品”。

美国成文法没有对计算机生成作品作出规定,也没有相应的案例法。美国国会在1974年成立了国家新科技应用版权作品委员会,以探讨计算机发展对版权法的挑战。在结论报告中认为当时的著作权制度无须对此做出任何调整,计算机程序仅作为辅助人类创作的工具存在,而并未直接参与作品的创作{12}。然而,1986年美国国会技术评估办公室推翻了之前将计算机类比为打字机和照相机的结论,认为随着计算机程序与操作者互动性的日趋增强,不排除计算机将可能被视为合作作者。但美国第九巡回法院曾在知名的“猴子自拍案”中确认,仅有人类创作的作品才能受到著作权保护{13}。美国版权办公室在其发布的《美国版权办公室实务工作手册》第306条中也明确规定:“美国版权办公室仅注册由人类创造的作品。版权法仅保护人类思想创造力的智力劳动成果。”同时,第313条第2款规定,版权办公室拒绝注册仅由机器或机械程序任意或自动生成、缺乏人类创造性投入或干扰的作品{14}。这一规定可视为美国版权法不保护计算机生成作品的例证。但也有学者认为,这一规定为人工智能创作成果的著作权保护留下了空间,因为当前的人工智能创作是离不开人类投入及干预的{15}。

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欧盟法律对计算机生成作品也没有成文规定。但根据欧盟法院在“信息国际公司诉丹麦期刊协会案”(Infopaq International v. Danske Dagblades Foren- ing)中作出的裁决,欧盟认为著作权法中的独创性只能源于人类的创造,也即只有人类能成为作者{16}。由此可见,计算机生成作品或是人工智能创作成果在欧盟法下并不受著作权保护{17}。2017年2月16日,欧盟议会通过了欧盟委员会法律事务委员会的一项动议,该动议要求将最先进的自动化机器人的身份定位为“电子人”,除赋予其“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外,还建议为智能自动化机器人进行登记,以便为其进行纳税、缴费、领取养老金分配账号。虽然该决议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预示着欧盟将重新考虑人工智能的法律地位问题{18}。

我国法律尚未对人工智能创作成果作出规定,但社会各界对人工智能的发展给予了热切关注。随着国家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提出,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人工智能领域立法势在必行。

三、人工智能创作成果版权保护的必要性

本文所讨论的人工智能创作成果属于文学、艺术领域的成果,与专利法保护的技术方案在性质上有根本区别,而与人类创造的文学、艺术作品类同。因此从法律保护的客体出发,对人工智能创作成果的可保护性探讨应当在著作权法的体系下进行。

1.版权保护促进文化繁荣

按照著作权法的激励创作理论,为了促进社会文化的发展与繁荣,鼓励作者创作更多的文学艺术作品,著作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N].人民日报,2017-10-28(001).

{2}朝晖.全国仅四家!阿里云ET城市大脑入选国家AI开放创新平台[N].中国日报,2017-11-16(3).

{3}石松.人工智能的想象力在哪里?微软的这个机器人画家告诉你答案[EB/OL].(2018-01-19)[2018-07-20].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801/actKCWzkdPrs25dp.html.

{4}苏金树,张博锋,徐昕.基于机器学习的文本分类技术研究进展[J].软件学报,2006(9):1848-1859.

{5}姜雨薇.机器人记者来了!成稿虽快但仍需人工参与和观察[EB/OL].(2018-07-03)[2018-07-19].http://www.chinanews, com/sh/2018/07-03/8554749.shtml.

{6}余婷,陈实.人工智能在美国新闻业的应用及影响[J].新闻记者,2018(4):33-42.

{7}《版权、外观设计及专利法》(1988)第178条(b)款[EB/OL].(1988-11-15)[2018-07-19].https://www.legislation.gov.uk/ukpga/1988/48/section/9.

{8}BOND 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IP-Part 2: IP in AI Generated Content[EB/OL].(2017-06-16)[2018-07-19], https://www.lexology.com/library/detail, aspx? g =3e6b6d99-b470-4b90-abf5-f760188b634c.

{9}MALHI A S. Are Computer-Generated Works Not Protected By Contemporary Australian Copyright Law?[ EB/OL].(2017-02-13)[2018-07-19].https://www.linkedin.com/pulse/computer-generated-works-protected-contempo- rary-law-singh-malhi/.

{10}Australian legal Judgments and decisions. IceTV v Nine Network Australia Pty Ltd [ EB/OL].(2009-04-22)[2018-07-21].https://jade, io/j/? a = outline&id

=92554.

{11}Law Business Research. Acohs Pty Ltd.vUcorp Pty Ltd [EB/OL].(2012-08-16)[2018-07-21].https: //www.lex- ology.com/library/detail, aspx? g = ecl8c61f-683a-47db- a5e7-b2f6a3ec7el9.谨防骗子

{12}Hathi Trust Digital Library. Final Report of the National Commission on New Technological Uses of Copyrighted Works (1978)[EB/OL](1978-07-31)[2018-07-21].https://catalog, hathitrust, org/Record/000303415.

{13}The JD Supra Knowledge Center. Naruto v. Slater, No.16-15469, 2018 WL 1902414(9th Cir. Apr.23, 2018)[EB/OL].[2018-06-23], https://www.jdsupra.com/le- galnews/no- monkeying-around-with-this-opinion-72432/.

{14}U. S. Copyright Office. Compendium of U. S. Copyright Office Practices, Third Edition [EB/OL], (2014-12-22)[2018-07-21].https://www.copyright, gov/comp3/.

{15}EL-GAMAL Y M, SAMUEL E. Copyright Protection for Al Machine Created Works?[EB/OL].(2017-09-28).[2018-07-21].https://www.manatt.com/Irisights/Articles/2017/Copyright-Protection-for-Al-Machine-Created-Works.

{16}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 Info pa q International v. DanskeDagbladesForening[EB/OL].(2009-07-16)[2018-07-21].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fopaq _ International_A/S_v_Danske_Dagblades_Forening.

{17}BΦHLER H M. EU copyright protection of works created by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ystems[EB/OL].(2017-06-01)[2018-07-21].http://bora.uib.no/bitstrearn/handle/1956/16479/JUS399_V17_183.pdf? sequence=1.

{18}杨国栋.应用机器人的伦理法律问题,欧盟如何规制?[N].南方都市报,2017-01-20(A23).

{19}威廉· M ·兰德斯,理查德· A ·波斯纳.知识产权法的经济结构[M].金海军,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43-45.

{20}黄汇,黄杰.人工智能生成物被视为作品保护的合理性[J].江西社会科学,2019(2):33-42+254.

{21}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 Football Dataco Ltd.v Yahoo [EB/OL], (2017-11-27)[2018-07-21].https://h2o.law.harvard, edu/collages/25648.

{22}DAVIES C R. An Evolutionary Step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J]. Computer Law &Security Review, 2011, 27(6):601-619.

{23}熊琦.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著作权认定[J].知识产权,2017(3):3-8.

{24}吴汉东.人工智能时代的制度安排与法律规制[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2017, 35(5):128-13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45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