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隱藏相關資料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2016-2018年勞動爭議審判白皮書
【發布部門】 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類別】 司法白皮書
【發布日期】 2019.08.20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WP.13176    

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2016-2018年勞動爭議審判白皮書
(2019年8月20日)


  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牽涉千家萬戶,關乎企業發展。楊浦區人民法院依法履行審判職能,妥善處理勞動爭議糾紛,發揮了司法維護社會穩定、助力營造營商環境的積極作用。現將2016-2018年勞動爭議案件審理情況通報如下:

  一、案件概況與特點

  (一)收、結案情況及類型比重

  2016-2018年,我院勞動爭議案件共收案1281件、結案1283件。其中,判決524件,占40.8%;調解529件,占41.2%;撤訴128件,占9.9%;裁定駁回起訴41件,占3.3%;並案及移送等以其他方式結案61件,占4.8%。(見圖表1)



  受理案件中,勞動合同糾紛637件,占49.7%;追索勞動報酬糾紛233件,占18.2%;勞務合同糾紛165件,占12.9%;單一經濟補償金、賠償金糾紛76件,占6%;確認勞動關系糾紛50件,占4%;其余為福利待遇、社會保險、競業限制、人事爭議等其他勞動爭議糾紛。(見圖表2)



  值得重視的是,勞動者回避生效裁決處理結果,更換角度、變更關聯單位不斷訴訟的案件占收案的10%左右,增加了勞動者自身訟累,耗費了有限的司法資源。感覺黑人都特別團結

  (二)案件特點

  1、勞動爭議主體多元。涉訴勞動者出現企業高管、新生代農民工、在校大學生、逾退休年齡人等,用人單位涉及網絡平台經營者、部隊、民辦非企業單位等,主體呈現多元態勢。其中,高管、高技人員牽扯核心工作,薪酬待遇高,與用人單位常伴隨股權、合夥紛爭,矛盾尖銳、爭議金額大,有的案件還涉及印章保管、損失賠償等非常見勞動爭議內容。已達法定退休年齡而未退休,或因種種原因未能享受養老保險待遇或領取退休金的人與用人單位之間是否成立勞動關系、能否享受工傷待遇等問題易引發紛爭。企業轉型、用工方式變革也帶來非傳統企業與勞動者的觀念沖突、利益沖突。

  2、勞動爭議表現多樣。不規範用工和多元用工引發了形式多樣的糾紛。如承包、掛靠形式下的用工爭議,建築行業、貨物運輸、物業管理、托管服務等行業存在著層層分包或層層掛靠,存在著專項分包或勞務分包,“包工頭”、“掛靠者”缺乏墊資及抗風險能力,責任能力的弱化勢必導致用工不規範,就隸屬關系、用工主體、勞動保障、責任承擔等頻發勞動爭議。又如勞務派遣異化引發的用工爭議,勞務派遣是一種補充用工形式,卻時常成為用工單位與用人單位合謀規避責任、轉移風險、侵犯勞動者權益的途徑,背離制度初衷的異化無疑對規範勞動力市場、保障勞動者權益造成損害,致矛盾突顯。再如“互聯網平台+從業者”的用工爭議,在新型用工模式下,傳統固定作息、固定場所的時間與空間條件已被弱化,如再涉用工不規範的,包括不訂合同、收入逆向結算等,勞動權益紛爭則更易發生。

  3、勞動爭議訴請複合。92.1%以上的案件當事人訴請均為複合型,包括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拖欠勞動報酬、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或恢複勞動關系、未簽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等,有的勞動者還主張拖欠工資的利息損失、精神損失、賠禮道歉等,有的用人單位還要求返還已付待遇、賠償損失等。(見圖表3)



  4、群體訴訟逐年下降。2016-2018年,我院受理的3件以上群體性案件總體批次呈逐年下降趨勢,2016年15批101件,2017年12批86件,2018年7批93件,反映出我區總工會、仲裁委等機構將矛盾化解在基層的做法已初顯成效(見圖表4)。群體性糾紛涉及的行業有保安服務、餐飲服務、建築設計、倉儲運輸、快遞配送等,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近年來區域產業結構調整與變化情況。



  二、審理中發現的問題

  (一)確認勞動關系糾紛

  1、沒有勞動合同或假借民事合同掩蓋勞動關系。《勞動合同法》明確規定用人單位應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否則應承擔二倍工資差額之責等,但仍有用人單位為規避社會保險、最低工資、工作時限、解除保護等義務,不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或簽訂其他合同作為“擋箭牌”。雖然勞動關系的財產性決定了它與勞務、委托、承攬、承包、合作關系存在諸多相似性,但不同于單純建立債關系的勞務等法律關系,勞動關系當事人之間還有身份的、社會的要素,法院須從“合意性”、“人身性”、“隸屬性”、“財產性”等方面考察,判定勞動者有無將自己的人身支配權交予用人單位使用以獲得報酬,這是勞動關系的本質。如,楊某與Z公司簽有《加盟協議》,在5年期間的履行過程中,表象看是楊某獨自在外帶領工人組織生產活動,但法院通過傳喚Z公司實際掌控人戴某到庭,進一步查明工人工資及廠地房租均系戴某承擔,並結合涉案出現的微信、錄音等電子證據體現的內容,認定楊某與Z公司系建立了具有人身從屬、收入依靠特性的勞動關系。

  2、交叉用工致真正的用人單位難以確定。有的用人單位以關聯公司之名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有的由關聯公司支付工資,有的在用工管理上或日常財務報銷上出現交叉,有的勞動者付出的勞動指向不同關聯公司,在勞動者隸屬于某用人單位特征不明顯的情況下,勞動者往往自己講不清,涉訟單位則回避或推諉。對此法院通常追加關聯公司,以便查明並確認真正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的用人單位。如,劉某主張受上海某家紡公司法
小詞兒都挺能整
  ······

法寶用戶,請登錄後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WP.13176      關注法寶動態: