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经济发达镇扩权的行政法思考
【副标题】 对经济发达镇行政组织和扩权改革的合法性审视
【英文标题】 Thoughts on the Power Expansion of Economically Developed Town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dministrative Law
【英文副标题】 A survey of the legitimacy of 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 and power expansion reform of economically developed towns
【作者】 刘益浒【作者单位】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2016级博士研究生}
【分类】 行政法学
【中文关键词】 经济发达镇;行政组织;扩权;改革;行政法反思
【英文关键词】 economically developed towns;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power expansion;reform:self-examination of administrative law
【文章编码】 1002-3933(2019)12-0159-1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2
【页码】 159
【摘要】

发端于广东、浙江,后在全国范围推广的经济发达镇扩权改革带有强烈行政主导痕迹,虽取得经济发展、制度创新的成效,却存在许多背离行政法治的问题。行政组织构建不符合组织法定原则和扩权不符合职权法定原则是改革面临的两大合法性危机。化解危机,可在改革不同阶段提出法治因应措施,确保改革在法治框架内进行。改革试验阶段建立法律法规授权制度,解决试点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获取县级行政权力的合法性问题;发展模式阶段需依法确定经济发达镇发展模式,建立符合发展模式特点的行政法律制度。目前设市模式已成为中央和地方改革共识,如何设市有三条路径可选:以县级市为目标的传统设市模式,以自治市为目标的自治模式,以镇级市为目标的创新模式。从成本和可普遍推广角度看,镇级市发展模式最适当。

【英文摘要】

The power expansion of economically developed towns that was originated in Guangdong and Zhejiang and expanded nation widely,has strong administrative dominant traces.Although it has already promoted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institutional innovation,there are still many problems that deviate from the rule of administrative law. The construction of 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 does not conform to the principle of organization legality and the expansion of power does not conform to the principle of authority legality,which are the two major legitimacy crises faced by the reform. In order to resolve these crises,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in different stages of reform. In the experimental stage,the authorization system should be established to resolve the legitimacy problem of the people's governments of the pilot economically developed towns acquiring administrative power at the county level. The determination of the development model of economically developed towns is the primary problem that must be resolved before the reform enters the development model stage.And then an administrative legal system that conforms to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development model should be established. The model of citybuilding has become the consensus of the central and local reforms. There are three models to choose:the traditional model of city-building with county-level cities as its goal,the autonomous model with autonomous cities as its goal,and the innovative model with town-level cities as its goal. With respect to cost and practice,the development model of town-level cities is the most appropriat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3376    
  
  

随着镇域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口的不断增长,镇域行政管理事项几何级数递增,原有镇域行政权力已难以满足实践需要,经济发达镇扩权应运而生。历经地方孕育、发展到中央统筹推进等阶段,经济发达镇扩权改革卓有成效,既提高了行政效率,增强了本地居民的归属感,促进了外来人口的融入,又节约了经济成本,刺激了经济发达镇的发展{1}。但“这种由政府主导更多有政府人为因素参入的城镇化过程”{2}不可避免存在重效率轻法治、重实体轻程序的现象,经济发达镇普遍不具有行政执法权的问题没有获得法治化解决路径,扩权不契合职权法定,针对“七站八所”组织架构的改革又背离行政组织法定。缺乏法治保障的城镇化进程影响和迟滞改革的进一步深入。有学者指出,“从1988年的机构改革开始,就十分强调政治职能转变与机构改革相结合,以后的改革都是从转变职能入手,因而取得了不小的成效。但是,在依靠法治来推进、规范和保障改革方面,似着力较少”,在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当下,需认真思考并着力解决“行政机关得以成立、取得行政权力和依法运行权力的科学性和合法性问题”{3}。研究经济发达镇扩权的行政法问题,有必要先梳理下经济发达镇扩权改革的历史发展脉络。

一、经济发达镇扩权改革的嬗变

(一)经济发达镇扩权改革滥觞于广东、浙江

2000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制定《关于促进小城镇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积极探索适合小城镇特点的新型城镇管理体制,完善小城镇政府的经济和社会管理职能,解决小城镇自身管理体制不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2000年8月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布《关于推进小城镇健康发展的意见》,在全国率先勾勒出经济发达镇扩权的雏形,确定300个左右的中心镇,赋予外商投资项目审批权、建设管理审批权、机构设置权等,完善镇政府的经济和社会管理职能,逐步把部分中心镇发展成为各具特色的小城市。2003年7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出台《关于加快中心镇发展的意见》,要求进一步下放审批权到中心镇,允许经济发展较快的中心镇根据实际情况合理确定机构设置和人员配备。“浙江省‘强镇扩权’可以追溯到2007年绍兴市的改革试点”{4},其实早在2006年4月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就发布《关于全面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决定》,强调加快培育200个左右的中心镇,推进中心镇管理体制改革,扩大中心镇经济社会管理权限。2007年4月浙江省人民政府颁发《关于加快推进中心镇培育工程的若干意见》,进一步强调按照“依法下放、能放则放”的原则赋予中心镇部分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这是浙江省在全国第一次明确提出赋予经济发达镇部分县级经社会管理权限。

(二)经济发达镇扩权改革进一步发展呈中央统一引导、地方差异化实践的局面

2008年10月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依法赋予经济发展快、人口吸纳能力强的小城镇相应行政管理权限,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o 2010年4月为落实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精神,中央编办、中农办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确定在全国25个经济发达镇进行试点,赋予试点镇部分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着力下放城建、环保、治安等涉及城市建设和管理方面的行政管理权限,创新机构编制管理。其后“各省根据自身特点积极进行改革实践,形成了以广东、浙江和山东为代表的三种典型模式,导致各地方改革基本路径的差异。”{5}2010年6月中共广东省委办公厅、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关于简政强镇事权改革的指导意见》,在中心镇扩权基础上提出简政强镇,扩权覆盖至所有镇,强调下放给镇与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行政许可、行政执法以及其他行政管理权,依法赋予综合指数在400以上的特大镇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强调镇的机构和编制因镇分类的差别而不同。广东简政强镇是扩权强镇的一种形式,包含经济发达镇扩权的内容,是对经济发达镇扩权的发展和创新。2010年10月起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的有关机构先后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心镇发展和改革的若干意见》《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指导意见》《关于开展小城市培育试点的通知》,提出在深化中心镇扩权的同时,把一批规模大、条件好的中心镇培育发展成为现代新型小城市,遴选出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要求在保持镇级建制不变的前提下,赋予其与县级政府基本相同的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浙江小城市培育是经济发达镇扩权的深化和发展,属于经济发达镇扩权的一部分。山东省人民政府在2012年6月、2013年1月制定《关于开展“百镇建设示范行动”加快推进小城镇建设和发展的意见》和《关于印发山东省城镇化发展纲要(2012-2020年)的通知》,在加快建设小城镇、突出中心镇扩权的基础上,确定100个示范镇,赋予其与人口和经济规模相适应的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选择10 -20个基础好、潜力大的小城镇将其培育成小城市。山东的扩权强镇,扩权对象不是所有镇,而是考虑地区发展平衡后挑选出来的部分经济发达镇和弱镇,其中也包含经济发达镇扩权。

(三)经济发达镇扩权改革在中央统筹推进国家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进程中持续深入

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4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两份文件都强调“对吸纳人口多、经济实力强的镇,可赋予同人口和经济规模相适应的管理权。”随后中央根据《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要求在全国不同区域选取不同城市分类开展试点[1],经济发达镇扩权是试点类别之一。2016年2月在试点基础上,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要求加快拓展特大镇功能,赋予镇区人口10万以上的特大镇部分县级管理权限,推进特大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推行大部门制,将具备条件的特大镇有序设置为市。2016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入推进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经济发达镇的认定标准和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具体任务。

尽管中央和地方政府敢于创新、勇于革弊,在破解传统县镇关系和镇现有体制束缚,解决经济发达镇权责体系滞后市场经济发展需求上成效明显,但政府理性“经济人”的角色使他们往往在利益驱动下{6},热衷于推行“有利”于己的改革措施,抵制“不利”于己的举措,表现为行政组织设置的不统一、多变、随意,扩权的不彻底、反复和选择性。

二、经济发达镇行政组织改革的合法性审视

政策性文件强调加大“扩权”力度的同时,对变革和发展经济发达镇行政组织提出了具体措施和构想,但措施和构想没有严格遵循行政组织法规范,经济发达镇内涵、经济发达镇发展模式在中国行政区划的法律地位、经济发达镇新行政机构的法律属性、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设立等都欠缺行政组织法的规制,背离行政组织法定原则。有学者认为,“面对我国目前行政组织之机构膨胀、因人设机构或设岗、人浮于事、职责不明、争权夺利之乱象以及人民为此所负沉重之负担,即便不能将组织行为纳人法律保留的范围,也应当全面纳入行政法定的范围。”{7}

(一)经济发达镇内涵不清

何为经济发达镇?经济发达镇的认定标准是什么?这是明确经济发达镇发展模式在行政区划中法律地位的前提。法律法规规范镇,却没有规范经济发达镇;地方政府规章[2]、行政规范性文件和其他政策性文件中有经济发达镇或类似经济发达镇的术语,但表述不一,认定标准各种各样。称谓从“有一定规模、基础条件较好的小城镇”、“中心镇”、“特大镇”、“经济发展快、人口吸纳能力强的小城镇”、“小城市培育试点镇”到“示范镇”、“基础好、潜力大的小城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镇”、“吸纳人口多、经济实力强的镇”、“经济发达镇”等;认定标准也有“综合指数在400以上”[3]、“镇区人口10万以上”[4]、“建成区常住人口一般在10万人左右(中部和东北地区要求5万人左右、西部地区要求3万人左右);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公共财政收入等指标连续2年位居本省(自治区、直辖市)所辖乡镇前10%以内”[5]等。形式多样的经济发达镇表述和认定标准不符合法的安定性和内容正确性的要求。“规则的证立不仅来自于它内容上的正确性,也来自于它来源上的权威性(如来自于民主立法者),因而它具有复合结构。”{8}且不论规则内容实质正确(如正义等),规则内容形式正确也合乎法的安定性要求,“法律体系的规范要尽可能是确定的,且它们要被最大程度地遵守”{9}。《立法法》第6条第2款也规定,“法律规范应当明确、具体,具有针对性和可执行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行政规范性文件制定和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依法制定的行政规范性文件“讲求实效,注重针对性和操作性,并严格文字把关,确保政策措施表述严谨、文字精炼、准确无误。”准确界定经济发达镇,确定其认定标准,对依法构建经济发达镇行政组织和推进经济发达镇扩权改革至关重要。

(二)经济发达镇发展模式在中国行政区划中的法律地位待明晰

经济发达镇的发展模式在中国行政区划中居于何法律地位?从扩权改革实践看,经济发达镇主要有四个发展模式:一是镇或副县级镇[6];二是镇级市[7];三是县级市[8];四是地级市或市辖区。根据《宪法》第30条规定,镇在我国行政区域划分中有明确法律地位,隶属县、自治县的一部分,实践中也有镇隶属县级市、市辖区或地级市[9]的情况;市在我国行政区域划分中的法律地位不清晰。有学者认为,宪法规范中“行政区划意义上的市共有三种表达方式:一是直辖市,即中央直辖市,位居省一级层次;二是较大的市,下辖区、县;三是市,与县、自治县并列,可以受自治州领导。对应在行政级别上,三者分别是省级、地级和县级,它们构成了我国市制体系中最核心的‘三层’结构。”{10}此观点值得商榷,《宪法》第30条的规定“与制宪时的客观条件相符”{11},1982年制宪时市有三种形式:直辖市(省级,下辖区、县);较大的市,包括设区的省辖市(地级,下辖区或区、县)和设区的地辖市(县级,下辖乡镇级区);较小的市,包括不设区的省辖市和不设区的地辖市(为地区或自治州所辖){12}。因此较大的市不一定是地级市,其他市不一定是县级市或只受自治州领导。随着行政区划的不断调整改革,市日趋复杂和混乱,出现宪法没有规范的副省级市、计划单列市、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等,宪法原先规范的市、较大的市、设区的市、不设区的市也已不再是1982年制宪时的含义,具有了新内涵。结合《立法法》《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10]《行政区划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规定看,县级市、地级市或市辖区都能在“不设区的市”、“设区的市”、“市辖区”等宪法规范范畴中确定相应法律地位。但是“副县级镇”、“镇级市”没有为法所规范,法律地位不明,两者发展模式下经济发达镇行政机构的设立、行政资源的配置或其他法律问题究竟是纳入镇的范畴还是纳入县、市的范畴规制,都是未知数。

(三)经济发达镇新行政机构的法律属性未准确界定

扩权改革中试点经济发达镇均不同程度地改变了原来“七站八所”的乡镇组织架构,推行“大部制”。新设立的行政机构[11]形式迥异,各具特色,名称、数量、种类、属性基本上镇镇不一,主要可概括为三类:一是“中心”,如行政审批服务中心、便民服务中心、社会事务服务中心、综治中心等;二是“中队”、“大队”、“局”、“分局”、“站”、“所”等,作为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的工作部门或上级人民政府职能部门的派出机构、派驻机构,如综合行政执法中队、综合执法大队、经济促进局、社会事务局、国土资源局分局、市场监督管理所、派出所等;三是“办公室”,作为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的办事机构,如党政办公室、经济发展办公室、规划建设办公室等。这些经济发达镇新设立的行政机构有怎样的法律属性?

西方行政法理论认为行政主体通常具有法人资格,行政主体主要有国家、州等地域性团体、县乡市等地方自治团体、公务自治主体三类,而国家行政机关不是行政主体,只是行政主体的组织构成。“我国行政法学使用的行政主体概念,与国外的行政法学者使用的‘行政主体’概念有一定区别。”{13}我国行政法学界一般认为行政主体是指以自己的名义独立对外行使行政权并承担责任的组织,包括各级国家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尽管我国行政法学者创制的行政主体概念较好因应了行政法学研究和诉讼实践的需要,但缺陷也显而易见,否定或忽视了西方行政主体理论蕴含的“民主、分权、自治、法治、整体协调”等精神,不利于推进我国行政组织的法治化进程。有学者认为,我国“行政机关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不是实质意义上的行政主体”{14},因为行政机关没有自己独立利益,只有国家利益;不具有独立地位,只是国务院统一领导下的国家行政机关;不能独立承担责任,真正的责任承担者是国家。鉴于我国行政法学行政主体概念主要实现“概括独立对外管理组织”{14}和“确定行政诉讼被告”的功能,笔者认为,可以用德国、日本行政法中的行政官署或行政官厅理论代替我国的行政主体理论。德国行政法中行政官署既指“外部行政法律关系中实施特定法律活动的国家机关和其他公共行政的主体”{15},又指程序法和诉讼法上的行政单位。日本行政法中的行政官厅主要运用在作用法和救济法领域,是以“外部关系为基准来把握的”,“关于行政‘被赋予决定国家意思,并能够将其向人民表示之权能的国家机关。’”{16}

经济发达镇新行政机构属于行政官厅还是非行政官厅的内部机构?细究扩权实践中经济发达镇新行政机构的名称、权力作用过程和作用对象,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的部分新行政机构已具有对外权限,实质契合行政官厅的性质。如名为上级人民政府职能部门的派出或派驻机构,实为经济发达镇行政机构的情况,“以镇管理为主,主要领导任免将征求上级部门意见,业务上接受上级主管部门的指导和监督”{17}。这些具有对外权限的“派出或派驻机构”不再是上级人民政府职能部门的一部分,而是经济发达镇有行政官厅地位的新行政机构。再如部分经济发达镇“按照‘职能主要对内的,统一称办;职能主要对外的,统一称局’的原则”{17},调整行政机构设置,把办公室调整为局,使局具有对外职能和行政官厅的地位。还如部分经济发达镇设置“前台+后台”的组织架构和权力运行机制,“把直接与基层群众、企业和其他社会组织打交道的职能,交给镇综合执法局和便民服务中心等‘前台’机构;其他机构作为‘后台’,在剥离了行政审批、便民服务和行政执法等职权后,主要履行政策指导、政令传递、监督问责等职责。”{18}经济发达镇“前台”机构名副其实具备对外职能。但我国现行法律规范没有赋予经济发达镇行政机构行政官厅的地位,经济发达镇行政机构不具有法定对外权限,只是内部事务分配性行政机关。“在具体的行政法上的关系中,只要看一下该行政作用法就可以大致特定行政官厅。许多法律都具体地指定了具有决定国家意思并向外部表示权限的机关,即行政官厅”{16},我国法律规范只确认乡、镇人民政府而没有确认其行政机构行政官厅的地位。法律规定与实践发展发生背离,作为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新行政机构,没有在行政组织法规范体系中得合法确认,不具有合法地位。

(四)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的工作部门没有依法设立

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有无工作部门?现实给予肯定回答,无法质疑,法律规范层面却不清晰。“无论从宪法传统还是从着眼于影响公民的外部效果的法治国家原则的角度来看,成立新的具有法律能力的单位应当是确定法律保留范围的底线。”{15}对德国行政法学者观点,日本行政法学者也提出类似看法,“鉴于放弃其保留权是宪法所不承认的,关于行政组织的基本构造(府、省、厅、委员会的设置及其事务分工掌管的规定)和内部部局的基本构成单位(局、部、官房、科、室),是应该依据法律规定的。”{16}我国《宪法》第95条第2款也规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组织由法律规定。”有学者认为,“这只是对各级人民政府的规定,对各级人民政府的工作部门或办事机构的设立却没有做出同样规定。”{7}此观点有待商榷,笔者认为对行政组织立法的法律保留,适用范围不应仅局限于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还应包括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工作部门。原因有三:一是此款规定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没有排除工作部门,是包括工作部门在内的广义的政府。《宪法》第三章第五节“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包含17个条款,内容涉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组织、工作部门、职权和行政首长等。因此只要宪法条款没有明确将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与其工作部门界分,那么宪法条款中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就指含工作部门在内的广义的政府,如第三章第五节标题和第95条第2款。二是此款规定的“组织”,包括静态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和动态的组织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过程。为了保持《宪法》条文内容的一致性、连贯性和逻辑性,此款规定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是包含工作部门在内的广义的政府,否则第108条和第109条有关地方政府工作部门组织的规定与第95条第2款的规定就有点方枘圆凿、格格不人了。三是我国行政法学理论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工作部门均视为行政主体,赋予独立性和法人地位,人为割裂二者的整体性和从属关系,不利于吸收借鉴西方行政组织法理论,给我国行政组织法的发展和完善设置理论障碍。笔者认为我国行政组织的立法应严格坚持法律保留原则,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工作部门由宪法、法律和授权性行政法规规范。《地方组织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有权设立工作部门,且规定了设立程序和部门行政首长的产生办法,但对乡镇人民政府是否有权设立工作部门没有明确规范。可否认为《地方组织法》第64条第1款中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包含乡镇人民政府?从宪法、《地方组织法》其余条款、其他行政组织法或其他法律法规的规定看,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乡镇人民政府的工作部门没有在法律法规规范中得到合法性确认。改革中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设立工作部门的行为违背法律保留原则,没有法律依据,不符合行政组织法定的要求。

《宪法》将省以下行政区的建置和区域划分的批准权、决定权赋予国务院或省级人民政府,将行政机构编制的审定权赋予国务院,《地方组织法》将省级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设立、增减、合并的批准权赋予国务院,将自治州、县、自治县、市、市辖区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设立、增减、合并的批准权赋予上一级人民政府,不是说国务院、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因此获得上述事项的授权立法权或完全的“自行其是”权,而是说宪法、法律赋予其程序上的批准权、决定权和审定权,至于如何行使这些组织权限,如哪些行政机构的编制由国务院审定,国务院审核行政机构编制时应遵循的法律原则、法律标准或法律程序等,必须依据宪法、法律或授权性行政法规。“公共行政组织必须由宪法和法律予以规范,而不能由行政机关自行其是,即使是出于对现代行政复杂性和机动性的考虑,行政机关也只能在宪法和法律的明确授权之下,对公共行政组织的部分问题作出决定。”{19}政府行政首长或部门领导职位的设定、职数的控制,政府工作部门和部门主要内部机构设置的层级、标准、原则、程序及主要职权,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和其工作部门行政编制额的控制等都应该由法律或授权性行政法规规范。这是民主的要求,“民主系现代国家之立国精神,行政组织之设计不得违反”,“凡涉及愈重要的公共任务事项,民主正当性的要求必须愈高”{20}。改革中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的工作部门及其内部组织的设立,设立的标准、规格和程序等,经济发达镇行政机构领导的产生、级别及职数,经济发达镇行政编制数的确定和控制基本由党和政府的政策性文件规定,也有个别地方人民政府制定地方政府规章[12]规制其中内容。依靠政策性文件组织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行为,违反行政组织法定原则;依据地方政府规章设立经济发达镇人民政府工作部门似乎符合行政法定要求,但明显违背法律保留原则。

此外经济发达镇扩权改革还存在府际关系不清、组织行为违法后法律救济途径缺失的问题。

三、扩权改革的合法性审视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在组织法领域不存在没有明确分配的任务,行政组织必须有确定的职责权限,职责权限的来源和范围必须法定,即职权法定原则。“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职权法定原则都不是一个纯粹的学术概念,它作为公法领域中的一项基本准则,已经深入到依法行政的各个角落。”{21}

(一)扩权来源没有正当性

我国行政法学界通说认为,行政职权来源于或确定于法,其中的“法”指宪法、法律、法规或规章,不包括行政规范性文件。当然也有学者持不同观点,认为“职权法定原则中的‘法’,不仅包括宪法、法律、法规、规章和相关规范性文件,而且还包括行政法原理、原则等。”{22}笔者赞同通说观点。原因如下:一是行政机关的职权是公权力,“不是原生的,而是派生的,属于人民”{23};另一方面,人民又必须服从行政机关所行使的公权力,“必须因此有所作为、不作为或容忍”{20}。公权力的双刃剑性质,迫使人民通过立法设定、规制、监督公权力,“只有立法设定和赋予的职权才是合法的职权,立法以外其他途径不能产生行政职权,行政机关不能在立法之外获取职权。”{24}宪法、法律、法规或规章的制定、修改和废止属于立法活动,而行政规范性文件的制定、修改或废止不是立法行为。二是职权法定意味着行政机关“所有的权力都必须找到相应的法律依据”{23},行政法原理或原则只是学者的抽象和概括,“由于学者各自使用本身喜好的概念,缺乏一致性的用语,行政法的一般法律原则究为那些,甚难描述。”{25}即使能够确定行政法原理或原则,因其“不是由立法创造的”,“不预先设定任何确定的、具体的事实状态,没有规定具体的权利和义务,更没有规定确定的法律后果”{26},所以不能作为确定行政机关职权的法律依据。

经济发达镇扩权过程中普遍把上级政策性文件奉为圭臬,据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吴德刚.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政策实施过程、作用及成效研究以J县Y镇为例[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8.87-90.

{2}孙莉.论城镇化政府主导推进的程序规制[J].法学,2015,(4):48-57.

{3}应松年.完善行政组织法制探索[J].中国法学,2013, (2) :18 -23.

{4}吴德刚,王德.浙江省强镇扩权改革中项目审批扩权的实施过程及评价—以嘉善县姚庄镇为例[J].现代城市研究,2018,(6):79-84.

{5}贺荣兰.我国“强镇扩权”改革的差异化进路及发展趋向[J].甘肃社会科学,2016,(2):237-241.

{6}姜永伟.法治视阈下政府主导城镇化的“共建共享”转型[J].河北法学,2018,(9):37-49.

{7}杨登峰.行政法定原则及其法定范围[J].中国法学,2014,(3):91-110.

{8}雷磊规范、逻辑与法律论证[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6.117.

{9}[德]罗伯特·阿列克西.宋旭光译.雷磊校.法的安定性与正确性[J].东方法学,2017,(3):134-141.

{10}于文豪.县辖市问题的宪法评价与政区优化[J].法学评论,2019,(2):120-130.

{11}秦前红.法治视野下宪法第三十条理论与实践的冲突及消解[J].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9):82-88.

{1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简册[M].北京:地图出版社,1983. 1-148.

{13}姜明安.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第六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85.

{14}应松年,薛刚凌.行政组织法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79 、 101、117、121 、138 、219 、267.

{15}[德]汉斯·J.沃尔夫,奥托·巴霍夫,罗尔夫·施托贝尔.高家伟译.行政法·第三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41、97、98、113、145、159.

{16}[日]盐野宏.杨建顺译.行政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 536 、539 、540 、545 、550 、556.

{17}叶贵仁.经济发达镇行政改革:动因及内在逻辑[J].学术研究,2018,(2):52-72.

{18}课题组(李一宁等).深化经济发达镇行政体制改革研究[J].中国行政管理,2016,(2):146-149.

{19}姜明安,沈岿.法治原则与公共行政组织—论加强和完善我国行政组织法的意义和途径[J].行政法学研究, 1998,(4):16-25.

{20}翁岳生.行政法·上[M].台北: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06.227、249.

{21}熊樟林.权力挂起:行政组织法的新变式?[J].中国法学,2018, (1) :265 - 283.

{22}王芳.职权法定原则:政府权力清单的法理依据[J].社会科学论坛,2017,(12):209-219.谁敢欺负我的人

{23}马怀德.行政法前沿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8.8.

{24}杨小君.契约对行政职权法定原则的影响及其正当规则[J].中国法学,2007,(5):74-84.

{25}林腾鹤.行政法总论[M].台北: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99.69.

{26}张文显.二十世纪西方法哲学思潮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325、329.

{27}徐继敏,杨丹.我国“扩权强镇”改革的法学分析[J].理论与改革,2014,(2) :75 -79.

{28}陈峰.经济发达镇综合执法改革合法性若干问题[J].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2):96-102.

{29}孟鸿志.中国行政组织法通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11.

{30}王敬波.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改革研究[J].中国法学,2015,(4):142-161.

{31}杨登峰.行政改革试验授权制度的法理分析[J].中国社会科学,2018,(9): 136-158.

{32}王天华.行政委托与公权力行使—我国行政委托理论与实践的反思[J].行政法学研究,2008,(4):92-100.

{33}万千慧.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决定的合宪性控制[J].河北法学,2019,(8):142-156.

{34}杨登峰.区域改革的法治之路—析上海自贸区先行先试的法治路径[A].周佑勇.区域政府间合作的法治原理与机制[C].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60-75.

{35}公丕祥.区域法治发展的概念意义—一种法哲学方法论上的初步分析[J].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1):57-72.

{36}何立峰,胡祖才.国家新型城镇化报告2017 [M].北京:中国计划出版社,2018.27.

{37}何立峰,胡祖才,陈旭,郑新立.国家新型城镇化报告2016[M].北京:中国计划出版社,2017.15.

{38}林小昭.相关标准未公布,这六县为何能获批设市[EB/OL]. https://www. yicai. com/news/5268796.html,2019-04-12.

{39}韩艺,万双.从强镇扩权到镇级市:扩权、升级,抑或权能?[J].北京社会科学,2018,(5):67-76.

{4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1.291-292.

{41}公丕祥.当代中国区域法治发展的动力机理—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J].江苏社会科学,2018,(4):20-32.

{42}任进.行政组织法研究[M].北京: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2010.9.

{43}王志颖,杨福忠.机构编制管理法制化研究[J].河北法学,2018,(1):78-8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337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